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趣味 » 食腦、吸血、挖心…探秘亞馬遜神秘「食人族」,誤入的遊客至今無人逃出

食腦、吸血、挖心…探秘亞馬遜神秘「食人族」,誤入的遊客至今無人逃出

亞馬遜雨林心臟地帶的麥西河沿岸

食腦、吸血、挖心…探秘亞馬遜神秘「食人族」,誤入的遊客至今無人逃出

在巴西亞馬遜叢林裡的皮納哈人的語言中,根本沒有時間、數字、色彩的詞語和概念,也談不上有什麼藝術和歷史記憶。皮納哈人是世間惟一真正使用這種語言的人群,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缺乏智慧。

巴西亞馬遜叢林裡的部落圖騰

食腦、吸血、挖心…探秘亞馬遜神秘「食人族」,誤入的遊客至今無人逃出

語言:更像口哨和嗡鳴

在亞馬遜雨林心臟地帶的麥西河沿岸,參差披拂的茂密樹枝攔住了灼熱的陽光,語言學家丹·埃弗雷特正在向居住在這裡的皮納哈部族傳授一些基本詞彙。

「1,2,3,」他用清晰的葡萄牙語說。迎接他的卻是一張張茫然的面孔。這課比他想像的更難上。

埃弗雷特以前是傳教士,現在是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一位民族學者。在25年多以前,他決心教皮納哈人如何計數。但他未能成功,相反他發現的是一個沒有數字、沒有時間的世界,這裡的人們看來只是在吹口哨和嗡鳴。

這個與世隔絕的部族約有350人。從埃弗雷特1977年首次踏上他們的土地時起,他就明白這是個特別的部族。他們的語言中沒有任何詞彙能表達數字的概念,甚至連最基本的計數數字也沒有。他相信這是世界上惟一一門沒有數字的語言。不過好幾個月之後,他能肯定地指出皮納哈人的特別之處:他們的語言是那麼的難於破譯,交流時有點像是在歌唱,更像是吹口哨和嗡鳴,而不像是說詞語。

天倫之樂

食腦、吸血、挖心…探秘亞馬遜神秘「食人族」,誤入的遊客至今無人逃出

數學:幾乎無人學會數到10

1980年,經許多次懇求後,埃弗雷特開始設法教皮納哈人語言。在8個多月的時間裡,他竭力將數字的概念傳授給那些更加渴望學習外界語言的男人和女人們,方便他們與前來這裡拾堅果的其他土著部族公平交換。

但在經過了夜校好幾個月艱辛甚至是很痛苦的努力後,皮納哈人當中幾乎沒有人能數到10。甚至連1+1這樣簡單的運算,看來也超出他們的理解能力。

「起初他們想學習讀寫和數數,」他說,「但到最後,只有幾個人能勉強從1數到9。我心想:『這行不通』。」

皮納哈人貧乏的語言不只是沒有任何數字,而且他們看來甚至無法想像數字是什麼。

在埃弗雷特與他們相處7年後,他從來沒聽過他們使用像「全部」、「每一」和「更多」這樣的詞語。他們有一個詞「霍瓦」與數字「1」有點相近,但它的意思也只是「小的」,或者用來指少量,比如與一條大魚相對的兩條小魚。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心理語言學家彼得·戈登也已前往雨林深處,研究皮納哈人的數字技巧,他利用皮納哈人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簡單材料進行實驗。他請他們按照他示範的樣式,來排布電池,或者要他們數他手裡有多少個巴西堅果。但實驗結果表明他們就是無法理解數字的概念。

廣袤的亞馬遜叢林

食腦、吸血、挖心…探秘亞馬遜神秘「食人族」,誤入的遊客至今無人逃出

藝術:對繪畫完全陌生

不過缺少計數技巧這一特點,還只是他們讓語言學家們20年來頗感興趣的許多特點之一。該部族已經存在了許多個世界。

「我設法想轉錄出我聽到的一切,」如今已能說流利皮納哈人語言的埃弗雷特說,「我竭力地想找到任何一種語言都擁有的那些結構,但就是沒有。我原本以為是因為我體驗不夠而找不出,但實際上根本沒有這樣一些結構。」

他相信皮納哈人的語言是世界上惟一沒有明確詞彙來形容色彩的。他們沒有任何書面語言,沒有能追溯至兩代人以前的集體記憶,這意味著沒幾個人能記得全部四位祖輩人物的名字。

裝飾藝術的概念對於他們來說是陌生的,甚至連最簡單的繪畫也讓他們摸不著頭腦。他們據信也是世界上惟一沒有創世神話的。在被問到他們的先人如何來到世間時,他們說,「世界是創造的」,或者說,「一切東西都是被製造出來的」。

皮納哈人的語言很簡單。對於男人們而言,它可以歸結為8個輔音和3個母音。女人們擁有全世界最少的「語音」,只有7個輔音和3個母音。他們沒有完成式,比如說他們不會說「我已經吃過了」。

