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里的世界是個大集成式的世界,有著高聳入雲的TERMINAL大廈,也有著平凡民眾的小小屋檐;有著橫衝直撞的霸道天人,也有著安分守己的普通百姓。眾多的人物形成的交集,也使得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糾葛錯綜複雜,既有大人的國讎家恨,也有著小人物的悲歡離合。這就是銀魂,大江戶廣闊的背景下,你們用屬於自己的個性各自揮灑著屬於自己的人生畫卷。一路走來,又有哪些讓人心疼的角色呢?

登勢

  你是居酒屋的老闆,你是萬事屋的房東,你是真選組頂頭上司松平大叔唯一害怕的人。

  於是,你驚天動地的「房租」二字可以讓萬事屋的兩個成員變身八惠和卷子,你石破天驚的「幹活」一詞可以讓剛進門的晴太拿起抹布洗洗涮涮絕無怨言。

  他們說,你是羅嗦的老太婆。

  他們說,你是只會催房租的歐巴桑。但是,他們會記得,是誰收留了吃掉饅頭的坂田銀時,是誰留下了身為小偷的晴太和凱瑟琳,是誰天天喊著「不給房租就滾蛋」的話卻從未實踐,是誰塞給凱瑟琳一瓶名貴酒讓她去換錢。

  他們甚至會記得,他們甚至會想起,銀時失憶,萬事屋瀕臨解散那一刻,那張寫著地址的字條,蘊含著怎樣的支持和溫暖。

  是的,他們都記得。在他們的心裡,你已經成為母親一般的存在,如太陽般,溫暖著整個歌舞伎町。你認為自己已經老去,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一次大家的歌舞伎町是很值得的一件事。

