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女子接受捐精后懷孕 丈夫:看見孩子想起那男人

女子接受捐精后懷孕 丈夫:看見孩子想起那男人

  導讀:所謂自助捐精,只是求精者與捐精者的私人行為,這一與生殖相關的行為本該在醫院進行,近年來卻被挪到了“地下”。長江商報記者經近半個月調查發現,“地下捐精”者魚龍混雜,有的提出與女方發生性關係捐精,有的提出要報酬,更有網絡平台供雙方聯繫,每個捐精者的目的都不一樣,其中還暗含着代孕、買賣精子、卵子等不法行為。(長江商報 施政)

  當心!“地下自助捐精”暗流涌動

  或由“頭兒”組織,或提供“直接捐獻”,或暗含代孕等不法行為

女子接受捐精后懷孕 丈夫:看見孩子想起那男人“地下自助捐精”暗流涌動

  上海捐精者

  約定成功懷孕后不再聯繫

  “身高1米77,體重71公斤,理工本科畢業,已有孩子,成功使三人受孕。”這則信息是長江商報記者從網絡上看到的,通過對方留下的QQ號,長江商報記者與此人取得了聯繫,代號為A男。

  交談中,A男介紹了自己使三人成功受孕的經歷。他說通過自助捐精,已經有一個孩子順利出生了,而且是一次成功。自己的女兒已經三歲多,健康活潑,自己是瞞着家人進行“地下捐精”。A男大學畢業后留在上海,與普通人一樣過上了平淡的生活。2010年,他無意中了解到還有自助捐精這回事,就開始發布信息,沒想到馬上就有很多人跟他聯繫。

  A男說,自己本着幫人的想法,並沒有強調報酬。自助捐精到底是如何進行的?他解釋,首先求精者夫婦要來到上海,可以跟他見面也可以不見面,雙方可以通過手機聯繫,到同一間酒店開兩個房,A男取精后打電話讓求精者到該房間取回精子,這樣他的任務就算完成。接下來,需要求精者自己操作,即用注射器推入的方式使女方受孕。

  “一般女性要算好自己的排卵期,這樣成功率比較高,我剛捐的那個女士一次就懷孕了。”A男說,雙方約定成功懷孕后就不再聯繫。

  談到報酬,A男並不在意,他說這是隨意的,如果願意就給一點營養費,如果不願意也沒關係。難道不擔心自助捐精可能帶來的後顧之憂?面對這個疑問,他表示,成功讓不同女性懷孕說明自己能力強,多留一條血脈也不是壞事,但是加上自己的女兒,一共只可讓5個人懷孕,而且對方必須告知所在地、孩子的性別等信息,防止以後存在近親結婚的風險。

  A男將自己的照片發了過來,並表示平時晚上聯繫不方便,需要白天上班的時候聯繫。聯繫兩天後,他主動找記者詢問最後的決定。

  武漢捐精者

  可提供直接受孕

  1990年出生的B男來自武漢,他同樣在網絡上發布了自己的信息。B男更為直接,說自己捐精的目的是為了賺錢。大學畢業后工作收入不高,如今還沒買房子,結婚對象都沒有。那麼,捐獻一次精子B男收多少錢呢?他說,最少2000元,一般都是2000到5000元,也有更多的。

  B男介紹說,有一次,一名從香港來的求精者慷慨地給了他一萬元,但前提是對方能成功受孕,這也是他唯一一次成功的經歷。3年多以來,他共捐獻了5次。長江商報記者問到,捐精是直接還是間接的,B男表示:“直接的成功率更高。”不過他補充到,間接的也可以,但是每次都必須給報酬,否則懷不了孕他就虧了。

  “還這麼年輕,也沒結婚,連子女也沒有就開始捐精,對今後沒有打算嗎?”面對這樣的問題,B男不屑地說,對於男性來說,生一個孩子就是一次捐精而已,並不是難事,以後結婚想要孩子也是很容易的。他說,如果真的需要精子,可以出錢為他進行全面體檢,加上一些誤工費就行了。

  現在精子庫的補助也有5000元,為何不捐給精子庫?B男說,精子庫他也打聽過,上大學的時候就有一些同學問過,但是程序太複雜,也不知道自己精子的去向,不如自助捐精自由和方便。

