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惠普再度搖擺:公有雲退還是不退?

惠普再度搖擺:公有雲退還是不退?

惠普再度搖擺:公有雲退還是不退?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鄭凱

  一周前Hilf的爆料和幾天後Strohl的闢謠,哪一個更可信?我如果說,惠普自己也不知道,你們會信嗎?今年面臨分拆的惠普,也許真的有些信息,不再對稱了。

  起因

  故事的起因,源於《紐約時報》。上周,惠普雲老闆Bill Hilf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我們原以為大家會租用或購買我們的計算資源,事實是,公有雲對我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意義。”

  這段採訪,被轉載后,引起軒然大波,惠普退出公有雲也變成了新聞。據《紐約時報》,Hilf的說法,惠普的重點是為各類公司提供私有雲和混合雲基礎架構,同時,惠普也會像微軟和Rackspace一樣做一個公共雲供應商。不過,可別指望惠普企業的主要產品里有公有雲。

  我們知道,惠普的核心企業業務是服務器、存儲和網絡設備,買家購買這些設備自建數據中心。所以,惠普希望客戶建立自己的雲,而不是去用亞馬遜雲,惠普會儘力滿足這些客戶的需要。

  但是,Hilf告訴《紐約時報》,“我們的人知道怎麼銷售服務器盒子,他們後來又不得不學習怎麼與客戶討論下載應用程序和軟件開發的事。梅格曾發過一個書面文件,為客戶從上到下打造真正的工程設計系統。”

  到這裡,事情似乎很清晰了。擅長賣服務器和存儲等硬件的惠普,發現自己並不擅長賣公有雲服務,並決定退出。如果,按照這個思路走下去,事情似乎也很順理成章。

  因為,確實,惠普的公有雲產品只能用“相形見絀”來形容。在Gartner發表的2014年雲基礎設施即服務魔力象限報告里,惠普被標上“小眾玩家”的標籤,其執行能力遜於富士通或VMware。

  可笑的是,事情卻在幾天後發生了轉機。

  逆轉

  在《紐約時報》發出惠普退出公有雲的報道之後,惠普對此做出反應,重新承諾會繼續發展惠普Helion雲市場。惠普給CRN網站記者的聲明和此前給VentureBeat的聲明相同,聲明表示,“惠普不會離公有雲市場而去。我們運行的以OpenStack技術為基礎的公有雲在坊間是最大的,此舉是為了不與大型公有雲玩家進行面對面地直接競爭。”

  該聲明引起小小轟動的原因是Bill Hilf不久前發表的言論。Hilf是前微軟Windows Azure產品管理主管,他現在是惠普雲業務高級副總裁,日常責任是推動惠普Helion雲產品策略的實施。

  這時候,第二位主角出場了。Entisys Solutions旗下Concord首席執行官Mike Strohl表示,他相信惠普對公有雲的承諾仍然堅固未變,他相信惠普的雲策略沒有變化。

  Strohl是誰?Entisys Solutions是惠普白金合作夥伴,在2014年解決方案供應商500強里排名253位。可以說,Strohl的發言是代表惠普很多合作夥伴的,言外之意,是惠普並沒有退出公有雲。

  Strohl還表示,“我與惠普雲業務有許多業務來往,也認識惠普公司里很多人,據我所知,惠普的策略、計劃抑或是推向市場的方式並無變化,我不知道這東西從哪裡冒出來的以及為什麼會出現。”

  好吧,認識惠普公司很多人的Strohl也許真的不認識Hilf,惠普雲業務高級副總裁。

  不過,從業務層面分析,Strohl卻不無道理。他表示,惠普假若退出公有雲市場,會影響惠普的完整,影響到惠普作為一流企業混合雲提供商的地位。他稱,“如果一個公司沒有公有雲產品,那麼也就無法有效地提供混合雲解決方案。但惠普提出的策略是要提供一個完整的包含有公有雲、私有雲和混合雲的平台。”

  當然,對於Strohl的另一個預測:惠普的雲諮詢業務幾年內將翻一番。我只能選擇自動過濾。

  退還是不退?

  這個傳言本身,其實已經給惠普公有雲打上了一個烙印。無論你退還是不退,至少,尷尬的局面是必須面對的。

  與其它傳統IT企業一樣,惠普公司在低成本實用計算與存儲領域也顯得有些後知後覺,在2012年,惠普才表示將着手為其雲業務進行籌備。在雲計算這個領域,惠普是當然的後進晚輩。

  起初,Amazon、谷歌與微軟在雲技術方面投入的資金與研發資源(其中微軟的力度較小)意味着任何其它現有供應商都無法擠入市場競爭的第一集團。但與Rackspace、Joyent以及IBM收購的SoftLayer等有意同Amazon在正面戰場上一決雌雄的競爭者不同,惠普卻有意避其鋒芒、另闢蹊徑。

  之後,問題來了。惠普在2012年底收購了昂貴的Autonomy,110億美金的交易,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惠普整個公司。

  惠普公司的算盤打得非常精明:既無需創建全新定製產品、又能夠提供一些在其它雲產品中無法獲得的遠程功能性軟件,這相當於在微軟與Amazon的業務範圍之內找到了一片發展舞台。Autonomy的Bayesian推理技術就在多年來的持續運轉中積澱下寶貴的技術財富。

  如果能夠按照這個思路走下去,Autonomy的交易,還不能算完全的失敗。可是,事後卻極少再有動靜,原因如何,不得而知。

  另外一個需要注意的是今年,惠普將分拆。

  分拆后的惠普企業級公司仍將為集成的私有雲提供Helion Rack,Cloudline,Moonshot服務器,以及一系列的私有雲和混合雲服務。這一動作旨在告訴大家,惠普雲計算將不會和亞馬遜之類的雲計算服務商展開角逐。但,卻不一定意味着會退出公有雲市場。

  按照Strohl的話說,認為惠普企業公司的創立可加快Helion混合雲戰略的步伐,他表示,“如此可加快推動惠普銷售公有雲、私有雲和混合雲的解決方案。公有雲很自然地將成為惠普企業新一代雲業務的一部分,公有雲並不會貶損惠普。惠普在企業界有良好的信譽,公有雲對惠普來說是件大事。”但,這也不一定意味着惠普就會堅守公有雲

  鬧劇之後,該反思的只有惠普。在我印象中,惠普內部的信息交流程度遠遜於其他美國公司。除此以外,惠普也是最喜歡搖擺不定的公司。比如,拆或不拆。那麼今天,退或不退的再次搖擺,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惠普再度搖擺:公有雲退還是不退?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