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女友父母為拆散我們竟然陷害我

口述:女友父母為拆散我們竟然陷害我

  導語:但是這件事還是在我們心裡都結了疙瘩,首先就是我爸媽不同意和這樣的人做親家。秀英也搬出了家,幾乎和父母斷了關係,秀英既沒嫁給“富二代”,也沒嫁給我,但我們又十分珍惜過的感情,我們也想聽從一次命運的安排。決定離開這座城市各奔東西,換掉手機號,不再聯繫,如果有緣相遇我們就在一起。

  口述王強:

  我與秀英相戀四年的時候,那時我們已經開始計劃登記並考慮婚禮的相關事宜,沒想到秀英的父母突然反對我們在一起。因為在我們考慮登記的時候,秀英媽媽的一個老同學開着豪華轎車,帶着厚禮上門提親,這份禮真是不薄,那是一套100平的房子,車子、房子、那票子就不用再多解釋了,一直就憋着釣一個金龜婿的媽媽,看到這些自然動心。

  那一刻在她眼中的我,簡直就是一文不值。所以她極力說服秀英爸爸應了這樁親事。其實,我早就聽秀英說過,對方几年前就提過此事,兩家甚至逢年過節都有走動,可是秀英怎麼對那家的男孩就是沒有感覺。而且,以前他們家也沒有現在這麼嘚瑟,但不知怎地人家就是走了狗屎運,這兩年愣是鳥槍換炮,一躍成了富人。

  雖然,秀英的父母開始反對我們在一起,但是秀英就是不同意他們的安排,慢慢的她和爸媽的分歧越來越大。這是因為我和秀英之間畢竟有一個刻骨銘心的開始。

  那是四年前,我在一家酒樓上班,因為我自己有一輛摩托車,所以就專職送外賣,那天送完第一趟活兒回酒樓的路上,突然聽到有女人再喊“搶我包了,截住他!”只見一個挎着書包男子朝我這個方向狂奔,追趕他的姑娘正在脫高跟鞋,我二話沒說駕車就迎了上去,想着用車子將搶包的男子別倒,當我靠近時那男子時,他已經已經從肩上摘下了挎包,輪着驅趕靠近的人。

  我想,一個書包有多大殺傷力,無所顧忌的就沖了過去,就在我前輪快要接觸到他時,那挎包也帶着風聲砸了過來,他被我裝了人仰馬翻,被趕上來路人按在地上,傍邊的巡警也迅速趕了過來。這時那個喊話姑娘也終於到了,“大哥你的頭破了”姑娘並沒急着去拿包,就拿出手帕為我擦臉上的血,“這小子包里也不知道裝的什麼東西,這麼硬,”經巡警檢查,發現裡面就裝着一塊板磚,後來知道這就是他們防身用的,背這不起眼,論起來使着順手。

  我們在治安崗亭就做了筆錄,那裡還有醫藥箱,有人幫我簡單的進行了處理,因為我還有活要干,就沒敢多耽擱,好在傷勢不重,請示過巡警我就離開了那裡。至於搶包賊最後怎麼處理我就不知道了,下午的營業時間又到了,我照例送我的外賣,剛要走卻被一個女孩攔住,我一看原是中午被搶包的姑娘,我好奇地問:“我並沒給你信息,你怎麼會找到這裡?”她指着這我裝餐的箱子說:“這不是寫的明明白白。當時只顧着做筆錄,都忘了謝謝你,真是不好意思,結果從手機搜索附近的餐館,我按着提示就到了這裡,不知道你姓什麼叫什麼只好在外面等了。”我這時知道了她叫秀英,沒過幾天她就帶着她的爸爸媽媽到我們這裡來用餐,主要是要再當面謝謝我。後來酒樓的灰夥伴們都知道了這件事。老闆當著員工面獎勵我500元。

  從那天之後秀英就常來看我,順便享受員工的待遇,她的消費都是八折。在這家酒樓除了我都是進城打工的,所以不久我就離開酒樓,到了一家超市庫房做保管,這麼一來與秀英見面的時間就比較固定沒有過去那麼自由了。

  可能是我做了“見義勇為”的事,當時秀英的爸媽並沒有反對我們來往,因為那段時間我在他們眼裡是“好孩子”如果太明顯的阻止,自然會留下“口是心非”的口實。其實我那時已經感覺到他們比較排斥我,因為幾次把秀英送回家到家門口見到他爸媽時,他們也沒有表示讓我進家門喝口水的意思,哪怕裝個樣子寒暄也沒有

