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被我逼婚後 男友讓備胎轉正了

口述:被我逼婚後 男友讓備胎轉正了

  導語:那天下班后,我沒有跟他打招呼就跑去找他,當我走到他下班的必經之路時,遠遠就看着他和另一個女孩手挽手地迎面走來,我彷彿被凍僵了,在那個沒有溫暖的冬日裡再也邁不出一步。

  傾訴者 婭嵐

  時間 4月3日

  東方今報記者 周莉

  和碩文是在一次朋友聚會中認識的,沒有一見鍾情,我是被他一點點打動的。

  那時候他對我真的很好,說要星星給星星也許有些誇張,但的確是只要他能辦到的,即使有難度,他也會想方設法地滿足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去爬山,山裡有座廟,據說廟裡的菩薩很靈驗,於是碩文跪遍了廟中的所有菩薩,並且在菩薩面前默默祈禱。我問他都許了什麼願,他笑着摟住我,在我耳邊輕語:“我向他們保證,要一生一世愛着你,不讓你受半點委屈。”

  也正是因為碩文對我的這些好,在遭遇父母反對時,我才會堅定不移地寧可放棄親情,也要選擇愛情。

  和碩文的戀愛談了大概有一年的時候,我告知了父母,結果,他們聽了一百個不滿意,堅決要求我跟碩文分手,說他家在外地,家庭條件差,本人也沒什麼本事,工作不穩定……我幫碩文說好話,列舉了他許多優點,尤其是他對我的好,可我媽一句話就把一切否決了,“男人婚前婚後兩個樣,難道這句話你沒聽說過?”

  儘管這樣,我依然沒有放棄,在我的堅持下,半個月後父母終於有所妥協,答應與碩文見一面。結果這一面見了還不如不見,不僅父母的態度沒有改變,連碩文也因受了冷淡而有了心結,父母反對的理由更是由此又多了好些:個頭太低,眼睛太小,沒有禮貌……

  說實話,在父母的強大壓力下,我也曾動過放棄的念頭,並向碩文提出分手,只是在轉身的一剎那我就後悔了,哭着撲到碩文的懷裡,我不想分手,我想和他永遠在一起。

  那之後,我和碩文的戀情轉入“地下”。父母不知實情,開始給我安排相親,我推託過幾次,但也確實去見過一兩次,那只是我跟家人使的障眼法。每次我都是敷衍了事,跟對方再沒見過第二面。可是碩文不理解。我每次去都是瞞着他去的,怕他多想,可他知道后還是固執地認為我有腳踏兩隻船的嫌疑,甚至以此為由向我提出分手。我傷心欲絕,渾渾噩噩過了一周,直到碩文重新來找我,向我賠禮道歉,我們才又和好了。

  一場風波就這麼過去了,可我們的感情還是受了傷。那之後,我們經常爭執,兩人都變得敏感而尖銳,有時一句不經意的話,就能成為觸動對方的導火索。其實我知道,他不滿這樣見不得光又看不到未來的戀愛。可我何嘗不是呢?只是我相信,只要我們不放棄,事情終究會出現轉機。

  為愛堅持

  恐婚陰影

  果然,在我27歲那年,父母拗不過我,雖然依舊對碩文不滿意,但還是做出了讓步,點頭同意了我們的戀情。這時,我和碩文已經戀愛3年多了,我歡天喜地地跑去告知他這個好消息,可沒想到他的反應卻淡淡的。我有些失望,要知道,以前他是多麼盼望這一天的到來啊,曾經無數次地跟我一起憧憬未來:一旦我父母點頭,我們要舉辦一個什麼樣的婚禮,他要給我一個什麼樣的家。

  父母已經做出了讓步,我們做兒女的當然也應有所表現。我提出要碩文跟我回家再見見他們,可每次我一提起這個話題,他總是找各種理由左推右推。後來我急了,問他到底想不想跟我在一起,他說想,但不想再見我父母。我知道,以前父母的拒絕,還有許多刻薄的話傷他太深了,可是,父母畢竟是父母,既然他們已經讓步,他為什麼就不能也大度一些,與我父母盡釋前嫌呢?

