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慢性病人群:可穿戴設備的剛需市場

慢性病人群:可穿戴設備的剛需市場

慢性病人群:可穿戴設備的剛需市場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陳根(微信公眾號:陳述根本)

  可穿戴設備這幾年的發展,和其他的一些新興技術與產業一樣,經歷着不斷地試錯、探索階段。即便如此,目前整個產業所呈現的實際情況仍然是,在很大部分的領域裡,概念的炒作大於實際的市場。

  德國消費調研公司(GFK)在2014年10月份發布的一份有關可穿戴市場調研報告顯示:有1/3的可穿戴設備用戶在買到產品后6個月內就將其“丟棄”了。美國《連線》雜誌也撰文指出:超過半數的美國健身跟蹤設備客戶已經不再使用可穿戴健身設備,1/3的客戶使用不到六個月,就把這些設備扔進抽屜,或者送給朋友。

  可穿戴設備用戶粘性差,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當然,也有一些觀點認為可能是因為價格太高、設計太渣、功能太怪咖等。但我認為這些並不是最根本的問題,關鍵是當前的諸多功能都非用戶的剛需,換句話說就是沒有找着用戶的痛點。其實就價格與價值之間的問題來說,用戶通常關心的並不是價格,而是付了這個錢之後能否獲得相應的價值,一旦兩者之間出現錯位,那麼必然導致用戶將不再買單。

  儘管如此,目前可穿戴設備的產業鏈還是處於不斷完善階段,尤其在一些細分領域已經有了相對較為清晰的發展路徑。這也是在過去這些年的探索里,不斷“死去”的產業試錯者,用真金白銀告訴我們的經驗:那就是可穿戴設備不能再像剛開始那樣,把自己打造成一款“萬金油”般的產品。我不否認在未來基於可穿戴設備硬件本身之外會獲得更多的應用拓展,但就當前而言,“萬金油”產品的產業鏈基礎與技術都還不具備。而只有針對市場進行垂直細分,針對不同的應用領域,或人群開發針對性的功能,才有可能闖出一片新天地。

  可穿戴設備的市場機會點

  就目前的市場前景來看,我認為醫療可穿戴的市場潛力更為可觀。而在這個領域中,最大的市場空間則是尚未被真正重視到的慢性病患者群體所帶來的剛需市場。之所以這麼認為,主要基於以下幾方面的原因:

  一、慢性病患者群體龐大

  2015年1月19日,世界衛生組織的一份最新報告表明:癌症、心肺疾病、卒中、糖尿病等慢性非傳染性疾病依然是全球最主要死因,而其中很多過早發生死亡其實是可以避免的。

  WHO數據顯示:2012年,全球因慢性非傳染性疾病導致的死亡多達3800萬,其中中國達860萬。中國每年因慢病死亡的男性中約4成(39%)和女性中約3成(31.9%)屬過早死亡,過早死亡人口達300萬之多。

  我們再來看看《2014中國衛生和計劃生育統計年鑒》里的幾組統計數據,了解一下中國居民從2003年到2013年10年間的慢性病發病率的情況。

  中國的糖尿病患者在十年間平均發病率增長了近7倍,其中城市人口的發病率增長了近3倍,而農村人口增長了10倍之多。顯然,未來的農村會成為慢病重災區,這和十年間農村人口的飲食和生活習慣、環境改變有巨大的關係。

  十年間,中國高血壓平均發病率增長了6倍左右,其中城市人口發病率增長了3倍之多,而農村人口的發病率增長了8倍左右。

  目前,中國的慢性病患者已經達到了2.6億人。1998年,慢性病患者占人口的12.8%;2008年達到了15.7%,而且呈不斷上升趨勢。同時,中國慢性病呈現出“年輕化”的趨勢。調查顯示,有65%以上的勞動人口患慢性病,這個群體年齡段為男性16歲-60歲,女性16歲-55歲。69%的高血壓和65%的糖尿病都發生在上述年齡段。而因慢性病死亡的人數已經達到我們國家總死亡人數的85%。

  在整體醫藥支出上,慢性病佔了70%。而根據世行估算,2010-2040年之間,中國如果通過將心腦血管疾病的死亡率降低1%,即可產生10.7萬億美元的經濟獲益。

  這些數據充分表明慢性疾病管理將成為智能可穿戴設備一個龐大的潛力市場。雖然這個領域涉入門檻相對較高,但卻是人類健康的剛需。因為戴上醫療可穿戴設備,人們可以提前監測到一些慢性疾病,不能說就死不了,但還是可以提前預防至少可以死得晚一點。而且,這種通過科技的進步為病患切實解決預治療問題,才是人體可穿戴設備的真正意義。

