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肥肥不顧生命危險為他生女,女兒才兩個月大,他卻因為這個原因提了離婚…此後她不曾再婚!

肥肥不顧生命危險為他生女,女兒才兩個月大,他卻因為這個原因提了離婚…此後她不曾再婚!

肥肥不顧生命危險為他生女,女兒才兩個月大,他卻因為這個原因提了離婚…此後她不曾再婚!

近日,鄭少秋與妻子官晶華一同出現在上海某酒店大堂被記者拍到。當天,兩人都穿著休閒裝準備外出吃飯,走出酒店後兩人迅速上車離開。據悉,1989年,官晶華與鄭少秋正式註冊結婚,二人育有兩個女兒。結婚之後,官晶華即放棄演藝事業,退出演藝圈。可以這麼說,官晶華突然在媒體前曝光,引發輿論嘩然,網友更是不遺餘力的揭開當年鄭少秋與沈殿霞所謂的「離婚內幕」。流傳最廣的,就是官晶華插足鄭少秋沈殿霞婚姻,直到今日,官晶華依然有虧欠沈殿霞的悔意,而肥姐生前則「無法原諒官晶華」。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呢?

肥肥不顧生命危險為他生女,女兒才兩個月大,他卻因為這個原因提了離婚…此後她不曾再婚!

如果把人生比作一場戲,香港著名司儀「肥肥」沈殿霞已演了近20年的「獨角戲」。因為「男主角」鄭少秋在近20年前被一個叫官晶華的女人「盜」走了。官晶華到底做了哪些對不起沈殿霞的事情?我們不妨一一來看。

肥肥不顧生命危險為他生女,女兒才兩個月大,他卻因為這個原因提了離婚…此後她不曾再婚!

  當年戲校畢業的官晶華,出道不久就碰上了一個女演員夢寐以求的機會,在鄭少秋主演的《楚留香新傳》裡飾演一個重要角色。當時鄭少秋飾演的風流倜儻的「香帥」風靡港台,不知「盜」走了多少女人的芳心,年紀輕輕的官晶華也在此列,所以不顧二人年齡的差距,從崇拜到愛慕和鄭少秋走上了異常坎坷的情路。就在二人熱戀之際,傳出沈殿霞懷孕的消息,但二人愛火卻越燃越旺。當時鄭少秋因受不了來自輿論的壓力,提出和她分手,二人就此分開了。但沒想到飽受相思之苦的鄭少秋又一次找到了官晶華,這次聚首一如天雷勾動地火,二人決定不顧一切地要長相廝守,最後於1989年註冊結婚。

 

   鄭少秋和沈殿霞在同居9年後,終於註冊結婚。二人的結合一度被傳為佳話。肥肥顯然很滿足,並且對鄭少秋投入了全部感情。當時肥肥因為患有高血壓及血糖過高,屬於懷孕的高危人群。不過由於鄭少秋很喜歡孩子,所以不惜冒著生命危險懷孕生女。但這時官晶華出現了,肥肥還未做完的「三口之家」的美夢就這樣破碎了。據悉當年肥肥在加拿大待產時,鄭少秋卻留在香港。肥肥剖腹產下一女後,鄭少秋則提出離婚。

 

肥肥不顧生命危險為他生女,女兒才兩個月大,他卻因為這個原因提了離婚…此後她不曾再婚!

      肥姐當年病的很重,曾有大批媒體記者在肥姐入住的瑪麗醫院附近守候,而女兒鄭欣宜的姨媽、姨夫與舅舅也大約在早上9點多鐘到達醫院,但卻一直不見其前夫鄭少秋。此前,肥姐病情告急入住瑪麗醫院時,鄭少秋還攜同女兒經常前去探望。但最近一段時間,肥姐病情加重,鄭少秋卻一直沒有再來。一位香港娛樂圈內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鄭少秋絕非絕情忘義之輩,主要是因為有人從中阻撓,不讓他再來看肥姐。日前,某週刊記者在官晶華面前提起肥肥的病情時,官晶華也怒氣衝衝地說:「她(肥姐)有什麼事,都不關我們的事。」

