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小南海水電站的十年環保博弈:薄熙來曾力推

小南海水電站的十年環保博弈:薄熙來曾力推

導讀:這是中國長久以來環保與經濟發展博弈的典型案例:難抑GDP衝動的地方政府,懷揣理想的環保主義者們,時而強硬時而又不得不「開綠燈」的環保部門。然而,已經「落馬」的薄熙來的曾經介入,讓小南海水電站項目的博弈更為微妙。 

  • 騰訊微博

  • QQ空間

  • QQ好友

  • 新浪微博

小南海水電站的十年環保博弈:薄熙來曾力推

停工的小南海水電站工地,如今已是雜草叢生。但一紙環評批複報告,讓這個博弈十年之久的重慶市水電項目,再次被放在了聚光燈下。

3月30日,國家環保部在一份環評批複中明確表態,不得規劃和建設小南海水電站。然而,就在兩個月前的1月27日,重慶市長黃奇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還提到,「啟動建設長江小南海水電站」是2015年的重慶市政府的工作重點之一。

這是長久以來,有關小南海水電站的「反壩」、「挺壩」之爭的最新動態。一邊是重慶地方政府和央企三峽集團:2006年雙方簽訂開發協議,計劃總投資約320億元,電站裝機容量168萬千瓦,是重慶投資最大、裝機規模最大、發電量最大的水電項目。另一邊,是環保部和環保人士:因為壩址身處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原定範圍,建成后可能對珍稀魚類造成毀滅性影響,這一項目被強力抵制。

環保部和地方政府,究竟誰說了算?要經濟發展,還是要環保?勝負曾經幾經反覆。

早在2005年,環保部在溪洛渡等水電項目的環評批複文件中,就明確要求不再開發小南海。然而,重慶市認為小南海水電站將極大緩解重慶電力緊張、渝西缺水問題,一直不遺餘力地推進。

多位人士告訴騰訊財經《稜鏡》,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親自找農業部、環保部、水利部領導商量,重慶市環保局也曾一個月內四次進京協調項目。最終,2008年後,環保部又給小南海「開了綠燈」。

令人意外的是,5年後,「綠燈」又突然滅了。2015年3月30日,小南海再次卻被環保部叫停。然而,這還不一定是最終結局。

4月10日,小南海水電站總設計師周良景在電話中對《稜鏡》表示,他的團隊並未接到叫停通知,並稱項目的最終審批並不在環保部,「國務院都發文要求積極推進,環保部的批複和國務院衝突了。」

小南海水電站該不該建?會不會被停建?它又是如何一步步上馬的?環保部的批複是最終的「判決」嗎?目前,重慶市政府、環保部、三峽集團等相關方都選擇沉默。

這是中國長久以來環保與經濟發展博弈的典型案例:滿懷GDP衝動的地方政府,時而強硬時而又不得不「開綠燈」的環保部門,懷揣理想的環保主義者們,已經博弈超過十年。至少從目前來看,小南海的博弈還要進行下去。

建在自然保護區

「不得在向家壩水電站壩址至三峽水利樞紐庫尾長江幹流河段和支流岷江、赤水河河段等自然保護區範圍內,再規劃和建設小南海水電站、朱楊溪水電站、石硼水電站及其它任何攔河壩(閘)等涉水工程。」3月30日,環保部印發的《關於金沙江烏東德水電站環境影響報告書的批複》,明確使用了「不得」這樣「禁令式」詞語。

對於否決小南海水電站的原因,環保部稱:「過去十年,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因金沙江下游一期工程建設等因素進行了兩次調整,自然保護區結構和功能已受到較大影響。未來該流域開發必須嚴格按照主體功能定位,嚴守生態保護紅線。」

小南海水電站的十年環保博弈:薄熙來曾力推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調整情況圖

原長江委水資源保護局局長翁立達向《稜鏡》介紹,為了彌補三峽工程對長江珍稀魚類生存環境的破壞,2000年前後,國務院將原四川省長江合江——雷波珍稀魚類自然保護區升格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2005年,為了給處在保護區內的向家壩、溪洛渡兩座大型水電站讓路,國務院將保護區遷移調整至重慶三峽庫區庫尾到宜賓向家壩壩下的江段,還增加了赤水河幹流以及岷江幹流的宜賓至月波江段作為補充,並更名為「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小南海水電站的壩址——重慶市巴南區中壩島位於調整后的保護區內。

翁立達介紹,長江上游的多種珍稀特有魚類如中華鱘、白鱘、達氏鱘、胭脂魚等都是適應流水環境的洄遊魚類,他們需要在較長的自然河道里生活、繁衍;包括圓口銅魚、長薄鰍在內的眾多經濟魚類的魚卵則要在流水中漂流足夠長的距離才能孵化。