  所以你把一切都義無反顧地推到你身後,獨自一人把所有的危險包容。你希望用你的力量化解災難,但是,你還是倒下了,那把刀划傷了你,也划進了所有被你保護著的人的心裡。

  於是,在這一刻,所有的人,有關的抑或無關的,至親至愛的抑或萍水相逢的,都如潮水一般,聚集在了你的身邊,用他們堅定的信念,為大家的歌舞伎町而戰。

  而這些人,也用他們的力量,換來了你康復的笑顏。

  年華已逝,青春不散,斯人已老,風韻猶存。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小九

  初登場,你是帥氣的劍豪,手中的劍凌厲地一揮,乾淨利落地放倒真選組的一干人等,輕鬆地帶走阿妙。

  沖田說,你是名門柳生家的下任當家。

  沖田說,你是劍法神速的劍客。

  沖田說,你是柳生家有史以來的天才。

  他說的沒錯,你是劍客,你是天才,你的劍法華麗得無可比擬,你是柳生家的驕傲和榮耀。

  ……

  可是,你畢竟是個女孩子啊…

  你受了委屈也會想哭,你不想練習也想任性逃跑,你也想像其他普通女孩子一樣辦家家酒,你也想在節日的時候穿著漂亮衣服看著焰火露出獨屬於女孩子燦爛的笑。

  但是,作為柳生家的未來和希望,來自外界和家庭的壓力,迫使你不得不成為一個堅強的「男孩子」。

  於是,你的童年沒有糖果和布娃娃,你的過去沒有家家酒和漂亮衣服,你甚至不曾有過一個可以讓你依靠讓你脆弱讓你流淚的肩膀。

  你所擁有的,只有無盡的練習,你所需要的,就是不斷變強,變強,強到足以守護你那龐大的家族。

  或許正是這份強烈的守護感,才讓你對失去母親卻還強顏歡笑的阿妙如此傾心,或許正是這份強烈的孤獨感,才讓你對姐姐般的阿妙如此保護。

  可是,你認為自己終究沒有守護好這一切,你終究丟失了阿妙的笑容。

  這一次,你終於像個女孩子一樣,大聲地、大聲地哭了出來,過去的痛苦與不甘,終於在這一刻,盡情地宣洩。

  不過,也正是這一次的眼淚,終於讓你看清,你不是孤單的一個人,你的身邊,你的左右,始終都有人在守護著你的成長,守護著你的未來。

  你從來不是孤單一個人。

  明白了這一點的你,才真正看見了,你想要守護的東西。

  所以,從這一刻起,請你學會在無助的時候,找一個肩膀來靠吧,請你學會在難過的時候,找一個肩膀來分擔吧。

  因為,你畢竟是一個女孩子啊。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阿妙

  你的工作是微笑小酒館的一名陪酒女。你經常被神樂以及真選組的隊員叫做大姐頭。你的拿手好戲是將雞蛋變成物理屬性不明化學成分不明質量有問題安全無保證的暗黑物質。在近藤眼裡,你是完美的夢中情人。在銀時眼裡,你是野蠻暴力的猩猩女。你會微笑著把你炒的甜食版暗黑物質硬塞給失憶的銀時幫助他喚醒記憶。你會微笑著把跟蹤你一路想方設法接近你的近藤甩到不知名的某一地。你會微笑著把前來為近藤說情的真選組隊員抽打到方圓五米內杯盤狼籍那叫一個凄凄慘慘戚戚。是的,微笑,是你臉上最常見的表情。無論那抹微笑下的內心,是真實的欣慰,還是無言的傷心。你最怕別人為你擔心。就像你不想讓小九為失去母親的你擔心,就像你不願讓新八為被九兵衛帶走的你擔心。你一直在用笑容彰顯你的勇敢你的堅強,就算遇見了什麼事情,你也在用笑容告訴別人我能挺過去我能行。

  新八說,從很久以前起你就是這樣,怕我為你擔心從來都是用笑容面對我。

  新八說,姐姐你從來都是獨自決定,獨自承受,再一個人獨自微笑著默默離開。

  新八說,姐姐你真的,真的是太狡猾了…

  新八說,姐姐,你不要再逞強了啊…

  你是信守承諾的,所以為了一個兒時的約定,你甘願陪在小九的身邊,當她一輩子的左眼。可是,正是因為你離開時強忍的眼淚,所有人才聚集在了一起,為保衛你的笑容而戰。正是因為珍視你會心的微笑,才無法承受你委屈的眼淚。正是因為不想看見你笑容背後的陰霾,才甘願為你撐起廣闊的一片晴天。所以,請你不要再默默逞強了,如果你眼含淚水,所有的人都會心有不甘。請你記住,你的身邊有這樣一群人,願意為保衛你的笑容而戰。為了你那抹燦爛的笑容,付出什麼他們都會甘之如飴心甘情願。因為,真心地微笑著的你,才是最美的你啊。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沖田總悟

  你身為警察,常乾的事情就是加著加農炮到處公然帶頭破壞公物。

  你身為下屬,總乾的事情就是拿著各種兵器對準自己上司的後腦勺。

  你身為發小,經常掛在嘴邊的是「土方去死」這類氣死人不償命的論調。

  啊咧?你在說誰?是的,這就是你,真選組一番隊隊長,沖田總悟。你會在開會時帶著氣死人的眼罩睡得昏天黑地,你會帶上蠟燭拿著釘鎚詛咒土方早點死掉,你會在巡街時翹班溜到拉麵店把拉麵吃得呼呼直響,你會拿著劍在屯所追殺同伴鬧得人仰馬翻雞飛狗跳。看看你的年齡,和你的職位比起來,年輕得不成正比。十八歲,跟其他人相比,確實太過年輕。或許正是由於這一點,不論是土方還是近藤,都有一種「總悟還是個孩子」的意味。對於你的惡趣味,他們的反應大多都是揉揉太陽穴吼你幾句就忘得不知所蹤了。可是他們忽略了,從小就天資聰穎的你,劍術超群的你,身為一番隊隊長曆經腥風血雨的你,內心怎麼可能還是個不懂事的孩子。

  我忘不了你對銀時說「拜託把她賣到非法妓院去」時對霧江明是報復實則保護的關心,忘不了你在姐姐去世時拚命壓抑的眼淚與嗚咽,忘不了你在真選組動亂時對敵人狠狠揮出的那一劍里,又蘊含著怎樣的堅定與決心。該明白的,你都明白,該懂的,你都懂。你明白土方離開姐姐是為了姐姐的未來,你知道土方認為天天行走在刀尖上的自己給不了姐姐常人的幸福,你懂得土方堅持逮捕姐姐的未婚夫是為了姐姐,也是為了整個江戶。可是你那一劍還是那麼的就揮了出去。在土方對於你的請求說出「關我什麼事」這幾個字后,失去機智的你終於還是刺向了土方,還是由於失去理智,你竟然被土方打倒在地。真是…太不爽了…喃喃這幾個字的你,不知該怎樣形容你的心情。你別無所求,只希望姐姐能幸福一點、再幸福一點。可是,連這一點小小的要求都不能答應的土方,不是太過分了么?但是,最後的最後,你還是選擇了親手了結了姐姐的那個所謂的「未婚夫」。

  你無法忍受任何人對姐姐感情上的輕視與不管不顧。面對自己的至親,你終究還是一個會失去理智的笨蛋呵。不過,這本身就是一種真正意義上的成熟啊。你不再是一個孩子了啊。所以,你的姐姐才會在最後的時刻說,有你這樣的弟弟,真的,很幸福。是啊,有你這樣的弟弟,有你這樣的朋友,有你這樣的夥伴,真的,很幸福。而你也有權相信,經歷了這麼多風雨,迎接你的未來,將會是一片晴空。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土方十四郎

