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神州數碼郭為:投資和創業必備的兩種能力

神州數碼郭為:投資和創業必備的兩種能力

神州數碼郭為:投資和創業必備的兩種能力

  “尋找中國創客”導師郭為認為,投資人應有失敗承受能力,創業者應有犯錯總結能力

  “人類失去聯想,世界將會怎樣”,這句廣告語是郭為1988年剛到聯想時的傑作。12年後,聯想分拆,他率領神州數碼團隊創業,打造出中國最大的整合IT服務商,成為中國智慧城市建設的第一品牌。今年6月3日,神州數碼董事局主席郭為作為“尋找中國創客”的創業導師,在北京西二旗神州數碼總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自稱是“一個老創客”。他提醒創業者,不要怕犯錯,最重要的是要善於總結。

  郭為 神州數碼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1988年獲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碩士學位后加盟聯想。此後12年裡,郭為換了11個崗位,被稱為“救火隊員”。2000年聯想分拆,郭為率領神州數碼團隊二次創業,成功將其打造為“中國IT服務第一品牌”。2011年至2013年連續三年入選《財富》(中文版)“中國最具影響力的50位商界領袖”榜單。

  與Uber相見恨晚

  新京報:Uber和神州數碼合作了,大家都很好奇,一個叫車軟件和做智慧城市的神州數碼怎麼會走到一起?

  郭為:今年CES(國際消費電子展)結束后,我去了硅谷,朋友們給我介紹了很多互聯網公司。其中一位朋友詳細講解了Uber的業務模式,一開始我也和你一樣,說一個打車公司跟我有什麼關係,可能我能幫它開拓點市場?因為中國也有滴滴、快的這樣類似的產品。

  但了解Uber的理念后,我發現它和神州數碼很相近,都希望打造一個公共服務平台。而且他們做得很出色,從用車這個點切入,但後台實際是在建一個面向社會的平台。神州數碼這麼多年來一直在孤獨前行,探索一種公共服務模式,這種模式包括技術上的可行性,包括服務應用模式上的可行性,是不是能夠被接受我們也不能確定。所以當我看到Uber做這件事情的時候,確實很興奮,似乎是找到了一個知己。

  新京報:理念和公司實力並不完全對等。就像創業公司都能描繪很好的願景,但能不能實現,有很遠的路要走,你為什麼會相信Uber有這個實力?

  郭為:因為它已經做出來了。他們已經開始挖掘大數據,分析並創造價值。他們已經在美國的一些城市送快件、送外賣——通過精準算法,將閑置汽車資源變成有價值的公共資源,提高效率,增加司機的收入,同時減少上路車輛,實現節能減排。這種新模式會逐步建立一套新的公共服務體系。

  今年年初,美國波士頓市已與Uber建立了大數據方面的合作,通過大數據智能分析,提供減輕波士頓交通擁堵、發展公共交通、減少尾氣排放的合理規劃和解決方案,助力波士頓政府打造智慧城市。

  新京報:對神州數碼而言,Uber的吸引力在哪裡?

  郭為:我們有共同的理念,他們在實踐上比我們先走了一大步,不僅有服務平台,還找到一個殺手級應用。所以,Uber對我們很有啟發,比如怎麼建造公共服務體系。我不能講很多我們具體在做的事情,但相信一年以後,最多兩年,我們很多東西能讓人眼前一亮。

  新京報:神州數碼和Uber的合作,會以怎樣的方式展開?

  郭為:首先是在理念上的交流,接下來可能會在技術上做一些交流,不見得一定會產生具體的東西。用一個比較俗的詞就是惺惺相惜,相見恨晚。

  新京報:未來神州數碼還會跟更多的互聯網公司合作嗎?

  郭為:當然。神州數碼是從非常傳統的IT業務起步,經過十年,我們從邊緣走到主流。下一個十年,神州數碼要擁抱互聯網,從主流走到前沿,也就是讓信息技術滲透到我們服務的各個領域。

  別人看我像堂吉訶德

  新京報:能簡單描述一下你們要搭建的這個智慧城市平台嗎?跟現在互聯網公司的平台,比如淘寶、京東有什麼異同,也會開放嗎?

