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武漢富士康產值下降 不許加班成最大懲罰

武漢富士康產值下降 不許加班成最大懲罰

武漢富士康產值下降 不許加班成最大懲罰

  □楚天都市報記者董鳳龍 曹磊 朱澤

  時代的變遷,令一個個老工業區從武漢城區消失;同時,一個個新工業區,在武漢周邊崛起。

  周日傍晚7點的武漢富士康青年公寓小區,寧靜而普通。

  夕陽西下,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幾個下了班的小夥子,仍在小區籃球場上不知疲倦地打着籃球。不時有年輕的媽媽推着嬰兒車,從球場邊悠然走過。球場旁的駕校,幾個學員還在等着練車。

  不遠處的富士康工廠,燈火通明,還在加班的工人們,正在一條條流水線上,揮灑着青春的汗水。

  富士康武漢園區位於光谷東南方向的佛祖嶺。10多年前,這裡還是片片農田;如今,這裡已成為武漢邁向工業4.0時代的縮影。

  在富士康旁邊,還簇擁着聯想、武重、山推等許多製造業企業。僅在富士康就業的員工,就有3萬多人。

  古老的佛祖嶺,而今鐫刻着什麼樣的時代痕迹?在這裡工作和生活的人們,蘊含著哪些苦樂與夢想?

  近日,楚天都市報記者多次走進光谷、走近富士康,觀察、思考、記錄。

  以前總嫌加班太多 現在又抱怨加班太少

  6月12日晚上8點,白班的工人下了班,富士康武漢園區北門外的生活區喧囂起來。這個園區的年輕員工,基本上都住在光谷二路與高新六路交會處北門內的宿舍樓。

  蔡康和小鵬從北門走出來,準備去附近的網吧上網。“五險一金都會正常交,富士康的福利比很多廠要好。”當楚天都市報記者和他聊起他的工資待遇時,他這樣說道。

  24歲的蔡康是黃岡人,已經在富士康工作了3年。現在讓他感到鬱悶的是,富士康加班變少,工資變低了。“以前多忙啊,哪有時間去網吧玩。一個月工資拿到4000多塊的時候都有,我們都嫌加班多。現在拿到手的只有2000多塊。”

  他介紹,目前,富士康白班正常工作時間是早8點到晚8點,中午和晚上各有1個小時就餐休息時間,相當於每天加班兩個小時。但在前幾年,晚上可以加班到十一二點。

  小鵬和蔡康是老鄉,在富士康幹了不到一年。“對我來說,4000塊的月薪只是一個傳說。”聽着蔡康的介紹,他滿是羨慕。

  根據富士康的薪酬體系,在流水線作業的普工,根據工作年限,級別從員一到員三不等,員一級的試用期底薪1800元。本科生進入富士康屬於工程師,級別從師二起步,師二級底薪3000元左右。

  加班費另外計算:平時的加班費是每天底薪的1.5倍,周六是2倍,節假日是3倍。有時候,加班多的話,加班費能佔到月收入的六成以上。

  蔡康懷念的加班時光,正是在2012年前後。

  富士康武漢園區是全球最大的台式電腦生產基地,這裡供應着全球一半以上的台式電腦,包括聯想、惠普、戴爾等品牌。數據顯示,2011年,富士康武漢園區全年產值303.17億元,2012年,富士康的產值達到346億元。這時的富士康,訂單多、加班多。

  如今,加班少的主要原因,除了富士康主動降低了加班時數外,還有一個嚴峻的問題在於,富士康武漢園區的產值在下滑。

  省經信委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1月到4月,湖北省電子設備製造業產能回落,其中,富士康產值下降了11.4%。

