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柳傳志“收山之作”:聯想控股或本月在港IPO

柳傳志“收山之作”:聯想控股或本月在港IPO

  劉佳

  推動聯想控股上市,或將是老兵柳傳志的“收山之作”。

  有消息稱,聯想控股有限公司將在6月4日向香港交易所舉行上市聆訊,計劃發行規模不超過20億美元的首次公開募股(IPO)。

  有媒體援引知情人士的話稱,聯想控股IPO計劃若獲得批准,將於下周開始向投資者進行推介,如果反響積極,該公司將在之後的一周啟動IPO並接受認購。這意味着聯想控股將在本月底前上市,並有望成為今年內亞洲地區最大金額的IPO交易之一。昨日,《第一財經日報》向聯想控股核實此消息,但截至發稿,官方並未對此做出回應。

  柳傳志在此前接受採訪時,曾透露聯想控股將於2014年~2016年整體上市,聯想控股上市后,過兩年他就會全面退休。

  聯想控股有多大?

  從單一IT領域,到多元化擴張,再到大型綜合企業,聯想控股究竟有多大?

  從歷史來看,聯想控股創立於1984年,一直到2000年,它還只是在單一IT領域發展。

  2001年,聯想系企業組織結構進行調整,聯想控股成為聯想集團的母公司及單一大股東;此後,聯想控股逐漸成長為一家多元化的投資控股公司,包括“實業”和“投資”兩個板塊。

  其中,實業板塊,是聯想控股對某些行業里的企業進行直接投資,提供增值服務;投資板塊,則是聯想控股使用自有資金以及業界其他機構的資金,以旗下兩家獨立投資公司進行運營與管理,其中一家是專事風險投資的君聯資本,另外一家是專事股權投資基金的弘毅投資,待投資周期完畢后,將所投企業售出后取得回報。

  可以看到的是,聯想控股的戰略投資平台涉及IT、房地產、現代服務、金融服務、農業食品、化工新材料等幾大領域,成員企業包括:聯想集團、君聯資本、弘毅投資、融科智地、神州租車、拜博口腔、正奇金融等十幾家子公司。

  而這種“投資+實業”的模式,通過兩個板塊之間的互動,既使聯想控股擁有源源不斷的現金,同時,財務性投資也可成為聯想控股核心資產項目的優質來源地之一。

  有業內人士評價,這更像是一種階梯式的拉動戰略——聯想控股通過投資高利潤率的行業,來拉動聯想集團等低利潤率的行業,再通過低利潤率行業的規模增長,達到擴容。而在投資回報周期較長的行業中,聯想集團等低毛利率但具有規模效應的企業又能夠對整體業務提供支撐。

  今年4月聯想控股向港交所提交的材料顯示,聯想控股的收益從2012年的2263億元人民幣增至2014年的2894億元人民幣,年複合增長率為13.1%。公司的權益持有人應占利潤從2012年的22億元人民幣增至2014年的41億元人民幣,年複合增長率為34.8%。而公司的總資產從截至2012年12月31日的1979億元人民幣增至截至2014年12月31日的2890億人民幣,年複合增長率為20.8%。

  有業內人士評價,聯想控股多方面投資,包括布局一些熱點領域,對於未來上市估值會有較好的支撐,不管是短期市場概念還是比較長遠的價值投資,都會形成結構化支撐,特別是如消費、健康等,都是未來投資熱點。“但對於聯想控股而言,還將面臨整合挑戰,而雖然聯想控股目前提的是整體上市,但未來旗下子公司業務將擇機分拆也依然是選項之一。”

  三個不確定

  在聯想控股內部,柳傳志把這次上市比作聯想向“百年老店”進發的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在上市前的員工溝通會上,柳傳志曾坦言,2008年,聯想控股就提出準備用6~8年的時間,在2014~2016年實現上市。但是中間由於一些原因,使得公司的發展耽誤了一年。2009年又正趕上金融風暴波及IT產業,那一整年的時間,柳傳志把自己主要的精力放在了聯想集團,因此聯想控股上市工作實際啟動是從2010年開始的。

  他提到,在這個過程中,聯想曾經犯了一個主要的錯誤,就是由於時間緊,把“磨刀”的時間減少了,例如在業務布局的時候,過於着急,打的是遭遇戰,沒有把某些地方吃透;另外戰略投資部本身沒有形成足夠力量,因為上市的時間定了,就必須要在這之前把項目投出去,這樣到時候才能結出果實。

  他也同時透露了聯想控股上市后的主要戰略路線、未來的挑戰等關鍵信息。

  其中,聯想控股上市后,主要有三個戰略方向:第一是投資與實業雙輪驅動;第二是在某些行業里,要通過投資形成領先的核心企業;第三要密切注視未來引領的行業,以免錯過機會。

  他舉了個例子,上市以後聯想的資金會更加充分,經驗會更加豐富,不再錯過好機會,比如像金融行業中的保險業,聯想控股是一定要做的。

  “梁信軍在三年前跟我講過,說保險行業一定要進的。當時我們對這個也有認識,但資金能力不夠,而且也沒有在這方面下更大的決心,結果他們就做了,從去年開始,他們在國外投資了三個保險公司,在國內投資了兩個。這一年中,復星的股價也漲了一倍。”柳傳志說。

  他同時在內部坦言,對於聯想控股而言,最大的挑戰就是不確定性。

  第一個不確定性,是國內外的政經形勢發展的不確定性。“我們是個企業,企業就像毛一樣,要依附在皮上,皮本身發生的變動對我們必然會有大的影響。”

  第二個不確定性,就是科技創新和業務模式創新對行業的影響,特別是“互聯網+”的影響。

  在柳傳志看來,“互聯網+”本身既包括了業務模式的創新,也包括了科技的創新,影響大到他自己也很難想象。聯想控股還要積極地去了解,“互聯網+”到底會給這個行業帶來什麼,怎麼進一步去進行調整。“比如支付對銀行的衝擊。客戶在支付寶上存錢,這種吸收存款的方式,銀行是絕對不允許的,但是你說你買點東西,擱點零頭在支付寶,銀行說不出什麼來。但這樣無形中就會形成巨大的資金來源,就能做出更大的事情。”

  第三點特別要注意的,就是科技大拐點的出現。他預測,科技的拐點也許就在這幾十年之內。

  “如果我們天使投資的投資人一直注視着引領行業,也許我們不但不會錯過機會,而且還會在裡邊起到引導作用。”柳傳志總結。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