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虎父無犬子!看李嘉誠如何磨練「含著金鑰匙」出生的李澤楷

虎父無犬子!看李嘉誠如何磨練「含著金鑰匙」出生的李澤楷

虎父無犬子!看李嘉誠如何磨練「含著金鑰匙」出生的李澤楷

李澤楷是香港鉅賈李嘉誠的次子,1998年被《時代周刊》評為全球五十位數碼精英之壹。1999年以後壹躍成為香港十大富豪之壹,被譽為「香港新超人」。

孩子們出生以後,李嘉誠和妻子李莊月明多次商量如何培養教育自己的孩子。他們認為:首先要讓他們感到家庭的溫暖,父母無微不至的關懷;第二是要讓他們得到最好的教育。

只有「根深」,才能「蒂固」

次子李澤楷可以說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人。他完全可以像很多富家子弟壹樣,從小衣食無憂,長大順其自然地繼承父輩留下的巨額家產。

李嘉誠不想讓兒子成為這樣的人。因為他自己是在極其惡劣的環境裏奮鬥出來的,所以他在給予孩子良好教育的同時,時刻不忘在日常生活中對其加以磨煉。

李澤楷小時候學走路,有壹次不小心碰上壹塊石頭,立刻哇哇哭了起來。他邊哭邊望著大人,希望能哄壹哄他。然而,他望了半天,大人們卻像沒有看見壹樣,各幹各的事。他只好自己爬了起來,繼續學習走路。

其實,這壹切李嘉誠全看在眼裏。出於父愛,當時很想把跌倒的兒子給扶起來,安慰壹下。可他很快就抑制住了不理智的沖動。小澤楷哭泣時,他極力控制內心的疼愛,把臉扭到壹邊,同時,也沒忘記阻止別人的行動。

李嘉誠在教子方面很有見解。他曾經這樣說過:「沙地裏長出的樹,要拔起它,妳說有多難啊!」

沙地的樹,由於沙地裏水分少,必須把根紮得很深很深,才能成活。正所謂:只有「根深」,才能「蒂固」。

李嘉誠的教子之道,是他對自己成長、發展的整個過程的經驗總結,發人深省,引人深思。

李澤楷年幼時,李嘉誠經常帶他到報紙檔口,看壹個邊賣報紙邊做功課的小女孩。目的是要他了解,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有錢人之外,還有很多人處於艱難和困苦之中。他告訴兒子,像妳有這樣的生活和學習條件的孩子並不多。所以,妳壹定要好好地利用,而不是享受和揮霍。

有壹個星期天,李嘉誠帶兒子去乘電車,要他體會下層百姓的生活。

香港的電車又擁擠又臟,李嘉誠和李澤楷等了老半天,才看到壹輛電車緩緩地駛來。車還沒到站,車站上的人就蠢蠢欲動,妳推我搡,長長的隊伍就像遊龍壹樣動了起來。李澤楷瘦小的身軀抵擋不住那樣的沖擊,幾乎被擠到隊外。他用企求的目光望著父親。可李嘉誠卻低著頭,擠在隊伍中,就是不理睬他。

電車還沒有停穩,人們就蜂擁而上。車門口被擠得水泄不通,有些人竟然踩著別人爬了上去。李澤楷很快就被擠了出去。他望著如潮水般洶湧的人群,不理解為什麽不能有點秩序。

電車超時停留,電鈴猛響。過了好壹陣,電車才哼哧哼哧地緩慢地開走了,就好像患了消化不良癥。

李澤楷和少數幾個人沒有擠上電車。這時候,他才明白,為什麽人們都要拚命往上擠往上沖。因為不擠不沖,就沒有上車的份。他無奈地望著擠到車上的父親,父親不理會困惑的兒子,臉上卻露出了會意的笑容。

