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出租車改純電動遇阻:企業熱情不高

出租車改純電動遇阻:企業熱情不高

  4月29日,北京市政府辦通過首都之窗發布《對出租汽車提前報廢或更新實施相關鼓勵措施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提到,出租企業更新車輛時採用純電動車最高可獲得5萬元額外獎勵。近日,京華時報記者詢問首汽等多家大型出租車公司,給出的信號卻是換車積極性不高。交通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有關政策落地的相應舉措還在研究。

  □換車遇阻

  原因1 充電樁太少耗時過長

  按照《通知》要求,凡2015年5月1日前註冊登記且使用年限不超過7年提前報廢的,每車給予1萬元1次性補貼。另外,如果企業將車輛更新為純電動汽車,在國家、地方財政按照1∶1比例予以購車補貼及免徵車購稅的基礎上,企業還可獲得最高5萬元補貼。

  對於這一新政,京華時報記者走訪的多家大型出租車經營企業負責人表示,單從購車環節,新政算是一種刺激,以目前運營的北汽新能源EV200為例,除去國家補貼車價在11萬—12萬元之間,再減去最高5萬元補貼,購車價相當優惠。但後期運營面臨很多問題,在目前充電設施、車輛性能不算成熟的條件下,更換新能源車“積極性不高”。

  在企業反映的諸多問題中,充電樁建設滯后是重要因素。某大型出租車公司負責人表示,目前充電樁少,建好的部分充電樁因不兼容所有款車型,迄今不能投用,司機充電很不方便。加上車輛續航里程短,司機每天需要充電兩三次,充一次電就耽擱近1小時,“司機耗時間,賺錢費勁,總有人來退車企業就難做。”

  原因2“份兒錢”比普通車高

  去年年底,銀建新能源出租公司的500輛跨區域運營的純電動出租車上路。據了解,司機的承包金在5600元左右,同時,司機流水超8000元以上部分,按10%上交公司。記者注意到,目前,普通出租汽車單班司機的承包金為5175元,而且每月還可享受政府約900元補貼。對於司機來說,純電動車承包金還是高於普通出租汽車。

  據某大型出租車公司相關負責人介紹,銀建新能源公司之所以收取高額承包金,是因為該公司承擔了部分充電樁建設任務,但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純電動車運營成本高的問題。如果普通出租汽車更新為純電動車,要重新測算企業和司機的運營成本。

  上述負責人進一步解釋道,雖然純電動車不燒油,“充電”比“充油”每月節約1000多元,但司機每天充電不方便,帶來了時間成本。另外,從維修方面講,純電動車電池壽命有限,隨着電池壽命的衰減,運營里程也逐漸縮短,這都會帶來後續問題。“應該綜合考慮多種因素,之後定個合理的承包金金額。”

  據京華時報記者了解,目前,全市多個郊區縣投放了純電動出租車,但全部靠政府貼錢來運營。也就是說,按照目前北京純電動出租車的運營狀況,缺少扶持的充分市場化操作模式還比較難。一位業內人士稱,銀建公司之所以能先期投放500輛車,部分原因是該公司與北汽新能源公司有特殊合作,而且500個出租車指標屬於新增指標,“如果這500輛車將來運營好,就是好的生產力”。

  該業內人士表示,雖然政府在購車方面給予激勵,但如果充電設施、車輛性能等問題不解決,企業採用純電動車的積極性恐怕不會太高。

  □企業建議

  提高租價增加“的哥”收入

  對於充電問題,北京首汽集團副總經理梁海晨表示,目前充電樁的建設主要靠國家電網,投資量巨大,應該鼓勵引入社會資本,同時儘快出台收取充電服務費的政策,這樣充電樁建設速度就會提高,充電方便后不但出租車願意改成純電動,私家車使用量也會增加。

  此外,梁海晨認為,除了承包金問題,為鼓勵純電動車發展,政府可以適當調整租價,目前國內有些城市的純電動車租價和普通出租車租價不同,比如南京。政府可以將起步里程由3公里改為2公里,或者將起步價從13元調整為15元,如果司機每天拉活20單,一個月能提高1000多元收入。從另一個角度講,乘客選擇乘坐純電動車也算是為環境保護做貢獻。

  新增預約出租車可用純電動

  此前,交通運輸部提出,鼓勵城市發展約租出租車市場,滴滴、快的等專車市場的火爆,也凸顯了市民對約租車的需求。新月出租車公司相關負責人認為,目前北京的出租車市場的確存在供不應求的現象,可以通過增加運營指標的方式發展約租出租車。不過,結合政府鼓勵使用新能源車的政策,可以要求新增車輛全部使用純電動車。

  該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普通出租汽車大多採用“掃馬路”的巡遊方式,20%-25%的運力浪費在路上。純電動車續航里程短,若仍然採用巡遊方式,顯然不經濟,預約出租可減少里程浪費,充電問題也沒那麼緊迫。“如果政府不願增加指標,也可以鼓勵企業使用現有指標,但約租車市場應放開價格管控,或者制定價格浮動範圍。”

  據記者了解,目前,北京交通主管部門正在研究投放約租出租車。

  □官方回應

  給電動車“漲價”難操作

  市交通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此次《通知》的制定主要是落實《北京市人民政府關於印發北京市2013-2017年清潔空氣行動計劃的通知》精神,加快出租汽車淘汰更新,治理大氣污染。《通知》涉及市財政、發改委、經信委、交通委等多個部門,政策落地的具體實施方式還在研究。目前,交通主管部門還未將《通知》正式下發給企業,相應的落地舉措也在研究。

  對於出租企業提到的想提高租價的說法,上述負責人表示,2013年,北京市發改委經過嚴密測算,出租車每公里租價提高了0.3元,但整個調價過程各方也承擔相當大壓力。租價提高兩元對於乘客來說,可能很難接受。另外,調整租價過程歷時長,程序複雜,因此恐怕很難具有操作性。

  不過對於承包金測算的問題,交通部門表示會進行考慮,畢竟不同的運營方式產生的成本也不同。而且,根據市政府的相關規定,交通主管部門可以根據具體運營方式調整承包金。

  □的哥講述

  最怕費電不敢“掃馬路”

  去年12月30日,500輛跨區域運營的純電動車投放運營,家住房山良鄉的宗師傅做了首批“吃螃蟹”的司機。經過4個月的運營,宗師傅慢慢總結出一套自己的方式。

  每天6點左右,宗師傅開打手機里的“滴滴”、“快的”叫車軟件,有進城的大單就搶,沒有就出門在良鄉拉近活兒,直到等到進城的乘客。“我從不空車進城,浪費電。”宗師傅說進了城,他也不敢在大街上“放肆”地遊盪,跑個三五公里沒有招手乘客,他就趴在路邊專等叫車軟件派活。

  宗師傅說,他每月能拉10000多元,要交給公司5800元,公司返給545元基本工資,再加上1000元電費,收入4000多元。“以前這個收入需要工作11個小時,現在用專車的乘客多了,手機接單少了,每天還得多干2小時。”宗師傅認為,純電動車承包金偏高,有些司機家裡充電不方便、或者嫌車運營里程短退車了,“有的司機不會運營,光掃馬路,電動車肯定拼不過油車,一個月賺2000多肯定干不下去”。

  在同事間,宗師傅算“悠着乾的”。李師傅則是拚命三郎型,打車軟件、“掃馬路”雙管齊下,每天工作15個小時,中間甚至補兩次電,一個月下來能收入六七千,“但是太累了,每次充電我都在睡覺。”李師傅說,如果“份兒錢”低一些,他就不用那麼賣命了。

  京華時報記者黃海蕾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