 

      肥姐直到離世也無法原諒她。當年,紅透香港的金牌司儀肥姐不顧輿論壓力,同鄭少秋同居九年後,毅然註冊結婚,並不惜冒著生命危險為其懷孕生女。然而卻正是在自己懷孕期間,由於官晶華的插足,導致女兒剛剛出生兩個月,鄭少秋就提出離婚。肥姐上月接受《魯豫有約》曾說,「我一直哭,還沒有坐滿月,這眼睛已經哭花了。」雖然二十年過去了,肥姐也開始釋懷,終於在前不久的一次節目中原諒了鄭少秋。但對於她,肥姐一直到離世都耿耿於懷,「什麼都可以不計較,只有這件事不能不計較。」

 

糖尿病懷孕有多危險?

糖尿病是可以懷孕的,不過糖尿病患者妊娠對母兒健康有較大的影響。糖尿病是一種因胰島素分泌相對或絕對不足而引起的代謝疾病,妊娠時可使糖尿病病情加重並複雜化,使血糖難以控制,母嬰易發生多種併發症,如流產、早產、羊水過多、妊娠高血壓綜合徵、感染、酮症酸中毒以及新生兒窒息等。

所以建議在醫生的指導下懷孕,應注意:

1、適當控制飲食。攝入過多,不利糖尿病康復;攝入太少,不利胎兒生長發育。所以,應請營養師指定一份食譜,既利於控制孕婦病情,又利於胎兒生長發育。

2、孕期不宜口服降糖藥,以免通過胎盤到達胎體,造成新生兒低血糖症或者畸胎,甚至死亡。

3、病情輕的,可通過飲食控制血糖在正常範圍內;病情重的,可遵醫囑注射胰島素。

4、定期去產科和內分泌科作檢查,包括查眼底、腎功能、B超、胎盤功能及胎兒情況。若發現眼底、腎功能惡化,應立即終止妊娠。

 

關於往事,肥肥自己這樣說…

沈殿霞一生最愛鄭少秋 曾撰文自曝離婚內幕

 香港知名女藝人沈殿霞於今早病逝,終年60歲。回顧肥肥的一生,儘管曾經傳過幾次緋聞,但她最愛的卻只有前夫鄭少秋一個,可惜二人緣盡分手。肥肥生前曾寫過一篇文章《感謝前夫鄭少秋》,其中真實地記錄了她的心路歷程,原文如下:  

  我從小就被親友喚作「肥肥」。20歲出頭,我已出演了三部電視劇,主持兩檔電視節目,還和當時香港的音樂才俊羅文組成「情侶合唱團」到世界各地巡迴演出。從那時起,我在香港娛樂圈就有「國際警察」的美譽了,因為姐妹們總把各種閨中隱憂跟我講,男藝人也都把我當哥們,拉我出去喝酒排遣壓力,夫妻間有什麼矛盾也找我調解。我想大概是我比較豪爽,外表又不出眾,大家面對我時都比較有優越感,不當我是競爭對手,願意卸下心理防禦把我當自己人。  

  世事弄人,我生命中唯一的一段婚姻竟也是這樣「攬」入懷中的。上世紀70年代中期,我跟鄭少秋、李琳琳、陳浩到馬來西亞拍戲兩個月,其間我請了幾天假回香港宣傳另外一部戲,回馬來西亞時鄭少秋當時的女友森森托我幫她帶一封信給「阿秋」。我以為是濃情蜜語,一見到阿秋就興奮地跟他說:「請喝茶,我替你帶了情信。」之後一直到吃晚飯,所有人都找不到他,原來他躲在廚房裡哭,那時我才知道那封不是情信,而是分手信。我覺得有些內疚,之後,我跟李琳琳、陳自強說怕阿秋會想不開自殺,我們天天邀他逛街吃飯,連看電影也叫上他,後來我倆漸漸親近起來……人的感情真的沒法解釋,要發生的就會發生。我跟他接觸多了,發現他非常顧家孝順,工作態度相當認真,一天到晚都在看劇本,所以我才放心跟了他14年。  