  與記者聯繫后的第二天和第三天,B男就開始主動問話:“你在嗎?想好了沒有?直接還是間接?你在武漢哪裡?”每天B男都要如此催促,他還要求記者提供年齡、身材和照片等信息,再決定是否捐獻精子。而被問到要這些資料的目的時,B男自然地說道:“如果是直接的,我總不能虧待我自己。如果是間接的,我總不能虧待我未來的女兒或者兒子。”

  天津捐精者

  有組織但要交提成

  長江商報記者在網上搜索“捐精”通過多次跳轉,一個“中國捐精網”的網站終於被打開。這裡充斥着各種求精、捐精的信息。但網站的一則聲明從側面反映出“地下捐精”的亂象:“由於自助捐精存在很多騙子行為,為了防止大家被騙,自2014年起本站開通了誠信認證服務,所有誠信認證會員都經過我站嚴格的資料認證,請求精和捐精者放心聯繫,未經過認證的會員,受騙后我們無法配合你維權,謝謝合作。”這一認證需繳費20元。

  雖然該網站一再強調這只是一個公益平台,不是給不法分子提供違法機會的網站,但仍有網友發帖稱,自己曾遭遇過騙子,對方勒索或者只以發生性關係為目的。記者也通過網站找到了一個“職業捐精人”。

  “職業捐精人”C男來自天津,據他稱今年28歲,已經捐精3年,大概每個月都捐一次甚至更多。C男開門見山地先說清價格:“如果成功懷孕是5000元起,超過三次每次加收2000元。”對於自己的情況他不願多說,但稱自己身高1米76,濃眉大眼。他說,由於太忙不接受到外地去捐精,需要求精者到天津去,去了以後再由他通知時間地點。

  面對長江商報記者對費用過高的質疑,C男表示,他了解過很多醫院的情況,沒有幾萬塊是不可能成功懷孕的,“與其讓醫院賺這個錢,你還不如找我,又快。”他說,其實這些錢也並不是都落到自己荷包里。在記者多次要求交代清楚情況后,他才和盤托出:平時是有一個組織,但是他覺得“抽頭”太多,有點划不來,所以有時自己也找些活兒。

  原來,他加入了一個捐精互助組,“頭兒”是一個40歲的男性,首先這個人與一些民營醫院有聯繫,通常都是他組織大家去醫院捐精,有的時候在醫院裡面,有時候在醫院附近的賓館,一般都是捐完精后離開。至於精子去了哪裡、給什麼人用了、是否成功,自己都不知道,每次給3000元到4000元,他們明白至少1000元給了“頭兒”,自己結算到的已經是“抽頭”以後的現金了。另外,“頭兒”也介紹一些私活兒,就是找到需要求精的個體夫妻,一般都是與人聯繫好后直接通知他們去捐精,但是一般對方付錢后同樣每人至少給“頭兒”1000元。

  “地下捐精”

  暗含代孕等非法行為

  在“中國捐精網”網站上,長江商報記者看到,他們號稱“中國民間最大的自助捐精網”,網站明示會員已達1.5萬餘人,QQ捐精交流的成員已經超過2萬人,還專門開闢了“求精專區”、“捐精專區”和“代孕專區”,經常更新求精者信息,也允許求精者、捐精者、代孕者自行到論壇發帖。該網站已經建立了22個捐精QQ群,還有海外捐精群,網站稱每日進群的人以百人遞增。

  C男也告訴記者,如果需要代孕也可以由他牽線,“手裡還是有一些資源的,很多求精的也是高齡了,所以代孕的需求其實也很多。”在“中國捐精網”上,也有女性發布代孕信息。記者與其聯繫后得知,代孕和“地下捐精”有些是綁在一起的,還有有償供卵,但是如果需要代孕是必須到醫院去手術,“這跟捐精受孕不一樣,沒那麼簡單,所以要去醫院,因此代孕要貴很多。”該女子表示,有很多不孕不育的人不僅是男方精子問題,女方也都年齡很大了,所以有的人要購買全套服務。她稱自己已經成功代孕了一次,由於報酬相當可觀,所以還想繼續代孕,個人收費至少是15萬元。

  網站上還將代孕媽媽分為A、B、C、D、E5個等級,純代孕費用從10萬到15萬元不等,依據代孕媽媽的學歷及自身條件劃分,但還需繳納中介費12000元,交通費2000元和聯繫人員每天200元的獎金等費用。

  opinion

  進行人工授精能一次成功的比例大約只有15%,通常要進行3次左右才會成功。民間捐精更像一攬子交易,在地下交易中,賣家往往會以合約的方式承諾,為保證成功率,會一直“配合”到買方懷孕。而且他們都恪守着一個不成文的遊戲規則,若買方無法受孕,則只收取一半的定金。

