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人工智能恐懼症,源自人類內心的“惡”

人工智能恐懼症,源自人類內心的“惡”

人工智能恐懼症,源自人類內心的“惡”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陳根 微信公眾號:陳述根本

  “世界上真的有上帝嗎?”科學家用顫抖的聲音問道。

  “現在有了。”世界上最聰明的人工智能電腦回答。語畢,一道電光閃過它的電源插頭。從此,人類再也關不掉它了。

  ——這是在美國一檔脫口秀節目上,斯蒂芬·霍金給大家講的一個關於人工智能的故事。故事告訴我們:人類一手創造的機器人,將成為“人類最大的威脅”,甚至“終結者”。

  近幾年,關於發展還是控制人工智能的“辯論”,在科技界不斷升溫,矛盾愈演愈烈。甚至,一批大腕“聯名上書”提倡控制人工智能的發展。這裡不僅有斯蒂芬·霍金,還有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特斯拉汽車公司與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CEO伊隆·馬斯克等。

  無論基於怎樣的行業發展考慮,也不管人類對人工智是否將採取控制措施,毋庸置疑的是,人工智能的發展將是一種必然的趨勢。那麼,人工智能發展到最後,到底會不會像大家所擔心的那樣,成為人類的“終結者”呢?如果預言真的成為現實,那又會是誰決定了人工智能走上這條不歸路呢?

  人工智能PK人類智慧

  不管你有多少懷疑,有多麼不願意承認,在將來的某一天,人工智能都有非常大的可能超越人類智慧。這我們可以從人腦與機器在“硬件”和“軟件”兩個維度進行比較分析:

  一、 “硬件”:生理學上的腦容量

  據研究表明:人的聰明程度跟大腦容量息息相關。美國弗吉尼亞州立大學的工業和組織心理學家邁克爾·麥克丹尼爾(Michael McDaniel)曾通過影像技術測量大腦,證明大腦越大或腦容量與體表面積的比例越高的人越聰明,當然,這當中必須排除個別因大腦變異或腦積水導致增大腦容量等特殊情況;而且這個結論適用於所有年齡和所有性別群體。我們且不論該說法是否百分之百精準,有一點是明確的,那就是人的腦容量即便再大,在發展的一定時期都存在一定限度內的峰值。

  在200萬年前,人的腦容量大約為600毫升;到了早期直立人時期,人腦的腦容量達到了900毫升;而到了現如今,人類的腦容量可以達到1500毫升左右。在這個過程中,隨着大腦的逐步增大,人類的聰明和智商呈跨躍式發展。我們有理由相信,如果給予足夠長的時候,人類大腦的智慧增長還是有非常大的空間的。但是,基於目前的情況,囿固於當前的人類本身這個載體,卻很難實現腦容量的無限大。

  而且,從目前的現實狀況來看,人類大腦面對當下海量的數據信息已經顯得有點手足無措。一方面,資訊的更新速度在以人類閱讀能力的幾何倍數級增長;另一方面,我們的大腦在已經到來的物聯網、大數據時代,已經難以招架海量的數據,更別說準確地對這些數據進行分析判斷從中尋找所要的答案。這必然致使人類在發展的道路上,顯得越來越迷茫且焦慮。

  基於機器設備的人工智能則可以突破人類大腦的這個局限。從“硬件”容量來說,人工智能對信息數據的存儲可以趨近於無窮大,當然這也是一種相對理想狀態。而從記憶速度與提取效率來說,尤其在大數據的分析與測算基礎上,人工智能對所存儲信息的調取會越來越迅速,而且不存在“遺忘”一說。

  這讓我們有理由相信:單單從“硬件”方面來考慮,人工智能完全有可能比人類更聰明。

  二、“軟件”:思維能力共享

  人腦除了具有信息的獲取和存儲能力之外,更重要的還是在所存儲信息的基礎上進行推理、判斷、分析問題等功能,也就是我們通常講的人的思維和主觀能動性,人腦“聰明”的真正考量標準。這也是很多人爭議的焦點:人工智能真的會有類似於人類的思維嗎?

  去年的今天,英國媒體刊登的署名安賈娜·阿胡賈的文章稱,科學家已經發明出擁有思考能力的機器,可以與人類進行文本會話,其自然語言邏輯性之強,使得人類已無法分辨自己是與人類交談還是與一個機器。而且,艾倫·圖靈也曾提出,如果一台機器的“交流”能力足以讓用戶以為自己是在與一個真正的人互動,那麼這台機器可以說是擁有思考能力。而已經有偽裝成烏克蘭少年的超級計算機通過了人工智能的圖靈基準測試。

  異曲同工,我國的“百度大腦”已經擁有200億個參數,構造起了世界上最大的深度神經網絡,已經具備了2~3歲孩子的智商。根據摩爾定律,百度大腦再繼續做十年、二十年的話,很有可能就會比人腦還要聰明。因為技術的發展可以使得人的智力越來越大程度地被電腦所模仿,而融入了人工智能的電腦不僅可以達到人腦的智力,還可以具備人腦的邏輯能力。

  人工智能,人類的“終結者”?