  女兒欣宜)剛8個月大時,我和鄭少秋因為有第三者介入而分了手。離婚後那幾年我確實很辛苦,內心很痛苦,女兒又小,我患上了抑鬱症和糖尿病,頭髮都掉光了,生病住院連個倒水喝的人都沒有,那時真看不到未來的方向。  

  記得有一次去加拿大看母親和女兒,一群華人在街區認出我,說:「咦,肥姐,好久沒看到你的新喜劇片了,快些拍片,你可是『香港開心果』呢!」當時這句暖心的問候語讓我開了竅:我的婚姻雖不開心,但很多人還等著我帶來開心呢,況且我不能停下工作,母親和女兒的生活都必須由我負擔,我要用正面、積極的工作態度讓她倆過得幸福。  
肥肥不顧生命危險為他生女,女兒才兩個月大,他卻因為這個原因提了離婚…此後她不曾再婚!
  於是,沒有頭髮的我也開工演出了,我做了一頂假髮,這就是日後經典的「爆炸頭」。後來頭髮重新長出來了,我也堅持戴假髮,這麼多年下來,家裡已經有四五頂假髮,平時會像對待真發那樣對待它們,替它們塗護髮素、做發膜,之後還要用溫水把它們洗幹淨,再用髮夾把它們捲起來。現在很多人還以為,這麼經典的髮型肯定是由造型師專門設計的,我卻自豪地告訴各位,這是戰勝命運的恩賜。  
肥肥不顧生命危險為他生女,女兒才兩個月大,他卻因為這個原因提了離婚…此後她不曾再婚!
    此後幾年,我雖然戰勝了敏感脆弱的情感,走上生活與工作的正軌,但對前夫仍不能釋懷,不準周圍的人提他的名字。人生如戲,確實沒錯!離婚後我們沒再聯繫,但不知道為什麼,在小小的香港娛樂圈裡竟然也一直沒有遇到過。有時想想,真是緣分盡了嗎?只有一次,很戲劇化,我和鄭光榮夫妻一起在海港城自動扶手電梯上,海港城兩條自動扶手電梯並列著,一上一下,鄭少秋剛剛在我們身邊經過。鄭光榮先看到他,很自然地打招呼喊:「阿秋!」我看過去,鄭少秋剛好看過來,順口就問:「女兒呢?」我說:「在加拿大讀書啊!」這時,我們已擦肩而過,我沒有回頭望他,我想,他大概也沒有回頭。人生就是這樣,好多事過去就過去了,好像兩個人擦肩而過。你說沒緣分嗎?不是,有緣,但又各有各的方向……  

  夫妻間的情感可以淡去,但父女親情不可磨滅,女兒欣宜對她父親很有感情。前年她畢業,阿秋在畢業典禮上突然出現,女兒開心得不得了,很激動地摟著父親合影,我看著女兒激動的神情,突然很感動,覺得自己應該感謝鄭少秋,感謝他讓我看到了女兒真正的笑容!  

  2006年,是考驗我和女兒的難忘一年!8月底,我在主持一次大型慈善演出後緊急入住養和醫院,當時的診斷是膽管嚴重阻塞並且發炎,立即做了膽管疏通手術。不料,手術後病情急速惡化,後來醫生診斷問題出在胰臟,是罕見的胰臟腫瘤。9月初,我被轉到瑪麗醫院,經過精密詳細檢查後,院方為我進行了連續38小時的大手術,從胰臟上切除了重達6磅的腫瘤。由於我有高血壓、糖尿病,再加上心臟有毛病,當時情況很不樂觀!  
肥肥不顧生命危險為他生女,女兒才兩個月大,他卻因為這個原因提了離婚…此後她不曾再婚!
  女兒是我在生死一線間的燈塔,她在病榻前守候我20多個日夜,並與她爸爸悄悄溝通,讓他到醫院多次探望我,還費盡心力對在加拿大的95歲的外婆隱瞞我病重的實情。11月4日,從膽管阻塞到胰臟腫瘤,再到糖尿病併發症,在鬼門關前轉了三遭的我竟奇蹟般順利出院了!回到家中,女兒趕忙為我的大床換上舒適的床墊。我們母女倆躺在充滿陽光香氣的床頭,都哭了。  

