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戈壁資本徐晨:智能硬件是個“傳統” 行業

戈壁資本徐晨:智能硬件是個“傳統” 行業

戈壁資本徐晨:智能硬件是個“傳統” 行業戈壁資本徐晨

  自智能手機之後,通過軟硬結合的方式,對傳統設備進行改造的智能硬件潮已經洶湧了3年有餘,許多看不清的投資人曾把這個領域當做泡沫來看待;不過最最聰明的那群投資人,卻用以身試法的方式,押注了其中一個或者幾個,獲得了實實在在的真諦。

  為此,雷鋒網近期籌劃了一個全球智能硬件頂級投資人採訪系列,欲從投資人的角度告訴你,“為什麼這個出現在你面前的產品,其實是時代不可避免的產物。”

  話不多說,下面進入我們和本期嘉賓,戈壁投資合伙人徐晨的對話之上篇——《投了3年 發現智能硬件是個“傳統” 行業》

  投資前,他看智能硬件的邏輯

  戈壁投資自2012年開始看硬件,2012年底2013年初開始投硬件,從iKar開始,已經投了Autobot、Picooc、Sleepace等智能硬件領域的產品。顯然這些產品有個共性,就是遵循徐晨眼裡自家智能硬件領域的投資邏輯:

  “第一,主要看跟數據相關的,我們投的硬件產品希望它可以持續地、不停地產生數據,空氣監測儀、行車記錄儀、睡眠監測儀、體脂監測儀都是這樣的道理。而且這些數據的應用場景,最好是不用去主動觸發,而是被動觸發。 比如運動檢測,這個東西做之前已經有一個應用場景存在,只需基於運動這個場景去做一些數據收集類的工作。

  第二,純粹的可穿戴我們不花太多的精力,我們更願意看好它往輕奢品發展,某種程度上它的展示性比功能性更重要。

  第三,產品團隊要有比較快的迭代能力,團隊人員要對供應鏈有一定的經驗。”

  關於第三點,徐晨結合自家的親身經歷補充道 “純互聯網的人員,設計、產品定義、迭代能力都具備,但產品的質量控制和周期控制不一定具備。”

  投資時,他這樣給創業者估值

  “估值是這樣的,一般根據資金需求反過來推算的。一般在沒有實際收入的情況下,看你需要多少錢。比如Pre A投500-800萬人民幣這個區間,估值大概在2500-4000萬人民幣左右,一般第一輪我們占股20%左右,早期投資規則都是這樣的,到具體實施的時候會稍微有些小偏差。有時也會基於團隊本身的人的背景,成功的可能性做一些折扣。

  講到估值,徐晨還分享了一個特別有意思的故事,“之前有我們挺中意的一個無人機公司,第一次談的時候5000萬估值,我們覺得能hold住;第二次就5個億了,這時我們想跟一點點沒關係;可再過一陣子,說不行啊,5個億也太便宜了,這時我們只能說祝你們走好,基本上跟我們沒啥關係了,哈哈~”

  投資后,他像創業者的“保姆”

  “我曾自稱我們是創業者的“保姆”,作為早期投資者,無疑是有所為有所不為。

  早期的時候,我們通常會就產品設計、公司業務邏輯上跟創業者交流,這時我們就會提出一些看法,產品進入市場的基本邏輯;在財務控制上的經驗;後續融資上需要我們介紹的投資者;到了後面,甚至自己的朋友圈也會幫他們做一些招聘的工作;還有業務拓展,我們公司就有個2-3人的團隊,如果需要的話借給他們用。但運營我們肯定不會介入。

  等到公司早期到B輪這段日子,我們就會花比較多的時間在戰略制定、大方向預測;

  B輪之後,公司的運作能力就比較強了,我們就更多作為一個投資人的身份;

  C輪之後就有券商、承銷商出來了,基本不用我們操啥心了。”

  未來12個月,他眼裡的智能硬件Top 3

  “今年和明年還是智能硬件各方往裡跳的過程,機會非常大。包括今年年初我們定的今年一年的投資策略,智能硬件公司今年起碼還會投2到3家,總共投到10到15家是可以期待的。”對於智能硬件剩下的投資機會,徐晨非常樂觀,關於未來12個月智能硬件領域的Top 3他也心中有數。

  “第一個,和健康相關的,這塊是個非常剛性的需求,且維度多,測心跳、測睡眠、測體溫、測運動數據,所有人都會關心這一塊,而且每一種類型的群體都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潛在群體。

  第二個,車的市場還在看,我們認為車這塊很長一段時間內會持續地看,因為車的市場在中國來說, 很長一段時間還是會有一個很穩定的增長,不管是新車還是二手車,整個車的保有量很大,車大智能化程度卻很低,Connect device,HUD這些我們都在看。

  第三個,我們內部覺得可穿戴我們會撿起來再看,像看一下有設計感的東西,原因是經過兩年市場已經被教育地比較成熟,技術準備比較齊全,投資人只需從外觀設計、差異化下手,相對兩年前明朗很多。

  但VR這邊還是持保留意見,這類產品本身雖然很炫,可長期佩戴卻沒幾個人,除了做遊戲這塊的,沒發現新的生態系統。”

  歸根到底,智能硬件其實是個偏”傳統“的行業

  看了3年,投了2年,徐晨對智能硬件最深刻的認識,就是這個行業其實是一個偏“傳統”的行業。“不像互聯網公司和移動互聯網公司,他們的產品模式都非常‘輕’,智能硬件在我們眼裡其實是一個偏‘傳統’的行業,設計、生產都需要傳統背景的人來參與。

  包括之前投的那幾家就給了徐晨很深刻的感受,”最早投的第一家ikar,它一開始就走過一些彎路,雖然當時他們有一定的傳統供應鏈的經驗(團隊中一些人是從方正出來的),但對於智能硬件這一塊,因為產品的多樣性、非標性,跟過去電腦生產、手機生產還是有很大區別。自然而然地,初期他們栽了些跟頭,不過後面他們就很快就調整過來了,也讓我們後面的智能硬件投資順利了很多,但這段經曆始終教會我們一件事——後面投智能硬件,我們都會親自去創業公司深圳分部跑一趟,確認下他們的供應鏈水平再動手。”

  後記:

  仔細看戈壁資本投的幾個智能硬件項目,其實在“專業”和“非專業”之間徘徊,空氣監測儀、行車記錄儀、睡眠監測儀、體脂監測儀這些都是跟專業設備即將“擦邊”的產品,但它們又不怕專業設備對自己進行“秒殺”。好比可穿戴醫療領域的很多創業者為自己找的辯詞“我們做的是保健類產品,不是要代替醫療類產品,但提前保健預防毫無疑問會給你省去一大筆醫療費,你信不信?”。夾在這兩個維度之間的誘惑,無形中給了消費者一個美好的願景,這也是數據監測項目可以給戈壁投資的巨大想象空間。

  但作為一個定位於早期投資,止步於B輪的投資機構,肯定在一些大項目上沒法跟其它土豪資本PK,這時戈壁投資自有獨家的方式去憧憬這個基於數據的巨大想象空間。

  “建立小生態壟斷是我們推崇的產品擴張模式。有個很好的例子,國外Nest是先把它的環先建立起來,營造一個生態鏈, 進入這個生態鏈后,你發現可以選擇的廠家沒有幾家,對於多數創業公司來說,這是一條可行的路,從產品當中發現一個點,然後創造出一個小的生態環境,這比一開始光羨慕小米的品牌路線有用。”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