  佩刀,瞳眸,調味料。這三樣東西是你區分於別人的最大標籤,這輩子想甩都甩不掉。其實從本質上說,這三張標籤都不壞,只是…

  壞就壞在這個「只是」上。配刀是妖刀村麻紗,時不時宅男模式全開給真選組添點麻煩來點生活小調料;瞳眸是放大青光眼,存在的必要完全就是為了讓某個死魚眼對你進行全方位吐槽;調味料是狗糧美乃滋,擰開那個紅蓋子的同時總會有一個栗發少年對準你的後腦勺毫不猶豫地向你開炮。所以說真選組副長不是那麼好當的,不要不相信。就算在銀他媽的世界里,真實世界里的陰謀,叛亂,篡權奪位這類事情還是時有發生。只是,這一次的魔爪伸向的,是你的真選組。

  志在必得的伊東蓄謀已久,兵來神速的鬼兵隊來勢洶洶而你,卻在妖刀的控制下忙著買手辦忙著錄節目忙著看TOLOVE忙到自己差點被暗殺了都不知道。你可以寫出威震全所的局中法度,你可以看出伊東笑容下的暗流洶湧,你可以為了同伴對著敵人揮出利刃一個不留。不幸的是,在這危急的時刻,你不是那個果敢決絕的土方十四郎,不是名震天下的鬼之副長,你只是一個會害怕,會懦弱,會臨陣脫逃的OTAKU。

  所以你只能被近藤誤解。所以你只能被攘夷志士群毆。所以你只能被灰溜溜地趕出真選組。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卻又無能為力的你,是不是也會在靈魂深處聲嘶力竭地喊出你的委屈我們不得而知。因為,宅十四不會懂這些委屈,而真正的土方十四郎,這輩子咬緊牙關都不會吐露這些委屈。作為真選組的靈魂,作為真選組的精神支柱,你就像濃霧中的燈塔,不敢倒下,也不能倒下。一旦你垮了,你所要守護的真選組,你所要守護的最重要家人和朋友,你這輩子發誓要守護的一切的一切,都將要從你的手中飛散,再也無法握住。可是,你也是個普通人啊。正如你所說,宅十四也許不是什麼外來的侵入者,他也許就是你的一部分,是每個人都會有的廢柴部分。只是這一次,在妖刀的激化下,這小小一部分就輕易地佔據了你的全部,成為了你的全部靈魂,但是,卻要你付出相當慘重的代價。於是,你第一次,也許是最後一次,露出了無能為力的表情,只是,你不甘心就這樣放棄。你說,沒想到我也有這麼一天。

  你說,笑也好怎麼樣也好,這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請求。你說,真選組,請、請把我們的真選組,守護好…為了你想要守護的東西,為了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一向自尊心極強的你,甚至可以彎下雙膝請求萬事屋。但是,萬事屋終究用他們的力量幫助你成功地守護了你的真選組,而你,也成功地壓制了妖刀的侵襲。甚至連整個事件的罪魁禍首伊東,都因為你的善良與包容,有了對於他自己來說,最好的結局。整個事件在大家為你回歸的歡呼聲中圓滿落幕。要知道,比起原諒隊員們違反局中法度的宅十四,大家隊員們還是更喜歡那個會追著他們滿屯所喊「切腹去吧」的鬼之副長啊。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高杉晉助

  你一直生活在過去。曾幾何時,你還是一個天真的孩童,坐在教室的前面,固執地在別人看書時盯著老師的側臉,只為不錯過他每一次溫婉的笑顏。曾幾何時,你還是攘夷時期鬼兵隊的總督,站在人群中卻突出得耀眼,帶領著你的夥伴衝出重圍,奮勇爭先。曾幾何時,你還站在桂與銀時的身邊,戰鬥時可以放心地把背後交給他們,困難時可以伸手提供支援,只因為,你們是同伴。只是,那已成為過去了不是嗎。

  現在,你是新一代的鬼兵隊總督,偏愛側身倚窗畔,孤舟聽雨眠。你一身華麗的紫色浴衣行走在江戶甚至宇宙,破壞煙花祭動亂真選組煽動春雨眾,一切遊刃有餘。你那身華麗的紫色實在太過刺眼,刺眼到你成了最恐怖,最激進的攘夷分子。

