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1噸線路板含80克黃金 電子垃圾產業如何掘金

1噸線路板含80克黃金 電子垃圾產業如何掘金

  李娜

  [對於圍繞在電子回收拆解產業鏈上的生態企業來說,這些電子廢棄物更常見的稱呼不是“垃圾”,而是“城市礦山”]

  一台已經不能正常開機的筆記本,除了硬盤數據之外,可能並沒有哪個部件讓用戶覺得還有留戀的理由,但對於電子產業拆解者來說,這台筆記本的“價值之旅”才剛剛開始。

  通常,一噸礦石里含有約5克黃金就可稱為富礦,而在一噸電視機主機板中,黃金的含有量至少在80克,有的高達150克,而在筆記本中,除了黃金,還有25%左右的銅、50%左右的可再生塑料。對於圍繞在電子回收拆解產業鏈上的生態企業來說,這些電子廢棄物更常見的稱呼不是“垃圾”,而是“城市礦山”。

  城市礦山的“掘金者”

  多年來,人們對於電子廢棄物的印象來自於民間的廢品回收站。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我們經常能夠看到“單車、板車、三輪車和摩托車”這四車為代表的游擊隊式商販。

  隨着每年大量的消費類電子產品、小型家用電器等進入報廢期,電子廢棄物帶來的環境壓力激增。小作坊、個體戶式的商販為追求短期利益,往往採用露天焚燒、強酸浸泡等原始方式提取貴重金屬,排出的廢氣、廢渣對大氣、土壤和水體造成了嚴重污染,產業化處理電子垃圾成為迫切需要解決的課題。

  2011年成為拆解行業的一個轉折點。

  在當年發布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中,第一次把以城市礦山資源為主體的資源循環產業作為國家戰略產業發展,並且在第二年的7月開始正式實施“廢棄電器電子產品處理基金”。不難想象,這一決策讓不少徘徊在盈利線以下的拆解企業有了存活基礎,並且有希望更加“正規”地進行電子廢棄物的拆解。

  2010年1月上市的格林美(002340.SZ)也是在那之後開始進入爆發期,技術和產業鏈上都有了長足的布局。2014年,格林美三大核心業務鈷鎳鎢、電子廢棄物以及電池材料同比都實現了增長,其中佔比較多的電子廢棄物處理營收有14.39億元,貢獻毛利率3.11億元。

  記者在格林美的荊門工廠看到了園區對於電子廢棄物的處理全過程,從回收進庫,到最後拆解的金屬顆粒分類,大部分的分解都是靠機器完成。

  一般來說,電子廢棄物的拆解分為幾個流程:

  首先是入庫。在信息條碼信息入庫區域,記者看到一輛裝載有電視機和冰箱的大卡車停在了入庫區的門外,現場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除了為每台電子廢棄物進行標碼外,在這個區域還需要敲開后蓋觀察這些廢棄物裡面的金屬線板是否齊全。

  “國家是按照台數進行補貼的,所以絕對不允許造假的行為,每一台入庫的電子廢棄物都會和國家相關部門的信息系統聯網,監管非常嚴格。”現場工作人員對記者如是說。

  過了入庫區的電子廢棄物通常會按照生產線的“排班”進行拆解,按照電視、電冰箱、主機等倉儲數量安排拆解的日期。記者在廠區內的生產線上看到,車間工人首先將報廢的冰箱、空調、電視、電腦等電子廢棄物經過初級分類之後,通過專用破碎機進行破碎。然後,通過磁選機選出鐵、鎳等金屬,經過渦流分離系統,選出銅、錫等金屬,再經過比重分選系統,實現金屬與塑料的初步分離。最後,經過材質分選系統,對不同材質的混合塑料進行分離,產生聚丙烯、聚苯乙烯、ABS等通用塑料和工程塑料。

  為了最大限度地分類回收每一個元器件,格林美使用的是流程化的反向拆解方式,即在流水線上設置不同的工位。以電視機拆解為例,生產線上會對電視機與電腦的殼體、零部件進行有效拆除,分類放置,通過不同工位實現效率最大化。而最後不能被人工分解的線路板則通過特殊機器實施最後的分解。

  截止到2014年底,像格林美這樣進入廢棄電器電子產品處理基金補貼名單的處理企業共計106家,在中國全面鋪開,年拆解能力超過1.33億台,實際拆解處理廢棄電器電子產品達到7000萬台左右。除了專業企業開展回收外,商品零售場所也在做以舊換新。部分家電製造商以及社會維修機構、舊貨市場也消化了一部分電子廢棄物,承擔了電子廢棄物回收的職能。

  “正規軍”的尷尬

  拆解行業表面上一片向好,但企業的毛利率和營業利潤和很多行業相比仍處於較低水平。業內人士指出,由於電子廢棄物拆解整個行業的技術裝備水平不高,產業鏈比較短,深度循環不夠,導致附加值比較低,很多電子垃圾拆解企業的平均毛利率不到10%。

  即便是高額的政策補貼也沒有改善企業利潤低迷這一行業共性。財政部2014年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和支出預算表顯示,2013年廢棄電器電子產品處理基金收入28.11億元,基金支出7.53億元,其中,直接補貼處理企業就達到了6.29億元。

  “光做拆解的話,毛利率是很低的,持續的核心競爭力也是乏力的。”格林美董事長許開華表示,這幾年格林美的併購都是在沿着產業鏈上下游做整合,力求在資源化上做些產業鏈整合,所以在行業中利潤處於中上游水平。

