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怎麼可以這麼淒慘…

據中國國家統計局顯示,全中國農村仍有7017萬的貧窮人口,大概是農村居民的7.2%,但「扶貧開發」並不是什麼輕輕鬆鬆就能解決的事。而中國政府已經策畫了「十三五時期扶貧開發」任務,希望能在2020年順利帶領貧窮人口脫困。雖然30多年來的實施計畫有了點成效,讓農村貧窮人口減少許多,但某些還未脫困的貧民們就變得更貧窮,更可憐了!現在就讓記者帶大家看看這些農村貧民們過著甚麼樣的生活…

 

▼雲南省怒江州福貢縣知子羅貧困村,一名小男孩害羞地偷看。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雲南省怒江州福貢縣木克基村一戶居民。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這戶人家的房子內部雜亂不堪。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因為家裡沒有書桌,這名女孩只能在床上寫作業。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記者來到四川省大涼山區美姑縣拉木阿覺鄉馬依村村民爾日書進的家中,房子內被一分為二,左邊是牛圈,地上堆滿了傳來陣陣刺鼻味的牛糞;右邊才是人住的地方,一進門就看到那簡陋的床,只由一塊木板和四塊磚塊搭成。

屋內沒有所謂的廚房,只有由3塊磚頭堆成的爐灶。沒有桌子也沒有椅子,土牆已被多年的炊煙燻得漆黑。這天,他們一家5口的午餐就是馬鈴薯,有些甚至發芽了。對他們來說,米飯和肉是奢侈品,每十天逢集才能吃到大米,一年中也只能在三大節日時才能吃到肉。

爾日書進居住的馬依村海拔2600米,土地基本上種不出什麼東西來,和最靠近的城鎮都相距12公里,道路凹凸不平進出困難。村裡共有135戶人家、729人,每位村民都和他一樣生活在人畜混居的石板房中。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這就是今年45歲爾日書進,三年前他發現自己的左眼出了問題,但因為沒錢醫治就一直放著,直到現在左眼已經失明。家中牆上貼著兩張14歲大兒子獲得的「優秀少先隊員」獎狀,而二兒子、三兒子都已經到了上學年紀,但卻沒有去讀書。

多年來,在這村莊扶貧工程很難進行,有些村民利用政府提供的貸款、技能培訓,到外頭開貨車、種花椒、養殖和離鄉背井到外地工作,賺了些錢改善了生活條件,但人口將近500萬的涼山彜族自治州,千百年的貧困依舊無法完全獲得改善。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馬依村有許多十幾歲的孩童,他們雖然每天過著無憂無慮的玩樂生活,但沒書可念的狀況令人擔心。這個村目前已到達學齡年紀卻沒有讀書的孩童有上百位之多。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記者也來到貴州省荔波縣瑤山鄉巴平村蘭金華的家,他和母親住在茅草房十幾年,整體房屋架構都是用樹枝、竹片拼湊而成,若有填不滿的地方,便用牛糞填補。在這小小的空間裡頭,柴草、雜物、農具通通堆疊一處,而房子一角用篾片圍成的則是他們母子倆的臥室。蘭金華的弟弟較幸運,他的房子是由政府補貼2萬人民幣所建設的磚房,但至今都沒有門,一家人同樣十分貧困地生活著。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中國南方喀斯特地核心區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的小七孔,常引來一堆觀光客前來消費,但位於景區5公裡外的貴州省荔波縣瑤山鄉極貧區菇類村卻依然貧困不堪,村內一共有357戶人家,除了一戶人家是開農家樂外,根本沒有人懂得利用景區的商機來賺錢!全村1200多人,卻有1100多人是文盲、半文盲,他們不敢、也不知道如何去突破,只懂得好好種田求溫飽,並安於現狀,可見教育對一個國家人民的影響有多大。圖中為黔東南州從江縣下江鎮高坪小學得上課狀況,學生們在臨時搭建的空間上課,而且是寢室兼教室的上課環境,這在當地已經算是非常高級的學校了。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廣西都安瑤族自治縣隆福鄉葛家村龍母屯某村民的家中一景。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寧夏西吉縣是個時常乾旱的地區,從王民鄉到趙村馬虎鋼平,挑一次水就要走個40公里,若一次挑兩大桶,約一噸的水能用上半個月。這一噸的水雖然只要價4元,但挑一趟水的燃油費就要花上十幾元。圖為在寧夏固原市原州區河川鄉康溝村村民家中常年掛著兩個接雨水用的鐵桶。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雲南怒江州瀘水縣古登鄉念坪村的地形陡峭,耕地坡度大概有80度上下,都快垂直了!記者在攀爬的過程中,看到了一個墳墓,村民說那是前陣子一個失足摔死的村民,牛馬摔死的意外也時常發生。村民們常無奈地說,這裡是「有天無地,有山無田,有人無路」的地方。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在某些偏鄉地區,至今仍然需要使用古老的溜索方式來過河,因為全村出入的唯一通道。像是雲南福貢縣馬吉鄉橋瑪嘎村,一條脆弱的鋼絲繩竟橫跨幾十公尺寬的大江,十幾名大人、小孩都靠這繩索到達江的另一端。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東鄉縣有個500多人的村莊,但卻連一個高中生也沒有。儘管大多數國家的九年一貫制義務教育實施的非常完全,但貧困地區並不是如此,他們沒有那麼多錢供子女讀書,也需要子女幫忙幹活。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甘肅省東鄉縣柳樹鄉紅莊村,這名叫做馬他非勒的村民因為沒有錢整修房子,一家老小仍住在這間危房中。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廣西都安縣隆福鄉葛家村的一對分別12及10歲的兄妹,身穿棉衣、涼鞋,背著裝滿40斤牛糞的背簍,往山上走。那天是上學日,但老師到鄉裡開會,所有孩子都停課,而他們的父親正抱怨著開銷太大,家裡頭還有個國中生,車費就要花費40元,不坐車的話就必須跋山涉水,求學過程十分艱辛。圖中為一名景頗族的小孩在自家的廚房生火,準備燒飯。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德宏州盈江縣卡場鎮吾排村,學生們放學後都得立刻趕回家幫忙幹農活。

記者深入探訪最貧困潦倒的農村地區,揭開被世界遺忘的這群人在過著的淒涼生活…

 

由此可知,貧窮地區的人們活得非常艱辛,教育資源不足,受的教育不夠,將來依舊會和父母一樣,覺得好好的種田求溫飽就好,不敢也不知道如何突破、開創事業,這樣的惡性循環永遠擺脫不料貧困的厄運。但這不是他們的錯,而是多年來環境就是如此,要改變當然是極為困難了!趕快動手分享出去,讓身邊朋友們看看這些貧民的生活條件,以好好的珍惜我們生活中所擁有的一切吧!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