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寵物 » 曾經賣20萬美元的藏獒,如今上了餐桌…

曾經賣20萬美元的藏獒,如今上了餐桌…

曾有一段時間,中國人瘋狂地迷戀藏獒。像Nibble這樣垂著眼睛流口水的大塊頭值20萬美元,它們會在煤老闆的郊區別墅裡晃蕩。

但2015年年初,Nibble和其它20隻不走運的藏獒被關在金屬雞箱裡,與其它150隻狗一同被裝上了一輛卡車。如果不是北京動物權利運動家們攔下了這輛卡車,那麼Nibble就會與其它的狗一起被運送到中國東北地區的屠宰場,以5美元一條狗的屠宰價格,變成火鍋料、仿造皮毛和冬季手套的里襯。

中國從繁榮到破滅的豪華景觀不止是藏獒而已,還有黑色奧迪、歐米茄腕錶、頂級高粱酒和三線城市的高層公寓。其中有些是放緩經濟的受害者,而有些則是反腐的受害者。

而來自喜馬拉雅高原、步態笨拙的藏獒曾是中國重視地位之人的必備飾品。4年前,名為BigSplash的紅色純種藏獒賣出了160萬美元的高價,而憤世嫉俗的人認為這一價格是炒出來的。自詡專家的人說那時失去理性的買家會花高於25萬美元的價格買一隻優質品種。

如今,藏獒養殖者要承受產能過剩的苦果。買家大幅消失,藏獒的價格也低至其峰值的一小部分。藏獒的平均要價徘徊在2000美元左右,許多絕望的養殖者甚至願意以更低的價格賣出。

中國西北青海省資深養殖家Gombo說:「如果我有其它機會,我肯定會退出這種生意。」他說養一隻160磅重的藏獒一天伙食費就需50-60美元。他說他們承受著很大壓力。

據藏獒協會透露,2013年至今,西藏95名藏獒飼養者中,幾乎有一半破產;而成都一度繁榮的純種藏獒市場已經變成了寵物和水族館博覽會。

曾經賣20萬美元的藏獒,如今上了餐桌...

從某種程度上說,人們對藏獒熱情的冷卻反映了消費階級的變化無常。他們盡情地採用或放棄新事物。市場調查公司精日傳媒(JingDaily)總編Liz Flora表示時尚是中國奢侈品市場的一股巨大推動力,漢族消費者願意花錢買任何與西藏浪漫主義相關的東西。

游牧民一直用藏獒來充當夜間哨兵以防狼群襲擊。純種藏獒嚎叫的喉音很重,它們適應了寒冬和高海拔草原稀薄的氧氣;和狼一樣,雌性藏獒每年只生產一次。Gombo說:「它們有無畏保護主人財產、主人生命安全的力量,人們為他們感到驕傲。」他院子裡的三條狗被拴著,對著陌生人嚎叫並試圖沖向他們。

在藏獒熱的高峰時期,一些養殖者會在藏獒種狗體內註入矽膠好讓它們看上去更加強壯;2013年初,一家藏獒養殖場擁有者控告北京一家動物診所索賠14萬美元,因為他的狗在經歷面部整形手術時死在了手術台上。該狗主人在解釋時說:「如果我的狗看上去更壯,雌狗的主人就會花更多錢來讓他們的狗與之交配。」

南京農業大學教授和藏獒專家LiQun說投機商人要為良好市場的敗壞負部分責任。不過隨著價格螺旋上升,不折手段的養殖者會肆無忌憚地將純種藏獒與其它狗雜交,稀釋了該品種的價值,趕走潛在客戶。到了2013年,市場已經被雜交狗佔領。

新聞報導藏獒攻擊人們,甚至有些咬死了人的故事也挫傷了人們對藏獒的熱情。專家表示雖然藏獒並非天生邪惡,但它們的忠誠可能會增加它們攻擊陌生人的風險。

近幾年來,許多中國城市已經禁止人們養育藏獒,進一步抑制了人們對藏獒的需求,並潛在增加了藏獒被遺棄的風險。

拯救了Nibble和其它狗的人說運輸這些狗的條件非常糟糕。許多藏獒的四肢受傷,且已經三天沒有喝水或吃食物。狗從籠子裡出來的時候(志願者們花錢把它們買了下來),已經有三分之一的狗死了。

AnnaLi在不去攔下高速路上載狗的卡車時,經營著對沖基金,她說:「這讓你感到很絕望,雖然他們這樣做違法,可就連警察都不會來幫你。」

動物權益運動家們說許多狗都被人從街上套走了,而有些狗被迫切想擺脫不完美品種的飼養者們賣了。從雌狗腫脹的奶頭可以看出,它們被丟棄的時候正在哺乳期。

北京國際動物醫院的創始人MaryPeng待在中國25年的時間裡,經歷了許多這樣的事。她說:「十年前,是德國牧羊犬,接著是黃金獵犬,後來輪到達爾馬提亞狗,再後來是哈士奇。想到藏獒幾年前的高價,我從未想過它們也會被送上肉類貨車。」

看看這個吧

大叔眼看「掉進冰河的狗狗」快凍死,竟徒手「讓牠咬著」拉上岸!滿手是血的他最後…眼淚流成河!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23隻萌爆熊貓集體出動,其中一隻「想逃跑」卻「倒栽蔥」,激萌傻樣讓大家是又好氣又好笑!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