  幾天後,女兒在博客上寫道:所有關心、惦記媽媽病情的朋友們,非常謝謝你們陪伴媽媽走過風雨,你們放心,我會好好保護媽媽的……看到女兒的留言,我淚眼模糊,只覺得那個胖胖的、愛哭的小女孩長大了! 

 

肥肥不顧生命危險為他生女,女兒才兩個月大,他卻因為這個原因提了離婚…此後她不曾再婚!

鄭欣宜自曝最慘時僅有100元從未求助父親鄭少秋

為什麼媽媽那麼有錢,鄭欣宜卻會如此窮困呢?原來是母親死前擔心女兒亂花錢,所以規定她在35歲以後才能動用2億遺產,在那之前只能每個月提領2萬塊當生活費,並叮嚀她要做個有用的人,去工作!不可以偷懶,真是有心良苦!

鄭少秋得知後心疼地說

「為什麼她不找我?我這個女兒,個性好固執,都不肯跟我要零用錢。」

「我很早就跟她說過,有需要就找我,我可給她零用錢。女兒如果不靠爸爸,還可以靠誰?真是傻呼呼!又不懂照顧自己……」

羽逸覺得一個月就算只有2萬,若財務規畫得宜,也不致於會剩那麼少的,看來媽媽肥肥的這番用心是非常了解自己的女兒,希望她在35歲前可以學會控制自己的花費,不負媽媽苦心!

肥肥不顧生命危險為他生女,女兒才兩個月大,他卻因為這個原因提了離婚…此後她不曾再婚!

四個女人一世情債 鄭少秋自言愧對沈殿霞

如果不是他的張無忌那麼經典,之後的梁朝偉、吳啟華亦不會被比下去﹔如果他不是把丁蟹演得出神入化,出現「據說」影響香港股市的「神奇力量」,也就不會有「丁蟹效應」,讓股民們「一見鄭少秋,馬上拋股票」。但是,他的感情生活卻遠遠沒有事業來得成功。一度是千夫所指的負心漢,鄭少秋始終愛得拖泥帶水,註定累人累己。

  對待感情優柔寡斷

  鄭少秋的戲固然好看,但還是不及他的感情生活「精彩」。鄭少秋對此也是感嘆萬分,甚至「試圖」用星座為自己辯解:「可能因為是雙魚座,我需要愛情。一段感情去了總會有一段接著來,從來沒有間斷。」他更戲言自己像剛演完的角色劉邦,「膽小怕事」,又喜歡「偷看靚女」,但又更像張無忌,優柔寡斷,特別有異性緣,「張無忌自小喪母,有種戀母情結,異性對他好,他會馬上投降。我跟他一樣欣賞女性,經常覺得女人是上帝最好的傑作,當然喜歡『看看』啦。每個女人都有優點,我很喜歡發現那些優點。」

  四個女人四段感情

  鄭少秋的第一段感情,是他演話劇時認識的女友,兩人背著父母同居,直到女兒出世後才搬回家。不久兩人因性格不合分手,女方二話不說就抱著女兒離開了。「那時大家都還小,二十來歲的人,大家都不懂體諒對方,分手的原因很簡單,一個喜歡早睡,一個是夜貓子。年輕太執著,隻有是非黑白,沒有中間地帶。」

