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我讓閨蜜色誘老公她假戲真做

口述:我讓閨蜜色誘老公她假戲真做

  導語:我有些恍惚,覺得這人怎麼可能是鍾舟?鍾舟儘管平時里說話很平和,但他什麼時候肯彎下身來去哄一個女人?而且,那樣地縱容寵愛。

  我閃電般地嫁給了一個優秀的男人

  認識鍾舟那年我30,鍾舟比我大2歲,都到了在婚姻上一路狂奔的年齡。

  坦誠說,我和鍾舟的相識,是朋友介紹的,像傳統的那種相親,所以並沒與什麼戲劇性,甚至很平淡。

  介紹人把他帶到我面前時我還是意外的,一個32歲沒有結婚的男人並不像女友雅露說的那樣,是籃子里挑剩下的那棵菜,反而是條件好得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他是一個言談舉止間混合著陽光氣和優雅的成熟男人,猶如他的名字鍾舟,充滿詩意,而且還是一家大公司的市場總監。

  鍾舟對我也是一見鍾情,再見傾心,當我們在第三次見面時,他就對我說:“席靈,嫁給我吧。”沒有鮮花沒有心跳如鼓沒有熱血沸騰,我在想了3分鐘后說:“好!”

  在遇到鍾舟之前,我交往過幾個男人,但在上床之後,大都原形畢露,不願面對未來的婚姻。理由簡單得可笑,說我是一家外企的高級會計師,30歲未嫁,性格肯定很強勢,男人娶了太強勢的女人,都不會幸福。

  或許,正是如此,欣賞我的男人很多,但買單的男人卻很少。閨密好友雅露分析說,30歲的女人,給男人造成的壓力,不是身體上的壓力,而是心理上的壓力。男人會認為30歲后的女人歷經滄桑,閱人無數,沒有一個男人會輕易走進一個充滿故事的女人。更重要的是,高處不勝寒,女人在高端,總是很寂寞的。

  但鍾舟卻從來不問我的過去,他曾經對我說,兩個人相愛,是面向未來,而不是過去。我感動這句話,也因這句話我答應嫁給鍾舟。

  婚禮選在3個月後的聖誕,紅玫瑰裝飾的花車沿街洋洋灑了一路。所有的朋友都送來祝福,只有雅露,她在電話中像巫婆念着咒語:“我不相信你們的愛情會走到終點,即使牽手走過紅地毯,也無法相伴走過漫長的人生。如果你不信,我就跟你打賭。”要不是念在雅露跟我不菲的交情上,我一定會把她罵個狗血淋頭,罵她是烏鴉嘴。但我還是開着玩笑回敬她:“我就跟你打這個賭,你暗地裡去勾引鍾舟,如果他上當,就當我失敗,如你所說,我和鍾舟的愛情不會走到終點。 ”

  我知道我們的婚姻跟戀愛時見面一樣,沒有任何戲劇性,可以說是很平淡。生活原本就是平淡的,我們相互有好感,願意以婚姻為形式在平和中好好過下去,幾年後我們再要個孩子,到終老。我想,我應該是滿足的,也是幸福的。

  為考驗老公的忠貞,我讓好友色誘他

  鍾舟把家裡的一切都照顧得很好,我開始在婚姻里習慣這個男人。在結婚的第一年,我以為,這便是生活的全部,我們將這樣終老下去……

  遺憾的是,生活總是充滿變數,令人措手不及。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鍾舟開始把手機時時揣在身上,即使是回到家,換上睡衣,他也會把手機放在睡袍口袋裡,連上廁所也把手機握在手裡。這種情況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沒有準確的時間記憶。其實我一向不接鍾舟的手機,以前手機被丟在桌上沙發上床上,手機響起來鍾舟常會隔着廁所大叫:“你快幫我接一下!”但我只是把手機給鍾舟拿到廁所去讓他自已接。而如今,鍾舟突然手機不離身,很多時候,他手機響一聲就忙不迭地接,接了只是說上幾句含糊不清的話。

  女人或許都有很敏感的直覺,鍾舟到哪兒都揣着手機的毛病,讓我胡思亂想想了很多種理由,最後想到的是不肯認可的——鍾舟有了外遇。我問過鍾舟為什麼?鍾舟說:“帶在身上接起來方便。”也許是我多心,我老覺得鍾舟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臉色一變,有點蒼白。

  有次看到牆上的結婚照,我突然想給雅露打個電話,傾訴內心的那份隱憂。“雅露,我感覺鍾舟變了,但我說不出來他究竟變了什麼。我現在想跟你打那個賭了,你去誘惑他,幫我驗證一下他是否是那種對愛情和婚姻不夠忠貞的男人。”