  郭為:一定要開放。今天是一個非常開放的世界,沒有人可以封閉,去單打獨鬥。一定要融入到大生態體系里,公司這個植物才能夠更好生長。我們要做的是一個城市服務平台,未來大家都會生活在互聯網環境里,老百姓每天都要和這個平台接觸。

  新京報:可以簡單地理解為,除了政府服務互聯網化外,市民現在接觸到的這些互聯網生活,也會嫁接到這個平台上,變成一個覆蓋生活、辦公、政務,全方位的平台?

  郭為:對。比如早晨一起床,你的智能手機或手錶會把你的時間表,通過一個虛擬圖像推送到眼前。你可能又做了一個早操,也會被記錄到你的個人空間里,你的早餐會根據運動量和身體狀況被定製出來。

  一出門,Uber或者滴滴等智能交通工具把你帶到公司,在車上你能通過網絡空間把今天採訪對象的資料數據彙集,你處理后發給相關人員。甚至可以通過虛擬畫面,對採訪情景進行提前設計。

  採訪結束后,你要辦出國護照。把所有電子證件發給相關部門,過幾天就能收到護照了。

  下班前,你可以提前調節家裡的空調,冰箱會告訴你缺什麼東西,然後你在網絡超市選購,還可以預約廚師做飯,下班回家飯菜就做好了。

  這些是我們能想到的一些簡單的智慧城市情景。

  新京報:這些已經跟科幻大片差不多了。但這些場景,之前已經有很多企業分別描述過其中的片段。神州數碼有什麼吸引力,能讓大家把產品彙聚在這裡?

  郭為:就像說你為什麼打電話要通過中國移動呢?因為有很好的網絡。我們當然不是唯一的入口,這就看誰的服務更好,誰搭建平台的水平更高。

  新京報:你說過,“Uber來了,我不再孤獨”。你的孤獨感來源於什麼?

  郭為:沒有人理解我做的東西是什麼?我們做這個事情四年了,我最早說這個事情的時候,別人覺得是天方夜譚。

  新京報:有人嘲笑過你嗎?

  郭為:今天仍然有人笑話我。所以,我有時候覺得自己像堂吉訶德,自以為是,別人像看笑話一樣(看我)。

  新京報:所有顛覆傳統的人,一開始都是不被別人理解了。

  郭為:誰知道我是顛覆,還是什麼別的。但這就是我的體會,覺得自己看到了未來,而且這個未來對國家、社會都是很大的機遇,但別人不一定這樣看。

  說顛覆不如說改良

  新京報:之前你帶領神州數碼兩次成功轉型,現在看你的創業才剛剛開始。

  郭為:對,我就是個創客,一個老創客。

  新京報:互聯網時代,所有的行業都面臨被顛覆,你準備顛覆什麼?

  郭為:與其說顛覆,不如說改良。就像人鍛煉身體,把多餘的贅肉消滅掉,人才會更健康。現在企業可以藉助互聯網的力量,減掉不必要的環節。所以我覺得未來“互聯網+”的主方向是傳統企業和互聯網結合,不斷自我改良,使行業產生新活力。比如工業製造,互聯網的人想顛覆沒那麼簡單。

  不管是工業4.0,還是工業互聯網,還是中國製造2025,我覺得都會以製造業企業為主。又比如現在比較熱的互聯網金融,所謂的顛覆性短期是存在的,但最後一定還是以傳統金融業自身的改造為主。互聯網金融會有一個客戶群,但不會很大,只能起到刺激作用。

  新京報:怎麼解釋現在創業熱情高漲,創客們在每一個細分領域進行嘗試,希望創造一個新體驗。你的這番話對他們似乎是當頭一棒。

  郭為:我們的市場經濟還不是很成熟,鑽一些市場漏洞可能形成一些突破。就像當年有人在互聯網上做股票,以為傳統投資銀行、證券公司會被顛覆。最後的結果是證券公司互聯網化。再比如蘋果的iPod對音像公司的影響,只是更多版權公司要和蘋果合作,蘋果成為新的分銷商,還是要回到事物的本質。你再顛覆,人類吃飯穿衣的需求始終存在。

  新京報:但以前我要去超市買東西,現在網上買。超市這個商業體就是面臨顛覆。

  郭為:最終的生活方式是不是全是這樣,還是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應該只是一個多樣性的選擇吧。

  新京報:你這次創業要改善的是什麼問題?