  其實,我又何嘗不知道秀英爸媽為什麼會反對我們在一起的原因,只是因為我沒有錢,沒房、沒車,一個月就那點工資,充其量也只能解決溫飽,他們眼下有這麼一家應有盡有的未來親家上門,隨了她們的願,合了他們的意,因為他們盼的就是讓秀英進這麼一個“好人家”,說來他們也沒錯,為了自己的女做得過分一些沒什麼不可以,只是他們根本不顧忌秀英的感受。如果秀英追求這些,我們根本就不可能交往4年。

  可是接下來他們做的的事,因為齷齪就更讓我刻骨銘心了,可能是秀英告訴他們。我有在心情不痛快的時候會一個人買醉,就來到我的單位,當著很多人的面說我用下三濫的手段纏着他們女兒,還說:“如果我們不同意。他就要對我們全家下手。”

  “天地良心我根本就沒說過這樣的話。”他們畢竟是秀英的父母我只能任由他們往我生潑髒水,下班后我獨自到路邊的大排檔買醉。不知過了多久,當我醒來時,覺得周圍的環境很陌生,看到穿制服警察我知道自己進了派出所。在房間里的還有一個衣衫不整年輕女子,他身邊站着兩位彪形大漢,警察看我已經清醒就開口說:“你看到了吧,就是他們把你扭送的這裡的,說你強姦了他們的表妹,他們已經做完筆錄,現在就看你怎麼說了。”警察讓他們先回去聽通知。

  那幾個人出去后警官就說:“王強你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我聽到他叫出我的名字后,我才認出他就是四年前,我“見義勇為”時做筆錄的警官,“警官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是不是被人陷害了,”

  “八成是。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你沒權、沒錢、沒勢的,他們憑什麼要陷害你?”就在我們疑惑的時候我聽見外面有人再罵“你這個臭不要臉的,好好的保姆不做,偏要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我聽出這是秀英的聲音,只見她拽着那個自稱被我強姦的女人進了門。見着警察就說:“這個女人我認識,她在我們家做計時工,王強是被陷害的,今天我下班到家,沒進門就聽到爸媽在自鳴得意呢,說:‘看王強這會還怎麼糾纏咱們的女兒,非得讓他好好吃幾頓牢飯。’”

  “你們把王強怎麼了?”我真的有點急了。

  “我們能把他怎麼樣,現在人在派出所,說不定現在已經被送到了拘留所了。”

  “你們居然設套陷害王強,我先把王強找回來,這事跟你們沒完。”

  秀英說:“在來派出所的路上正好遇見他們三個人往家裡走,我看見她衣衫不整,還以為是那兩個男的佔便宜,就高喊“有人耍流氓了”結果那兩個男的撒腿就跑,丟下了保姆。“你喊什麼呀,我們這都是為你爸媽辦事去了。”

  “辦什麼事?”

  “不就是為了不讓你和王強在一起嗎?”

  警官當然也認識秀英就說:“秀英你爸媽這可是誣陷,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怎麼也得拘留他們幾天,我一聽就急了“別,二老身體都不好,我看拘留就免了吧。”

  “但是一定要讓他們到派出所接受教育。他們做人也太不厚道了,不要說王強幫過我,就算沒幫過我,也不能做這樣缺德事。”秀英的態度很堅決。

  “你們真的確定要這樣做。”秀英毫不遲疑說“必須的”於是警官呼叫在外出勤離我家比較近的警員把秀英的爸媽請到派出所。至於他們是怎麼接受教育的我們就不得而知了,後來秀英的爸媽上門專程賠禮道歉,並同意我和秀英繼續來往。

  但是這件事還是在我們心裡都結了疙瘩,首先就是我爸媽不同意和這樣的人做親家。秀英也搬出了家,幾乎和她父母斷了關係,秀英既沒嫁給“富二代”,也沒嫁給我,但我們又十分珍惜過的感情,我們也想聽從一次命運的安排,決定離開這座城市各奔東西,換掉手機號,不再聯繫,如果有緣相遇我們就在一起。

  一年、兩年、那年我所在的城市為務工人員舉辦一屆場專相親大會,我沒報名,就是為圖熱鬧逛逛、看看、散散心,忽然有個熟悉身影從我眼前掠過,我趕上去走到她的對面,此時我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緊緊抱在一起喜極而泣。

  文章來源(隨意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