  “到時別後悔。” 雅露在電話中依然像巫婆念咒一樣,給我留下一絲莫名的悵然和空虛感。

  我跟蹤老公意外發現他的外遇

  那是一個很溫暖的周末,我不知道自已是不是刻意的,當鍾舟告訴我要加班時,我假裝倒垃圾跟他下了電梯,然後在院門口揮手跟他說再見。

  等他的車一拐出大門我便悄悄跟了上去。在鍾舟眼裡,我一直是一個性格獨立自尊心很強的女人,鍾舟打死也不會相信我這樣的女人會有如此的舉動。

  他一路向前,最後在湖邊一個叫“老樹吧”的地方停下了。這是一個很偏僻的酒吧,因為離市區遠,很安靜。鍾舟徑直朝其中一張桌子走過去,那張桌邊坐着個漂亮女人,儘管距離有些遠,但我還是能看得出那是一個很精緻的女人,好像在生氣,一把一把揪着桌上花瓶里的花瓣。

  我看見鍾舟走到她身邊,彎下身來輕聲細語地哄着那個女人,極盡溫柔。女人抬頭看鐘舟的時候,我終於看明白那是閨中密友雅露。她的戲演得真好,讓我看得妒火中燒。

  我有些恍惚,覺得這人怎麼可能是鍾舟?鍾舟儘管平時里說話很平和,但他什麼時候肯彎下身來去哄一個女人?而且,那樣地縱容寵愛。在我的記憶里,鍾舟對我最極致的溫柔,也只是用手撫摩我的頭髮,把他的吻留在我的額頭。我一直以為那是他表達愛意的方式,現在看來,是我弄錯了。鍾舟給了我婚姻,卻並沒有給我愛情。想起雅露曾經對我說的一句話,我有種入骨的疼痛。

  我悄悄地從角門出去,放棄了對他的繼續跟蹤,我證實了我的猜測后還是很意外,雅露預言得沒錯,我和鍾舟的婚姻,只是一個易碎的青花瓷。我躲在一個沒人的角落,撥通了雅露的手機。“雅露,你在哪?我有點事想找你。”雅露壓低聲音說:“不行,公司臨時召集開會,我走不開。”真實的謊言,我突然感到雅露不是在演戲了。她才是最後的贏家,是這場戲的主角,我只是一個無聊的觀眾。

  我悵然地回到家,我知道我和雅露打賭是我輸了,但我還有些不甘心。躺在偌大的床上,我打電話給鍾舟,問他在哪兒?說我不舒服,請他務必早點回來。電話里我聽得出他的慌亂,他的強作鎮定,不過他答應我:會早點回來。

  鍾舟回來的時候天色已暗,看見他站在我床前,掩飾着說:“你氣色不好,覺得哪裡不舒服?”我看着他的臉,突然淚下。我說胃疼,鍾舟忙不迭跑去下麵條給我。我坐在黑暗裡問自已:要不要揭穿事情的真相?結果是不要。我的驕傲不允許。

  那夜,我結婚後第一次失眠。

   我選擇了離開,好友成了房子的新主人

  第二天,鍾舟等我一起上班時,我拖出一個大箱子,收拾自已的衣物。我對鍾舟說:最近我要去外地學習,可能會有一段時間不回來了。

  鍾舟說:“怎麼沒聽你說起過?”我笑了:“也是剛決定的。”我要給自己一些時間,雖然我在看到鍾舟外遇的一瞬,就明白離婚是或早或晚的事,但我不想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時候,他先在形式上拋棄我。

  鍾舟有些意外,他說:“要不要我送你去車站或機場?”我說:“不用,單位有車來接。”

  躲避也許不是最好的方式,但除此以外,我不知道該做什麼。我沒有想結束這場婚姻,或者心底里,我是不肯的。

  在這個浮躁的城市,雅露是我最好的朋友,跟我同齡,至今依然獨身。本來打算投奔雅露那裡住一段時間的,但看到她跟鍾舟的演戲,已經看不出任何破綻了,我決定選擇一家酒店先住下來。

  在酒店住了一周,我的手機24小時開着,但鍾舟沒有打電話給我,我也不打給他。一個男人的心走了,連敷衍都不肯。男人真是可怕。我突然想到,我和鍾舟從來沒有爭吵過。沒有過爭吵的婚姻,這一刻想起來,虛幻得如同水中月鏡中花。我決定放棄了,我不想再逃避什麼了。這種沒有愛情的婚姻,要它做什麼呢?

  當我拖着大箱子突然回到和鍾舟共同生活了一年的住房時,雅露穿着睡衣站在我面前,顯得那樣的不安,“席靈,對不起,我一直都很愛他,我不想騙你。”看着昔日朝夕相處的女友雅露,突然變得那樣的陌生和遙遠。

  “不用說對不起,我賭輸了,我認。”我面無表情地對雅露說,“借用你在我婚禮時給我說的那句話,到時別後悔。”鍾舟站在客廳,有些慌亂,我沒有給他調整的時間:“如果你沒事,我們商量一下離婚吧。”

  好長時間的沉默。“席靈,我們還可以做朋友吧?”鍾舟送我出門。“不必了!”我冷冷地說,“我們已經不是朋友了。”雖然很多人都說離了婚也可以做朋友,但我不想讓自已牽扯進鍾舟以後的生活中去。鍾舟沒再說話。

  我們很快離了婚,這場婚姻,也真的沒有絲毫的愛情在維繫,我和他,終究只是敲錯了門的陌生人。離婚時,雖有沒有刻骨銘心的疼痛,但我再也不願意對愛情給予美好的期待,也不願意再輕易相信愛情。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