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無人機的政策博弈:合法上天比當總統都難

無人機的政策博弈:合法上天比當總統都難

無人機的政策博弈:合法上天比當總統都難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章勱聞  《財富》(中文版)執行主編

  無人機行業“爆髮式發展”的背後是幾家全球科技巨擘——它們有的扮演行業利益的驅使方、有的扮演資本推動者、有的拉攏了航空業最德高望重的領袖級人物、有的雇傭了人脈深廣、手段多樣的白宮遊說集團,加上各種各樣的創新者和世界500強公司用戶,共同組成了推動力量。政府的一方則是由10個人組成的監管機構。雙方對博中不失默契,最終找到了出路,讓美國得以在創新領域繼續領先。事實說明:把一架幾斤重的飛行器送上天的難度不亞於把一個人送上總統的寶座。

  作為一種技術產物,今明兩年我們將見證無人機行業的迅速發展,其速度之快將導致這篇文章在撰寫的過程中就已經過時了。但是,作為一種監管和創新灰色地帶滋生出的產物,這其中的政商兩方的“鬥爭”過程卻具有長久的參考價值,啟發將遠超產品創新本身。

  首先,無人機不是最近的創新。下面這張老照片攝於1944年二戰期間,那個叫諾瑪的女孩身邊停着一架飛行器,它後來就成為了第一台我們今天熟知的無人機。(而這個女孩很快也有了一個我們今天熟知的名字:瑪麗蓮·夢露。)

無人機的政策博弈:合法上天比當總統都難

  隨着後面幾十年無人飛行器技術在戰爭和軍事行動中日臻成熟、小型極限運動相機體驗優化、4G網絡變得無處不在、更重要的是人變得越來越懶、惜命和有野心,無人機開始滲透入娛樂和商業領域。前者一直處於一個無人監管的地帶,可以盡情玩樂;後者卻因牽涉安全、商業利益等因素激起了監管和創新兩方的鬥爭。

  遇到亂局的第一步:清盤

  在美國,最動腦子的事可以不依賴頂層設計,而是分派給給各州政府、或各具體行業監管機構進行下而上的分佈式創新。

  3年前,美國國會通過《聯邦航空管理局現代化與改革法案》給聯邦空管局出了一道很難的必答題:

  1.發明一種流程,讓小型無人機可以進入聯邦空域;

  2.同時,制定一套規章制度來管理它們。

  聯邦空管局立刻被拖入監管困境:他們沒有足夠時間,兩、三年就要完成立規立法太難;他們只有10個人,根本管不住層出不窮的行業玩家。

  於是,每當這樣的亂局出現,一個自然而然的決定就產生了:清盤!所有人均不得從事商業無人機運營。很眼熟?是的,類似的禁令我們在P2P打車軟件興起的時候也見到過。

  第二步:逐個放行——第333號條款

  順着這個步驟,聯邦空管局“埋設”了一個333號條款,使得他們具有靈活的管理權限——允許部分經過審核的商用無人機免去適航性許可,直接進入空域;然後,他們就開始逐個審批。這種思路可以在過程中緩和與商業利益集團的矛盾,為最終監管法規出台爭取主動性和時間。但是,個人認為他們還有一個隱含目的:搜集真實的用戶案例

  這個條款要求申請方提供“非常具體的”用戶案例和飛行器介紹。接着,我們在官方的申請網站上就看到了數以百計不同行業的用戶申請,直接勾勒出一個新興行業的未來藍圖。

  我快速閱讀了幾個申請,其中一個有趣的案例來自以汽車製造業和農業聞名、潮濕多雨的區域。當地一家為600萬居民提供天然氣和電力的公司要求採用中國深圳生產的某一型號的無人機,來縮短暴風雨後電力中斷維修的響應速度。無人機如何具備這個能力?

  首先,在惡劣的天氣狀況下,小飛行器對普通輸電線路的檢查效率要遠遠高於目前公司員工步行和騎摩托的工作效率。此外,高壓線路的檢查此前都是通過直升飛機來完成,不僅昂貴而且其攜帶的燃油靠近高壓線路會產生危險,於是低成本、靠電池安全驅動的小無人機就顯出了優勢。其中公司特彆強調一個細節:直升機近距離檢查電線杆一般只有小於5秒的“可視時間窗口”,無人機卻可以靠得很近、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員工更安全、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檢查更徹底、為本州居民更好服務……這樣正義感、迫切性十足的申請如何讓人拒絕?

  但是,由於流程嚴謹繁瑣,聯邦空管局需要120天左右來完成一個審批,很快數以百計類似“開腦洞的”商業用戶案例就開始堆積。空管局的工作人員開始明白自己責任重大,不再是面對一個會飛的小玩具而已。而同時,滯后的審批能力開始招來業界的大量批評,甚至是炮轟。

  行業的反攻開始:遊說機構+投資基金

  2014年7月亞馬遜開始申請測試無人機,同時他們構想出神奇美好的未來借媒體之力得到了鋪天蓋地的宣傳。可憐的空管局似乎被描繪成了人類文明進步的阻力。根據《財富》雜誌去年下半年的封面報道,DHL,英國石油和Facebook等世界和美國500強公司經紛紛提出無人機商業應用需求,商業利益開始形成並達到一定規模。

  在政商博弈的層面,零星小用戶的細聲抱怨和反抗開始被幕後行業巨擘的系統推進替代——中國深圳的新興無人機廠商和《連線》前主編創辦的硅谷無人機公司聯手亞馬遜成立了一個“小型無人機聯盟”。該聯盟雇傭了我們只有在《紙牌屋》中才能見到的人脈亨通的著名遊說機構,從此讓行業的聲音能夠直達白宮。隨後,極限運動相機GoPro、神秘的Google X實驗室也都紛紛加入了這個聯盟。至此,這已經不再是小創業公司的遊戲了。

