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宮崎駿:所有的成長到最後總是一次旅行!!

宮崎駿:所有的成長到最後總是一次旅行!!

宮崎駿的電影《千與千尋》相信很多人都看過,這是一個關於一段旅行的故事,更是關於一段成長的經歷。

   正如宮崎駿自己所說:所有的成長到最後總是一次旅行

宮崎駿原本是想安排白龍、千尋同無臉男大戰一場作為結局的,但是後來覺得不妥,就改成了一次旅行。幸

好改了!否則這部經典的動畫巨作就不會象現在如此完美了。是的,千尋的旅行也是讓我至為感動的一幕,

就如宮崎駿自己所說的,所有的成長到最後總是一次旅行。
  

身處童年情境之中,很多事情都是出於被動。陷入絕境也好,倍受寵愛也罷,那些都並非出於自己的選擇。

因此,那裡面還沒有新的東西生長出來,那還不能叫做成長。要在經歷種種之後,離開當時所處的特定的情

境,方才可以獲得對當下的領會,而那些種種的經歷方能為自己呈現新的東西,換言之,方才真正成為自己

的一部分。那時的自我,如果沒有在經歷中受損,就會變得更加的完整。 

 要明白這一點,其實也不困難。回想一個人的戀愛歷程就是如此。當一個人開始了他一生中第一次的熱

戀,他的生命中忽然湧入了許許多多新的內容,彷彿每一天都是全新的,他精力旺盛、情緒飽滿,不寫日記

的開始寫日記,不懂詩歌的變成了詩人,一起早起鍛煉,一起遊山玩水,彷彿有做不完的事情。可是,那些

內容完全外在於他,從不曾成為他自己身上的一個部分,他就像一個受命運寵愛的孩子,滿屋子的玩具卻不

懂得其價值。
  

忽然有一天,因為這樣或者那樣的原因,誰知道呢?我們見多了這樣的情形:他失戀了。整個世界彷彿崩塌

下來一般,他忽然發現自己的貧乏:當初他抱了滿懷的珍寶瞬間就成了一堆垃圾,什麼電影院的票根,什麼

夾著虞美人花瓣的情書,全都成了廢紙。而他掉過頭來卻發現,他早在某個時刻就遺失了自我,他疏遠了自

己的朋友圈子,他忽略了自己一貫的追求,他甚至因為兩人世界的支出而使得自己大加破費。更重要的是,

原先在戀愛中他是快樂的,他認為全世界都在自己手中,即便那時候一文不名也不曾煩擾到他,可是,如今

他覺得自己一無所有,所有曾經的種種都毫無例外地離他而去了。 

 他如果真的愛過,那麼失去的時候,請允許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孤單地抽泣兩聲,我們暫時不必要去打攪他的悲傷。
  
 但是,如果我們的這位主人公他就此沉溺於那份悲傷之中,甚至開始自暴自棄,開始怨天尤人,甚至因此

成了一個憤青或者虛無主義者,那麼,他其實從來不曾離開過原地,在戀愛之前他擁有多少,在那之後他不

可能變得更加豐富,相反還可能變得偏激而貧乏。那時候,他將不能再給予,因此也就不能再獲得,不能再

擁有可能的幸福。 

 在對當下情境的沉溺之中,人是永遠不會成長起來的。縱然憤怒足以燃燒整個世界,縱然哀怨足以窒息所

有生命,都是一樣的蒼白無力。那麼,該怎麼辦呢?其實很簡單:我們的主人公只需要離開原地,離開那曾

經帶給他最大的快樂和安慰也帶給他最深的痛切和孤獨的種種經歷,然後,走開去。 

 離開原地,走開去,那就是所謂最後的旅行。 

 千尋乘上那班有去無回的列車,就像我們有去無回的青春,開始了她最後的旅行。 

 那已不再是一個被動的決定,而是她獨立的自由意志作出的選擇,如今她不再聽從他人的指令,她只聽從

她內心的聲音。其實周遭依然如此陌生,那些乘客無一不是面目模糊,不知何為,而此行依然吉凶未卜,千

尋的身上並無多出任何的足以面對危險的裝備,她依然一無長物,她所能倚靠的依然只有自己。然而那一刻

千尋卻沒有了慌張與遲疑,她神情安祥,行動堅定,她很知道她究竟要什麼,她究竟在做什麼,她並不懷

疑。她的眼中於是呈現出驚人的美麗:水泊波光閃動,落木蒼翠綿延,燦爛的霞光映照著遙遠的地平…… 

 其實,我們不難發現,那並不是一次陌生的旅行,相反,那只是一個緩緩推遠的長焦距。當邁出離開原地

的那一小步的時候,她掙脫了當下情境永不駐停的重負,她擁有了一個審美的距離。於是她看到了完全不同

的風景。這時候,我們方才可以說,她成長了。 

 當然,不難預料,在某個十字路口,命運可能再度將她推入泥沼,但是,那已經沒有關係,擦乾眼淚之

后,深吸一口氣,苦難和坎坷轉瞬即會成為過去的風景。若我們能以一種發生后的眼界來看待當前迷惑我們

的種種,也許我們就可以不那麼迷惑,也許我們相反可以從我們所承受的那些之中獲得一些什麼。

 
 在你我的生活之中,那並不必要是一次實際的旅行,那極有可能只是在呼吸或者轉身之間的事情。但是如

果你處於那熟悉的周遭環境之中,不利於你從其中抽身,那麼,你也不妨真的離開當下的情境,作一次輕快

的短途旅行。去那些水土新鮮、鶯飛草長的地方,你看到的將絕不僅僅只是沿途的風景。 

 

也許,人生終究是一程沒有歸途的遠航,也許航行所帶給我們的終究是苦大於樂,聚不如散,但是,我們卻

絕不僅只是被動的接受者。面對每一個命運的打擊,人都以其最高的精神娛樂著自己。從舊時少年的離家修

行,到釋迦牟尼的出走得道,所有成長到最後總是一次旅行。當那段飽含清冽和憂傷的旋律在耳邊飄蕩起

來,當千尋靜靜地坐在長座位上,面對空空落落的車廂,站台的鐘聲敲響,沿途的風景映照於她的臉上,也

許我說不出那許多的字,我惟有滿含熱淚,在心底用一種極度婉轉的聲音輕輕吟唱。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