「小南海水電站區域正是這些珍稀魚類不可或缺的生態通道。一旦開工建設,將形成一道巨大的物理屏障,堵住了洄遊通道,長江上游的魚類將再也沒有喘息的機會。」翁立達說。

2008年,我國魚類權威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曹文宣也撰文稱,小南海江段關係到保護區內珍稀特有魚類的生存和三峽水庫漁業資源的增殖,必須保持暢通無阻。

薄熙來曾力推

作為重慶市「十一五」規劃的重大能源項目,小南海水電站計劃總投資約320億元,電站裝機容量168萬千瓦,是重慶投資最大、裝機規模最大、發電量最大的水電項目。重慶市當局十餘年來不遺餘力地推進。

翁立達、曹文宣都曾參與小南海水電站的前期論證工作,是反對建壩的代表性人物。他們透露,重慶市成立了一個由市領導牽頭的項目辦公室,專門推進小南海水電站。「他們找到我,勸我放棄反對意見。」翁立達說。

「2007年薄熙來主政重慶時,就親自到農業部去找相關領導,讓給下面打招呼,讓管魚類的其他領導沒辦法了。」翁立達向《稜鏡》回憶,薄熙來還曾請水利部某老領導吃飯,表示建設小南海水電站將減少三峽入庫泥沙。

而曹文宣院士也向《稜鏡》透露,薄熙來亦曾進京找過前環保部某領導,該領導明確表態支持建設小南海水電站。這一說法得到了一位環保部內部人士的證實。另一個側面也可以印證,2008年6月19日,重慶市環保局的一份文件里提到:「為取得國家支持,我們曾一個月內四上北京,協調小南海水電項目。」

重慶市的「公關策略」似乎湊效了,小南海水電站項目進展迅速。

早在2005年,原國家環保總局(環保部的前身)在溪洛渡等水電項目的環評批複文件中明確要求:保護區內不再進行水利水電的開發。2008年,環保部在回複發改委關於小南海項目徵求意見函中,再次援引上述文件內容。

然而,2008年3月8日,一份環保部和重慶市委、市政府的《會談紀要》顯示:「對於小南海水電項目,國家環保總局將以積極促成的態度認真研究,近期組織魚類保護論證,為最後的決策掃除障礙。」

2009年1月8日,小南海水電站首入重慶政府工作報告。18天後國務院發布的《國務院關於推進重慶市統籌城鄉改革和發展的若干意見》,同意重慶「積極開展小南海水電工程前期工作」。

2011年12月,「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繼2005年後再次被縮小範圍,並獲國務院最終通過:將松溉鎮至馬桑溪大橋水域調出保護區,將石門鎮至地維大橋由緩衝區調為實驗區。而這一區域正是小南海江段。

曹文宣院士向《稜鏡》回憶,2009年農業部請他當重慶提交的保護區調整報告論證會評審組長,剛開始他認為論證會肯定通不過,但最終結果是專家全票通過。

保護區範圍被縮小后不久,小南海水電站就舉行了奠基儀式。雖然當時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表示,環保部仍未收到環評的相關材料。但「三通一平」等前期工程的環評審批權則在重慶市環保局手中。

據長江水資源保護科學研究院官網發布的《小南海水電站「三通一平」工程環評報告簡本》顯示,「三通一平」工程建設對調整后的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結構、功能及保護對象不產生影響。

在反對聲中倉促上馬

實際上,小南海水電站於20多年前就開始醞釀。1990年國務院批准的《長江流域綜合利用規劃》中提到:「長江幹流三峽之上、向家壩之下,應當修建小南海、朱楊溪、石硼等大型電站。」

上世紀90年代起,四川省就開始對小南海水電站進行論證彼時重慶還不是直轄市。1997年重慶成為直轄市,同年12月小南海水電站開工,后因建設資金未落實,於1998年停建。2006年8月8日,重慶市又與三峽集團簽訂了水電開發合作協議,明確後者為小南海水電站的業主,重啟了項目。

因位於自然保護區內,小南海水電站自規劃起就遭到環保組織和生態環境學者的普遍反對。2009年5月,數位學者發表聯名信:「希望決策層能夠統籌權衡開發和保護,包括否決經濟效益有限而環境影響巨大的小南海、朱楊溪、石硼電站項目。」

儘管反對聲一片,但小南海水電站還是衝破了重重阻礙,於2012年2月4日拿到了國家發改委同意開展前期工作的批文,宣布「三通一平」工程開工。

2012年3月29日,小南海水電站舉行了奠基儀式,重慶市市長黃奇帆、時任三峽集團董事長曹廣晶悉數到場。黃奇帆指出小南海水電站的綜合效益:電力保障突出,緩解重慶能源緊張;改變川江河段航道條件,發揮黃金水道航運作用;減少重慶主城港區泥沙淤積,增強重慶主城和三峽水庫防洪能力;改善提水條件、降低取水成本,解決渝西地區工程性缺水問題。

