首頁 » 科技 » 女首富周群飛:得意時不要太得意

女首富周群飛:得意時不要太得意

女首富周群飛:得意時不要太得意

  3月18日,註冊地在湖南瀏陽的藍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登陸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藍思科技董事長周群飛成為新的內地女首富。圖/CFP

女首富周群飛:得意時不要太得意

  周群飛在澳亞光學的工作證。網絡截圖

女首富周群飛:得意時不要太得意

  周群飛在湘鄉的祖宅,鄰居稱,小樓蓋於1990年,上世紀90年代中期,周群飛把父親接到深圳,這棟房子自此無人居住。新京報記者 胡涵 攝

  周群飛 女,1970年出生於湖南湘鄉,香港戶籍,藍思科技有限公司創建人。

  昨日,3月18日上市的藍思科技股價逆勢大漲,截至昨日中午,已漲至111.48元,以750億元市值成為創業板市值最大的公司。

  至此,之前已成為中國女首富的藍思科技董事長周群飛所持股份市值高達660億元。

  然而,巨額財富的擁有者周群飛,卻始終保持低調。她的創業歷程、成功因素和此前關於小三的傳聞,始終矇著神秘面紗。

  4月1日上午,周群飛返鄉為父親掃墓。這是她成為首富之後第一次還鄉。

  她還和以前沒有什麼區別,“穿了一條發白的牛仔褲,這褲子至少穿了五六年。”周群飛的朋友王萍(化名)說。

  中午,周群飛叫上童年好友和親戚,一起吃了頓飯。飯桌上,大家說起女首富這個稱呼。之前她說過,不習慣別人叫她女首富。對着一桌子的親朋好友,周群飛說,“拜託大家一定不要張揚,張揚了容易出事”。

  這是周群飛的一貫風格。

   被傷害后的沉默

  成為女首富之後,藍思科技召開了一次董事會。董事長秘書彭孟武透露,周董決定“回到過去那種低調的狀態”,拒絕了各種媒體的採訪請求。

  “低調的狀態”並不容易回去。女首富的頭銜首先給她帶來的是“小三”的帽子。

  一段所謂的“最勵志的小三成長史”,在微博上迅速傳播。

  傳言中,除了說她是“小三”,還說她“背井離鄉到城市某工廠打工……說服老公為她新開一家公司,成立新公司后,挖了原工廠絕大多數中高層及全部客戶。”

  彭孟武說,小三流言的出現,讓周群飛“心裡很難受”,尤其是當在英國的女兒看到謠言后。“她畢竟是個女人和母親,這種損害女人名節的謠言,對她傷害很大。”

  但周群飛沒有對這段傳言公開回應。她依然沉默。她的很多親友都否認這個傳言。

  在周群飛成長的見證者眼裡,那段傳言中,也有一個打工妹艱辛的創業史。

  周群飛確實出身農村寒門,童年生活堪稱困頓。

  出生前,父親因自製炸藥出現意外手指被炸掉兩根,眼睛則被炸傷幾乎失明。

  五歲時,母親因受不了家庭壓力等問題自殺身亡,留下三個子女,周群飛是最小的女兒。

  同村人印象里,小時候的周群飛“臉上總是有泥巴,都是幹活弄上的。”

  後來,她曾這樣描述童年生活,“吃完上一頓飯,下一頓飯要怎麼計劃、要吃什麼,也得去籌備。”

  周群飛的同學李明記得,周家雖然窮困,但父親未放棄過以各種形式教育周群飛。家裡要養豬,父親為了激勵女兒,養一頭豬給她10塊錢,周群飛每天起床,先割一簍豬草,放學回家后,再接着去餵豬。

  父親的教育和苦澀的童年,成了周群飛精神財富的源泉。3月18日藍思科技上市儀式結束后,她曾回憶,父親曾拜過八位師傅學習不同的手藝,不停地做手工活補貼家用。

  周群飛記得父親要求自己背誦《增廣賢文》和《三字經》。有記者問她,還能回憶起這些典籍里的哪些片段,周群飛脫口而出:“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當年的班主任還記得周群飛:成績中等,與同學交流不多。在朋友王萍看來,周群飛的氣質那時就與眾不同,“她從小就告訴我們,將來一定要爭氣,出人頭地。”

  可生活原因逼迫她初二就輟學,離家到了廣東。

  她起步於日後傳言中的“某工廠”——生產手錶玻璃的澳亞光學。輟學后,她進入這家工廠,成為一個打工妹。

  23歲的創業者

  離開山村到廣東,是她人生的一個轉折。

  她有着明確的目的性。

  白天打工,晚上進修。周群飛後來和朋友解釋,當時選擇澳亞光學的原因之一,是廠址距離深圳大學比較近。她報名了深圳大學辦的成人夜校班。

  打工期間,周群飛考取了會計證、電腦操作員證、報關證,還有一張B牌駕駛證。

  她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李明回憶,在打工夜讀期間,周群飛還抽出時間,用積蓄開了家服裝店。