  二、現成的消費認知和習慣助推醫療可穿戴

  對於普通的可穿戴設備而言,其大部分功能都需要用戶形成新的使用習慣,這顯然不容易。尤其從市場營銷層面來看,當企業產品進入一項全新技術的市場,其對用戶的培養、教育成本是非常高的。比如在健康管理應用領域,一款運動手環為了不被用戶過快地丟棄,需要不斷地想辦法滿足用戶的需求,就像通過社交平台設定一些互動激勵方式,讓用戶能從中感覺到樂趣;還需要不斷地對設備進行改進升級。用戶從完全陌生到熟悉了解,再到穩定的狀態,這當中需要經歷一個漫長的過程,而這對於一些實力雄厚的企業或許還可以承受,對於一些創業型公司而言,可能就有點鴨梨山大了。

  但是,在慢性疾病領域,智能穿戴設備所面臨的境況就不一樣了。因為在“可穿戴設備”這個名詞還沒出現的時候,那些在生活中被叫電子血壓計、血糖儀之類的設備已經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普遍地存在着。而現在就是把它們升級一下,換了個更高大上的名字,叫智能可穿戴血壓儀或者血糖儀;或者換個外觀與技術表現方式,比如以電子紋身的方式和身體無縫融合,再藉助於智能手機的這塊屏幕呈現數據反饋等。

  無論以後的電子血壓儀一族的設備們變成什麼樣子,用戶接受起來的速度,相較於其他的可穿戴設備來說,都要更容易更迅速些。因為用戶在前期已經培養起了對這類設備的穩定使用習慣,後期只要稍微對一些新功能進行簡單的培訓,就能上手。而這對於企業來說,最大的價值就在於簡化了前期的用戶培養,縮短了產品市場導入,節約了巨額的運營成本。

  三、慢性病患者對醫療可穿戴黏性高

  慢性病患者這個群體有一個比較突出的特點,就是他們的需求出發點是監測準確的技術性,而非娛樂時尚性。不會像當前一些健康娛樂類可穿戴設備的用戶一樣,由於玩膩了,失去新鮮感了,或者不夠好看不夠有趣就把這款設備遺棄了。相反,只要這款設備達到了他們所要的那個單一的結果就可以了。

  比如高血壓患者每天都需要定期測量血壓,按時服藥,那麼這款設備能測出精準有效的血壓數據就行了。對於可穿戴設備研發人員而言,也只要把設備打造得使用更加方便、精準,比如能24小時粘附在用戶身體上的某一個部位,自動定期進行血壓測量,並且還能將數據分析反饋到用戶的手機上,最後還附帶生活飲食建議以保持血壓穩定等。此外,還可以跟醫院打通,盡量減少慢性病患者去醫院的次數,使無論身在何處的患者都能夠和醫生有穩定的溝通。如果前期的健康管理工作做好了,一切體征都穩定,自然還能減少患者去醫院的次數。

  英國華威大學的一位研究員JamesAmor博士認為,就老年人如果能佩戴可測量心率、溫度、運動和其他生理特徵的智能手錶或智能服裝,整個活動監測就可以讓家屬和護工了解老年人的健康和日常行為。同時,利用可穿戴設備,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可以構建各大社區的居民電子健康檔案,及時了解社區慢性病流行狀況和問題。這在個基礎上,除了能幫助慢性病患者管理疾病之外,還能搜集相關的數據樣本用於醫療研究。

  因此,這類人群未來會成為可穿戴醫療領域內最穩定的用戶群體,而反過來,他們也是真正需要可穿戴醫療類設備的人群。而且,伴隨着老齡化、慢性病等給社會醫療帶來的壓力,醫療可穿戴能否從新的角度切入為用戶帶來更多切實的價值,也關係著國家的經濟和發展。

  新醫改催生醫療可穿戴新發展

  中國新醫改的推進,所釋放出的市場空間和機會將成為醫療可穿戴發展的一個大“餡餅”。

  之前,中國所謂的公立醫院,其發展的資金來自政府財政撥款的還不到10%,剩下的都只能依靠醫院自身的服務收費和藥品銷售提成,也就是通常所說的以葯養醫模式。這也就導致公立醫院為了自存發展,開不必要的大處方、大檢查,逐利行為愈演愈烈;致使老百姓被動陷入“看病貴、看病難”的境況。公立醫療不公立,甚至完全背離了政府辦公立醫院的宗旨。

  那麼,現在通過醫改,制約公立醫院發揮正常社會責任,讓醫院、醫生回歸“醫”者本位。而當前對醫藥分離的調子已經基本明確,但要想徹底解決醫療問題,那麼接下來診斷與檢查分離也將是必然要走的路。也就是說,將當前醫院各種基於設備檢查的功能交由社會承擔。這就意味着醫療監管部門只要負責相關的標準制定與認證即可,任何個人或單位都可以開發相關的醫療檢測設備,或者開辦相關的醫療檢測機構。對於醫院的醫生來說,患者只要提供相應資質機構所出具的檢測結果,即可作為診斷的參考依據。

