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結婚前夜伴娘誘我身體出軌

結婚前夜伴娘誘我身體出軌

結婚前夜伴娘誘我身體出軌

結婚前夜伴娘誘我身體出軌

 

拒絕美女誘惑,那需要多大的定力。(文/飄雨桐)坦言,我當真不是柳下惠。正所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應該算我走運,就這麼從地獄爬回了天堂。拍拖的時候,我就不斷聽到「司徒嬌」這個名字。陳麗萍反覆強調:「這是我最好的朋友。」她選擇國外遊學,基本上我是沒有見過她這個人。

 

哦,見過照片。似乎有些歷史,大大咧咧的姑娘。肆無忌憚的笑著,穿著五顏六色的衣服——看不出身材如何。當陳麗萍說:「親愛的,我要找司徒嬌當伴娘。」我主觀上有些抗拒:「她啊?」是,新娘找伴娘都有小心眼兒。要比自己難看,還要比自己會喝酒。可,司徒嬌站在陳麗萍旁邊也太……

 

好吧,據說司徒嬌已經提早回國。我忙著結婚前的事業衝刺,男人總是要事業得意、愛情幸福的。婚房,全由陳麗萍負責布置。那要我來幹嘛?我很配合的,充當提款機就好。司徒嬌幫了很大的忙,陪著陳麗萍忙裡忙外的。結婚之前,我出差外地。回來之後,就可以申請婚假、年假一起休假。

 

沒當面見過司徒嬌,也在陳麗萍電話中聽過她的聲音。沙沙的,據說抽煙抽壞了嗓子。那是陳麗萍在洗手間,她幫著接通電話:「新郎官,你倒好啊。啥事兒都讓新娘負責,你就坐享其成。」我笑了一下,說:「辛苦了。」「不辛苦,對我好有其他方式。」哇,過分直接了吧?之後,匆忙收線。

 

距離婚禮,還有兩天時間。據說,婚房布置得七七八八的。陳麗萍更是日夜加班,千方百計的讓這個家更舒適更溫馨。那天,下班之前接到陳麗萍的電話:「親愛的,過來看咱們的房房啊。」好,我也十分好奇。將來的家整成什麼模樣。可惜,我還有個應酬:「九點之前,我盡量趕來。好不好?」

 

客戶拽著我,抽身離開已是九點半。馬不停蹄的飛車過去,開門的卻不是陳麗萍。「司徒嬌,是你。」我是嚇了一跳的,眼前的女子依稀有司徒嬌的印象。可,遠比印象的漂亮得多。她倚靠門邊,聲音嗲嗲的:「你才來啊,陳麗萍先回去了。」「那你怎麼還在?」「客廳的窗帘,還沒有掛好呢。」

 

孤男寡女,我覺得應該迅速離開。「其實,我回來並非全是為你們的。我未婚夫走人了,被閨蜜拐跑的。見到陳麗萍如此幸福,我還有些妒忌呢。」說著說著,她靠近了我。我反應沒她快,就被她緊緊抱住:「要結婚了哦,你不想放縱一下?」常在外國呆的人,都這麼主動嗎?「不說出去的。」

 

身體真不聽使喚,有著自己都慚愧的反應。但,我還是推開她。

「閨蜜男友都最好搶的,你幹嘛例外。」我,趕緊電話陳麗萍。

半個小時之後,救星出現。婚禮那天,伴娘卻換了其他的女子。

那個晚上,到底是試探還是怎樣?我不清楚,但我也不會遺憾……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