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翻沉客船倖存者老吳口述:生死之間的1分鐘

翻沉客船倖存者老吳口述:生死之間的1分鐘

翻沉客船倖存者老吳口述:生死之間的1分鐘吳建強:「那一扇窗,乘船的那幾天,我開了關、關了開,很熟悉。

翻沉客船倖存者老吳口述:生死之間的1分鐘(「東方之星」客船的資料照片)翻沉客船倖存者老吳口述:生死之間的1分鐘   6月5日8時30分左右,「東方之星」沉船正在被扶正,已露出頂部及四層和三層翻沉客船倖存者老吳口述:生死之間的1分鐘吳建強說起和老伴分離的生死時刻,失聲痛哭,生死之間的1分鐘——翻沉客船倖存者老吳口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5日9時05分,長江「東方之星」完全扶正,但仍沉沒在水中,只露出藍色船頂。到目前為止,共搜尋到96人,其中14人生還,82人遇難,尚有300餘人下落不明。

  今年58歲的吳建強,是個大字不識的農民。他是這次長江翻船事故中第一個向外發出求救信號的人。

  精幹的老吳一臉滄桑,劫後餘生的他,操著一口天津話向記者講述了事發當晚驚心動魄的經歷——

 船上的最後一頓晚餐

  5月27日,老吳帶著老伴兒,跟6個老街坊一起從天津坐硬卧出發。經過了9個多小時的車程,28日早上6點多到達南京火車站。登上旅行社安排好的大巴,他和老伴兒來到五馬渡碼頭,看到了長江,也看到了那艘「東方之星」。

  「在碼頭參觀了一會兒,大概10點鐘,我們上了船,很快就出發了。」老吳說,他們住進了位於「東方之星」四樓的421房間。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次我和老伴兒坐頭等艙,不是家裡條件好,而是我老伴兒睡眠不好,夜裡有響動就失眠。」老吳說。

  到房間,老吳和老伴兒高興地把各自的茶杯放到了茶几上。

  正是這兩個茶杯,在後來的翻沉事件中為老吳贏得了生機。

  一路風光迤邐,時間過得很快。6月1日中午飯後,「東方之星」的遊客來到三國赤壁古戰場遊覽。

「實際上船是下午6點才開的。」老吳說,「因為考慮到一些遊客不守時,所以導遊一路上都會把上船的時間提前。晚餐是那幾天在船上吃得最好的一餐,米飯管夠,三個菜,好像是燉炸魚、豆角和西紅柿炒雞蛋。我老伴兒吃得很高興。誰知道這是她和我最後的一頓飯。」老吳泣不成聲。

  吃完晚飯,「東方之星」很快就逆江而上了。老吳說,晚飯後,他、老伴兒和幾個老街坊在甲板上聊天。老伴兒聊了一會兒,就回房間去了。

  大約晚7點鐘,老吳跟幾個哥們兒散了。老吳回到房間看新聞聯播。「看完了新聞聯播,還看了天氣預報,說武漢有大雨。」

  而此時,天還沒有黑,老吳看到外面正在颳風下雨,「東方之星」仍在快速行駛,將兩岸暮色里的風景拋在身後。

 1分鐘——生死瞬間!

  「雨越來越大了。」老吳說,他和老伴靠著床頭,雨點子拚命打在玻璃窗上,「風吹在窗戶上,刺啦刺啦地響,雨點子如同是橫著拍擊在窗玻璃上一樣。」

  老吳的老伴兒坐在床頭,很害怕。「她害怕,我不能害怕。但我心裡也很擔心,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大約晚上8點半左右,老吳感覺風雨越來越強了,「風和雨都是自北而南過來的,我們北面的房間首當其衝。」

  9點多,窗外的風雨更大了。「很奇怪,當時我想到了船會不會翻,但又覺得這種倒霉事不會被我們遇上。」

  雨點子越來越密集,雨拍打玻璃的聲響也越來越大。「感覺就像砸在玻璃上一樣。」

  這個時候,服務員在走廊里喊:「雨太大了,把窗戶關上,把床往門的方向推一點,免得打濕床。」

「我關了窗戶。在船上已經幾天了,我對窗子開和關已經很熟練。窗子一推就關上,窗戶和窗框扣的卡子一捏就打開,已經摸索出怎麼用巧勁開窗。」他說。

  「我沒聽服務員的,沒有動床。」老吳說,突然杯子倒在了茶几上,我立即起身去扶。

  與此同時,他的老伴兒已經滑落在地,頭擱在床沿上,而杯子已經從茶几上滾落到門口。

  「我站著,往門口方向滑去,到廁所門時,我伸手拉我老伴兒,拉住了。但是這個時候她的床滑下來把她擠到牆上。而我的床被立櫃擋住沒有滑下來。」

  這時,房間的地毯蓋在了他的頭上,他感覺船已經翻了。水很快淹了上來。他扒開頭上的地毯,忽然湧進的水將他推到了窗戶口。

  「我的窗戶這時已變成了『屋頂』,我本能地、迅速地用手捏住了鎖窗戶的卡子,窗戶一下子打開了!」

  水把老吳頂出了窗外。

  當老吳的頭露出水面時,他看見船已經是底朝天了。

  「從杯子倒下,到船底朝天,整個差不多只有1分鐘時間。太快了!」老吳回憶說,如果不是下床站起來扶杯子,他肯定跟老伴兒一樣滑到牆邊了。如果沒有立櫃擋著床,他也會被滑下來的床擠到牆邊。