  鄭少秋的第二段感情,是1970年和藝人森森談戀愛,可是對方母親得知他已有一女後,堅決反對,棒打鴛鴦散。後來沈殿霞出現了,兩人在電台認識,沈殿霞介紹他拍電影,在事業上幫助了他很多,經歷了十年的同居生活後,兩人才結婚。1987年欣宜出世,兩人卻戲劇性地在一年後離婚。有傳言稱,在沈殿霞懷孕期間鄭少秋已經戀上了官晶華,因此他也一直被指是負心漢。

  對沈殿霞深懷愧疚

  雖然演過《誓不低頭》,但鄭少秋在很多場合卻肯「低頭」向他深感愧疚的前妻沈殿霞認錯。「是的,以往兩段情是我處理得不好。對大女兒和欣宜,我有歉意。」活了大半輩子,誰沒有「舊恨心魔」,認句錯,一笑泯恩仇。

  「我隻會說,我對每一段感情都是認真的。我其實思想很保守,每次都希望能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之前已經失敗了一次,已經背了一個污名。這次其實也花了心機去經營,但奈何不懂得處理。當然有歉意,不要說是夫妻,就算是朋友分開了都會覺得可惜的。」

  幾年前,沈殿霞主持無線電視台的一個談話節目,有一期的嘉賓就請來了「負心漢」鄭少秋,那也是兩人自離婚後第一次在電視節目上相遇。在節目結束前,沈殿霞用極快的語速問了一句:「有一個問題想問你很久了,想借這個機會問問你,你隻用答Yes或No就行!究竟十幾年前,你有沒有真真正正地愛過我?」鄭少秋聞言一呆,然後笑著說:「好愛你。」三個字,讓沈殿霞淚灑當場。

  還有在剛剛過去的無線台慶上,這樣一幕讓人印象深刻:沈殿霞在後台的走廊補妝,鄭少秋從她背後走過,沈殿霞頭也不回地說了一句:「你剛才表演得不錯。」鄭少秋聞言停下腳步,回頭答了一句:「謝謝啦。記得和女兒這樣說啊。」兩人的默契在這些平常的對話中表露無遺。看來,沈殿霞也放下了心中的恩怨,兩人總算是一笑泯恩仇。

  為官晶華不談舊情

  談及舊愛,鄭少秋答得小心翼翼,因為曾有傳官晶華不想鄭少秋再談舊情:「她絕對有權這樣做,是女人都會介意的。」與官晶華結婚15年,育有兩個女兒,「我喜歡典型的傳統中國婦女,溫柔體貼,賢良淑德,男主外、女主內的那種。可能我小男人吧。女強人我駕馭不了,還是喜歡小鳥依人,我太太可以給我這樣的感覺。」可惜,沈殿霞性格截然不同,鄭少秋這樣說,相信已經是最佳的解釋了,「婚姻就像讀書,讀得越多可能越好,我以前是小學,現在是大學,但仍然在學習中,可能永遠都無法畢業。」

  天生「岳父」命

  鄭少秋的四段感情,和三個女人生下了四個女兒,讓他直言是「一身女兒債、天生岳父命」。和第一任妻子生下的大女兒安儀已經十年沒有聯繫:「很多年前我供她上大學,但供完之後,就一直沒有聯絡了。都不知道現在走在街上碰到還認不認得……對於她,我有遺憾。」

  說到二女兒欣宜,鄭少秋顯得比較開心,雖然自小沒有與她一起生活,但起碼沈殿霞沒有阻止兩父女相處:「基本上每個星期都會通一次電話。怕她減肥太辛苦。遇上我生日、父親節,她也會主動打電話給我。不過,見面機會始終比較少。」

  對於自己與官晶華的兩個女兒,鄭少秋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剛剛合格的父親:「現在教女兒要像朋友一樣相處,要瞭解她們的感受,做父親還要學會識趣,我還在拿捏中,比維繫一段婚姻更難。唉,總之一句話,女人都是難搞的。」  

 

via-http://hk.crntt.com/doc/1005/7/2/1/100572193_2.html?coluid=23&kindid=296&docid=100572193&mdate=0219185845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