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金瓶梅中西門慶7個老婆誰最美?潘金蓮竟然還慘遭割胸………

金瓶梅中西門慶7個老婆誰最美?潘金蓮竟然還慘遭割胸………

金瓶梅中西門慶7個老婆誰最美?潘金蓮竟然還慘遭割胸……

NO1、潘金蓮

  金蓮是西門慶的第五房妾。人物是從《水滸傳》中藉衍而來,但在《金瓶梅》中,其經歷、性格、生活等得到了多方面的重要的充實,從而塑造成一個既聰明伶俐、美麗風流,又是一個心狠手辣、搬弄是非、淫慾無度的典型。

  潘金蓮本是清河縣南門外潘裁縫的女兒,排行第六,小名六姐。天生一副好姿色,又纏得一雙好小腳。但好景不長,潘裁縫染上重病,無錢買藥,蹬腿走了,撇下了老婆孩子。寡婦難撐家門面,女兒終是他家人。做娘的度日不過,便把9歲的金蓮賣在城裡王招宣府中,習學彈唱。這金蓮不僅模樣好,人也機靈聰明,學啥會啥,學啥像啥。到15歲時,描鸞繡鳳,品竹彈絲,會彈一手好琵琶。這可都是讓男人們心魂蕩漾的技藝。不久,王招宣死了。潘姥姥把女兒要了出來,轉手賣給了張大戶家,身價三十兩銀子,合當時五十石米。潘金蓮在張大戶家也是學習彈唱。光陰荏苒,日子易過,眨眼18歲了,潘金蓮出落得臉似三月桃花,身如出水芙蓉,杏眼動人心魄,細眉彎彎,把個張大戶饞得如同飢餓極了的貓見了魚。只因為當時主家婆余氏兇狠如虎,張大戶才不敢輕易沾腥。但有一日,鄰家嫁女,余氏赴席。張大戶暗暗把金蓮叫到房中,遂心收用了。

張大戶已是五十開外的老頭,得如此嬌嫩黃花閨秀,以為大佔便宜,美不勝美。接二連三之後,毛病出來了,先是腰疼,後是耳聾,小便不暢如水滴,眼淚鼻涕時常流,白天哈欠連天睡不醒,晚上噴嚏無眠難受。老頭中邪了!余氏厲害,見此情此況豈有不知根由的?咒罵丈夫,苦打金蓮。張大戶挨罵已是家常便飯,可就是捨不得小金蓮。隨後想了個好主意,倒賠房屋,把金蓮嫁給了房客武大。武大老實忠厚,得此美婦,以為是房東看得起自己。

  把漢子調唆的生根也似的」,便數次驚嚇小兒,甚至訓練了一隻「雪獅子」貓,用紅絹裹肉令它撲而撾食,終於得隙撲到了官哥的身上,將官哥嚇得風搐起來,不久夭亡(第五十九回)。李瓶兒受了這一精神打擊,一病不起,潘金蓮便乘勝追擊,日逐指桑罵槐,氣得她病上加病,又不敢和她爭執,於是也一命嗚呼了(第五十九至六十二回)。

  潘金蓮在西門慶宅中慣於「咬群」的根本目的,其實在於爭寵奪愛,以滿足她「慾火難禁一丈高」(第十二回)的肉慾需要。潘金蓮平日在家,一味「霸攔漢子」,憑著她生得標致,又會詩詞賦曲、琵琶彈唱,「枕邊風月,比娼婦尤甚」。這幾件都可在西門慶的心上,因此西門慶極寵愛她,尤其此婦肯接溺尿、吊雙足、行後庭花,兼最善品簫,故西門慶把她視作性虐洩慾的工具,而每有這方面需要,便入她房來。