  然而,周群飛很快為枯燥的工作感到厭倦。

  “一片普通的玻璃原料,再切割、仿形、拋光就可以出貨了,設備全是舊機器翻新的,工藝也不齊全,員工吃、住、工作都在那棟小樓里。”周群飛開始不滿足於企業的小規模。

  她寫了一封辭職信。廠長找到周群飛,要求她留下,並給她升職,主管正在籌備的新部門:絲網印刷部。

  這段澳亞經歷,周群飛也有過講述。據《湖南日報》報道,1990年,澳亞光學搞擴建,但廠房建到一半停工了,老闆準備撤資。周群飛毛遂自薦:“成了,工資隨你定;失敗了,我給你打一輩子工。”

  老闆決定讓周群飛去試一下。工廠建成投產後,主要是為手錶玻璃印字和圖案。周群飛將自學掌握的絲網印刷技術應用到工作中,產品效果不錯。很快,這個工廠在她手上成為公司效益最好的廠。

  這個老闆是楊達成。同鄉王萍說,1994年,楊達成成為她的第一任老公。也有同鄉強調,當時,楊達成已經離婚。

  但周群飛沒有在澳亞繼續待下去。1993年,周群飛認為楊達成總是安排親戚到工廠,自己受到其他廠長的排擠,於是辭職單幹。

  23歲那年,周群飛成為一個創業者。那天是1993年3月18日。3月18日,也是後來藍思科技上市的日期。

  單幹的她,並未像傳言中“帶走絕大多數中高層和客戶”那樣豪邁。王萍介紹,周群飛的創業軍團實際上是“家庭作坊”:帶着哥哥、嫂子、姐姐、姐夫、還有兩個堂姐妹,在一套三室一廳的“農民房”里開始創業。資金是她的工資和開服裝店存下來的兩萬多元港幣。

  她們買來一塊大鋁板,切割后加工成幾台手動印刷機,拉訂單做生產。

  周群飛後來曾回憶那段生活,“三房一廳這麼安排:房間做宿舍,女孩子住大房間、上下鋪,男孩子睡小房間;客廳做印刷、包裝車間;廚房做食堂。”

  創業後期,周群飛認識了現任丈夫,當時幫她送貨的司機鄭俊龍。2008年,兩人登記結婚。此前,周群飛已與楊達成離婚。

  為什麼是周群飛?

  王萍覺得,女首富這個稱號是周群飛靠實力掙來的。

  2000年開始,周群飛通過朋友走上了生產手機視窗玻璃的道路,但始終是接國內手機的小訂單。2003年,周群飛在深圳成立藍思科技公司。此時,一家國際品牌找上了門。

  周群飛對此印象深刻。她曾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景。

  “那時我的公司規模很小,總共還不到1000號人,客戶在了解情況之後有些不放心,他們問我一個問題:如果這產品破了,割到我們的總統,割到哪個明星,你們賠得起嗎?”

  周群飛沒有怯場,接下訂單。隨後的三天三夜她沒離開工廠車間,做實驗、找參數,“當時在這個行業內,我們第一個達到了外商跌落測試的要求。”

  王萍記得,藍思與蘋果(美國手機品牌)的結緣,發生在這之後。

  蘋果此前在大陸的一家合作工廠,生產不了滿足條件的視窗玻璃,但周群飛做出了合格樣品,這成為了合作開始。

  曾任瀏陽市副市長、工業園區管委會主任的張賀文曾分析,周群飛身上有很多企業家所沒有的“霸氣”。周群飛曾對他說,“大家都說湖南人會打仗會當官,為什麼我們不能出高科技企業呢?我就是想爭這口氣。”

  2004年,周群飛帶着藍思科技來到瀏陽,接待她的是張賀文。

  張賀文曾突然接到周群飛的電話,她在國外接了一個項目,要在短時間內建起廠房,請求張賀文協助。

  此時,周群飛正在國外與某大公司談判,對方要求周群飛有新的技術和車間,儘管條件並不具備,但周群飛毫不猶豫接下訂單。回國后,她組織技術人員攻關,張賀文幫助把廠房蓋起來,最終在規定時間內做出樣品。