  這對於醫療可穿戴設備產業而言,必然會釋放出一個巨大的市場,就以心率檢測這一單項檢測技術為例,設備生產企業所研發的可穿戴式心率檢測設備只要符合相關的醫療認證,用戶就可以根據自身的健康需要自行進入市場購買,自行佩戴,並生成相關報告提供給診治醫生即可。當然,醫療可穿戴設備不僅限於這一領域,血壓、血液、新陳代謝等等一系列的醫療檢測市場都將被釋放出來,這對於可穿戴設備的從業者們來說,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醫療可穿戴將大幅降低醫療成本

  我們都知道,慢性病的治療往往需要頻繁的複查、長期的治療和藥物的支持,才能控制病情。而這就需要患者保持持續穩定的就醫習慣,包括時間和金錢上的巨額成本。

  以糖尿病為例,我們做如下說明:

  據2012年11月14日聯合國糖尿病日,中華醫學會糖尿病學分會(CDS)、國際糖尿病聯合會(IDF)聯合發布了一項中國糖尿病社會經濟影響研究的結果顯示:

  1)中國糖尿病導致的直接醫療開支佔全國醫療總開支的13%,達到1734億美元(250億美元)。糖尿病患者醫療服務的使用是非糖尿病者的3-4倍(包括住院和門診次數都大大增加)。

  2)糖尿病患者的醫療支出是同年齡同性別無糖尿病者的9倍。病程10年以上的患者醫療開支較病程1-2年的患者高460%。病程超過10年的人家庭收入的22%用於糖尿病治療。

  《2014中國衛生和計劃生育統計年鑒》的數據顯示:我國糖尿病的患者已經達到9800萬,顯然已經成為一個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既然這個問題已經出現,那麼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想對策來進行應對,如此一來,“互聯網”醫療就來了,而可穿戴設備作為現代科技的產物,同時又是新概念醫療領域內的核心載體,不得不被一次次地提起。

  在2015年的博鰲亞洲論壇“智能醫療與可穿戴設備”分會場上,ARM首席執行官Simon Segars更是提到了可穿戴設備在未來醫療領域內產生的一大價值,即降低醫療成本。比如那些身處偏遠山區的慢性病患者,基於遠程醫療技術,在藉助醫療級別的可穿戴設備,能夠及時獲得醫療信息與醫療支持,使他們省去一趟趟大老遠跑到醫院檢查的成本。同時,患者還可以通過醫療可穿戴設備,經常與主治醫生保持穩定的聯繫,溝通交流病情,更好地遵照醫生的吩咐服用藥物、生活等,這不僅能更有效地控制病情惡化,還可以由此降低就醫頻次,減少醫療費用。

  醫療可穿戴前路方向

  面對市場的需求和呼籲,尤其是新醫改送來的“餡餅”,醫療可穿戴設備又該如何去接呢?這就需要醫療可穿戴設備的研發和製造人員,能有的放矢,練好內功。

  大部分的慢性疾病都有以下這些特點:疾病存在一定的規律性,可以通過規律性的藥物來控制,而一旦離開藥物,病情很容易會惡化,比如血壓升高、血糖紊亂、心律不齊等。

  從當下可穿戴設備所宣傳的功能,我們看到很多產品的功能強大到什麼數據都能測。問題就出來了,顯然這必然分散了本來就已經很單薄的研發精力,從而導致產品所監測的數據不準確並且嚴重碎片化。這樣的產品對用戶來說,其實就沒有太大的意義了。

  相反,如果一種可穿戴設備只專註於一個功能進行研發,比如只針對患慢性疾病人群的血壓、血糖、心率等生命體征的測量。這一方面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由於產業鏈技術不完善所帶來產品的技術、性能、體驗的制約;另外一方面集中專註的功能技術開發,能最大程度的保障產品技術的可靠性。換而言之,功能做得最少,就越容易將該功能做到極致,一步到位打造成醫療級別的,市場也就越容易被打開。

  舉個例子,專註於打造一款血壓儀,如果定位其用戶群體為老年人,那麼就要圍繞着老人的生活習慣、認知能力等進行設計、開發,使設備的操作盡量簡單。如果定位為中年成功人士,則需要類似於Apple Watch的理念,需要時尚的外觀。此外,對於老人用戶群體而言,除了在數據測量精準的基礎上,還能給用戶提供一些附加價值,比如能夠以語音的方式告訴用戶血壓數據,如果數據顯示血壓偏高,那麼能及時提醒用戶需要注意的事項,並將這一情況同步給用戶的監護人。

  傳統的電子血壓儀已經存在於市場很久,相關的技術也相當成熟,而在可穿戴設備時代,要考慮的就是如何在這個基礎上使這款設備更加智能,使用性能更優、更人性化、更直觀。雖然,全範圍的物物相聯當前還難以實現,但設定的點對點的連接技術已經很成熟,而這對於一款智能血壓儀來說就足夠了。比如,設備能在患者病情特別不穩定的時候自動聯繫其主治醫生,或者在發生意外情況時,主動呼叫就近的看護人員等等。

慢性病人群:可穿戴設備的剛需市場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