  收入的減少,讓大多數富士康員工不但不排斥加班,反而願意搶着加班。蔡康說,如今,不許加班成了對員工最大的懲罰。

  宿舍里的人搬進搬出 同屋住一個月還不熟

  煙火繚繞的燒烤攤、小店裡傳來的音樂、草坪上聊天的工友或情侶、網吧里排隊等候上網的年輕人……每天夜晚9點半左右,是富士康武漢園區北門外最熱鬧的時候。

  5月29日晚上10點,與老鄉坐在燒烤攤,就着夜風喝酒聊天,讓陳飛感到無比愜意。

  剛滿21歲的陳飛,在富士康的工作是組裝電腦主板。每天工作的10個小時內,他大約需在流水線上收八九千個料,平均每4秒就要重複一個“伸手—拿料—放料”的動作。

  陳飛所在的車間,雖有上千人,但有規定不準交流,一天到晚站在那裡,說不了幾句話。“除了幾個老鄉,沒什麼熟人可以講話,挺沒勁。”他一仰頭,3塊錢一瓶的雪花很快就見了底。喧囂中,枯燥、孤獨,是許多人的內心感受,他們的朋友圈子,主要是老鄉和同學。

  陳飛在喝酒的時候,葉永康正坐在北門的極速網吧收銀台旁,低頭玩着手機。他在等着包夜上網。放眼望去,整個網吧座無虛席。“同一宿舍的人不在同一條生產線,同一生產線的又不在同一宿舍,上班時不能聊天,我們宿舍的,有的住了一個月了,我還不認識。”葉永康在說話的時候,不時地看下手機微信,“只能和以前的同學聊聊。”

  在他看來,很難交朋友的另外一個主要原因,是富士康的流動率太高。宿舍可以住8個人,但總有員工搬進搬出,有的還沒混個臉熟,就搬走了。還好,葉永康很快在遊戲中找到了樂趣,穿越火線、地下城,他都十分精通。

  也正因如此,在武漢市區內日益罕見的網吧,在這裡卻很受歡迎。每到周末的晚上,總有人在排隊等候。

  喜歡分期付款買iPhone 也渴望買車買房

  6月14日,周日,晚上7點,手機商販老柯在富士康北門擺出了兩個櫃檯,裡面擺放着各個型號的蘋果以及華為、小米等多種款式的手機。他的身後,“分期付款現場提貨”的橫幅格外醒目。

  “蘋果5S怎麼分期?蘋果6怎麼賣?”很快,就有兩個小夥子圍了過來。

  “5S首付300元,憑身份證和工牌登記,12期還清,每月329元。”老柯不帶停頓地答道。

  老柯的三家營業廳都在富士康廠區里,每個月的手機銷量在1100台左右。“賣得最好的還是蘋果,光蘋果5一個型號就能賣150台,九成以上都是分期付款!”其中一名叫小威的小夥子說,“用iPhone才有面子!”

  當手機攤被年輕的普工們圍着的時候,富士康青年公寓小區里,黃奇正站在駕校場地邊上,希望能再練一把。在富士康,35歲的黃奇並不年輕,他在物流組工作,乾的是體力活。

  “我開過叉車,有基礎,學起來應該更快。”黃奇說,等拿到了駕照,就回老家給人開車,既能跟家人團聚,還能提高收入。

  這個青年公寓小區,位於富士康廠區外的西門附近,共有8棟樓,住的主要是已結婚的員工。

  這個駕校,是南湖駕校的培訓點。現場負責人湯世傑在這待了兩年多。“每年要培訓六七百名學員,95%都是富士康的員工。”

  為了方便學員練車,湯世傑安排駕校每天早上5點半就開始訓練,到晚上8點才下班。這種安排,受到學員們的歡迎。

  記者注意到,小區里的轎車,大多價格在10萬元左右。住在這裡的師三級員工吳璐開的是起亞K3,她說,去年開始,私家車數量急劇增多,有時下班回來晚了,要轉好幾圈才能找到停車位。

  吳璐分析,這些車主大多數是在富士康工作了好幾年的員工,並且多為可拿師級工資的大學畢業生或拿員級工資的雙職工,收入較高,都有積蓄。

  買車的員工,大多還租住在青年公寓小區,像吳璐和老公也是如此。但也有不少員工,開始在光谷一帶買房。吳璐說,“我們家計劃明年買房。”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