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妻從東莞回來我發現了她的秘密

口述:妻從東莞回來我發現了她的秘密

  導語:四十歲啊,卻像老了20歲,如此這般的慘烈、殘酷、殘忍、嚴重。可他不在乎,三個字不在乎,就足以讓人覺得一切都值了,付出再多,我不在乎,你又能拿我怎樣?

  文字:禪小岩

  妻子外出三年,要打工回來,他興奮極了,像個孩子般的興奮,看到我,真想趴我臉上親兩口,但是念在他口氣比較重,我於是列開臉,“喂喂,請注意舉動,別動手動腳的。”

  其實,他的興奮我是可以理解的,當年,他老婆做出要獨自一人外出打工的決定時,他來找我,說著說著就掉下淚來。此後的所有日子,他最長重複的一句話是:她死了,權當是死了……在他心中,這一次外出,說不定遇見了好的歸宿,也就不會回來了,和人死了又有什麼兩樣。雖然,她已經為他生了一個小孩,小孩才四五歲,根本對自己的母親的離開毫無反應,每天依然開開心心,或許,等他長大,再大點那種母親離開的感覺才會覺察到吧,農村的小孩就是這樣。

  他身體不大好,結婚後,去了巢湖,乾的工作就是清洗油煙機,大概做了一年,覺得身體不適,回到縣醫院檢查,貌似是心臟病之類的吧,反正是不能幹重活了,即使家裡的農活也是干三天歇兩天,所以就這身體素質也的確讓人煩擾。他的老婆煩了,每日和他表面上看似還和氣,其實暗地裡在家摔摔打打已經成了家常便飯,夫妻感覺也漸漸變得漠離,以至於她做出選擇:你在家看着小孩,我南下淘金去……其實,她說的也有道理,再這樣下去,夫妻倆都閑着,是要問天要飯了。

  他也沒吭聲,只是回應,好吧,你去吧,外面人的精的很,別被騙,多長個心眼兒。

  她看着他,就說點這些?

  他低下頭,對。

  她說,好吧,你在家好好照顧自己,等我賺了錢,我接你去,還有咱寶貝疙瘩兒子。

  他點點頭,好,放心吧。

  天未亮,她就踏上了南下的火車,去了哪裡,他也不管不問。半個月後,他手中的那個諾基亞響了起來,接起來,是熟悉的聲音,他聽的眼淚橫流,卻沒有哭出聲,只是一味的點頭,說著:嗯嗯。

  從那以後,每每半個月,她都會打來電話,每次接到他電話,農家的院落總會散出他清嗓后嘹亮的哈哈大笑聲。日子就這樣不急不緩徐徐的走着,到過年她沒有回來,有人調侃,在外傍大款了吧?他說,不會的,嘿嘿;第二年,她還是沒有回來,倒是給他打回來一筆“巨款”,他從信用社拿出這些錢,發瘋一樣的打她的電話,終於撥通,他破口大罵,說,這些錢是怎麼來的?說啊,說啊……電話那端,沉默半晌,默默的掛了電話。他拿着這些錢,心裡很不是滋味,走着的路都東倒西晃的,差點和迎面而來的一輛大卡車相撞。

  沒想到,這又一次過年,她說她要回來了,接到她回來的電話,他瘦成皮包骨頭的臉露出一絲笑,皺紋一道道橫縱交錯,整張臉像多盛開的菊花,他才不到四十歲啊,卻像老了20歲,如此這般的慘烈、殘酷、殘忍、嚴重。可他不在乎,三個字不在乎,就足以讓人覺得一切都值了,付出再多,我不在乎,你又能拿我怎樣?

  妻子回來了,他來找我,我覺得吧,我們之間像是美女和野獸,前段時間,去趕會,大家都笑,我像是牽着自己的女兒。

  我說,別聽他們胡扯,這幫人就是閑得慌瞎扯皮,不用介意啊。其實吧,說心裡話,他們之間的距離也頗大了,整個一大叔一小女孩。當然,我是不會表露出真心話的,因為這着實對他的打擊太大了,他這個人吧,喜歡走極端,稍不留神,就保不準會對你做出大跌眼鏡的事兒來。

  當大家的興趣點都漸漸的消失后,我有一天問他老婆,嫂子,你在東莞那地方玩啥哩?

  她吭吭哧哧半天,然後找了借口就離開了。有人湊上來,訓我,你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東莞不是稱為色情之都嗎?在那裡能幹點啥呢?你是不知道啊,她幹啥三年就能弄十幾萬,真以為外面的錢是飄樹葉子啊……

  這樣一說,我更納悶了,那她是……

  對方嘿嘿一笑,東莞髮廊的資深小妹唄,說的通俗點,就是賣肉的。

  哦……我恍然,但不知道是真是假,那如果是真的,他又該怎麼辦?又能怎樣的承受?

  又過了些日子,碰見他在外面下五子棋,整個人眼睛腫的老高,看到我,笑着說,活着啥勁頭吶?唉,鬱悶啊。我笑着回話,這就是日子啊,活着沒勁頭也要活啊……他站了起來,擁抱了我,謝謝你。

  我想,他是不是已經聽到了什麼,我猜,如果真是那樣,那可真的是夠猛烈的。

  文章來源(禪小岩的博客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