  郭為:比如說要解決交通擁堵問題、環境問題、人口的快速膨脹問題,通過互聯網的方式,使這個城市變得更美好。

  新京報:現在“互聯網+”創業的核心機會是,用互聯網的力量,把中介、分銷商直接消滅。作為中國最大的分銷渠道,你怎麼接招?

  郭為:現在說分銷商完全沒有價值還為時過早。未來這個行業的成長會很慢,就像城市的水、電、煤氣公司一樣,不見得有多高的成長性,但這是社會需要的,它不會消亡。

  改變世界要腳踏實地

  新京報:很多人認為現在是創業的最好時期,你認同嗎?

  郭為:對,所謂創業最好時期,就是兩個東西聚到一起,一是技術快速變革;二是社會變革。比如中國在轉型升級,會有很多新需求。現在國內這兩者匯聚到一起,就會產生大量的創業機會。

  新京報:你認為創業者需要具備的第一素質是什麼?

  郭為:創造力極為重要。沒有創造力,叫什麼創客?就像莎士比亞的戲劇把英語範式定型,京劇給中國戲劇的形式下了定義:一個馬鞭就代表一匹馬,一個臉譜代表一種性格的人。我認為創業者要有應用情景的想像力,知道在什麼情景下這個東西會發揮作用。

  新京報:創客成長為企業家需要不斷學習。你認為哪個要素最重要?

  郭為:前一段時間,扎克伯格(Facebook創始人)到清華大學演講,他講了一句話我很認同,一個偉大企業家要有改變世界的想法。如果只是要賺錢,很難做大。我非常討厭為了掙錢,不計手段的人。掙錢了又怎麼樣?鑽漏洞發財了有什麼意義?

  新京報:但是也有人認為,創業者一開始不要抱着太大的夢。

  郭為:我覺得不矛盾,改變世界要腳踏實地。

  新京報:你剛做神州數碼的時候,有那麼遠大的理想嗎?

  郭為:有,從一開始我就是這樣想的。我當初選擇聯想,也是因為柳總(柳傳志)說,我們的企業要走向國際,我們要產業報國,是這樣的大旗吸引了我。

  投資人應有失敗承受力

  新京報:很多人認識的郭為只是神州數碼董事局主席,其實你早也發生角色轉變。介紹一下你作為投資人的成績?

  郭為:我現在有投資一些企業或者跟一些創業企業合作,主要是圍繞數字化中國概念展開的。

  新京報:對於你經手的投資項目,是以公司名義去投?還是以你個人名義去投?

  郭為:都有,天使是個人的,因為有巨大風險,投1000個能有1個成功就不錯了。儘管我鼓勵創業,但並不是說所有人創業都能夠成功。中國過去的文化是鼓勵大學生找穩定的工作,現在應該變了,要鼓勵孩子們去闖一闖,試一試。哪怕創業兩三年沒成功,再去找工作也沒有關係。

  新京報: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做投資的?

  郭為:主要還是從做智慧城市之後。我們變成一個平台公司,就像馬雲開淘寶一樣,要讓成千上萬的小企業到這個平台上來,我們需要支持這些企業,讓他們成功。他們的成功就是我們的成功,做平台就是讓人家成功。

  新京報:到目前為止,你比較得意的投資是什麼?

  郭為:神州融的投資感覺還不錯。他們藉著互聯網金融的熱潮,搭建了一個風險管理的服務平台,最近拿了不少獎項。

  新京報:現在很多像你這樣的企業家轉型做天使。你怎麼平衡這兩個角色?

