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我全心付出還是留不住鳳凰男

口述:我全心付出還是留不住鳳凰男

  導語:我對他說我不要求過得多麼好,只要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吃點苦、買個小的二手房過也沒什麼;至於購房,我想我父親給我一筆錢做嫁妝,用來交首付還是足夠的。

  A:殘缺的父愛

  我的降生,並沒給家裡帶來多少歡笑。原因很簡單。外婆曾竭力阻止母親嫁給比她大十幾歲、有過一次婚史的父親,但母親原本單純,又沉浸在愛情中,覺得父親很聰明能幹,家境殷實,又很會哄女人,所以堅決要跟他結婚。鬧到最後,父親跪在外婆面前向母親求婚,儘管外婆心裡一萬個不情願,但那時母親已經懷孕了,也只好草草完婚。婚後父親沒跟母親恩愛多長時間,身邊就有了別的女人。母親不開心,跟他吵,他就動手打人。我的成長環境,可想而知有多糟糕。

  等到我讀五年級,母親再也受不了這種日子,提出離婚,並堅決要和我生活在一起。父親離婚後則與那個女人同居了,住得離我們不遠。我一度想過讓這個家再完好如初,但大人的事我做不了主,父母都沒想過要復婚。

  我不嬌氣,從小還很調皮,父母離異的事實一開始沒怎麼影響我的心情。直到上初中時,有次主題班會,老師發動同學給單親以及家境困難的同學捐助學習用品,記得那時班上只有兩三個像我這樣單親家庭的學生,我當時對這個主題班會很有抵觸情緒,覺得我的“身份”一下子公開了,此後覺得同學看我的目光都有些異樣。

  父親很喜歡小孩,後來又領了一個女孩到身邊。他愛這個小妹妹的程度甚至超過我這個親生女兒。坦白說,因從小父愛有些殘缺,我早早地就把男朋友定位要年長一些,要是個對家庭對子女非常有責任心的男人。也正因為此,之後遇到的男友,大我好幾歲,卻是我的初戀。

  B:男友眼裡我的兩宗“罪”

  兩年前,我和同學去酒吧散心,認識了阿東。他不屬於那種讓人第一眼非常着迷的男生,一開始我對他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所以聊天時反而很放得開。從酒吧出來,我們又在公園裡聊到天亮,他送我回家,才發現我家與他租的房子離得相當近。不久他請我過去玩,我發現屋裡很簡陋,阿東床上鋪的是大學里發的床單,都磨出幾個洞了。他告訴我,他家在農村,他是家裡唯一的大學生,讀大學開始他就自己打工賺學費,畢業后聯繫工作、來城市闖蕩,都是憑自己的力量一步步走過來的,如今他在IT業供職,月薪上萬。此前,我從沒接觸過像阿東這樣奮鬥型的男生,他的純樸、他的能幹都讓我刮目相看,我覺得他應該是一個有擔當的男人,對他的好感又在陡然間爆棚,自然也就答應了阿東的求愛,做了他的女朋友。

  去年阿東搬了新家,我知道他工作忙,就幫他把小屋布置得很溫馨。後來,外婆因老屋搬遷,搬來與我和母親同住,三代人住在一起,生活上難免產生一點矛盾,我在徵得母親同意后搬到阿東那裡,正式和他同居。但不曾想到,原本甜蜜的相處,不到一年的時間,取而代之的卻是無休止的爭吵,周而復始。究其原因,除了個性差異外,阿東認為有兩件事我做得非常不對。

  去年春節,我陪阿東回老家過年,他家的情況,比我想象中要艱難許多。因為頭一次去,我特別不習慣。回到市區后,我就在阿東加班時在某大型網站發了一個帖子,講述我此行的遭遇,抱怨阿東家的飯菜不好吃,還說看到村裡人亂吐痰,衛生習慣不太好,等等。我把這些牢騷發泄完后,整個人就輕鬆了,也很快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也不知道阿東怎麼看到這個帖子,猜出是我的“傑作”,找我對質,我沒有否認。但我表示我沒有針對他的家人,也沒有地域歧視,無意中傷害到他的自尊,我道歉。但阿東不接受我的道歉,當下還大聲地說我不懂事,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雖然這件事最後沒有令我跟阿東分手,但我們的愛情從此開始出現了裂痕。那年“五一”、“十一”長假,阿東都和同學出去旅遊,沒帶上我。我那時已經上班,七天假期對我來說太漫長了。我很悶,就上網發帖子詢問:“誰能陪我出去玩啊?”沒想到回帖的人很多,既有男生也有女生。我選了幾個同齡人,讓他們一人陪一天,我的意思是單純的遊玩,但居然有男生想歪了,我自然堅決不肯,放了他的鴿。我覺得自己沒有背叛男友,沒做錯什麼,所以很坦然。沒想到事隔幾天,阿東竟然如有神助般知道了這件事,那時,他根本不聽我解釋,認為我太離譜,做得太過分。他說我太幼稚,和他戀愛兩年還沒長大,還說他對我有點死心了。這些話讓我很傷心,但從相處的細節上我又能看出,他心裡其實還是愛我的,所以屢屢說分手,卻又分不開。