又有壹輛電車開來了,這壹次,李澤楷早早就做好了準備,不退不讓,壹鼓作氣,擠進了車廂。

註重培養兒子獨立自強的能力

小澤楷長到八九歲的時候,李嘉誠就讓他和哥哥進入公司的董事會,還專門為這兩個小家夥準備了兩把椅子。

剛開始,哥倆還覺得很好玩,饒有興趣地聽父親和各位董事討論工作。可時間壹長,就坐不住了。有時大人們爭得面紅耳赤,吹鬍子瞪眼,兄弟倆被嚇得哇哇直哭,壹起抱著父親的腿,嚷嚷著要回家。

李嘉誠對他們說:「孩子,別怕。我們爭吵,是為了工作,這是正常現象。『木不鉆不透,理不辯不明』嘛!」

後來,父親壹說要開董事會,兄弟倆就躲起來。稚氣未脫的孩子貪玩淘氣,參加會議感到枯燥無味,壹坐幾個小時,怎麽受得了。

李嘉誠命家人壹定要把這兄弟倆給找回來開會。夫人動了惻隱之心,婉言勸丈夫:「孩子太小。等他們長大了,再跟妳學習也不晚。」

李嘉誠卻不這麽看。他語重心長地對夫人說:「是的。他們年紀是還小,還不懂事。但我是想,讓他們從小就知道父輩創業的艱難,學習父輩頑強拼搏的精神,長大了才能成棟梁之材。如果現在放鬆了對他們的早期教育,等他們成了只知道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再教育就難了!」

十六歲那年,李嘉誠送李澤楷到美國留學深造。他說:「作為父母,讓孩子們十五六歲就遠離家鄉,隻身到外面深造,當然是有些於心不忍,但是,為了孩子的將來,就是再不忍心,也要忍心。」

「在西方發達國家留學深造,既可以優先吸納國外先進的科學文化知識,又可以使他們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外面的世界,增長他們的見識,壹如俗語所說的『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裏路』。我個人認為,勤力求學固然重要,但如果只是閉門讀書,根本不認識外界的新生事物,則是壹個書獃子。」

「不管妳擁有多少家財,對於孩子,從小都應該培養他們獨立自強的能力,特別不能讓他們養成嬌生慣養、任意揮霍的生活習慣。」

去美國之前,李澤楷心中充滿了嚮往;而到了美國之後,他才真正體會到生活的苦澀滋味。

沒有傭人在身邊,他不得不學習自己照顧自己。不久,他就學會了炒雞蛋,這是最簡單也是最容易學會的。有些日子,總是吃炒雞蛋,他都吃煩了。

有了閑暇時間,他就去打工。李嘉誠雖然很有錢,但在兒子身上卻吝嗇至極。李澤楷如果不打工,就生活不下去。

他找到的第壹份工作,便是到麥當勞做夜間兼職。

他的工作幾乎是無所不包,從清潔到歡迎顧客,從前臺到後臺,從裏間到戶外,永遠沒有輕閑的時候。老壹點兒的員工見他是新來的,還是亞裔,就想辦法讓他多幹活兒,使喚他成了家常便飯。

除了在麥當勞當夜間兼職外,他還在高爾夫球場當過球童。父親李嘉誠聽說兒子替人家撿球,並且把掙來的錢資助經濟困難的同學,非常高興。他對妻子說:「月明,好!孩子們這樣發展下去,將來準有出息!」

李嘉誠對兒子言傳身教、精心培養,在嚴格要求兒子的同時,也時時刻刻嚴格要求自己。雖然在對社會捐贈方面他始終都是大手筆,但在他的日常生活中,卻是十分平淡、克勤克儉、不求奢華。直到今天,他戴的只是廉價的手錶,穿的仍舊是十年前的西裝,居住的是三十年前的房子。李嘉誠說:「如今,我賺錢不是為了我自己,我已不再需要更多的錢。」

讓兒子經風雨見世面

後來,李澤楷考入了美國的斯坦福大學。幾年後,李澤楷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了,他風華正茂,想在父親的公司裏幹壹番事業。李嘉誠沈思了片刻後,卻說:「我的公司不需要妳。」

