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她是「極道之花」出生黑道家庭,吸毒組幫派打人…直到妹妹說了一句話…她徹底改過…

她是「極道之花」出生黑道家庭,吸毒組幫派打人…直到妹妹說了一句話…她徹底改過…

日本有兩大黑道組織:一個是以大阪、神戶 等關西地區為主要活動地盤的「山口組」;另一個是以東京、橫濱等關東地區為主要活動地盤的「住吉會」。1968年,天藤湘子YAKUZA MOON出身在大阪的一個黑道幫主的家庭。天藤的父親是山口組一個系統的組長。

她是「極道之花」出生黑道家庭,吸毒組幫派打人…直到妹妹說了一句話…她徹底改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天藤的記憶裡,父親是一個黑道幫主,同時也是一個酒鬼。每次喝醉酒回家,先毒打一頓天藤的母親,然後開始砸家中的東西。放學回家的天藤,總能看到母親留著淚默默地收拾父親砸爛的東西的情景。
雖然如此,家中卻很富裕,時時有一些被稱為「組員」的黑道成員將厚禮送到家中,而父親始終是理一個小平頭,戴一副黑色眼鏡,穿一身寬鬆的義大利名牌西裝,踏著青蛙步,做出一種搖搖擺擺的樣子,坐上高級的黑色奔馳離家而去。天藤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她的父親到底是干什麼的?
上小學時,有一次填寫家庭情況表,在父親職業一欄裡,天藤不知該填什麼好。回家問母親,母親說去問你爸爸,爸爸想都沒有想,在表格上唰唰地寫上了「組長」兩字。

就這一筆,讓天藤在學校裡成為了同學攻擊的對象。
在回憶當時的情景時,天藤說:「因為我是黑道組長的女兒,所以沒有人願意和我交朋友,甚至在放學回家的時候,也沒有同學和我一起走。」如果僅僅是這一種心靈的打擊,還不足以促成她成為黑幫公主的理由。「好幾次,我被先輩的同學抓住頭髮往牆上撞」。這種屈辱感,喚起她內心強烈的反抗情緒。「我要做一位如父親一樣強悍的人」,天藤這麼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2歲的時候,天藤用糖果收買了幾位貧寒家庭出身的學妹,組織起了一支「少女黑風組」,專揀欺負過她的同學報仇。於是在學校中,她一躍成為最喜歡打架的「大姐大」。更令她威風的是,放學的時候,父親手下的年輕組員會畢恭畢敬地開車站在校門口,如迎候公主一般把她請上車。當然,天藤的成績始終是一塌糊塗…… 

中學初三的時候,天藤終於因為在社會上和人打架,把對方刺成了重傷而遭到警方的逮捕。她被關進了少年鑑別所(勞教所)的單人小房間裡。整整八個月的時間,失去了家庭關愛和朋友的天藤,透過黑色的鐵格子窗,望著當空的明月,第一次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就算晚上在外面鬼混,只要看到月亮,我就會寧靜。那個時候我意識到,謊言和欺騙是不對的。我的腦中滿是對父母的思念。」
雖然在離開少年鑑別所之後,天藤有了更多的墮落,但是,牢房窗外的明月,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腦海之中,日後成為引導她走向光明的指引。

勉勉強強終於獲得了初中的畢業證書。畢業後,天藤變得更加變本加厲,並迅速演變成一個上了日本警視廳黑名單的「不良少女」的代表。她開始和許多男人睡覺,開著改裝過的噴滿稀奇古怪油漆的汽車,在鬧市區裡放著高音喇叭招搖過市。許多同學見到她已經不知道她是誰,因為她用咖啡色和白色的顏料,把自己稚嫩的臉抹成了「最酷」。有一次,在同伴的慫恿下,天藤湘子吸食了興奮劑

她是「極道之花」出生黑道家庭,吸毒組幫派打人…直到妹妹說了一句話…她徹底改過...
曾經有一次,她被父親的對頭抓住,對方給她注射了藥物,最後還殘忍地將她打得遍體鱗傷後丟棄。在19歲的時候,當她又一次在一個情人旅館裡被打得遍體鱗傷、差點死掉時,她決定結束這種噩夢般的生活。她說:「我不斷地想,『我不能死在這樣一個地方』,我設法爬回家裡……我知道,一切該結束了。」
真正促使她反省的是妹妹的電話。

眼看著姐姐日益墮落,妹妹痛哭地哀求她盡快戒掉興奮劑,回到家裡來。妹妹的電話,令天藤突然醒悟,她毅然戒掉了興奮劑,並結束了與男人的關係,和一位攝影師結了婚。

平靜的生活沒有過上幾天,母親突然病故。而情緒陷入極度混亂的天藤,婚姻也亮起了紅燈。帶著出生不久的孩子,她選擇了離婚。不久,父親也得了癌症,由於失去了在黑道組織的實力,家境也日益困落。為了籌湊父親的醫藥費,天藤不惜以出賣自己的肉體來舉債度日。在父親的最後的歲月裡,她做了一回孝女。

