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蘋果手錶三大軟肋:不獨立,難交互,無殺手應用

蘋果手錶三大軟肋:不獨立,難交互,無殺手應用

蘋果手錶三大軟肋:不獨立,難交互,無殺手應用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子書即墨

  AppleWatch自發布到現在預訂的一表難求,簡直火到沒朋友。回顧早已問世一年的Android Wear陣營,仍遠沒進入主流消費群。2014年搭載Android Wear系統的智能手錶全年出貨量僅72萬部。其中的主要原因被歸結於Android Wear系統在交互和生態系統方面還不夠完善。那麼擁有優良血統和強大的重力扭曲力場的Apple是否能引領這場手腕上的革命呢?

  筆者看來,Apple Watch在革命的路上至少面臨三大挑戰。

  1.依附手機,無法獨立存在

  可以看到與Android Wear明顯不同的處境是,Apple Watch的一發布就有大量公司和個人開發者為Apple Watch開發應用,包括眼睛一向長在腦袋上的BAT。這其實很大程度上加速了智能手錶生態系統的完善。而Force Touch、Digital Crown、Glance等新的交互方式也讓我們看到了與手機的差異化生存空間。但現實情況是怎樣的呢?有幸試用過Apple Watch的人應該都會很遺憾地感覺到其實用性的體驗其實不比AndroidWear強多少——承載更多還只是一個信息展示和提醒的功能,大部分數據運算都是在手機上進行的。開發者需要在手機App中嵌入支持手錶功能的擴展包。實際使用中,用戶在手錶上啟動程序,然後通過藍牙和手錶管理模塊調用手機上對應的程序進行後台運算,再返回結果到手錶上進行顯示。換句話說,現在的Apple Watch,如果離開了手機和藍牙連接,就只是塊續航只有18小時的電子錶而已。

  2.輸入輸出的問題

  先看輸出,無論是PC、Pad還是smartphone,跟用戶的關係都是由眼睛主導。我們聊天、發郵件、玩遊戲、看視頻等所有的體驗感都是由眼切入然後調動起觸覺、聽覺等立體感官。眼睛習慣了更大尺寸,更飽滿內容之後,簡單甚至不可視的信息交互就會讓人無法忍受。Apple Watch 2英寸的小屏幕可承載的圖文內容非常有限,已經習慣了在手機、平板和電腦上看書、看新聞、看視頻,刷朋友圈的用戶會發現Apple Watch的閱讀體驗是非常糟糕的。一些新聞客戶端等眾內容提供商雖然在第一時間就進行了適配客戶端,但抬起手只能看標題,想看詳細內容還需拿起手機,很多人不禁吐槽“我直接拿手機看豈不更省事?”這種體驗就像在Symbian系統上看PC網站。

  而Apple Watch屏幕變小導致用戶無法在通過鍵盤來輸入,為此Apple想通過語音和Force Touch壓力觸控技術來實現交互。語音輸入有很多限制,比如要在安靜的環境中、有些內容不能在公眾場合說、你的普通話要好、還要看Siri的心情…而觸控方面則時常會有誤觸甚至無法觸發的情況發生。當然,Apple Watch向我們展示了一些非語言交流的方式,例如通過DigitalTouch向其他 Apple Watch用戶發送 Sketch、Tap和心跳等。這些功能雖然目前看有點華而不實,卻給我們帶來了另外一種交互可能。它根據GPS,調用傳感器,重力感應器等監測人的狀態,傳遞人的情緒,更形象立體地表達人的感知,這種全新的交互方式不僅能解放以眼睛為核心的感知系統,也能夠將人與機器融合起來達到更立體的交互表達。不過對用戶而言,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在信息接收、操控方式、和新型的交互上適應更簡單,更智能、更意識化的交流方式。

  3.缺乏殺手級應用

  按照iPhone和iPad的生態戰略,Apple Watch需要發展殺手級應用(killer app)來吸引消費者。然而,雖然已經有超過3000種適配Apple Watch的應用在APP Store中上架,但大多數都只能算是iPhone主應用的一個擴展,不少應用並沒有明確的目的,只是把iPhone上的數據搬到手腕上而已。如果要真正開放一款有用的Apple Watch應用,那麼至少應該是獨立於智能手機存在的,或是那種在手錶上操作比在手機上更簡單的應用。而要成為Apple Watch上的殺手級應用,它的反應必須快,且一定能夠脫離手機獨立操作,真正能讓你解放雙手。