  “因為廢物處理行業,尤其像電子廢棄物處理這個行業,我們主要通過回收處理,現在平均毛利率在20%~25%之間。將來隨着國家整個稅收政策、廢物收迴環保稅的實施,同時隨着我們產業鏈的延伸,通過技術驅動提高產品的附加值,我們的毛利率會往上走。”許開華稱,在金屬、大宗商品價格下降的情況下,格林美可以通過技術升級和附加值的提升,來穩定毛利率。第二,將來的稅收政策以及環保政策會提升我們的毛利率,這取決於將來環保稅收多少的問題。

  事實上,除了利潤不高外,許開華提到的稅務問題對於眾多拆解企業來說,是一塊繞不過的“心病”。

  據記者了解,由於國內再生有色金屬資源回收的貨物源頭是居民,拾荒人員,非經營單位的機關團體、學校、部隊,小規模廢品收購站,而這些源頭單位和個人通常都不具備開具發票的資格,所以需要進貨單位從零開始上17%的全額增值稅,容易造成企業稅務負擔過重。

  今年3月份的股東大會上,許開華表示,由於廢物收費制度還未完全實施,許多廢物處理沒有收到費用;再生資源行業增值稅不合理、許多廢物收購無抵扣聯,必須全額納稅等政策制度方面有待改善,公司利潤率相比國際大型企業仍有差距。

  “中國再生資源行業還是處於一個比較尷尬的局面。”許開華對記者表示,增值稅的問題通常可以影響行業利潤的幾個點。

  他對記者說,電子廢棄物是靠收費作為盈利模式的,資源化價值做得多就可以多一些收入,但收費模式必須盈利,不然整個行業就難以為繼。

  “循環利用須靠幾個條件來盈利。第一個是要收費,就是生產者和消費者要對你的報廢產品交錢,生產者交錢,我們回收處置者收錢。第二個就是通過技術,把資源變成產品再賣出去,這兩個方面對循環利用盈利起關鍵作用。所以我們希望環保稅儘快實施,通過技術創新提高我們的附加值,這樣我們能保持盈利的提升。”許開華如是說。

  資本推動產業鏈整合

  “中游處理主要受制於資本困局,各企業回收量差異較大,國家補貼下發至少需要一年時間,上市公司融資渠道通暢,回收量逐步擴大,大部分中小企業嚴重產能不足,這也是產業整合和布局的最佳時間。”森藍環保副總經理鄧明強對記者表示,一個小、眾、散、缺乏核心競爭力的行業很難創新發展,也很難進入全球市場。

  於是,從去年開始,儘管盈利模式在相當程度上仍依賴政府補貼和政策支持,但電子垃圾回收拆解行業的併購案開始增加。記者通過業內人士了解到,目前桑德環境(000826.SZ)、東江環保(002672.SZ)等公司都有相應的併購計劃。

  而合作與併購通常發生在上下游的兩端。

  今年5月,二手電子設備電商愛回收宣布完成800萬美元B輪融資,國際金融公司(IFC)領投,現有投資者晨興創投跟投,晨興創投也曾在2011年對愛回收投資200萬美元。據了解,愛回收成立於2011年,主要提供手機、數碼產品等二手電子設備的回收置換服務。

  “企業最大的難題是如何擴大規模,目前線下回收受到區域限制。”許開華對記者表示,電子廢棄物拆解要做規模經濟,物流和人力等成本對於拆解企業來說都屬於比較高的成本。格林美將從現有的多層次線下回收網絡走向覆蓋全國的電子商務回收網絡,實現電子廢物的“雲回收”。

  目前,格林美和愛回收網站合作,前者主要回收以手機為主的電子廢棄物,每天回收的手機量接近2000部,其中廢舊手機約300~400部。

  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正規拆解企業里,如果貨源車程超過兩小時,便會因為成本太高而虧損,而規模對於拆解行業來說又是重要指標。中國最早形成的深度拆解和提煉中心的廣東貴嶼鎮,一直被認為是地下拆解行業的“聖地”,就是因為掌控了遍布全國的回收渠道。

  在許開華看來,城市礦山是分散的體系,需要用分散的方式來開採,而線上是一個開放體系,藉助“四通一達”便利的物流體系,線上回收會佔據公司回收模式的主導類型。尤其是手機這種帶有個人隱私的產品,消費者不敢交給‘游擊隊’處置,交由第三方平台才放心。

  去年3月,東江環保(002672.SZ,00895.HK)和淘綠中國成立合資公司,以投資建設廢舊手機拆解及資源化利用項目,東江環保通過淘綠中國的資源回收平台構建廢舊手機回收體系。

  另一端是下游的產業鏈整合。

  繼2014年6月斥資逾3億元收購揚州寧達貴金屬有限公司60%的股權后,在3月5日的格林美臨時股東大會上,股東們再次表決通過了收購凱力克49%股權、德威格林美49%股權、浙江德威65%股權的併購計劃,以及高達30億元的定增方案。收購浙江德威,實際上是幫助格林美打通鎢資源的回收,鎢資源從廢棄物到鎢材料,然後再到硬質合金器件,許開華表示,“這是一個‘報廢物回收-材料再製備-器件再製備’的完整產業鏈”。

  而在6月份,葛洲壩(600068.SH)和赤峰黃金(600988.SH)兩家公司均對外公告對下游進行“擴張”,在再生資源回收、分揀、再生原料等業務上持續發力。

  “做環保是一個忍辱負重的行業,現在很多資本進來可能是以盈利為目的的。”許開華對記者表示,循環經濟企業的發展方向,不是廠越多越好,而是優勢資源優勢企業進入,推動資源化水平和產業化水平。他表示,拆解行業的門檻在逐步提高,但是進入的企業有打100分的,也有打60分的,企業會通過自主競爭實現規模效益。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