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機場接機竟接到老公和他情人

口述:機場接機竟接到老公和他情人

  導語:兒子依然喊着“爸爸”,我順着他指的方向看過去,蘇桐真的從出口走出來,身邊還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子,紅唇媚眼,腰肢溫軟,纖縴手臂勾在他的臂彎里。

  去年3月的一天,高中時同宿舍的老大打電話給我,告訴我遠在海南的老三明天回來,讓我開車帶着她和其餘3個姐妹一起去機場接她。兒子吵着要和我一起去,於是我帶着他一起去機場。一路上大家聊得興緻勃勃,談來談去,話題很快地轉到我的身上。

  丈夫蘇桐是我高中時的同學,當年在制度森嚴的中學,我們像打游擊一樣捍衛着我們的愛情,熬到參加工作,我們已經談了8年戀愛。我們青梅竹馬的愛情一度被別人奉為經典。

  現在的他事業有成,兒子蘇睿聰明伶俐,小家庭的生活溫馨無比。老大打趣,說:“看看梅朵就知道什麼叫幸福女人。”5歲的兒子打斷她的話:“媽媽過生日,老爸給她買了99朵藍玫瑰,媽媽笑得可開心啦!”朋友們滿是艷羨的感嘆,讓我滿心歡喜。

  到了機場,看時間還早,我們5個女人有說有笑地等在接機口,聊個不停。忽然聽見兒子喊“爸爸”,我拍拍他的頭,說:“爸爸出差,後天才回來呢!”兒子依然喊着“爸爸”,我順着他指的方向看過去,蘇桐真的從出口走出來,身邊還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子,紅唇媚眼,腰肢溫軟,纖縴手臂勾在他的臂彎里。蘇桐摟着她的腰,纏綿得像一幅精緻的風景畫。我獃獃地立着,居然喊不出他的名字。

  心剎那間冰冷,眼前的世界一片空白。兒子一路喊着“爸爸”奔過去,蘇桐愣在原地,他的驚愕,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我跑過去把兒子抱回來,轉身聽見蘇桐喊我,我停住腳步,回頭一字一句地告訴他:“如果不想我恨你,就趕快滾。”

  那女人拉着蘇桐要離開,蘇桐甩開她,拽住我的胳膊,說:“梅朵,對不起。”聽了這三個字,我一下子被滿腹的委屈擊倒了,瞬間淚流滿面。我努力揚着臉,保持着殘存的優雅,轉身離開。蘇桐也看到了我的姐妹們,他尷尬地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

  他怎麼敢如此堂而皇之地擁着一個女孩子出現在我的姐妹們面前,讓剛剛還被人羨慕的美滿婚姻變得千瘡百孔?這時,恥辱似乎大過了委屈。我和姐妹們沉默着等來了老三,回城的路上我把車子開得飛快,姐妹們和不知情的老三嬉笑打鬧緩和氣氛,只有我和兒子沉默着。

  兒子似乎也明白了今天的事情,車開到二環路口的時候,兒子問我;“媽媽,爸爸是不是不要我們了?”淚水頓時模糊了雙眼,我摸了摸兒子的頭沒再說話。老三也感覺到發生了什麼事情,疑惑地看看我們幾個人,但始終沒有問出口。

  回到市區,我把她們帶到桃花源酒店,安排好了房間,我借口不舒服提前離開。姐妹們都抱了抱我,安慰我一定要心寬些。我點點頭,說謝謝,然後麻木地帶著兒子走出酒店。

  機械地打開車門后,我伏在方向盤上泣不成聲。兒子懂事地摟住我的腰,說,“媽媽,爸爸不會不要我們的,你放心。” “不是他不要我們,而是我們不能要他了。”我轉過頭來告訴兒子,他愣愣地看着我,然後抿着小嘴,“哇”地哭了起來。

  車開進小區,遠遠地就看見蘇桐在樓前站着,焦急地望着大門,見我停好車,他趕快走過來領著兒子的手,和我們一起上樓。幾年來,這個樓梯上留下了我們太多的歡樂。他喜歡背著兒子一路小跑着上樓,展示着自己的力量和愛,那個時候,我們的心是在一起的。回到家,我們坐在沙發上,沉默着。兒子忽然站起來,小拳頭重重地打了蘇桐幾下,他哭着喊:“你這個壞爸爸,欺負我和媽媽!”