  你說,我只要毀滅。

  你說,我只要毀滅這個奪走了松陽老師的世界。

  兒時私塾的那場大火,隨著松陽老師的離去就這樣在你的心裡鋪天蓋地地蔓延開去。明亮的火光映襯著你憤怒的內心燃燒到今天,你時刻聽見名為仇恨的黑色野獸在你的腦海中掙扎吼叫。於是你決定毀滅一切,直到野獸停止掙扎為止。你不是桂,你做不到穩健地等待江戶的黎明;你不是辰馬,你做不到用利益平衡與天人的關係;你不是銀時,你更做不到放棄仇恨淪落世俗甘為草根。

  你說,我的面前只有一條路,不管是誰在岔路上跌倒,都與我無關。

  所以就算是銀時和假髮,你也可以用他們的性命與春雨做交易底線。

  所以就算是曾經的同伴對你刀劍相向喊出決裂,你也只是拿著煙管悠然一笑不發一言。

  燃燒在你內心復仇的火焰,你決定將它還給世界,染紅半邊天。

  你要求毀滅的念頭實在太過強烈,正如你所說,從很久以前你與其他人注視的東西就不同。既然這個世界已經把你最重要的松陽老師奪走,只留給你一片絕望的黑暗,那麼,在你全部墜入黑暗之前,你也要拉著這個世界一起淪陷。

  你與曾經的同伴要求守護的信念如此格格不入,所以,你註定要與他們漸行漸遠。就算銀時與桂對你大聲地喊出決裂宣言,你也可以平靜地面對泛著冷光的刀尖。

  你與曾經的同伴連成為陌路的機會都沒有,就這樣成為了敵人。從此,你們不再是一路人。那麼,也沒有必要花時間去感嘆歲月無常,世事變遷。

  你要做的,就是和現在的鬼兵隊一起,向著前方,一路走下去。但是,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為什麼連失明的岡田似藏都能感受到你對過去的懷念?

  那麼,為什麼與桂在甲板上仇敵相見,你也可以自然地喊出他的綽號,毫無保留地說出壓抑已久的憤恨與怨念就如老友之間的談天?

  那麼,為什麼聽說岡田似藏用銀時與桂試刀,你也可以對現在的夥伴揮起長劍即使只在一念之間?正如你不能忘懷松陽老師一樣,你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地忘記你們一起成長的歲月,一起戰鬥的流年?就算你們現在的身份是敵人,就算你可以拿他們的性命去做交易,就算你們真的會刀劍相向不留情面,你的內心,仍然會有那麼一個小小的角落,盛放著你們曾經的記憶。那裡,有搖曳的蘆葦和聒躁的鳴蟬;那裡,有酷熱的驕陽和廣闊的田間;那裡,有朗朗的書聲和老師的笑顏。那裡,有著屬於你們的盛夏光年。

  不過,也就僅僅到此為止了。你不是那種沉湎美好的人。回過身,你還是會義無反顧地引領世界走向毀滅。你還是那個冷酷的鬼兵對總督,高杉晉助。只是不知道,當你下次與銀時或桂狹路相逢刀劍相向時,腦海里會不會想起過去,那時,你們還可以肩並著肩。或許,有那麼一瞬間,命運的齒輪嘎嗒一聲輕響,時光流轉,你又看見了那天一一

  白色捲毛的銀時在最後抱著劍酣然入夢,一臉認真的假髮用心聆聽老師傳授的箴言,你用手托腮,目光劃過松陽老師的側臉,那一瞬間的微笑織成最絢爛的夢幻,照進了你的世界。就算未來也許不那麼美好,但是因為他,你仍然願意相信,迎接你的,是一片碧海藍天。陽光明晃晃地灑進來,有櫻花飛舞,蝴蝶翩躚。天空藍得令人心醉,沒有紛繁的離亂,也沒有戰爭的硝煙。一一窗外,歲月靜好。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神樂

  你曾經有過這樣一個家。你抬頭遠望,父親的背影永遠是腳步漸遠,行色匆忙;你不覺聽到母親重重的咳嗽,心裡是不是也會有一絲莫名的恐慌;你轉身回首,與父親決裂的哥哥卻早已背起行囊,遠走他鄉。你總是作為一個目送者,在細密斜織的雨中守望。那裡的天總是灰白,你的瞳孔映不出彩虹耀眼的光芒,你撐著傘站在雨中的路口守望,凌亂的雨絲和泛起的塵霧網住了未來,也模糊了希望。