  一些資深開發者認為蘋果展示的那些功能不是特別的具有killer潛質,拿微信來說吧,由於需要藉助iPhone上的微信主體,所以每次連接時都要花上很長的時間用於連接網絡,同步消息,導致有時候一直在轉圈。好不容易打開了消息,可以用語音回復,但是語音識別又不準確,對口音和語速有很高的要求。另外Apple Watch版的微信並不能顯示群聊,在朋友圈刷圖文不僅字小分辨率低,而且舉着手錶玩大概一分鐘,手就開始有點酸了,畢竟舉手表姿勢跟拿手機姿勢還是有很大不同的。

  還有一些HealthKit類的健康類應用的實際使用體驗更讓人哭笑不得。一些試用過的朋友反應,自己坐在電腦前打了一陣子遊戲,但Apple Watch顯示自己已經運到了很長時間了。在此Apple Watch面臨和其他智能穿戴設備同樣的問題,現階段的傳感器無法收集準確數據,而且它涉及太多的方面,需要投入的資源和阻力也是巨大的。

  再來看一下很有killer潛力的支付類應用。Touch ID實現了ApplePay在iPhone上的使用,但使用iPhone完成支付需要完成“掏出手機——打開應用——支付完成——裝回手機”4步的操作。若是使用Apple Watch,你只需要將手腕靠近終端讀取器,然後確認即可,完全省略了掏與裝的動作。可是,現階段Apple Watch沒有TouchID,密碼確認如何實現需要做進一步的研究。而支付寶的體驗也並不盡如人意,本人在7-11連試了4次才掃碼成功,而且其功能感覺像是手機的閹割版。

  通過智能手錶的先行者Pebble披露的數據可以看出,目前的智能手錶用戶並不喜歡交互類型應用,那些手錶上的遊戲、電商、社交的App最多也只會短暫火一下,不可能留住用戶。真正黏住用戶的是提示類的應用,比如鬧鐘、天氣、股票、提示、日曆等,用戶一旦安裝,活躍度會一直保持比較高的水平。Pebble數據科學家王英驍提到Pebble 80%的使用都集中在提示類應用上。為此,Pebble Time還做了一套強調便捷信息提示的UI系統——Timeline,將所有提示類信息集合到一條時間軸,開放的API可以讓開發者輕鬆地將交互類應用轉換為提示類應用。

  而已經與果殼手錶、Samsung Gear合作的正點鬧鐘CEO董博英也表示:智能手錶未來的核心應用會出現在容易形成習慣的規律性應用場景上。因為首先鬧鐘是每個人每天都會用到的,而且其與人的交互很簡單,又不用依賴於手機端的展示。在簡單的交互上又可以基於Apple Watch的特性延伸出各種智能而好玩的形式。比如而置於手錶中的鬧鐘可以通過監測用戶心率智能調節響鈴時間及響鈴方式,在不驚嚇到用戶的情況下輕輕喚醒用戶。用戶還能訂閱需要的其他提醒,比如NBA球賽、約會、生日、喝水等。董博英表示,Apple Watch的force touch, glace, digital crown等新的交互方式給鬧鐘類APP帶來了新的興奮點。無獨有偶,國外開發者Rabo也在開發一個名為“Revere”的應用,這個應用將筆記和日曆綁定到一起。可以實現的功能包括,當用戶走進一個會議時,它會自動調出之前發言者的演講筆記。說不定首批Apple Watch殺手級的應用會是來自這些提醒類的應用。

  Apple Watch還是第一代,在應用生態上已經比當初第一代iPhone強很多了。蘋果還需要讓開發者意識到,Apple Watch應用與iPhone應用不同。如果Apple Watch能夠攻克以上三大挑戰,那無論是智能傳遞設備生產廠家,還是用戶都會很期待這一場手腕上的革命!

蘋果手錶三大軟肋:不獨立,難交互,無殺手應用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