「父親去世後,我突然變成了天涯孤人,我想我最應該做的事,是把自己的過去,家庭這些凌亂的故事記錄下來,為自己留住一個心靈中的家」。天藤在講述自己為什麼要寫這一本書的目的時,做了這樣的陳述。

她是「極道之花」出生黑道家庭,吸毒組幫派打人…直到妹妹說了一句話…她徹底改過...
天藤用了整整兩年的時間,幾易其稿,終於在2004年出版了《黑道月亮》。書中詳細講述了自己是怎樣從擁有正常童年,到急速墮落,以至於捲入犯罪、吸毒並亂交的真實生活經歷。書在日本出版,當時就曾引起不小的轟動。而英國出版社也看上了這一本書,並在全球推出英文版,令天藤的名聲大振。英文版大膽使用天藤的全裸紋身照片作為封面,令歐洲讀者對於日本這一位黑道女子的傳奇經歷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書很快上了英國的暢銷書排行榜。

從一位不良少女,到成為一名作家,天藤經過了漫長艱難的蛻變。現在,天藤能從寫作和講演中得到一種滿足和尊重,但對於一個離婚獨自帶孩子的女人來說,生活本來就不容易,再加上她黑幫家族的背景,在日本這個骨子裡非常保守的社會裡,要取得人們的認可依然非常艱難。她說:我的經歷決定我不會成為許多人心目中的好女人,但是我一定會成為一個好母親,教育好我的女兒成為一個出色的人。我會繼續努力,好在我已經知道,活著不再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和已經消失的家。

日本是世界上唯一承認黑幫合法性的國家。據透露,黑社會成員的年平均收入為500萬至600萬日元。

天藤湘子的父親是個黑幫成員,她的父親是一個與山口組關係密切的黑幫首領,這個人過著「經典的」黑幫生活:穿義大利西裝、開進口車、擁有一輛哈利‧戴維森摩托車。天藤自己也早早就因為行為不端而被送進少女管教所,她在接受採訪時回憶說,「我的行為完全像一個小強盜那樣,動輒打架,根本不考慮別人的感受。」

小時候,天藤天天接觸的都是那些滿身紋身的男人。過了20歲,她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在自己的上半身刺青了代表流氓身份的大片紋身,

天藤的紋身是精雕龍鳳和一個中世紀的日本藝伎,藝伎嘴裡含著一把尖刀。這紋身刻畫的就是天藤兒時和年輕時生活的寫照

她是「極道之花」出生黑道家庭,吸毒組幫派打人…直到妹妹說了一句話…她徹底改過...
即使在天氣很熱的日子裡天藤也穿得嚴嚴實實,因為從她兩腕以上,覆蓋胸部到背部,最後上升到左肩,刺有一大片紋身。這是她當年接受「成年禮」的標誌。雖然她不覺得自己的紋身有啥可恥的,但只要有一小塊痕跡露出襯衫袖口就足以給她招來鄙視。「音樂家和藝術家可以炫耀他們的紋身而不受處罰,而像我這樣的少年犯就得千方百計地把紋身隱藏起來。

天藤的自傳《流氓的月亮》一書的英文版早就成為歐美暢銷書。該書原版在日本出版時也曾引起轟動,此書揭開了當代日本不為人注意的一角,暴露了日本底層社會的恐怖與神秘。天藤湘子在書中講述了她從正常的童年生活中急劇墮落,捲入犯罪、吸毒和混亂的性行為的過程。此書的特別之處正在於作者的身份。描寫日本黑幫的書已經有不少,他們的生活中充斥著酗酒、金錢、女人和暴力,但從他們的妻子、女兒和情人的角度來寫他們的生活的,天藤還是第一個。

天藤對流氓社會的憎惡,部分就來自她父親的同夥落井下石的冷酷行徑。「他生意失敗、一病不起的時候,他們還算是給他點『撫慰金』幫他渡過難關,但基本上是不聞不問,讓他自生自滅。只有他真正的好友才去醫院看過他。」「日本社會表面看起來平靜如水,底下卻一片混亂,歧視無處不在。」
不過,她堅定地表示不會改變自己的過去:「我作為一個流氓的女兒是過了段苦日子,但回首往事,我也並不想走別的路。我為我的父親是個流氓而驕傲。我知道他的世界裡沒有合適的空間容下一個女人,但是,我有他的DNA。」

天藤湘子經常講:「警方打壓得越厲害,黑幫就會越來越轉向地下,他們的活動也越來越難以跟蹤。」

天藤認為,黑幫在警方的打擊之下,黑幫已經無法從事他們傳統的生意,比如組織賣淫、販賣毒品和為他人串標。天藤說:「黑幫一旦被逼入死角,人性必然泯滅。他們過去用來謀生的手段都成為非法活動,生活因此變得艱難。」

天藤湘子從外表看和如今眾多日本女性沒什麼兩樣,染著棕色的頭髮身穿緊身牛仔褲。但是當她褪去襯衫,露出來的竟然是滿身的紋身…… 

廣告

她是「極道之花」出生黑道家庭,吸毒組幫派打人…直到妹妹說了一句話…她徹底改過...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