  你現在擁有這樣一個家。銀醬每天漫不經心地撓著天然卷,一臉悠閑地躺在沙發上;新八忙上忙下地打掃屋子,偶爾被你的懶散氣得發狂;定春撲過來舔你的臉,把不明物質排到新八買的CD上依然能做到悠哉游哉不慌不忙。你能夠作為一個參與者,你的笑聲在萬事屋回蕩。這裡的天總是晴朗,你抬頭便能看見傘外明媚的陽光。你倚在柵欄上嚼著醋昆布,心滿意足地看著樓下人來車往。藍天和輕風為你鋪開完美的畫卷,明亮的太陽溫暖了江戶,也溫暖了你整個心房。你本來是要攢夠錢離開這裡的,可是不知不覺,這裡卻成為了你的家鄉。在這裡,你邂逅了一種叫做「武士」的生命,在這裡,你領悟了「守護」所蘊含的力量。

  你漸漸地和這裡結下了無數羈絆。你記得銀醬送過你一把小花傘。你記得新八曾和你搶過醋昆布。你記得貓耳女叫過你的那句「臭丫頭」。你記得登勢婆婆遞過來的房租賬單。這些生活中的細碎,這些日常中的點滴,在你的心裡,熬成了一種叫做「家」的東西。不可磨滅,無法捨棄。所以你決定守護他們。

  於是我們看見了,在戰艦上威脅高杉的你。於是我們看見了,在柳生家把敵人打得滿天飛的你。於是我們看見了,在歌舞伎町面對西鄉說要「守護萬事」的你。你一次又一次地在為守護你的家人朋友而努力。或許是由於你身為夜兔族的能力太強大,我們都習慣了戰無不勝的你。可是,吉原的那一戰,直擊你的脆弱。面對兇殘的同族,你幾乎不堪一擊。面對將被殺掉的新八,你終於爆發出了你一直壓抑的,夜兔的本能。雖然成功保護了新八,可是,你還是流淚了啊。

  你說,我想變強。你說,我想強到可以守護你們。你說,我想強到不輸給任何人,也不輸給自己…

  我們一直都忘了,你一直在壓抑你屬於夜兔的殺戮的本能。我們一直都忘了,你除了要與敵人戰鬥,還要與自己體內的本能戰鬥。我們一直都忘了,你還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子,一個會脆弱、會哭泣的女孩子。

  但是,你卻一直在用自己尚顯稚嫩的肩膀,努力為他人撐起一片晴天。不過,幸運的是,在守護的道路上,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就像你在Independent’sDay里撐起的那把傘一樣,就算只剩傘架,你的銀醬和你的新八,都會義無反顧地走到你身邊,陪你在這條路上走得更長更遠。有他們在,再大的雨,也是晴天。所以,小神樂,請你繼續綻放你的微笑吧。因為就像你為萬事物下的定義一樣,這個「萬事」里,也包括了你啊。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月詠

  你是習慣了黑夜的人。你曾經生活在被稱為不夜城的吉原。

  你逆著夜風行走在吉原的街道上,闔上雙眼卻依舊是一臉淡然的模樣。素色的衣擺隨風揚起,腳下是高跟鞋滴滴答答的聲響,淡黃的髮絲隨著你沉穩的步伐輕輕飄蕩。錯身而過,淡淡的煙草味融在夜色里,掩蓋了其他香水的濃香,騰起的煙圈模糊了你的臉龐,你靜默地走著,似乎無所謂欣喜,也無所謂悲傷。

  你就這樣,一路行走成吉原獨特的風景,綠色和服肅瑟的氣息悠然飄過,帶來的是客人小心的畏懼,或者是游女渺茫的希望。

  你帶領百華,成為吉原最強的守護者,成為吉原抵抗外界侵略,最最有力的屏障。從幼年開始,你的未來就已經註定,你畢生的使命,就是守護吉原,守護這裡唯一的太陽。所以,為了吉原,你聽命於鳳仙,卻又同樣為了吉原,你背叛了鳳仙。你會為了日輪保護本應被帶走的晴太。你會為了日輪孤身擋住來者不善的百華。百華擲出的苦無紛紛刺進了你的身體,你奮力抵抗,卻終因不願傷害曾經的同伴而堅持不出手,最後體力不支。但是,你卻在最後一刻決然地屹立,只因你說:「最後的最後,我也要向著太陽。」成長於黑暗,你卻如向日葵一般,執著地追尋著陽光。正是因為看久了黑暗,才明白太陽的彌足珍貴。你為了吉原,拚命地逼著自己變強,變強。你甚至划傷臉捨棄女人的身份,只為能夠更好地守護你的太陽。就算受再多的苦,你也不會落淚,你實在太過堅強。在你和大家的努力下,你的吉原,終於可以和普通的街道一樣,有歡笑有淚水,有暴力也有溫柔,更重要的是,你的吉原,終於可以真真正正地見到太陽耀眼的光芒。你現在生活在光明的吉原。你依然逆著微涼的夜風行走在吉原的街道上,只是頭頂常常可以有皎潔的月亮傾斜如水的月光。你依然伴著高跟鞋的聲響悠然地吐著煙圈,只是你可以微笑地看著夕陽把屋頂的瓦片融化成金黃。

