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我該用孩子來保護我的婚姻嗎

口述:我該用孩子來保護我的婚姻嗎

  導語:照片上的背景明顯是一個酒吧,她的頭靠在宇的肩膀上,宇的手環住她,樣子親昵。並且他們面前的酒杯里插了兩根吸管。再豁達開放的妻子,也不能覺得他們之間沒有什麼!

  一帆風順的生活

  在同宇結婚之前,不,應該說在他向我坦白了那件事情之前,我的生活一帆風順,幾乎沒有什麼挫折和深切的煩惱。從初中直到高考,都是第一志願錄取,連鋼琴考級、英語口譯考試也沒有失手過。大學畢業,我是班裡女生中第一個拿到名企錄用通知的。找到這份工作后,我就同宇開始戀愛,直到與他步入婚姻。

  在宇之前,我談過一次簡單而美好的戀愛。鳴是我的同班同學,四年大學,三年有他的照護,讓我覺得很溫暖。我們相處得融洽,我不是作女,他也是誠懇實在的男生。直到後來遇到宇,我才知道,一場戀愛沒有驚喜,沒有煩惱,彷彿是不太夠的。

  宇是我在實習期間遇到的 “師傅”,是那種在人堆里特別扎眼的男人,但我可以肯定,吸引我的不是他的外表。公司里其他女同事同他說話時的扭捏作態,才讓我意識到,原來他是帥氣的,並且這種帥氣是那麼吸引女生。我對那種特別扎眼的男生通常是不感興趣的,我一直覺得大眾情人一樣的相貌是不安全的因子。但是,當一個男人以他的專業而不是外在來吸引我的時候,我發現我無法拒絕。

  我遇到的難題,到了宇的手裡總是那麼輕易解決。我特別喜歡他思考問題的樣子,專註地盯着某一個地方,神情特別單純,讓人有擁住他的衝動。其實,當我發現愛情到來的時候,已經陷得很深了。到了實習後期,我已經不敢正視他的眼睛了。當時,我們都知道他已經有了固定的女朋友。所以,我決定把這場暗戀偷偷地埋藏在心裡。

  因為他的出現,我開始反省自己與鳴的關係。我發現,我們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好朋友,要不為什麼他從來沒有讓我思念過、激動過、失落過?

  實習結束,當宇約我一起吃頓飯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居然像從沒見過世面的女生一樣渾身發抖,心跳加速。那是我第一次與他單獨相處,第一次把他當成一個男人而不是“師傅”來相處。他讓我覺得安全、舒服,還有衝動。反正我們就要分手了,不如放縱一下自己吧。那一次,我這樣安慰自己。當我第一次靠近他,與他相擁的時候,有通電般的感覺。而這以前,我居然從來不曾從鳴那裡獲得過這樣的身體感受。更讓我意外的是,那個夜晚對於我,不止是一個艷遇。宇告訴我,他喜歡我!他甚至記得我第一次去公司的時候,穿着紫色外套,拎着黃色的小包,像韓劇里的女主角……他說,他一直在等待我的實習結束,好把他的感情告訴我,因為他覺得我是他一直在尋找的最終要成為他妻子的女子。至於傳聞中他的女朋友,已經辦好了一切手續準備出國了,而他並不打算與她一起去,並且與她在一起的時候,他從來沒有想到過結婚。

  那個晚上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吧。即使後來我遭受了太多的不愉快,但想到那個晚上的甜蜜,我覺得這段感情還是值得的。

  沒有陰影的幸福

  我同鳴的分手過程,比我想象中複雜和傷感。平常看起來十分平和的鳴,在那個階段變得非常激烈。他從來沒到過我家,那次居然直接到我家裡來求我的父母,還在我們家樓下等我,一站就是三五個小時。我們戀愛的時候,他並不是一個纏綿的男人,那些日子他化身為言情小說的男主人公。當我去意已決的時候,他所有的努力在我眼裡就成了非常令人同情甚至唾棄的徒勞。我真希望他能留給我一個美好點的印象,他卻像一個準備同歸於盡的鬥士一般執拗。直到我把我同宇已經登記結婚的消息告訴他,他才頹然地決定退出。但是,他留給我一條看起來誠懇,但卻讓我覺得無比惡毒的信息:總有一天,他會讓你會發現我有多麼好。這句話,讓我覺得像一句咒語一般令人煩心。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那我將是一個多麼倒霉的女人啊,我但願不要那麼倒霉。

  宇那方面彷彿沒有我這樣的煩惱。他告訴我,他們和平分手了。他的前女友出國之後還與我們保持聯繫。結婚前,我們還收到了她和新男友的照片。她的好歸宿讓我覺得生活沒有了陰影。

  我把宇帶回家見我的父母。帥氣,居然是宇在我父母眼中唯一的缺點。好在我對自己有足夠的信心。更難得的是,我的父母與他的父母談得來。兩家的家境、品位和趣味也算一致。決定結婚之前,他們家買下了一套環線內100多平米的高層居室送給我們。在看房子的那天,婆婆還特意通知我帶上戶口本,在產權證上寫上我的名字。他們的大方讓我的父母覺得特別受用,我的父母把裝修的費用攬下來了。