亞馬遜叢林崎嶇蜿蜒的河流

食腦、吸血、挖心…探秘亞馬遜神秘「食人族」,誤入的遊客至今無人逃出

[探尋原因]

緣於獨特文化和生活

皮納哈人沒有時間、數字、色彩概念,也沒有對於過去的共同記憶,這種獨一無二的特性太讓人類學家們著迷了,他們顛覆了學者們對於語言和人類整體的常識。

包括戈登博士在內的許多人,都用皮納哈人無法學會計數來證明這樣一種理論:語言塑造著我們的思維方式,我們只能創造出那些能用詞彙來表達的思想。

按照這一理論,皮納哈人無法掌握另一種語言葡萄牙語裡邊的數字,是因為他們自己的語言中沒有這些東西。他在《科學》雜誌上說:「有沒有因為沒有描述某些東西的詞語,我們就無法去想這種東西呢?我想這就是一個例子。」

但埃弗雷特還不滿足於這一認識。「你可以說該語言的這些特徵,這些概念的缺失,全都是同時發生的。我想設法找到一條共同的線索,來解釋皮納哈人為什麼這樣。」

他發現這一因素隨處都可以找到,但其重要性還從來沒有得到人們注意———皮納哈人的文化和獨一無二的生活方式。在他對發表的一篇論文中,埃弗雷特說是這一點而並非他們的語言,導致皮納哈人不會計數。

生活在亞馬遜深處的神秘部落

食腦、吸血、挖心…探秘亞馬遜神秘「食人族」,誤入的遊客至今無人逃出

「及時行樂」的部落人

由於其文化根深蒂固地只強調指向直接的、個人的體驗,皮納哈人也就沒有詞語,來形容從色彩到記憶甚至還有數字的任何抽像概念。埃弗雷特說,他們的語言中也沒有過去式,因為任何東西對於他們來說都是現存的。當它再也不能被感知到時,它就完全不在意念中存在了。「從許多方面來看,皮納哈人都是徹底的經驗主義者,」埃弗雷特說,「他們對一切東西都要求有存在的證據。」

對於皮納哈人而言,生活就是抓住現在時刻,享受此時此地的快樂。這種「及時行樂」文化在語言方面的種種限制,可以解釋他們為何根本不想去銘記自己從何而來,為何沒有任何故事可以講述。

埃弗雷特說,這種文化的其它一些特點,也不可否認地對皮納哈人產生了影響。他們對自己的行為方式深信不疑,因而無法去做那些其他人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比如說,當皮納哈人想用一個根子的圖形來驅趕邪惡魂靈時,他們能畫出一條直線,但要讓他們寫出數字「1」,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寧靜的亞馬遜叢林

食腦、吸血、挖心…探秘亞馬遜神秘「食人族」,誤入的遊客至今無人逃出

[部落軼事]

想「幹掉」外來者

在上世紀70年代末,埃弗雷特曾多次訪問這裡,他開始理解部落人在說什麼了。一天晚上在偷聽他們的談話時,通過把從他們那裡學到的可憐巴巴的幾個詞語拼湊起來,埃弗雷特意識到,這些正在沿著河岸行進的武士竟然打算趁著月色來幹掉他。

埃弗雷特迅速跑回自己的棚子,將妻子和3個孩子鎖在裡面。「我奪取了他們所有的武器、弓、箭。」他說。他獲得了勝利,讓對方猝不及防。該部族為他已經弄懂他們的話感到吃驚,於是開始小心翼翼地對他表現出尊敬。從那以後,埃弗雷特和家人都再沒遇到什麼麻煩。

亞馬遜神秘部落居住地

食腦、吸血、挖心…探秘亞馬遜神秘「食人族」,誤入的遊客至今無人逃出

生活在亞馬遜叢林深處的人們

食腦、吸血、挖心…探秘亞馬遜神秘「食人族」,誤入的遊客至今無人逃出

並不智力低下

皮納哈人強烈抵制西方知識,當意識到埃弗雷特正試圖寫下他們這種純粹為口頭語的語言時,他們不來他的讀寫班了。他們說:「我們的語言不用寫。」他們說自己來上課的原因,只不過是晚上能有這麼多人聚到一起很有意思,還有就是埃弗雷特做爆米花給他們吃。

有人認為皮納哈人智力低下,但埃弗雷特說這種看法毫無根據。「這些人知道叢林裡每一個物種的名字,知道所有動物的習性,」他說,「他們對自己環境的瞭解,超過任何美洲人對周圍的瞭解。他們瞭解許多我們不知道的東西,但僅僅因為我們的一些東西他們不瞭解,就說他們智力低下,這是荒謬的。事實上我就很『笨』,因為我經常在叢林裡迷路。」


via wazafee

看看這個吧

和泉紗霧的妹控們看過來! 台灣還未出版的作品! 希望各位慎入…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進擊的巨人神展開,牆內世界只是個實驗室!慎入【透劇】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