  你看見日輪臉上溫和的微笑,你看見晴太在街上自由地奔跑,你看見游女們腳步輕快地走過這嶄新的街道。你終於把吉原變成溫暖的,家一樣的存在。你多希望可以一直這樣平淡卻幸福地生活下去。可是,地雷亞的出現,卻將你的希望徹徹底底碾成了一地破碎的絕望。他曾經以他自己的方式教給了你生存的意義,然後消失在了你的世界里,可是他的再次出現,卻代表著殘酷的毀滅。你看著他手裡漫天的蛛網,你看著吉原衝天而起的熊熊火光,你撕心裂肺地喊著「不要」,你聲嘶力竭地阻止他破壞你的希望,你眼睜睜地看著他毀滅你所要守護的吉原,卻無法阻止他的瘋狂。難道,你又要失去你守護的一切了嗎…你看著遠處蔓延起來的火光,染紅了吉原的天空,刺痛了你的雙眼。你知道這火光的背後,也許就是永久的黑暗,讓你再也看不見黎明的曙光。

  這一次,你終於體會到痛徹心扉的絕望。如果沒有銀時的及時趕到,你是不是就會從此帶著對吉原的愧疚,自甘淪落地收起你皎潔的月光?你就是如此溫柔而笨拙的人,不論遇到什麼危險,不論承擔什麼責任,只是會不發一言地統統往自己的肩上抗。只是你忘了,你也是個需要理解,需要傾訴的女孩子啊…正如銀時說的那樣,不要再說什麼逃走之類的話,不要再一個人背負所有的事。想哭的時候,就哭出來好了。想笑的時候,就笑出來好了。一一因為,「當你哭得人都變醜了的時候,我會哭得比你更丑;當你笑的時候,我會比你笑得更大聲。」所以,這一次,我們終於看見你像一個真真正正的女孩子一樣,放下了所有該有的抑或不該有的堅強,痛痛快快地流下了眼淚啊。

  就算以前受了再多的委屈,就算曾經有過多少的不甘,這一刻,都請你放下偽裝,認真地哭一場吧。只有放棄了這些壓抑著內心的包袱,你才能騰出雙手,更好地去守護啊。眼淚過後,你還是會去義無反顧地選擇背負你的責任,繼續前行。既然已經選擇了這條路,那麼就請你不要後悔,不要慚愧,昂首挺胸地走下去吧。守護這種事情,其實也是很不錯的呢,對吧?只是你要記住,你從來不是一個人。不管何時,只要你向身邊望,不論是萬事屋還是吉原眾人,都會在你的身旁,給你支持,給你戰勝困難的勇氣和力量。只要有了他們,再遙遠的地方,也是炊煙裊裊有家有愛的故鄉。他們需要你,正如你需要他們一樣。就像一位吉原游女說的那樣:吉原需要太陽,但是,也一樣需要月亮溫柔的光芒。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坂田銀時

  幼時,你生命的底色是一片無盡的黑白。黑色的鳥在充斥著罪惡與殘酷的戰場上空徘徊,硝煙濃重得似乎連陽光也無法撕開。你拖著已然忘記了從哪裡拾來的劍,神色木然地搜尋著戰場上一切可以果腹的東西。你沒有家人,所以你註定丟失過去。如果不曾有那麼一個有著溫和笑容的松陽老師存在,教給你生命里其他絢麗的色彩,那麼,你也註定要錯過雖然茫然無知但卻充滿希望的未來。

  少年,一場大火將你的私塾記憶淹沒在了時光的洪流里,最後的最後還是連敬愛的松陽老師都已經失去。憤怒的你和同伴選擇了走向戰場,把你的仇恨發泄在了和天人的刀光劍影里。戰爭頹圮了天空斑駁了記憶,你看著刺目的血紅在你的劍尖一點點鋪陳開,就這樣不知不覺地成為了別人口中的英雄攘夷時期的傳奇。就算如此,幕府的廢刀令還是給了你們毀滅性的打擊。後來你出於一些迄今都不為人知的原因離開了同伴流落在呼嘯的北風裡,在快要因飢餓撐不下去的時候遇見了登勢婆婆。幾個饅頭喚醒了你心中對溫暖的回憶,你忽然有一絲家的感覺,就算身後的背景寒風凜冽,是一片蕭瑟的冬季。