  郭為:做這種投資可能還不是我的長項。其實雷軍對我影響挺大,他是天生的創業者,(對機會)很敏銳,我更擅長大的資本運作,能夠做資源整合。

  新京報:就是聚焦在智慧城市這個項目上?

  郭為:對,在平台搭建過程中,我們會組織一些創客群。比如前一陣在成都,我們組織了20多家平台上的企業結成創新聯盟,我們也會在那裡建立孵化器,建立產業投資基金,和政府合作,和地方基金合作,鼓勵創業者到我們的平台上來。今年是20多家,我希望未來幾年能做2000家,這樣才能把平台價值充分發揮出來。這是我們的主要方向。

  新京報:現在更多的資金湧向互聯網高科技領域,短短几年天使投資成本貴了好幾倍。你認為有泡沫嗎?是否有破裂的風險?

  郭為:我覺得現在是相當正常的狀態,投資人應該有失敗承受力,過去是撿便宜,市場沒有熱起來,所以項目成功率很高。

  失敗時要善於總結

  新京報:回顧你個人的成長過程,你認為個人的成功是偶然還是必然?

  郭為:很難說。我當時加盟聯想,和今天創業沒什麼差別。那時全國研究生只有2萬人,可以說選工作,好機會多得是。我到聯想,還是想把個人價值發揮到最大。不是我個人有多牛,是那個環境造就的。比如那個廣告詞(人類失去聯想,世界將會怎樣),也是在討論環節里,碰撞出來的,只是我組織了這個事情。包括後面的工作,讓我管財務,我哪懂,還是靠團隊力量。個人的學習能力非常重要,現在我還在學習。

  新京報:你現在在學什麼?

  郭為:什麼都學,和互聯網相關、和技術相關的東西,只要是有用東西,都要去學。

  新京報:這些年,你學到最重要的知識或技術是什麼?

  郭為:不好說,就像當初我覺得自己不適合PR(公關)工作,柳總批評我,你不會跟人打交道,什麼工作都不會做好。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就在學習如何跟人打交道,跟媒體打交道。在這個過程中我學會了如何通過媒體進行營銷,以至於後來有人說我是中國公關第一人。我只是在工作中,不斷學習。

  新京報:你剛參加工作時的夢想實現了嗎?

  郭為:當然,我現在比當時的夢想,已經走得更遠了。那時候根本沒有想到能做到現在這樣,只是覺得跟着柳總一起闖天下就挺好。

  新京報:你還曾經調侃自己是一個容易犯錯的CEO,你犯過什麼錯誤?

  郭為:2001年我們上市,2003年就出現很大的虧損。我當時做軟件服務,我是拿着本書去做的,這個產業怎麼做其實自己並不是很清楚,什麼人適合做這個,也不清楚。結果犯了一系列錯誤。我覺得我成長的過程,就是不斷犯錯,不斷總結,不斷接受教育的過程。

  新京報:年輕創業者一開始也會犯錯失敗。對他們,你有什麼建議?

  郭為:最核心東西是要善於總結。一是對自己的總結,是不是創業這塊料,如果一次兩次三次都搞不清楚,這個人就不可救藥了。第二才是總結事情本身,是不是有商業價值。做企業做到最高層次,是要做出社會價值。世界上什麼機構時間最久?一是學校,二是教堂,因為他們的社會價值巨大,所以長命百歲。

  【導師小調查】

  1 你認為創業者最重要的素質是什麼?

  a聰明 b勤奮 c誠信 d堅韌 e個性 f其他(可註明)

  ●郭為:c

  2 你希望和你投資的創業者成為什麼樣的關係?

  a朋友 b師生 c無所謂 d其他(可註明)

  ●郭為:a

  3 你對所投資的項目,喜歡哪種退出方式?

  a下一輪融資有人接盤就退

  b成功上市後退出

  c看準了就長期持有

  d根據公司發展狀況再定退出方式

  e其他(可註明)

  ●郭為:d

  采寫/新京報記者 林其玲 實習生 魏紅蕾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