  蘇桐眼裡滿是乞求和懊悔,他緊緊地抱著兒子,不停地說“對不起”。兒子也使勁兒地摟住他的脖子,哭着喊:“你這個壞爸爸,你再不哄哄媽媽,她就不要你了。”以前,我生氣的時候,蘇桐總會攔腰抱着我,或者不停地胳我的癢,直到我大聲討饒,然後原諒他。兒子以為這次也可以像以前一樣。

  第二天,太陽升起的時候,我和蘇桐已在沙發上無言地對坐了一夜,兒子縮在他懷裡熟睡着。終於,還是蘇桐先開了口:“梅朵,為了兒子,原諒我好嗎?”我轉過頭去,直直地盯着他:“原諒可以讓一切都沒有發生嗎?你知道我的性格,這是不可能的。”蘇桐頹然地低下頭。

  婚離得很不順利,先是公婆輪番地勸我。婆婆不止一次哭倒在我面前,她說:“梅朵,男人都會犯錯,看在媽媽的份兒上,原諒他吧。”婆婆一向視我如女兒,結婚這麼多年,對我疼愛有加。想起從此以後我和她也成了不相干的兩個人,心又開始揪着痛。

  我的父母也來勸我,說蘇桐是個好女婿,他給予我爸媽的愛不比我少。母親的衣服和爸爸的煙幾乎都是他給買的,他的孝順在我們大家庭里是數得上的,看着4位老人,我的心開始慢慢動搖。

  可當蘇桐說服了宿舍的大姐來勸我的時候,卻讓我下定決心要離婚。老大眼裡的悲憫打碎了我這些年的驕傲,我不允許自己的後半生,每次看到她們的時候都想到蘇桐帶給我的背叛和恥辱。我說:“老大,你不用勸我了,我必須離婚,不然,我對不起自己。”大姐無奈地嘆息,她說:“梅朵,你這麼要強,會後悔的。”

  婚還是離了,房子給了我,蘇桐帶走了部分存款,兒子跟了我。在我和蘇桐無言的對峙里,兒子安慰我說:“媽媽,你不要怕,我會保護你的。”這句話讓蘇桐最終沒能提出要帶走兒子的想法。

  離開的那天,蘇桐像是忽然之間老了十幾歲,動作緩慢,一個房間一個房間地收拾東西,彷彿永遠收拾不完。他臨走的時候,兒子哇哇大哭起來,他問:“媽媽,你怎麼就不能原諒爸爸啊?”我扭頭看向窗外,蘇桐摟住兒子,淚也流了滿臉。

  離婚之前的幾個月里,我一直憋着一股力量,像是要向誰證明什麼。可等到真辦完了離婚手續,心卻突然間空了,望著兒子,我有了無盡的落寞和心疼。

  離婚後,我努力在人前活得光鮮,姐妹們聚會的時候,我特意做了美容,換了髮型,依然優雅、高貴。我故作坦然地笑着說自己離婚了,雖然心裡此時疼得擰成一團。姐妹們都說我傻,她們說誰都有犯錯誤的時候,蘇桐那麼好的人,為什麼不能原諒他呢?

  為什麼不原諒?只有我自己清楚原因。不是因為不愛,我不能放下的是自己的自尊和驕傲。這麼多年,我一直是一個一帆風順的幸運女子,在朋友的眼中是一道幸福的風向標。可機場的那一幕居然被我最好的姐妹看到,恥辱和悲憫一下子擊倒了我。如果,那天只有我自己看到的話,事情或許並不是這樣的結局。

  直到離婚後,我才發覺沒有了蘇桐竟是這樣的不習慣。不知道家裡的水電和煤氣費到哪兒去交;不知道車如何保養、到哪兒維修;空調要到哪兒去充氟;連陽台上的花兒也開始枯萎。兒子總會小心翼翼地勸我:“媽媽不要着急,我們可以給爸爸打電話。”蘇桐每次都是適時而來,他比以前更細心了,夜裡打雷的時候,他會發短信給我,告訴我不要害怕;天冷的時候,會打電話囑咐我和兒子多穿衣服。這些小小的關懷越來越觸動我的柔軟,讓我越來越多地想念他的好。

  蘇桐過得也不好,有幾次看到他,都是一個人,很是落寞。整個人再也不似以前的氣宇軒昂,他的領帶始終系得不好,這在以前都是我的工作。我甚至想象到每個清晨,他在系領帶的時候一定會想到我,如同我總會想起他一樣的心疼。

  很多時候蘇桐會去幼兒園,或者走到我們的樓下,給我發短信說想看看兒子。他邀請我們去吃肯德基,去吃比薩,去逛泉城公園。每到此時,兒子會一臉期待地看着我,然後固執地牽着我的手跟蘇桐走,彷彿一切都沒有走遠。

  只是,這些快樂總會被一紙綠色的離婚證書隔成分水嶺。每當他該離去的時候,總會試探地看着我,眼睛里有着那樣深的渴望。我卻裝作看不懂,硬下心來讓兒子對他說再見。

  離婚後的第二個月,蘇桐給我發短信,說有些衣服忘在家裡想回來取。我說我和兒子在外面暫時回不去,他回短信:那祝你生日快樂。我這才想起來那天是我的生日

  我的記性一向不好,以前每個生日蘇桐都會絞盡腦汁給我很多的驚喜,他會在清晨把禮物悄悄地放進我的衣兜里,或者在我偶爾記得自己生日的時候他裝作忘記,直到午夜鐘聲想起,才會把遺憾的我在夢中叫醒,給我看遲到的生日禮物。想到這些,心又開始痛了。