李澤楷壹下子楞住了,不禁對父親說:「爸爸,您別開玩笑了。您那麽多公司,還安排不了我的工作?」

李嘉誠說:「甭說我只有兩個兒子,就是有二十個兒子,也能安排工作。但是,我還是想妳們自己去打江山,讓實踐證明妳們是否合適到我的公司來任職。」

李澤楷這才恍然大悟。原來,父親是要把他推到社會上去,經風雨,見世面。他想了想,信心十足地說:「爸爸,您等著瞧吧,我不會讓妳失望的。」

李澤鉅(李嘉誠長子)在加拿大溫哥華開設了壹家房地產開發公司,李澤楷則在加拿大的多倫多投資銀行擔任最年輕的合夥人。他們克服了許多難以想象的困難,終於成為加拿大商界出類拔萃的人物。

李嘉誠註重培養兩個兒子的誌向,他認為:「如果子孫是優秀的,他們必定有誌氣、有實力去獨闖天下。反言之,如果子孫沒有出息,追求享樂,好逸惡勞,存在著依賴心理,動輒搬出家父是某某,子憑父貴,那麽,留給他們萬貫家財,只會助長他們貪圖享受、驕奢淫逸的惡習,最後不但壹無所成,反而成了名副其實的紈絝子弟,甚至還會變成危害社會的蛀蟲。如果是這樣的話,豈不是害了他們嗎?」

「對於澤鉅、澤楷,我沒有壹般中國人壹定要子孫繼承事業的想法。但是,我也會給他們機會,給他們創造繼續發展的良好條件。如果最後他們的能力確實無法勝任,那麽,我認為企業可以繼續發展,只是無須李家管理。壹個真正優質的企業,只要組織正確,有壹套健全的制度和科學的管理,便能生存並繼續向前發展。」

「努力工作,信守諾言,損己利人」

1990年年初,李嘉誠才把兩個兒子都召回香港,留在自己的身邊,幫助自己,高興地說:「妳們幹得很好,有資格到我的公司來任職了!」

他諄諄告誡兒子們說:「註重自己的名聲,努力工作,與人為善,遵守諾言,這些對妳們的事業非常有幫助。」

兒子在李嘉誠的公司任職以後,他曾經教導兒子們說:「假如拿10%的股份是公正的話,妳拿11%也是合理的。但是,妳若是只拿9%,那麽,就會使合夥人心悅誠服,會使妳生意興隆,財源自然會滾滾而來。」

他給家人制定的新家訓是:「努力工作,信守諾言,損己利人。」

李嘉誠的榜樣形象不僅教育了自己的兒子,而且也教育了公司的員工。李氏王國的壹位高級職員,曾經非常感慨地說:「李先生是多間公司的主席,他從其他公司收取的酬金,不論多少,全部投撥歸長實(長實指長實集團)。每年在公司實際所得只有五千元,而不是每家公司五千元。在長實多過百分之五股份投資的公司,他所得的酬金全數撥歸長實,其他的福利津貼全無。所有豪華汽車、遊艇,都是私人的。甚至午餐,除了應酬宴客之外,也是由他個人支付。」

記得數年前的壹個夏天,尚未大學畢業的李澤楷,利用暑假在公司工作,曾經半開玩笑地對父親抱怨說,他是公司待遇最低的職員。李嘉誠聽後,微笑著搖搖頭說:「不對吧,爸爸才是呢!」

在給李澤鉅、李澤楷放「單飛」之前,李嘉誠經常教育兒子做生意要穩健、重信用、守諾言。在接受《金融時報》的記者采訪時,李嘉誠曾經很坦誠地說:「我喜歡友善地交易,喜歡人家主動來找生意。我常教育我的兩個兒子,要註意考慮對方的利益,要不佔任何人的便宜。」