  今天,不斷發展的科技水平,越來越清晰地告訴人類:人工智能超越人類智慧,即便還有相當漫長的一段路要走,但它就在未來的某一天等着我們。這從人類已經表現出來的,對於未來人工智能發展的擔憂與恐懼中,也可見一斑。

  去年年底,霍金在接過科幻作品接力棒的時候,就直接給出了一個警告:人工智能的發展可能意味着人類的末日。在今年的博鰲亞洲論壇上,比爾·蓋茨再次提醒,“人工智能方向是對的,但不能操之過急,不要輕易進入未知的領域。”

  人工智能的發展,真的會導致人類的“終結”嗎?這種惡的想象,是必然的嗎?其實,我覺得人類關於人工智能發展控制的需求,與其說是對機器人強大后對人類“叛變”的焦慮,倒不如說是人類對於科技發展后,人類心理所潛在的“惡”的恐懼。人類糾結於有那麼一天,機器人會反抗他們的“人類”造物主,以致用他們超越人類的能力將人類趕盡殺絕。而事實上這反映出的,只是人類對自身內心深處那一股“惡”的力量的不可控。

  早在1942年,科幻作家艾薩克·阿西莫夫創造了著名的“機器人三大定律”: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坐視人類受到傷害、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在不違背第一和第二法則的前提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基於此,人類與機器人之間保持着一定程度的“正能量”關係。但是,這個追求“人機和諧、社會和諧”的三大定律,更確切地說,只是人類單方面的限令,希望以此讓機器人順理成章、理所當然地做人類的奴役。或者說,人類一方面希望擁有人工智能的機器人能夠非常聰明,並且幫助、替代我們完成一系列我們自身難以完成的事情;另外一方面又希望這個機器人很“老實”,永遠無條件忠誠於人類的這樣一種矛盾的處境。

  所以,一旦有人感覺到迅速發展的高科技超越了他們的可控範疇,那麼焦慮和絕望的悲觀“科技恐懼”便油然而生。而這種心理,從本質上來講,並不是來源於智能機器人的威脅,即使是,那也是基於人類設定的前提之下的想象。真正的威脅,其實還是來自於人類自身。就像《2001:太空漫遊》中的HAL-9000,替人類說出了長久以來三緘其口的信仰問題:對造物主的質疑,人類是否可以反抗上帝。

  人類的明天,誰來主載?

  就人工智能本身而言,更多的就像是一個人類的小孩,它的成長與變化首先取決於人類給予的環境。在影片《人工智能》中,未來世界人性泯滅,而機器男孩戴維則成為了“人性”的代表,他善良、真誠、渴望被愛。在《霹靂五號》中,Johnny5被雷擊后“活”了過來,正直、幽默、熱愛生命的心靈讓人動容。同時,還有我們非常熟悉的哆啦A夢、阿童木以及阿拉雷等卡哇伊的機器人形象。這些都是人類的作品——“人工智能”的一種表現,它們傳達的是接受於人類所傳遞給他們的信息。就如部分科學家所言,在未來,人工智能會成為“人類智慧的容器”;而人工智能的走向同樣受到人類主觀能動性的影響。

  在《終結者》中,“天網”本身是一個超級武器,人類給其灌輸了要消滅一切威脅的指令,它也堅決地執行了。而當“天網”發動啟示錄戰爭要毀滅人類的時候,其根本原因也是因為人類感到害怕,要永遠關掉它,而這被“天網”認定為是一種威脅。在《復仇者聯盟:奧創紀元》中,人工智能奧創以“殺戮”的方式,忠實地履行着創造者維護和平的意願。因為在它看來,這手段最行之有效。

  同樣,在《超能查派》里,具有自我思維的機器人查派,剛被植入程序的時候就像一個新生兒,它的成長與改變無不源於環境對於“人工智能”的影響。而在這個環境中起最大作用的,就是人類。影片中,由迪恩研發控制的警用機器人很好地維護着社會治安。而結果出問題的,不是人工智能查派或警用機器人,是人類自己文森特。如果有一天,人類真的被人工智能所“終結”,那麼,真正的罪魁禍首必將也是人類自己的自私、貪婪與邪惡,人工智能充其量只是一種工具和手段。

  就如中國幾千年文化中一直所爭論的:到底是“人之初,性本善”,還是“人之初,性本惡”,或許這還將會在人工智能領域再次延續着。因為人工智能是善是惡,還是取決於人類這個環境。同樣,人工智能最終是“融入”還是“叛變”人類,也取決於人類自身。我認為:與其說是人工智能對人類的生存和發展構成威脅,還不如理解為,人工智能其實是對人類人性的一種挑戰。

  一言以蔽之:終結人類者,必只有人類自己!

人工智能恐懼症,源自人類內心的“惡”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