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我用假懷孕嚇跑了文藝渣男

口述:我用假懷孕嚇跑了文藝渣男

  導語:怎麼才能擺脫他呢?我苦思冥想。咦?眉頭一皺,計上心頭。我電話告訴張致遠:“親愛的,你快當爸爸了。我要離婚,跟你遠走高飛!”張致遠嚇得,結結巴巴:“好!”

  我將在茫茫人海之中,尋訪唯一之靈魂伴侶。但我確信,這個人並不合適當我的老公。所以,我嫁給了與靈魂沒有半毛錢關係的方誌浩。但是,我還是感受到命運的召喚。張致遠,那是我認為的“不得我命、得之我幸”。他有着和徐志摩相近的文藝品質,並且將我瞬間征服。

  坦然,我不是陸小曼。骨子裡的浪漫,總要找到合適的機會宣洩出來。這個時間越是漫長,我內心越是躁動。當張致遠出現在我的面前,我知道這輩子都會與他有所糾葛。他自詡浪子,卻比浪子更多了一份文弱氣息。這一切都是假象,尤其在床上。你很快知道,他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型。

  “不要離開我。”這也是我想說的話。相處的兩個月里,我的心裡容不下別人。哪怕是與方誌浩例行公事,我都會幻想着那個男人是張致遠。我比《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的佟振保幸運,愛我的男人與我愛的男人都陪在身邊。只是,需要時間安排得巧妙一些。否則,我怕有搞錯對象的烏龍。

  沒多久,我就察覺出張致遠的異樣。他很忙,不像之前的隨傳隨到。他不是應該遷就我的時間嗎?我都是偷偷與他見面,然而他總是今天沒空明天很累。哇,原來不僅浪子多情——這個,我認為的獨一無二竟三心兩意!那個女的是誰?胖成那樣,兩條大象腿邁不動啦!竟然,動我的男人!

  “我有戀母情結,她在那方面能滿足我。”哪方面?我不敢細想。但深感噁心,我怎會淪落到與那個女人同一級別?我所謂的靈魂伴侶,他更大的需要卻在肉慾方面。他高大上的形象,瞬間轟塌。我大病一場,也決定痛改前非。自己有幸福家庭,何必還要節外生枝。我要結束,不再糊塗。

  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我最後一次去找張致遠。想到即將告別那個溫暖胸膛,我萬分不舍。哭得淚流滿面,他特文藝的說:“我要吸走你的全部淚水。”那次上床之後,張致遠三番四次聯繫我。甚至,跑到我家門口裝作送快遞。他見方誌浩不在,將我推到牆角強行親熱。我推開他,他大哭。

  “你也是我的靈魂伴侶啊,難道你不要我了嗎?”煩,趕他離開。怎麼才能擺脫他呢?我苦思冥想。咦?眉頭一皺,計上心頭。我電話告訴張致遠:“親愛的,你快當爸爸了。我要離婚,跟你遠走高飛!”張致遠嚇得,結結巴巴:“好!”第二天,手機關機。第三天,手機停機。他,逃了……

  文章來源(飄雨桐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更多時尚資訊請看微信公共號“新浪時尚”呦~

口述:我用假懷孕嚇跑了文藝渣男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