  現在,你是一個萬年發不出工資的廢柴老闆,開著一家名為萬事屋的莫名其妙的店。你手下的員工是一個糰子頭少女和一個眼鏡吐槽男,經常抱怨你的懶散或者吃掉你們一天的米飯。你時時需要防著一個天然呆的攘夷分子不小心扔過來的炸彈,你還要小心稅金小偷們喊著例行檢查來踹壞你的店。一個啊哈哈傻笑的白痴偶爾會把飛船精準無比地對準你的屋檐,樓下的老太婆會大喊大叫催你快交房租錢。你認為你生活足夠安穩雖然它很平凡,但畢竟你現在一抬頭可以滿足地看見大江戶沒有硝煙的藍天。

  你會無所顧忌地挖著鼻屎然後隨地亂彈。你會無比執著地追求甜食做著你的紅豆飯。你會亂七八糟地堆著你的JUMP然後對來清理的新八大喊麻煩麻煩。是的,現在的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柴大叔。

  回想起你們當初的攘夷四人組,高杉帶著他孤傲的笑容與世界為敵,桂領著伊麗莎白轉變成穩健派為江戶的黎明而努力,辰馬為了平衡與天人的利益關係開著飛船啊哈哈傻笑著遨遊天際,只有你,就這麼放棄了曾經讓人聞風喪膽的白夜叉名號,心甘情願地在江戶當起了草根階級。

  在他們的眼裡,你如此瀟灑,如此輕易地放棄了過去。所以高杉認為你聽不見心底那隻黑色野獸日夜不停的嘶鳴,所以桂那些費盡心思想出來的攘夷策略你從來都不想弄清。你似乎已經全然忘記了過去。現在的你,可以如此坦然地活得雲淡風清,將過往埋藏在自己都找不到的角落裡。

  只有你自己知道,你依然會在某個夜晚被噩夢驚醒。腦海中的那個聲音在冷笑著宣告,你所要保護的東西,終將離你而去。只是第二天清晨,你還是會用你的無賴的笑容,將那些前塵過往,統統藏起。傷痛和強大,有時可以成正比。正是因為這些經歷,你才懂得了,生命原來是如此美麗如此珍貴的東西。

  既然有時間去考慮美麗地逝去,那麼,為什麼不願讓最後的結局,是笑著,好好活下去。那麼,為什麼不抱著「在子孫包圍下享受天倫之樂」的覺悟,好好活下去。為什麼不。生命本就是一件無比珍貴的禮物,能夠好好地擁有,就應當充滿感激。你願意帶著這份感激,把那些該放的放下,然後一身輕鬆地,好好活下去。

  可是,你為什麼還要拖著一身重傷,主動跑到戰艦上,只為砍斷岡田似藏手裡的紅櫻?可是,你為什麼還要為了一個偷了你錢包的小孩,找到夜兔最強的鳳仙比試,只為了讓吉原看見久違的光明?可是,你為什麼還要幫助本應是冤家的真選組,明知道有危險,面對宅十四的請求,還要抓抓捲髮就輕易答應?懂得珍惜的你,為什麼還要為了守護他人的珍貴之物,將自己一次又一次介入危險的境地?因為,你不僅僅是萬事屋的老闆,你還是一個真真正正的武士啊。因為,你還有比生命更看重的,屬於你的武士道啊。

  你說:「天空?國家?給你也無所謂。我光要保護眼前的東西已經夠忙了,而且還保護不了。至今為止已經失去多少都已經數不清了。反正我已經一無所有,當見到掉落的東西時理所當然的會拾起來保留著。」

  你說:「我啊,為了保護這個廉價的國家戰鬥這種事,根本一次都沒有過。國家滅亡也好,武士滅亡也好。都跟我無關。我從以前開始,無論現在還是以前,我所保護的東西只有一樣…從來就沒有變過啊!」