  但是,潘金蓮並不以此為滿足,一旦西門慶「曠」了她幾日,或是外出遠行,她便難熬孤身永夜,就會幹出玩小童(第十二回)、私女婿的勾當。為了籠絡住西門慶之心,她除了配合西門慶擺弄淫具、製作綾帶、按宮中春圖行房、施展枕邊風月以外,還慣於當「窩主」。她騰地方教西門慶在她眼皮底下姦耍春梅;她明知西門慶與惠蓮、王六兒、如意兒等有姦情,也不管,只要他凡事不瞞她,行一次向她說一次,有一人向她說一人即可。用她自己的話說:「你主子既愛你(如意兒),常言船多不礙港,車多不礙路,那好做惡人?」(第七十四回)在性生活上西門慶以她為玩物,她則反將西門慶做洩慾工具,無絲毫夫妻恩愛可言。最終,西門慶在外搞了王六兒回來,她明明見其癱軟無力,卻給他灌下過量的淫藥,不顧死活地騎在他上面,弄得他「精盡繼之以血,血盡出其冷氣」,當下昏死過去,不久油盡燈枯,髓竭人亡(第七十九回)。

  西門慶一死,潘金蓮即與女婿陳經濟打得火熱,兩人在庫房中,在花園中私會,甚至大白天隔著窗扇也會雲雨弄事(第八十二回)。同時全不顧廉恥,一日被春梅撞破,竟不要臉要春梅同意與陳經濟姦耍(第八十二回)。自此主僕打成一家,與這小伙三人對姦。她弄出了肚子,趁月娘去泰山酬願進香而私行打胎,將已成形的「一個白胖的小廝兒」倒進茅廁裡(第八十五回)。然而這一切,終於被受盡折磨的丫環秋菊揭發出來了。月娘變臉變色,將她讓王婆領去變賣。但是她淫慾成性,「依舊打扮喬眉喬眼,在簾下看人」,晚間反而拿王婆的兒子王潮兒來解渴(第八十六回)。最後,被武松報兄仇,斬首、割胸、剜心,落個屍陳街頭的悲慘下場,亡年32歲(第八十七回)。

NO2,李瓶兒

  李瓶兒是《金瓶梅》中西門慶的第六房妾。是作者用來與潘金蓮對比、抗衡的主要角色,也是金、瓶、梅三女主角中雖淫蕩而感情專注於西門慶的人物。她是一個絕色佳麗溫情娃,一個天生弱命而自擁財富,以溫情求溫情,卻緣溫情亡,溫柔而敦厚,血枯感夫君的人物。

  朋友之妻不可欺,西門慶敢佔友妻。花子虛家娘子本姓李,正月十五日元宵時生,那日人家送來一對魚瓶兒來,因此取名叫瓶姐,長大後人們皆稱瓶兒。瓶兒長到十六七歲便如花似玉,嬌小玲瓏。18歲時與大名府梁中書為妾。中書夫人卻是個嫉妒心最強的女人。凡是丈夫喜歡的小妾、婢女,百般刁難,尋出根由毒打至死,埋入後花園。梁中書奈夫人不容,又十分喜歡瓶兒,便把她安排在外邊書房住,並派養娘服侍。瓶兒雖為內妾,實是外房。當時看去不好,實際上是一樁好事,就因為住在外邊書房,才躲過一場災難,保全了一條性命。政和三年正月上元之夜,梁中書偕夫人登翠雲樓觀燈。梁山泊英雄趁機混進城來,燒了翠雲樓。梁中書多虧手下將士拚命保護,才逃了一條命。李逵揮動兩把大板斧,殺進梁中書府宅,把宅中老小殺個乾乾淨淨。中書夫人躲進後花園得以倖存。李瓶兒見火光沖天,殺聲不絕,便隨身帶了一百顆西洋大珠、二兩重一對鴉青寶石,與養娘一道,上東京投親。

