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和包工頭床頭野合我愧對老公

口述:和包工頭床頭野合我愧對老公

  

  閱讀提示:我終於後悔了自己的選擇,我想回到老公的身邊。時至今日,我才知道老公有多麼的愛我,才知道他對我的好是除了父母之外任何人都無法給予的。可是我還有什麼臉面回到他的身邊,他已經知道了我和翟平私奔的事,肯定保姆已經告訴他了。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雅晴

  口述:刑汶 

  大學畢業后,我到上海一所學校教書。在一次學校舉辦的活動上,我認識趙輝。趙輝是為這所學校提供過捐助的大企業的領導人,他剛三十多歲,穿一件紅色的西裝,透露着蓬勃的英氣,卻又不失穩重。博得了很多人的好感。可是,他卻只對我情有獨鍾。

  那次活動結束,他請求我帶他到上海好玩的地方轉轉,他的態度謙和而誠懇,讓人很難拒絕。我們一起相處了三四天,他為了表示謝意,請我到酒店吃飯。在那個晚上,他對我表達了他求愛的意思,我猶豫了兩三天,還向朋友們徵求了意見,他們都說我太幸運了,不聲不響就找了一個大款。我給父母打電話,他們也沒意見,只是想見見他。我們馬上就飛到陝西老家,他給我父母留下了最美好的印象,於是這件事就這樣決定了。

  沒多久,趙輝就把我從學校調到了北京,是一個物價局的檔案資料處,他說這裡工作輕鬆而且待遇是最好的。接着,在這一年五・一,我們在北京舉行了盛大的婚禮。

  結婚後不久,我就從物價局辭了職。因為我不懂業務,而他公司的司機每天車接車送,來得車比局長的專車都漂亮,常常引起單位同事的議論,弄得我很心煩,於是就離開了。趙輝沒有責怪我,反而安慰我說,其實在家也好,能多做點自己喜歡的事。

  趙輝是個少見的好人。我尊敬他,愛戴他,信賴他,但如果問我愛不愛他,我就難以說清楚了。我有什麼資格不去愛他呢?他寵我,愛我,為了這個家每天都忙到晚上十一點多,讓我享受最優裕的物質生活,包容我的一切缺點。他做到了一個模範丈夫應該做好的一切,可是,這不是我要的愛。我要的愛是火一樣的,能把我燃燒起來,或者像水一樣,能把我徹底淹沒。我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害怕。但我又不敢跟趙輝說,也沒時間說。

  就在這個時候,我認識了翟平。

  我們的房子要進行再一次的裝修,翟平就領着一大幫民工來了,他是通過中介公司被我丈夫聘用的。他有一頭長發,亂糟糟的像雞窩,很瘦,我後來常常把他稱之為“囂張的身體”,因為他l而有力,就像一根骨頭堅硬地支撐着一身衣服。丈夫恰好那幾天去日本開會,要二十幾天才能回來。我們就這樣熟悉了起來。他對於生活的深入見解使我深為佩服。我們在客廳里談論,從清晨到黃昏,全然忘記了什麼是疲倦。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向他靠攏,我的心也在向他接近。他正是這樣想的,於是在一個雨夜,我們一起吃完晚飯,為了再安安靜靜地聊天,我支走了善良的保姆,這天晚上,他留下了。

  第二天,我告訴他,他應該帶我走。而他則怕我丈夫追究。我責罵他沒有一點男子漢氣概,他禁不住我的嘮叨,帶上我就離開了這個城市。走之前,我還在家裡拿了2萬塊現金,這些錢,夠我們花一陣子。

  可是,生活畢竟是殘酷的。在這個陌生城市,我們很快花光了所有的錢,而翟平在這個城市沒有任何的人際關係,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一天天地對我唉聲嘆氣,我只能儘快在超市找了份工作,可是,每月的收入還不夠被他揮霍。花光了錢,他就開始打我,罵我,說我沒有能力,說我什麼都不是。

  我終於後悔了自己的選擇,我想回到老公的身邊。時至今日,我才知道老公有多麼的愛我,才知道他對我的好是除了父母之外任何人都無法給予的。可是我還有什麼臉面回到他的身邊,他已經知道了我和翟平私奔的事,肯定保姆已經告訴他了。那麼,現在我該怎麼辦?怎樣才能彌補我犯下的錯,誰能告訴我?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雅晴妮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