  ——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生殖中心主任蔡學泳

  “地下捐精”隱患重重

  子嗣合法性、疾病傳播、社會倫理、道德風險……

  每個“地下自助捐精”者都稱自己儀錶堂堂、身體健康,不存在傳染病或生殖疾病,也表示願意配合各項檢查,然而他們又稱為了保護隱私,拒不提供自己的具體信息,包括QQ號和電話也都是臨時所用,且要求求精者成功后永不聯繫。

  那麼,既然存在如此多的隱患和風險,“求精者”為何要冒這些險呢?

  長江商報記者調查了解到,男方不育,選擇供精人工授精(指非配偶間人工授精)是唯一能懷孕的辦法,但目前全國僅19家人類精子庫能從合法途徑提供精子,由於捐精志願者匱乏,絕大多數精子庫庫存嚴重告急。為了儘快生養孩子,一些夫妻開始在網上尋找“地下自助捐精者”,但其中暗藏着健康、心理、倫理等多種隱患。

  官方精子庫庫存告急

  “捐精40毫升,國家補貼5000元!”進入湖北省人類精子庫的微信公眾號,這條招募信息就會彈出來,在精子庫的官方微博上,同時還打出了“急招臨時工200日結”的招聘廣告,“交通補貼、不用打卡,不限學歷,月薪4000元—5000元,找工作就是這麼簡單”的條件吸引不少人詢問。

  這家官博發布的消息稱:“湖北省唯一一家精子庫現在已嚴重告急,招募志願者,要求年齡22歲—45歲之間,長期在武漢的男性。”長江商報記者了解到,為了招募捐精志願者,招募廣告不僅曾打入人才市場,還有部分工作人員進入社區張貼廣告,至今捐精的主力軍仍然是大學生。

  長江商報記者在部分大學生中調查發現,雖然報酬還比較有吸引力,但因心理、身體、負面新聞等各種原因,多數人不太願意捐精。

  而全國其他地區的精子庫也面臨同樣問題。今年37歲的阮女士因丈夫患弱精症,不得不選擇供精人工授精的辦法懷孕,“這個年齡了,再不生孩子只有離婚這一條路了。”阮女士無奈地說,但他們去了多地精子庫諮詢被告知,由於庫存告急,需要等待一年以上,如果加上檢查、手術、失敗可能性等因素,孩子要出生只怕最快也是兩年多以後的事了,“這種日子度日如年,我們得想想其他辦法。”

  正規途徑捐精不僅難招募志願者,而且過程也較嚴格。湖北省人類精子庫工作人員介紹,為了確保精子質量,捐精者不僅需要嚴格篩選,且捐精流程也較為複雜。如果符合“22歲—45歲、身體健康”的條件,預約見面后,捐精者要簽署知情同意書,還需登記相關信息,包括身份信息和錄入指紋。隨後進行精液質量檢查,如果此次檢查符合要求則開始其他檢查,不符合要求直接淘汰。精液合格的志願者還必須進行艾滋病、染色體等18項檢查,如果這些檢查不合格也會被淘汰。

  有不少捐精志願者反映,過五關斬六將以為就能捐了,其實不然,所有檢查都合格的志願者將進入正式捐獻程序,捐精要求達到8至15次或庫存達到一定量,6個月後再進行複查,複查結束后整個捐精過程結束。

  如果求助於精子庫,也必須有嚴格的程序。據介紹,人工授精分為配偶間人工授精、非配偶間人工授精兩種,供精人工授精,是指非配偶間人工授精。夫婦雙方想要進行供精人工授精,首先雙方先要攜帶戶口本、結婚證等資料,到醫院接受相關檢查。男方在經過檢查后,要證實不能或不宜生育,且符合供精人工授精適應症。同時,女方也必須經過全面檢查,確認身體健康、生育正常、輸卵管通暢,並排除可能影響未來妊娠的各種因素,滿足了這兩個因素,才有可能進行供精人工授精手術,而手術並非一次成功,多半需要做3次左右才能成功。

  今年36歲的王女士,夫妻倆結婚時並沒有馬上要孩子,等到30歲時想要孩子了卻一直要不上,經過各種檢查發現,問題出在丈夫身上,由於丈夫患了弱精症,能生育的機會極小。自從知道真相后,王女士就開始愁眉不展,丈夫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后變得更加沉默寡言,夫妻倆經常吵架,已經走到離婚的邊緣。