  正值此時朝廷重用太監 ,年近花甲的花太監由御前值班升任廣南鎮守,得知李瓶兒美貌性和,因侄兒花子虛尚未配妻室,就使媒婆說親,娶為正室。花太監廣南上任,只帶瓶兒隨任,在廣南住了半年有餘,便體虛染疾,告老還鄉,回老家清河縣城買了一所宅院住下。這宅院就在西門慶家隔壁,兩家後花園僅一牆之隔。花太監回鄉不久,便重疾不治而死。一份大好家財落到花子虛手裡。這花子虛雖非名門,卻如同紈絝,巴掌縫大,花錢如流水。每月夥同朋友玩賭博,逛妓院,又入了西門慶等十人的結拜兄弟會,每月會在一處,叫上幾個唱曲彈弦的妓兒,或上勾欄,或去酒館,花攢錦簇,暢杯頑耍,只圖快樂。這十兄弟會中,就是西門慶和花子虛算得上財主,其餘數人,像應伯爵、謝希大,窮得叮噹響,整日地尋來,邀著上館逛院,乾手沾芝麻,白吃白喝,白玩白撈。西門慶時常在外玩樂,心中還惦著家中妻妾,這花子虛卻是越旬半月不歸,真的把瓶兒當花瓶兒擺在家中、丟在一旁了。

  花太監在世時與瓶兒關係曖昧,死後極大一份家財就交在了李瓶兒之手。西門慶與花子虛系「會友」,對這個標致出眾,且手握巨財的娘子早就心懷不良。而瓶兒早就對丈夫終日在外飄風不滿,經與西門慶勾搭,遇著了他的「狂風驟雨」,在性生活上深深地感到滿足,便罄其所有,越牆轉財來就他(第十四回)。後花子虛的叔伯兄弟們為財訴訟,將花子虛拘入獄中,花了銀子賣了房,待子虛歸家一看,家財早被瓶兒轉移殆盡,因而一氣喪命(第十四回)。李瓶兒此後與西門慶議就了過門之事。不料這個時候適逢楊戩被參事發,西門慶是其手下親黨,也在查辦之列,於是終日將大門緊閉,一面差來保去東京幹事,一面把瓶兒那裡荒了。瓶兒相思成疾,遇郎中蔣竹山,看視得愈,便招贅蔣竹山做了夫婿(第十七回)。西門慶得知消息,便讓兩個惡徒將蔣竹山痛打一頓。而李瓶兒因蔣是個「中看不中吃蠟槍頭,死王八」,一心還在西門慶身上,最終仍歸入西門慶之宅(第十九回)。

  李瓶兒進西門慶宅,對潘金蓮奪寵是個威脅:首先,因她長得漂亮,「細彎彎兩道眉兒,且自白淨,好個溫克性兒」,深可西門慶之心,小說不止一次寫到西門慶愛其體白軟綿,而枕上風月有她的獨到處;其次,她壓倒眾妾地富有,轉來之財使西門慶家頓時改觀,西門慶接連翻房造室,打開門面各處開店等等,很大程度上系賴瓶兒之力;尤其重要的是,她為西門慶生了個傳宗接代的寶貝兒子,官哥剛落地,西門慶即平白得官職,於是更相信「李大姐養的這孩兒甚是腳硬」(第三十回),是他家發跡顯赫的福星。

  由於這一切,李瓶兒在西門慶眾妻妾中,很快地上升到獨寵的地位,這就使潘金蓮恨得必須除之而後快。

  金、瓶、梅三婦,金瓶之爭是小說濃墨重彩鋪寫的主要內容,其間處處以瓶兒與金蓮對照:金蓮惡毒尖刻,瓶兒謙讓大度;金蓮工於心計,瓶兒拙於爭鬥。雖然在西門之宅,金蓮失道寡助,講金蓮好的人微乎其微,而瓶兒贏得了宅上宅下一片誇讚聲,甚至連金蓮的生身母親也極口褒瓶貶金。但由於瓶兒有著性格軟弱的根本弱點,在步步進逼的金蓮面前,一味委曲求全、忍讓退縮,即使在床笫間也不敢向西門慶提一聲,反一次又一次地攛掇漢子往金蓮房中去睡,因此,她也未能保住自己的兒子,自己引發了血崩之症,終於身亡。亡時年僅27歲(第六十二回)。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033305-1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