  C:男友瞞着我找了獵頭公司

  阿東早已到了而立之年,又一年春節后,他的心情變得特別急躁。畢竟在一起兩年了,我很理解他的“心急”。年底,阿東參加了他一個同學的婚禮,回來后心情很低落。我希望他可以和我講講,不要把情緒都悶在心裡,他只是長嘆一聲,說同齡的朋友大都成家了,不少人都成了有房有車一族,與他們相比,他感覺自己幾年奮鬥下來,沒有一點出人頭地的跡象。講完,阿東就躺下背着我睡了。聽完后,我卻一直睡不着,心裡一直覺得他也真的挺不容易,除了來自他的那些在社會上紮根穩妥比較成功的同學的生活令他感覺氣餒外,我猜想阿東還有一個理由沒講出來。那就是他作為家中長子,而立之年還沒能實現衣錦還鄉的願望,沒能給遠在農村的父母一個好的生活,這讓他覺得自己很不孝。

  之後的一個小長假,阿東自己回家沒有叫我,回城后又一直在忙,我問他忙什麼,他卻不肯講。過了兩個月,他忽然告訴我,有個獵頭公司幫他聯繫了一份在國外的工作,合同期為三年,公司幫他把簽證也辦好了,機票也由對方公司提供,月底就要出國了。

  我震驚的同時,也實在難以接受。那幾天,我連班都無心去上,一見到阿東就忍不住眼淚汪汪,不住地哀求他“不要走”。可是阿東說這件事他已經決定了,也已經簽了合同,毀約是不道德的。我問他,那我們怎麼辦?他似乎也有點難過,摸着我的頭髮,說他知道我是個好女孩,讓我今後一定自強自立,好好照顧自己,將來找個好人家。我不死心,求他不要出國,我願意立刻和他結婚。“結婚?我連婚房都買不起!”阿東的口氣沒半點商量的餘地。我對他說我不要求過得多麼好,只要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吃點苦、買個小的二手房過也沒什麼;至於購房,我想我父親給我一筆錢做嫁妝,用來交首付還是足夠的。但阿東還是連連搖頭,說他現在給不了我什麼,不希望我跟着他吃苦,他也不想住在用我家的錢買的房子里。沒辦法,我使出最後一招,表示要和他一起出國,但阿東覺得我在鬧脾氣,一直覺得我還沒長大,遇事不考慮後果。說是讓我今後不能這樣了,做事多長個心眼,多看多學……

  如今,我度日如年,眼看着深愛的人就要離開,我卻沒半點能力把他留下來,很絕望。這兩天我想了很多,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單位請假,幫阿東整理行李,臨走前多陪他,但也怕他嫌我煩。我問他,等他回來后還能不能像這樣在一起?他說‘等你長大吧’,你說我們之間是不是真的沒希望了?”

  點評:

  “貧賤夫妻百事哀”,說的是情侶在物質基礎差時的心態和相處模式。梔子在單親家庭長大,因為從小缺少父愛,所以她的情感模式是希望獲得安全感和情感歸屬,在阿東眼裡她的孩子氣實質反映的是她被寵愛和照顧的需要。當她碰到自立、能幹的阿東時內心找到了情感歸屬,同居後進一步強化了她的歸屬感。而阿東需要的是儘快實現有車、有房的經濟獨立,他需要的是一個成熟的,能理解、支持並和他一起實現物質財富的女人。一個想情感歸屬,一個想物質成功,於是就有了分歧的衝突。

  如何才能破解“貧賤夫妻百事哀”的困境呢?我的建議是三條:一是雙方需要有改變物質條件的心態、計劃和行動,男女戀愛過程同時也是財富積累過程,當一方(如阿東)想多賺錢或者事業上有發展要求時,另外一方應該努力的理解和支持,而不是為了自己的情感需要去阻止,沒有麵包的愛情比較難以持續。

  二是需要不斷智慧地面對差異和處理雙方的矛盾,不能以迴避和分手的方式來解決處理分歧,當阿東內心認定梔子不成熟后,以不交流、不商議的方式單方面來決定自己出國打工,實質是一種分手的方式,作為一個男人,特別是和自己同居的女友已經再三要求不要離開她時,會絕然離開,是另外一種不自信的孩子氣的表現,這種以讓別人傷心的方式分手以後他會為此事而內疚。

  三是努力提升吸引力。作為梔子與其求對方不要走,不如理解和支持他,讓他去實現他的理想,同時,也可以重新規劃自己的生活,用新的形象和他進行聯絡和交往,一個不斷成熟、自信、有吸引力的女孩,一定能吸引他或者其他男人的。同時也告訴梔子在論壇上發了一個帖子后他為什麼會這樣氣憤的原因,是因為他在自立、自強外表下有一個自卑的心理,這個心理來自於他的農村家庭,你說的感受觸碰到了他的自卑感,所以從理解他基礎上的對他好才能和他相處好。

  文章來源(周敏明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