  一年半前,夫妻倆聽說可以自己找“地下捐精”者進行自助捐精,就開始上網尋找,最終他們選擇了一個在北京的33歲的男性。王女士夫婦選擇了跟這位男士見面,通過多渠道了解到該男士的情況后,他們採取間接方式獲得了該男子的精子,並且最後通過熟人找到醫院進行了人工授精,幸運的是,僅一次王女士就成功懷孕。

  懷孕后,王女士只告知對方自己已經成功懷孕並表示感謝后便再也沒有跟他聯繫,而令她更放心的是,這名男士沒有找他們要一分錢,最後王女士給了1000元作為交通和營養補貼,懷孕后王女士正常進行產檢,生下了一個健康的女兒。

  本以為有了孩子幸福的家庭生活就要開始了,由於夫妻雙方父母都不知道孩子是怎麼來的,老人們都還比較開心,只是丈夫卻並沒有感到開心,對於初生的女兒,丈夫毫無親切感,從來不主動照顧和抱孩子。回家的時間也越來越晚,總是說單位事情很多,回到家也就是埋頭打遊戲。王女士明白丈夫的心思,卻也難以忍受這樣的冷暴力,與丈夫深談了一次。

  從丈夫那裡得到真實的想法是,由於見過捐精的男士,又經歷了這一切,實在揮不去捐精男士的那張臉,看到女兒就覺得看到了那位男士,女兒沒有一星半點像他自己,確實不是自己的女兒,自己只是女兒法律上的父親。丈夫也非常擔心以後出事,血型不符、將來捐精男士爭奪女兒這些問題,越想越覺得這個決定是錯的,但是孩子生出來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內心感到十分痛苦。

  王女士想到帶丈夫去看心理醫生,但事情本身就連她自己都難以啟齒,她也陷入了無盡的憂鬱之中。

  “地下捐精”受孕后的心理陰影

  “地下捐精”暗藏多重風險

  男子將精子取出放入一次性杯內,由求精者用注射器抽取,再自行通過女方陰道完成授精。

  聽到這一懷孕方法,長江商報記者採訪的婦產科、生殖科專家,他們都表示不可思議。武漢市普仁醫院性學博士聶歡表示,雖然這種方法有成功的可能性,但有很多健康隱患,首先拿容器來說,注射器和一次性杯子如果被細菌污染了就可能導致宮腔感染,如果對方還有一些傳染病比如梅毒、艾滋病,通過女性生殖道時100%會被感染。

  他介紹,正規的人工授精對精子的要求是非常嚴格的,有一個洗精的過程,這是為了確保殺滅傳染病原,顯然這是自助捐精做不到的。如果捐獻精子的人有染色體或者遺傳疾病,對於受捐者來說都是無妄之災,而一般基因檢測和染色體檢測都很昂貴,自助捐精的夫妻很少要求對方做這些檢查。

  而從倫理學角度講,精子庫里一個人的精子最多供5人使用,經科學測算,能有效預防將來發生倫理問題,而“地下自助捐精”的人有些人捐出的精子不知有多少人受孕,未來如果有倫理問題,後果不堪設想,涉及的家庭也將痛苦不堪。

  武漢金衛律師事務所李海夫律師表示,我國明令禁止代孕、買賣精子、卵子的行為,嚴重情形下,需要承擔刑事責任。將精液作為商品出售首先違反社會公序良俗,而且這種行為不應受法律保護。患者不經過正規醫院進行試管嬰兒手術,而是採用私下取精,這種行為風險很大,首先是存在孩子不健康的風險,精液不經過醫院檢測,無法排除質量問題,如提供精子的男方有遺傳病或其他不適合生育的疾病,即使女方懷孕生子,孩子可能不健康,會加重父母的經濟負擔。孩子父母在法律上無法追究提供精液男方的責任。

  其次是爭奪子女的法律風險,如果私下買受男方精子而懷孕生子,雙方且相識或有聯繫,男方最後認為是非婚生子女,還可能存在爭奪子女撫養權的法律糾紛。

  如果雙方簽署了類似“自助捐精協議書”,是否就能避免法律問題?李海夫表示,即使雙方簽了協議,但捐精者私下無償捐獻的行為仍系無效民事行為,不受法律保護,由此帶來的風險及責任需自行承擔。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