  一位與周群飛打過交道的媒體人表示,周群飛的自信,是基於她對業務的了解,整條生產流程和行業前沿,周群飛都能娓娓道來。

  而能堅持與外國大廠商合作,張賀文曾分析,更多是因為周群飛“言而有信”。

  藍思科技所能接的訂單,多涉及國外某手機新型號的保密。為此,周群飛曾要求張賀文,儘可能不安排媒體採訪和領導視察,就連私交甚好的張賀文,都沒辦法從周群飛口中撬出哪怕一句新手機的信息。

  周群飛的規則

  公司上市前夜的答謝宴上,張賀文見到了不一樣的周群飛,“我跟她開玩笑,說你頭髮終於搞得讓我能看得下去,很多人看上市時的照片說她並不漂亮,我覺得那還是收拾得好的時候,因為她就是在一線工作。”

  交往11年,張賀文幾乎沒見到周群飛參加酒局、牌局等,兩人吃飯,經常是在附近的小飯館,甚至是路邊攤。

  作為企業家,周群飛幾乎不遵循“送禮攀關係”的潛規則。張賀文對此深有感觸,他說周群飛講規則。

  瀏陽市政府一位官員稱,周群飛與政府的關係始終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在公司發展壯大前,很多需要協調的問題,都靠管委會工作人員斡旋。

  在接受《湖南日報》採訪時,周群飛曾總結自己的經驗,“辦企業不要去刻意迎合當地政府的領導。”

  不交際,讓周群飛的藍思在湖南有時會遇到“協調不夠”的困難,張賀文曾回憶,那幾年,自己幾乎變成了周群飛身邊的“政委”。

  之前接受新京報採訪時,張賀文曾回憶,藍思科技有數不清的工程和採購,周群飛全都堅持要按公開透明的招投標流程走,就算是食堂每天需要採購的一百頭豬,都要按市場競標方式來。

  因為始終與政府官員保持適當的距離,周群飛不喝酒、不交際的風格,也逐漸被湖南官場熟知和接受。

  隨着藍思的壯大,長沙市有領導將藍思定位為高科技產業的領軍企業。前任長沙市市長張劍飛,曾因藍思一個項目凌晨四點趕到瀏陽指示工作,對企業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講原則”,成了周群飛能夠與國際品牌長期合作的重要的原因。

  王萍則對周群飛的“講原則”別有感悟。有一年,周群飛的姐姐家有婚事,藍思科技的幾個高管驅車趕來,想給周董一個驚喜,她卻拉長了臉,“她當時很生氣,問他們公司的事情處理完了沒有,為什麼要離開崗位。”

  她有自己的管理哲學。一個流傳很廣的故事,創業初期,遇到客戶賴賬,為了能給員工發工資,只能被迫賣掉自己的房子。“這些員工才是我的財富,房子沒了可以再買,好的員工是買不回來的。”她曾如此向王萍解釋。

  張賀文說,周群飛打造出來的團隊凝聚力非常高,“周群飛穿着工作服跟大家一起吃食堂,大家非常認可她。”

  “人總會進步”

  這位出門打工的湘妹子,仍保有純樸和執拗。

  王萍說,儘管離家20多年,周群飛記得家族裡很多人的生日,每個人過生日時他都會送上禮金。同學李明的父母曾幫忙照顧過周群飛的父親,每次回鄉,周群飛總要過去看望一下老人們。

  上市的答謝宴上,周群飛感謝了三個人。除了幫助她在湖南立足的張賀文之外,另外兩人頗讓人覺得意外。

  一個是相處時間不久的語文老師,“他會來家訪,教我要寫好作文,老師是非常賞識我,給我很多機會。”

  另一個是她創業初期的投資人,儘管對方一年後就收回了資金,一度導致周群飛資金緊張。

  在一次採訪中,周群飛承認,儘管自己不喜歡接受採訪,但仍會仔細閱讀每一篇關於她的報道和言論。

  其中一些讓她覺得憤怒。有一則報道質疑,周群飛的成功“讓家鄉很失落”,這讓周群飛覺得很受傷,李明說,“她覺得很委屈,她很願意為家鄉做事,但是在農村,事情往往很複雜”。

  對外界的評論,周群飛並非一言不發。有媒體稱,周群飛15歲就出去打工了,並且只有初中文化,周群飛私下向王萍抱怨,“人總會進步的,他們說得我像個文盲,我要是不繼續練功練到七八級,怎麼管得了下面那麼多博士啊,他們再這麼說我我要告他們誹謗。”

  但她還是繼續低調。

  她為低調做出過解釋:我沒有高調的資本。

  周群飛喜歡引用父親教她的一句話:得意時不要太得意,失意時不要太失意。

  新京報記者 胡涵 湖南報道

  (原標題:女首富周群飛:“得意時不要太得意”)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