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女子睡覺被吵殺死2歲兒子 安慰丈夫以後再生1個

女子睡覺被吵殺死2歲兒子 安慰丈夫以後再生1個

  導讀:只因睡覺被兩歲的兒子吵醒,年輕女子賈某被控先摔再掐又捂,將兒子殘忍殺死。其丈夫事後幫忙掩埋兒子屍體,還故意做假證明包庇她。記者昨天獲悉,賈某因涉嫌故意殺人罪已被公訴至北京市二中院,其丈夫涉嫌幫助毀滅證據罪、包庇罪一同被訴。(京華時報)

  >>案情回顧

  殺兒后安慰丈夫“以後再生一個”

  賈某於1989年4月16日出生,河北省人,高中文化,案發前無業。其丈夫王某與她同歲,是黑龍江省無業人員。

  公訴機關指控,2014年10月11日7時許,賈某在本市大興區其暫住地內,因被其兩歲的兒子發出聲音吵醒而氣憤至極,遂起來將兒子摔在地上致顱骨骨折,孩子因疼痛大聲啼哭。為了制止孩子的哭聲,賈某又用手猛掐其頸部,又將塑料袋套在孩子頭上並用棉被壓蓋,導致孩子機械性窒息死亡。當晚,王某夥同賈某駕車將孩子屍體掩埋。王某在偵查機關向其調查取證時,還故意做假證明包庇賈某。

  賈某交代,她和丈夫還有一個女兒,平時夫妻倆和女兒一起生活,和女兒比較親,兒子以前在老家,感情相對淺。賈某到案后稱,她當時怕兒子影響女兒休息才想辦法制止他啼哭。案發後,她向丈夫坦白殺了兒子,並說“不行以後再生一個”。2014年10月15日,賈某向大興公安分局投案,其丈夫次日被查獲歸案,兩人均於10月17日被刑事拘留。

  公訴機關認為,賈某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致人死亡,犯罪性質惡劣,後果嚴重,社會危害性大;王某幫助賈某毀滅證據,情節嚴重,且明知賈某是犯罪的人而做假證明包庇。賈某、王某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以故意殺人罪追究賈某的刑事責任,以幫助毀滅證據罪、包庇罪追究王某的刑事責任。

  目前,此案正在審理中。

  >>相關案例

  與夫吵架殺子女子獲刑8年

  2011年4月,26歲的廣東興寧女子黃某和丈夫因玩電腦等問題發生爭執並動手后,趕上兩歲的兒子午覺醒來大哭。黃某心情很糟糕,見兒子吵得厲害,便從床上拿起兩個枕頭,一個放在兒子後腦下,一個捂住兒子的鼻和嘴。其間,兒子有哭鬧和掙扎,直到兒子沒有再哭出聲音,她才放開枕頭。發現兒子沒了呼吸,黃某大哭,在網絡上留遺書自殺未遂。

  廣州市中院終審以黃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其有期徒刑8年。法院認為,本案是因感情糾紛引發的家庭悲劇,並結合黃某犯罪的成因、主觀惡性,認定屬故意殺人罪“情節較輕”的情形,且黃某對自己的行為悔恨不已,所以在量刑時予以酌情考慮。

  >>馬上就訪

  父母殺害孩子一般不會判死

  殺子與其他故意殺人罪有何不同?

  中國政法大學刑法學教授阮齊林表示,我國《刑法》第232條規定,故意殺人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這一規定是根據長期司法經驗所做的一個總結,對於防衛過當、大義滅親的故意殺人犯罪,可以認定情節較輕。”

  阮齊林說,按道理講,殺害兒童造成的社會影響要比一般殺人案更加嚴重,畢竟對弱小的孩子下狠手更讓人無法接受。實踐中,外人殺死孩子后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案例很多。但如果兇手是親生父母,基本不會判處死刑。阮齊林表示,一方面,父母殺害孩子有衝動的原因,或者心理有障礙、有不得已的理由,和蓄意謀殺還不一樣;另一方面,死刑的適用有其特殊性,很大程度上是基於被害人親屬施加了很大壓力,法院考慮平衡會判處兇手死刑。而親屬間犯罪,被害人的親屬往往也是被告人的親屬,不但不會施加壓力,有時候還會反過來求情,這也會導致被告人不被判處死刑,而是被輕判。

  激情殺人案件具有何種特徵?

  故意程度較低主觀惡意小些

  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暨法學院副教授、北京師範大學死刑研究國際中心研究員彭新林認為,激情殺人的犯罪行為具有一定的應激性、突發性,但是其犯罪衝動的積聚、爆發卻有一定的必然性和現實性,因為犯罪心理的構成既有教養、經歷、性格等因素,也有複雜的現實因素。

  彭新林指出,意大利著名犯罪學家恩里科·菲利教授就曾經講過,激情犯特別是女性激情犯,一般是青年時代在憤怒、受傷害的愛或榮譽等情感的強制下突然失去自製而犯罪的。他們在犯罪之前、之時和之後都處於非常激動的狀態之下。

  “相比於一般的故意犯罪,基於外在刺激而因激情實施犯罪的,其故意的程度相對較低,行為人的主觀惡性和人身危險性相對來說要小些。因為在外在因素的強烈刺激下,行為人實施犯罪時很少能進行冷靜的思考判斷。在激情狀態下實施犯罪行為之後,一般都會有懊悔之心。”

  如何避免父母虐童案件的發生?

  建立社區干預開展隱患排查

  彭新林認為,賈某殺子案件反映出的社會問題發人深省、引人深思。“父母虐童案件、夫妻吵架鬥氣摔死孩子的案件時有所聞。應當說,此類案件發生的原因十分複雜,既有部分家長用錯亂的價值觀念、偏差的行為方式、對自身處境的不滿來轉嫁責任、發泄情緒等宏觀方面的原因,也有其個人性格、心理方面存在缺陷等微觀方面的原因。”

  彭新林認為,殺子誠然令人憤怒,但我們不應止於單向的道義譴責和法律制裁,而應多方面綜合分析其犯罪原因,查明其生成的緣由,有針對性地採取措施,儘可能將此類案件防患於未然。

  “對兒童的虐待、傷害等家庭暴力沒有像對婦女的家庭暴力那樣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重要原因在於法律對兒童的保護是通過監護人來實現,而對兒童實施家庭暴力的加害者往往就是監護人,因此對家庭中兒童的暴力傷害等行為往往更具有隱蔽性。”

  彭新林建議,除了有必要健全防治兒童在家庭中受暴的法律保護機制之外,還需要及時、有效的社區干預,加強社會救助,建立多機構多部門的支持體系。如居委會、婦聯、兒童保護組織等一旦發現兒童有受到家暴、虐待等情況的,要及時出面干涉,救助與幫扶受害兒童,對施暴者予以懲戒,保護兒童合法權益。

  另外,也可適時開展有關家庭兒童受暴隱患排查活動,切實消除容易引發兒童受暴的源頭性問題,有效預防和化解安全隱患。對父母處境堪憂、情緒偏激、性格偏執的家庭,要重點排查,深入分析研究,做到情況明晰。對排查掌握的隱患,要在源頭治理、妥善處理上下功夫,防止犯罪衝動積聚、激化,第一時間將發現的家庭中兒童受暴苗頭消滅在萌芽狀態。

  京華時報記者 裴曉蘭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