  蘇桐和那個女孩子分手了,他保持着很多舊日的習慣,以往每次他出差在外時,會在早上7點準時發短信叫我起床,現在依然是如此。我也常常收到他送的花兒,兒子總是仔細地看我的臉色,期待着有一天他的爸爸可以再次回到這個家裡。

  其實,很多個無眠的夜裡,我也在反思,是什麼使我們走到了今天。那段時間是我們的婚姻疲勞期,一成不變的生活,繁忙的我工作之外唯一有限的精力給了兒子,性事也少得可憐。那個女孩子的適時出現,無疑給了蘇桐全新的體驗,可卻成了我們邁不過去的坎兒。後來他告訴我,其實和那個女孩還沒有發生什麼,一切還在朦朧之中就被我和兒子看到了。可惜,知道這一切都晚了。

  即使如此,我的驕傲依舊讓我在蘇桐面前冷着臉,周末領兒子和他出去的時候,我大多不說話,兒子在我們中間過早地聰明起來,他總是說爸爸的好,偶爾還會告訴蘇桐,我常常會翻起過去的照片。蘇桐聽到這些的時候,臉上常常有着期冀的光彩,可是,每每被我蹙着的眉頭傷了心,只能匆匆地低下頭去。

  日子一天天過去,很多人開始熱情地幫我相親,可是,曾經的蘇桐是如此的優秀,那些或高或矮的男人在我的眼裡黯然失色。我開始深刻體會到了“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含義,我的離婚事件最多是給別人留了一個談資,即使是最好的姐妹,也只是在開始的時候給我安慰,後來,便都接受了這個事實。再見面時,只會說一句:“梅朵就是這麼驕傲的女人。”

  我只是空留了一個驕傲的表象,誰知道深夜裡的思念和孤寂是如何啃噬着我的心。以往的每個夜晚,都是在蘇桐的懷裡度過,他的胳膊從來都是最溫暖的枕頭,現在,寬大的床上,只有我一個人寂寞的身體。

  一年後,我們聽說了老三的事情,她的男人出軌了,驕傲無恥的情人甚至找到了老三的單位,眾目睽睽之下,讓她無地自容。我們都以為老三這樣烈性執拗的女子,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選擇離婚。

  可是,3個月之後,我們見到了他們,老三偎在丈夫身邊,臉上寫滿了幸福,她的丈夫始終牽着她的手,滿眼的寵愛。席間,男人出去的時候,她說,其實,知道那件事情的時候,也是恨的。那些恨,盤根錯節,糾纏得自己無法呼吸。

  只是,8年的時光,他不是她愛情的起點,卻是她愛情的終點。在他之前只是一片荒茫,他之後才有生機。她問自己,還愛他嗎?最終的結果是愛。於是,面對男人的悔恨和愧疚,她給予了寬容。

  看着老三的神情,我知道,一剎那的隱忍成全了他們餘生的甜蜜。而她的男人也一定通過這件事情知道了這一生再沒有另一個女子,愛他如她這麼多,這麼好,這麼謙卑與廣大。

  從酒店回家的時候,我一個人開車去了外環。離婚已經一年了,蘇桐的名字依然讓我心疼,很多個夜裡會夢到他,從白衣藍褲的男生到西裝革履的紳士,他始終在我的生命里。我知道,我的想念是真實的,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已經原諒了蘇桐。我甚至想到要他回來,我會給他溫柔的好,用愛圈住他,不給他任何開小差的機會。

  周末,蘇桐打電話說要帶兒子去玩,我特意穿了蘇桐從杭州捎回來的連衣裙。打開門的時候,我對着蘇桐微笑,眼裡卻已經滿含了淚,我想聰敏的蘇桐一定可以知曉我的心意,然後擁我入懷。可是,蘇桐只是錯愕地愣了一下,然後是滿臉的歉疚,他說:“對不起。”我瞬間明白,和蘇桐就這樣錯過了。

  蘇桐接走了兒子,我在陽台上看到他的車裡一個女子的身影,正望着蘇桐和兒子微笑。她的表情我是熟悉的,那些笑容曾經綻放在我光潔嬌嫩的臉上,曾經,我可以一輩子擁有的,只是曾經了,再也沒有愛可以重新來過。

  家裡的事情,蘇桐依然關心。他會時常回來,房門的鑰匙我從來沒有向他要回過。夏天來臨的時候,他會給我們換上新的紗窗;冬天供暖的時候,他會提前檢查一遍管道;很多傢具,他會定期幫我們緊緊松滑的螺絲。他依然是一個好父親,只是,不再是我的男人。

  春天來臨的時候,我也開始學會平靜的微笑,對他做過的每一件事情真誠地說“謝謝”。我知道這些不僅僅是因為過往的情誼,而是因為兒子,他是聯繫我們的唯一紐帶,只是這一切,已經與愛情無關。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