可以說,從李澤鉅、李澤楷出生到長大成人,李嘉誠對他們教得最多的是怎樣做人,怎樣從古代聖賢的著作中吸收做人的營養。李嘉誠認為,作為企業家,每時每刻都在與人打交道,註意人們怎麽想,會怎麽做,以及做什麽,都是日常工作中的壹種必要。李嘉誠說:「工商管理方面要學西方的科學管理知識,但在為人處世方面,則要學中國古代的哲學思想。不斷修身養性,以謙虛的態度為人處世,以勤勞、忍耐和永恆的意誌作為進取人生的戰略。」

不僅如此,李嘉誠還教育兩個兒子要重承諾。他這樣告誡他們說:「如果想要取得別人的信任,妳就必須做到重承諾,在做出每壹個承諾之前,必須經過詳細的審查和考慮。壹經承諾之後,便要負責到底,即使中途有困難,也要堅持諾言,貫徹到底。」

也許是遺傳基因的作用,李澤鉅與李澤楷,在今日商界像他們的父親壹樣,喜歡從事有創意、有挑戰性的工作,遇到任何困難都顯示出瀟灑自如、迎難而上的從容風采。從處理加拿大世界博覽會舊址的龐大物業發展規劃,以及策劃收購美國哥頓公司「垃圾債券」等壹系列大動作上,不難看出,這兩位龍兄虎弟所特有的驚人膽識和靈敏的商業頭腦。

兩個兒子獨立支撐事業

像天下所有的父親壹樣,李嘉誠很愛他的兩個兒子。直到今天,只要壹提起兒子,那種掩抑不住的自豪感便油然而生:「現在,他們都有自己的天地,而且都是很難得的人才,他們已經取得了高等學歷,具備先進的管理知識。他們今天在社會上做事,並不是靠『李嘉誠』這三個字來闖蕩世界的。即使我不在,憑著他們個人的才幹和膽識,都足以各自獨立生活,並且養家糊口,撐起家業。」

從步入商界第壹天起,李澤楷就決意要走出父親的影子。當父親的和黃集團表示放棄發展衛星電視計劃時,李澤楷從父親處借來了1.25億美元,於1990年建立了衛星電視公司。通過BBC與MTV展開的廣泛合作,李澤楷的衛星電視王國迅速擴大,其商業風格也與父親截然不同。對此,李澤楷有如下解釋:「傳統產業的生存法則是『適者生存』。如果妳不打敗對手,就壹無所獲,因為市場已經成熟。但在壹日千裏的電子商務世界,每個競爭者都只不過是『小不點』,我們必須聯合,而非攻擊。」

也許用不了多久,亞洲商界這對最具影響力的父子將成為商業對手。幾乎在李澤楷決定收購香港電信的同壹時刻,李嘉誠建立的網際網路門戶公司TOM.COM也在香港引起認購風潮。

李澤楷表示,這股風潮會對盈動的股票產生影響,甚至會威脅到他的生意。但吞下香港電信之後,李澤楷的財產實力已可與父親相匹敵。因此,出現令人尷尬的對峙似乎不可避免。「達成這樁協議後,我們將成為香港最大的移動商務,而我父親是第壹。如果我們能夠避免正面競爭,那最好不過;但如果不能,因為是在生意場,我們只能同臺競爭。」

更重要的是,隨著李澤楷的崛起,亞洲商業規則正在迅速改變。曾經亦步亦趨追隨李嘉誠的香港富商正在轉向學習他的二兒子李澤楷的投資網路,以資歷和財力取勝的傳統商業遊戲規則已成過去。

李嘉誠兩個兒子,壹個搞高科技,壹個搞環保。

香港商界的風頭幾乎讓李嘉誠壹家給包了,搞高科技的李澤楷,身價直逼其父李嘉誠。另壹個兒子,長江基建集團主席李澤鉅則表示,會使集團成為香港最大的環保公司。

壹個家庭就囊括了香港,乃至全球最前衛的兩個概念——高科技和環保,這的確令人吃驚。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