  你說:「聽好了,你們在宇宙的什麼地方幹什麼我都不管。但我的劍,這傢伙的可及之處,就是我的國家。」

  你認為你要守護的原因,只是因為每個人手裡都會有一些看重的東西。雖然有時候會想要放棄,但是如果沒有什麼東西要背負起,那麼人生的旅途,將會多麼無趣。

  你緋紅的眼裡排除了雜念清澈了笑意。你說,我不守護,那誰還能守護得起。

  過去的經歷,讓你對生命倍加珍惜;又同樣是因為過去的經歷,讓你懂得了生命的另一種意義。

  你就是如此溫柔且笨拙的一個人,總是找借口,更是不善於表達自己。

  不過沒有關係,你抬頭看看,無論你身在哪裡,你的夥伴,都會跟你在一起。

  你就像一道銀色的耀眼光芒,將所有人都吸引到了你這裡,他們願意和你在一起,和你一起迎接嶄新的黎明。

  所以,你不會孤獨。因為,你以生命的名義守護的那些人,也在以他們自己的方式,努力地守護著你。

  你一定要相信,一定有人在守護著你。就像消防隊的辰巳,就像打鐵鋪的鐵子,就像修理部的源外老爹,他們平時也許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互不交集,但是一旦你的萬事屋有危險,他們都會與你肩並肩地站在一起,這一點無須懷疑。神樂在守護著你,新八在守護著你,所有的人,都像你守護他們一樣,守護著你。所以,你只要按照你自己的方式,好好地活下去,就可以。就像桂所說的,從前的老友絲毫沒變地活著,也是個不錯的主意。因為,你也是我們心中的唯一。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三葉

  你是一個溫婉的女子。你迎著晨光走來,茶色的發在腦後束起,微長的劉海遮不住你乾淨澄澈的眸,你的臉龐是少女才有的白皙精緻,看不見時光流逝的痕迹。你叫做沖田三葉。你帶著晨露一般清澈的微笑輕喚:小總該去道場了哦。你的笑容是那樣的自然乾淨,清淡如蓮。於是整個世界為你寂靜,只為聽見花開。三葉草,一葉代表祈求,二葉代表希望,三葉代表愛情,四葉代表幸福。你是幸運的,以你之名,你找到了你愛情的彼岸,你願意變成名為幸福的四葉草,把你和你愛的人籠罩在溫暖的陽光下,開出一朵名為幸福的太陽花。你又是不幸的,來不及等待你的三葉草開出幸福花,你已然風中彌散,紛飛天涯。你曾祈求著能陪在心上人的身邊。

  你曾望著夥伴們離去的背影希望著一個不舍的回頭張望。你曾想以結婚的方式放棄你追尋的愛情。你曾微笑著說,我很幸福可以遇見你們。是啊,我們都那麼的希望你能幸福。只可惜,你愛上的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笨蛋。身為一個行走在刀光劍影和一切不安定因素里的真選組副長,他認為沒有權力給你一個平凡女人的幸福。因為這種可笑的理由,他選擇了將你一個人丟在原地,然後,轉身逃離。他甚至沒有回頭,只留給你一個離去的背影。他不知道身後的你,是怎樣忍受著內心絕望的潮水一點一點地漫上來,卻還堅持著對他微笑,一如往昔。

  你看,他就是一個笨蛋,對吧。你看,他就是一個膽小鬼,對吧。你看你看…可是,你為什麼還是愛上他了呢…於是,你忘了他曾經對你和小總丟出的那句「關我什麼事」。於是,你忘記了他在路過剛剛從昏迷中清醒的你的房間,腳步毫不遲疑的決然。你忘記了他在你重病時,還是選擇工作,沒有來探望你的冷淡。你忘了他一切一切的不好。你只知道你腦海的盡頭是那個叫武州的鄉下,那條小路上有綿延不斷色彩絢麗的花。傾情潑灑金黃的夕陽下,是誰在誰的身邊逗弄著飛舞的蜻蜓看著透明的翅染盡芳華,是誰看著誰的笑容臉上飛出紅暈傾盡這個漫長卻又絢爛的夏。所以說,你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笨蛋啊…因為愛他,所以才想陪伴他;因為愛他,所以才會理解他;因為愛他,所以才會放下他。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這對於你自己,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呢。這對於希望你幸福的小總,近藤,還有我們,真的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啊…

  你真的,真的是一個笨蛋啊…最後的最後,你還是化作夏天的最後一朵荼蘼花,在最後一絲晚風的吹拂下寂然散去,紛飛天涯。你沒有等到銀時再次為你送來辣仙貝。你沒有聽見小總和真選組隊員拚命壓抑的哭泣。你沒有來得及聽見在某個碼頭,你深愛的他,在以為自己即將離去時,那句遲來的「我愛你」…你還沒有來得及體驗你今後的人生,就這樣寂寞地離去。只是,如果是你的話,還是會微笑的說「我很幸福」吧。你看,一向自尊心極強的真選組副長,流淚了啊。因為,你也是他生命中,最最心愛人啊…所以,你可以更為堅定地說「我很幸福」吧。因為有這麼一群為你笑為你哭的人,你可以說「我很幸福」吧。來過,愛過,你的生命,就這樣被打上了永不褪色的亮光漆,存留於人們的記憶里。所以,三葉,請不要忘記,曾有這樣一個人,如此愛你。曾有這樣一群人,如此愛你。你,並不孤寂。

  我多願看見你們,就這麼一路笑著,走下去。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銀魂》中讓人心疼的角色 逗比哭吧不是罪!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