  同時在另一邊,一群幕後的投資機構和航空公司成立了一個22億美元的投資基金,開始有默契地投資並推動新行業的“基礎設施”建設。而這時“軟件”建設的重要性大過“硬件”,這也是為什麼這個投資基金最早乾的事之一是找到幾個相關的案子,用於起訴空管局的“清盤”禁令;在這個屬於判例法的國家,他們試圖通過成功的判例為小型無人機的實驗性活動創造空間。

  一方是最前沿的創新巨擘和500強聯手“在上方”創造行業應用,一方是資本和航空業聯手為前者“在地面”鋪平道路。航管局已經不再有迴旋的餘地,不進則退。

  第三步:由點到面,電影業獲得大赦

  不過,航管局並沒有亂了步伐。9月底,他們在巨大壓力下走出第三步,也代表一種“由點到面”的系統性開放的思路——對電影和電視行業全面開放無人機應用。這次解禁是第一次在一個特定行業全面放行無人機的商業應用。

  很快,有人指出政府的行為實屬無奈之舉,因為電影業早就普遍運用無人機技術。如果自己國家的政府不允許他們飛,他們就乾脆出海拍攝。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無人機拍攝的高空畫面中經常看到嘆為觀止的墨西哥城,為什麼長鏡頭下的007飛奔在伊斯坦布爾的屋頂上。順便提下這部由無人機參與拍攝的邦德系列電影《大破天幕殺機》還獲得了前年奧斯卡最佳攝影獎的提名。

  趁勝追擊:山谷豪宅中的“拐點”

  既然航管局開始有所作為,行業大佬們也開始繼續步步緊逼。2014年10月底,在距離華盛頓2小時車程的仙那度山谷中舉辦了一次特殊的聚會。一群行業頂尖人物聚在一起到某家後院烤肉,密談美國商業無人機產業,《財富》記者進入現場記錄了全部過程。當時與會的人物包括:各路創業者、業內高管,州政府經濟主管,大學文理科教授,最高層的智囊、有話語權的意見領袖、律師等等,其中還包括政府的情報人員,以及一個22億美元的投資基金(還記得剛才那個“鋪路的”資本方代表嗎)。

  聚會的主人詹金斯是一位美國航空業的公認大佬,過去幾十年美國每一次重大航空公司的兼并重組背後都有他的影子。好奇心驅使下,我查看了此人的LinkedIn介紹:除了航空業,他表示自己只懂“種玫瑰和蔬菜”。所以,他成了當之無愧的東道主。這些人在花園、美食和斜陽中得出一個結論:這是他們的第二次,這將是最後一次聚會(因為人多得坐不下了);在這“最後一次午餐”結束后,25公斤重量之內的飛行器就形成了一個獨立的行業聯盟,吃烤肉這些基本就算是行業先驅了。他們主張從有組織地攻擊聯邦航管局,“拐到”有組織地為他們提供行動計劃。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意見:既然航管局沒有能力在短期內實現監管,那麼乾脆“把2公斤以下、300米高度以下的飛行器單獨拆分出來,予以放行。”

  這些人都是專業人士,他們從來不會像政府官員那樣拍拍腦袋給意見,而是早就有備而來。為什麼要提出“2公斤”的重量界限?其實他們早就研究了聯邦航管局自己的數據,其中一項發現:25年來從未發生過一例中小型鳥類致人類傷亡的事故,而中小型鳥類的重量就是2公斤不到一點。此外,還有一些非常專業的意見,比如要距離機場5英裡外等等。

  第四步:“定時”開放,業界歡呼(除了角落裡的亞馬遜)

  有了外部專業的意見和行動計劃撐腰,航管局開始放開膽量,展示出監管方的默契。今年2月中,他們推出了一份195頁的文件,說明了未來監管開放的大邏輯和細節。很多反映出了此前業界的呼聲,規避了官僚和笨重的監管方式,比預想的更合拍、更受創業者的歡迎。

  這份文件規定飛行器只要在25公斤以下,天氣晴朗的日光下,速度小於100英里,避開機場,保持在操控者的視線內就可以進行安全飛行。雖然沒有劃分出2公斤下的超小型飛行器,但是也沒有要求飛行器具備可靠性許可,或是要求用戶擁有飛行操控許可。

  從此,行業與監管開始從緊張走入默契。接下來,經過60天搜集反饋,1年時長的評估,航管局將最終制定出規章制度,估計會在2016年前後。但是,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前,商界已經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政界不再是阻礙,而是服務方;自己可以不用被動等待,已經可以放手幹了。唯一悶悶不樂的是亞馬遜,因為“必須保持在視線以內”的條款大大打擊了他們無人機自動送貨的創想。最早發起攻勢的一方,反而成了被遺忘的人。

  不遠的將來,遛老虎、烏龜、羊駝什麼的就過時了,人們會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遛無人機,區別是它在你的頭頂上方,飛得比有些大風箏低但是比寫字樓高,打開攝像機“跟隨”模式后它就會忠誠地跟着你,萬一跟丟了,它會自動升到安全高度然後回家降落;還沒打開家門,以你為主角短片已經被永久保存到雲服務中,你可以隨時隨地重溫——這不是一個隨便假設的用戶場景,其中包含了很多細節,它們每一個都是在過去那段創新和監管的對抗中滋生出來的,是兩種不同類型智慧的結晶。

無人機的政策博弈:合法上天比當總統都難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