  結婚半年裡,我們都升了職,這樣把雙方父母讓我們要一個孩子的計劃打亂了。除此之外,我的生活里可以說沒有任何陰影。

  一條短信的打擊

  那天我在廣州出差,剛剛與宇通過一個愉快的電話。他說,他在回家的路上,而我正準備與同事一起出去吃夜宵。剛剛落座,我就收到一條信息,來自許久不曾出現的鳴。打開信息,是一張圖片,圖片上的兩個人,是宇和一個年輕女孩子。那個女孩子我在他們公司見過,是他的新助理Sandy,相貌平常,除了比我年輕四五歲,看不出她有什麼超過我的地方,有一度我還經常聽宇抱怨她嬌氣懶散。我也聽到過那個女生給他打電話,掛上電話他就說,現在的女孩子,怎麼那麼不會辦事?

  就是這個不起眼的女孩子,如今成了我心頭的痛苦。鳴的信息里還附有一行在我看來別有用心的句子:很抱歉,我不巧遇到了你的另一半。如果擁有了你,我絕對不會同其他女人擁抱在一起。

  照片上的背景明顯是一個酒吧,她的頭靠在宇的肩膀上,宇的手環住她,樣子親昵。並且他們面前的酒杯里插了兩根吸管。再豁達開放的妻子,也不能覺得他們之間沒有什麼!

  我覺得腦子裡“轟”的一聲炸開了一般,立刻給他打了電話。我不算是一個敏感的人,但是卻能明顯地感覺到他的心不在焉。我問他是不是與Sandy在一起?他的含糊與曖昧,讓我的眼淚立刻流了下來。

  第二天,我就回了家。家還是那個家,但我覺得我再也找不到幸福的感覺了。因為,我發現我們經常用的計生用品少了,但願是我記錯了!

  我同宇進行了一次詳談。宇不是一個壞人,至少他是誠實的坦白的。他告訴我,他的確是對那個小女生產生了好感。他的原因是我太忙了,不夠關心他,而且“你現在說話的口氣越來越強硬,不比以前那麼溫柔。”我得承認,他說的有那麼一點道理。事實是,結婚以來,我的確沒有為他做過一頓飯,衝過一杯熱茶。升職以來,我也的確有一點太過關注我的工作了,可是我對他的感情並沒有變化呀。更讓我傷心的是,我的一切疑慮得到了他的親口證實,這對我是非常深重的一次打擊。雖然他一再地告訴我,他真心愛的人是我,除了我之外,他從來沒有愛過人。但是他還這麼年輕,如果同不愛的人可以發生隨便的關係,我們還會有未來嗎?

  需要孩子來改變?

  這半年多,可以說是我人生的最低谷,對生活我從來沒有這麼失措驚惶過。在外人看起來,我們仍然是幸福的一對,我們有太多外人看來幸福的因素。當然,如果沒有鳴對我的“關心”,沒有宇的坦然承認,我的內心也是幸福的。可是現在,我實在沒有勇氣和能力去面對我的人生。我覺得我已經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傷害。雖然,她已經離開他們公司了,我從他的同事那裡也證實了那一點。但是,我們的關係變得冷冰冰的。媽媽說我們應該要一個孩子。在這樣的情形之下要一個孩子,對我對孩子彷彿都不是那麼公平。孩子,是天使是愛情的結晶,怎麼可以讓一個孩子成為維繫夫妻關係的工具呢?可是,再想想,我在很多時候也是父母之間最可依賴的橋樑或者說紐帶。雖然,我是獨立的,但我實在沒有勇氣去獨立地面對我的婚姻。雖然,我也能感覺到他在刻意修復我們之間受到過挫傷的關係。沒有應酬,他盡量回家;出差在外,他也一定會彙報行蹤。但是,這一切只讓我感到刻意而不自然。

  我們已經許久沒有像戀愛時那樣親密而自然地說話了,我心裡經常感到不安。我會經常問他,還在乎我,還愛我嗎?他的回答卻像一個結婚多年的中年男人:“你們女人總喜歡問那麼多廢話,不喜歡你、不在乎你,我為什麼要同你結婚呢?”可是,我能明顯地感覺到他說那些話時的心不在焉和敷衍。

  鳴卻還是在不斷地以他的方式關心我、問候我。我恨他對我的關注,我告訴他了:“即使我離婚了,你也不會有機會。”他卻說,他會一直等我。即使在家庭生活的荒漠中,他的這些話也沒能給我絲毫的溫暖。我發現,我整個人的狀態是迷茫的,愛或者不愛,對我彷彿已經不那麼重要了。我也不知道,我對宇的愛是衝動還是愛情?我的憤怒是因為愛還是因為被侵權?我也懶得去探詢鳴的做法是關心還是泄憤,是圈套還是拯救?我只是想知道,難道我真的需要一個孩子來改善我冰冷的生活嗎?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