小南海水電站的十年環保博弈:薄熙來曾力推小南海水電站奠基暨「三通一平」工程開工儀式

在反對者看來,重慶市主張建設小南海水電站的理由並不成立。「它上游有烏東德、白鶴灘、溪洛渡和向家壩四個大型水電站,下游還有葛洲壩和三峽水電站,小南海水電站的裝機容量這些水電站發電量總和的3%,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地質學家楊勇向《稜鏡》表示,重慶的電力資源缺口完全可以通過這些巨型水電站協調解決。

更令反對者納悶的是,小南海水電站的經濟效益並不好,其工程成本高、收益低、風險大。據《重慶日報》2012年3月30日披露的數據,小南海的單位千瓦裝機投資將達到16000元,是金沙江下游3座梯級電站平均投資的3.6倍多,也遠遠超過三峽4950元的單位千瓦裝機投資。

博弈仍在繼續

或許因為反對聲音太大,自從奠基儀式后,「一路高歌」的小南海工程建設卻沒有動工。一位去過現場的環保人士向《稜鏡》描述,工地已經長滿雜草。小南海水電站總設計師周良景則表示,2012年的奠基儀式更多是紀念性質,並非真正意義上的開工。

沉寂了三年,重慶市長黃奇帆在2015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今年將啟動建設小南海水電站。在《關於重慶市2014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執行情況及2015年計劃草案的報告》中也稱:重慶力爭開工小南海及其配套工程。

不過,被「步步緊逼」的環保部此次重申自然保護區的重要性,在烏東德水電站的環保批複中「順帶」叫停了小南海水電站。在環保人士看來,環保部對小南海水電站「判了死刑」。然而有人並不這樣認為。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對《稜鏡》表示:「小南海水電站是國家規劃項目,是不能更改的,要改也是國務院來改。環保部的批複只能代表其部門意見,並不代表水電站要完全停下來。」

小南海水電站總設計師周良景也表示,自己注意到了環保部的批複,不過他的團隊並未接到叫停通知,「還在正常工作,該研究的研究,該寫報告的寫報告。」他說:「我們都還沒有申報工程環評,環保部怎麼否決?項目前期論證很快能結束,正準備申報,目前我們沒有接到任何新的指示和通知,工作照常。」

「國務院都發文要求積極推進,環保部的批複和國務院衝突了。」周良景承認小南海水電站項目存在爭議,但規劃環評已經獲得國務院批准,不解的是,為何環保部會在對烏東德水電站的環評批複中否決小南海水電站。

不過,周良景指出,自己的團隊一直對生態問題特別重視,做了近10年的項目可行性研究,專門針對魚類洄遊、生態保護報告就有20本,已經找到有效措施解決生態問題。「基本上是建立生態通道、加強棲息地的保護、增殖放流、禁漁、加強水生態監測等。」周良景說。

然而,曹文宣院士針鋒相對的指出:「他們的數據和論證都不充分,說珍惜動物只有6種,我隨便抓一把都不止6種。」他進一步指出:「搞水利的人認為只要花幾千萬修一個魚類通道就可以解決問題,實際上不行,建壩影響的是整個水域,河灘也沒了,魚卵漂流下來90%都是死的。通道與自然河流肯定不一樣,幾十米的落差,魚類通過都會摔死。」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水力資源所所長王浩也對《稜鏡》表示:「水利工程最不好處理的就是魚類回遊通道問題,現在用大水箱來回雙向過壩,也做一些魚道,但是坦白說,在國內特別成功的例子現在還不是特別多,還在探索之中。」

小南海水電站何去何從?《稜鏡》就此聯繫了環保部、重慶市、三峽集團等相關方,但都對外保持沉默。據《南方周末》報道,重慶市委一位匿名官員表態:「原則上講,小南海項目正在依法依規地進行,包括環評等還沒有進行到那個程度。」

「烏東德、白鶴灘、溪洛渡、向家壩,還有三峽、葛洲壩等幾大水電站都不屬於重慶市,小南海是重慶市界內唯一的大型水電站,所以他們才特別積極。」翁立達指出,從小南海水電站步步緊逼環保、農業部門,到現在被突然叫停,反映的是各利益部門的博弈。

不過,目前看來,博弈仍在繼續,小南海水電站的命運未卜。

版權聲明:本文系騰訊財經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讀後感:

您認為該不該建設小南海水電站?

  • 應該

    1071

  • 不應該

    3196

看看這個吧

這個警察本想呼叫同仁閃避,下一秒他竟然「被車撞」…最後往生!「這畫面」讓所有人暴哭!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出租房竟飄出「異味」,沒想到一開門整張床「滿滿的都是這個」…房東嚇到去收驚!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