  在我的軟硬兼施下,碩文最終也算是妥協了,與我回家見了我家人,雖然兩方話都不多,氣氛還有些尷尬,但好歹平平靜靜一起吃了頓飯。

  本以為從此我們的愛情見了天日,卻沒想到,一波剛平一波又起。

  我父母見過碩文後就算認了這門親,沒過多久,他們就催問我和碩文打算什麼時候結婚,畢竟,我已經27歲。我也急,可是碩文的態度卻一直模糊不清,一拖再拖。我很生氣,作為一個女孩,又不好使勁去催,只得靠耍性子鬧彆扭來抒發自己的不滿,結果換來的是跟碩文之間更多的不愉快。後來他跟我說他工作忙,這段時間能少見面就少見面。我知道,他是為了逃避我的話題——到底什麼時候跟我結婚。

  “難道他不想結婚?”這個念頭一冒出來,就立刻在我心裡扎了根。我纏着他,問他到底怎麼想的,逼着他給我一個承諾,雖然他發誓保證一定會跟我結婚的,可依舊始終不肯說出個准日子。

  之後,我們又鬧了幾次彆扭。雖然都是以他的妥協而告終,可是我已經明顯感覺到了他對我的敷衍。我也累了,於是正式向他提出分手。可是他不同意,這一次他說出了恐婚的理由——擔心婚後跟我的父母相處不好,擔心會受到我家人的歧視,還擔心我有一天會移情別戀,他始終對我背着他去相親耿耿於懷。這些我一一跟他做了解釋和寬慰,力圖打消他心中的疑慮,可是他表面上似乎接受了,不再說什麼,但是我能感覺出來他的心裡還在斤斤計較。

  遭遇背叛

  就這樣吵吵鬧鬧地熬到那一年的冬天,我們還是以分手告終。移情別戀的那個人不是我,而是他。那段時間,我們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少,碩文對我的態度也是忽冷忽熱,他經常說要加班,有時會一周都不和我聯繫,往往都是我經不住思念的折磨打電話給他。在無止境的等待中,我的心如同被無數小蟲子噬咬,越是見不到他,我就越想見他。

  那天下班后,我沒有跟他打招呼就跑去找他,當我走到他下班的必經之路時,遠遠就看着他和另一個女孩手挽手地迎面走來,我彷彿被凍僵了,在那個沒有溫暖的冬日裡再也邁不出一步。他顯然也看到我了,不知和那個女孩說了些什麼,拉着那個女孩轉了彎,漸漸消失在我的視野里。

  之後我恍恍惚惚地回了家。那晚,我一直在等碩文的電話,我以為他會打來電話給我一個解釋,即便是謊言,那也說明他的心裡還有我,可是沒有,我的手機靜靜地躺在我的枕邊,一夜未響,第二天一個上午依然沒有動靜,我終於忍不住了,撥通了他的電話,我質問他那個女孩是誰,他說是同事,我追問:“只是同事嗎?”他沉默。

  後來,在我的一再逼問下,他坦白了一切。原來,一直以來只是我一個人在孤軍奮戰,而碩文早已做了逃兵,早在謀划退路——和那個暗戀他多年的女同事保持着曖昧不清的關係。我流着淚,幾乎是吼着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他坦言:“我怎麼知道你父母最終會點頭?我不可能一直傻等下去,我也要為自己着想啊,再說你不是也去相過親嗎?”聽了他這麼一番話,最初的悲傷化為了一腔憤怒。天哪,這就是那個承諾會一輩子對我好,一輩子讓我放心的男人嗎?這就是我寧可放棄親情,也要去維護的愛情嗎?“我們結束了。”撂下這句話后,我掛了電話,淚水也隨之滾滾而下。

  和碩文分手已經有一年了,可我失去的不僅是愛情,還有我對愛情的信心。我很害怕這一生都無法解開心結,可是又無力走出陰影。我該怎麼辦?

  記者手記

  真心相愛,會對未來充滿幸福的憧憬;真情相付,會對愛人滿懷熱切的希望。相愛的人兒即使暫時遭遇困難,也會微笑面對並對未來充滿信心。碩文的所作所為只說明他愛得不夠深,不夠真。這樣一段感情,這樣一個男人,失去了也不可惜。

  心裡有傷的人最怕再受傷,但感情路上的一次失敗並不代表人生的失敗,更不應讓它成為重獲幸福的障礙。所以,當命運還沒有從外面把門鎖住的時候,別自己先在裡面把門閂上。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