 遊了20多分鐘,上岸了

  鑽出水面后,老吳發現他的左右兩邊都有人,左邊3位,右邊1位。他爬上了朝天的船底。

  「太冷了!漆黑一片,只能憑藉閃電看四周的情況,我們五個人都在船底上。」

  然而,反扣的船底並非安全之處。

  老吳發現,船底邊上的江水裡不停地有水泡上來,「這意味著江水在往船艙里灌,空氣在往上冒。」

  「船體還在下沉!」老吳意識到,死亡又一次向他靠近,船在一寸一寸下沉,他的心越揪越緊。「在這裡坐著肯定是等死。」於是他跟另外四個人說,「不能在這裡等,得游出去!」

  他說,那個決定是明智的。「又下雨又吹風,太冷了,船還在沉,繼續等下去,不如趁著有體力趕緊遊走。」

  借著閃電,老吳發現距離北岸最近。在河邊長大的他很有生存經驗,將身上的衣服脫了,擰成繩子捆在自己的腰上。「上岸得留著衣服。」

 另外四個人和他一樣,向北岸游過去。江水很冷,也很急,他「橫切」江水向岸邊拚命游去。

  「剛開始還能看到他們,游著游著就發現那四個人不見了。」

  大約花了20多分鐘,老吳游上了岸,他在黑暗中喊了兩聲「有人嗎?救命啊!」聲音淹沒在風雨聲中。他使勁擰掉衣服的水,然後穿上,往下遊走了一段,希望能找到剛才的「同伴」,但是沒有結果。

  他又向上遊走,希望能找到人或者船。大約走了半個小時,期間風雨逐漸弱下來,雨也停了,在閃電中他看到江邊有艘船。

  「有人嗎?有人嗎?」他站在岸邊對著船喊。

 「下面翻了一艘船!趕緊報警!」

  因為疾風暴雨擔心安全,船舶工人王小兵跟幾位同事把工程船停在了新洲碼頭附近,他們坐在房間里,提心弔膽,船外風雨大作。

  最強勁的風雨過去后,雨勢開始減小了。王小兵聽到外面有人在叫喊,他們拿著手電筒推門出去,一個全身濕透的老人在風雨中。

  「是你在喊嗎?」

  「是的!趕緊報警!下面翻了一艘船!」

  王小兵他們不太相信,說:「我們給你拿傘,拿雨衣。」

  「下面翻了一艘船!趕緊報警!先別管我!」

  王小兵他們馬上打電話報警。然後,他跟兩個同事連拉帶抬將老吳救回了房間。

  不一會兒,剛才「失散」的4個人也來到了工程船上。

  收到報警的海事船到了,老吳和另外逃生的4個人被帶上了海事船。這時,老吳發現,海事船上還有被海警救起來的其他2名倖存者。

「我兒子一直期盼著奶奶歸來」

  老吳,名叫吳建強,天津東麗區人。

  他是這次「6·1」長江翻船事故中第一個向外發出求救信號的人。今年58歲的他,是一個大字不識的農民。翻船后的第三天,老吳對記者說,現在站著還感覺到地在晃。他抹著淚說:「8個人,7個沒回來!我老伴兒沒了,那6個全是認識一輩子的街坊,其中一個還是我的發小。」

  「我跟老伴兒感情特別好,幾十年很少拌嘴。」老吳說起老伴兒,控制不住決堤的情感,哭出了聲。沉默了一會兒,他抽泣著說:「這是我們第一次出遠門旅行。」

  記者見到老吳的兒子吳一福時,他的眼睛已經紅腫了,剛問了一句,「是你送爸媽上火車的嗎?」他忍不住捂著臉,淚從指縫中流出,「我媽一輩子辛苦,沒出過遠門,這是她第一次到這麼遠的地方。」

  「事發當晚,我媽和我兒子視頻,還說給他買了禮物,回去一定帶給他。我兒子一直期盼著奶奶歸來。」吳一福哭著說。

看看這個吧

這個警察本想呼叫同仁閃避,下一秒他竟然「被車撞」…最後往生!「這畫面」讓所有人暴哭!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出租房竟飄出「異味」,沒想到一開門整張床「滿滿的都是這個」…房東嚇到去收驚!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