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媽媽的“壞名聲”讓我談不成男朋友

口述:媽媽的“壞名聲”讓我談不成男朋友

  導語:男人最恨“綠帽子”,我爸對此卻置若罔聞,莫非他有難以啟齒的隱疾,或有什麼“短處”被我媽拿捏着?家中這攤子事就像一團亂麻似的。現在,我又談了一個男友,我特別發愁和人家提及我媽,如果男友聽到些什麼,我是不是又得面臨分手的尷尬?

  主持人:齊 婉

  傾訴者:方 語(化名) 女

  我家是縣城的,地方很小,誰家若有什麼“奇葩”之事,小縣城上下幾乎無人不知,我媽就是別人口中常被議論的女人。

  從我記事開始,老寧就是我們家的“災星”,他和我媽不清不楚的關係、他和我弟弟頗受爭議的神態、他和我爸之間的恩怨,都讓我匪夷所思。後來,在我媽與 姥姥一家人的嘆息聲中,我逐漸聽明白了老寧的來歷:我媽是老大,下面姊妹多,家庭窮,我爸又屬於沒本事的男人,因此,神通廣大的老寧成了我媽的最佳“幫 手”,就連我爸的工作調動都得以老寧鼎力相助。或許“拿人手軟,吃人嘴短”,抑或我爸的確窩囊,總之他“包容”了我媽和老寧的風言風語。

  弟弟出生后,他是老寧的兒子還是我爸的兒子,更成為別人飯桌上的談資。弟弟不像其他男孩兒在家備受寵溺,我爸對他向來不聞不問,縱使弟弟做錯事,我爸 也是“你愛咋地就咋地”的無視冷漠,我媽的態度同樣讓人難以捉摸。當初弟弟高中畢業,問我爸,是上大學還是外出打工?誰料,我爸就用“隨便”兩個字打發了 弟弟。可憐的弟弟轉過身看我媽,而她頭也不抬,垂着眼皮,一言不發,只自顧自地在那裡打毛衣。我曾問過我媽,為什麼不讓弟弟上大學?她面無表情地說,“家 里的錢都是你爸掌控,我能做主嗎?”說實話,從爸媽的態度中,我明顯察覺出弟弟真的有“問題”。後來,弟弟常年在外打工,“回去幹嗎?爸媽又不喜歡我。” 這是弟弟在電話中反覆跟我說的一句話。

  再說我,條件不差,大學畢業,有穩定的工作,外表也可以,可愛情之路卻屢屢受挫。記得第一次去男友家做客,閑聊中問及到家人,他們問什麼我答什麼。猛 然間,男友的媽媽好像想起什麼,加重語氣追問了一遍我媽的名字,還試探性地詢問了我媽和我爸的一些細節。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男友的媽媽從喉嚨里發出一聲長 長的“哦”,臉上也多了幾分意味深長的神情。果然,男友提出了分手。我問他理由,他囁嚅道,“聽別人說你媽名聲不大好。”那天陽光明媚,我卻彷彿置身於灰 暗的霧霾中。

  去年,在相親中我認識了陸方(化名),從他以及他家人輕蔑的態度中,我才真切感受到我媽在外人眼中是多麼地“壞”。我爸最初的意思是讓陸方家買房,我 家買車、買家電。本來陸方的父母答應得很爽快,可他家從外人的言辭中獲悉到我媽的名聲后,立刻變了態度,甚至給陸方下了命令,“要麼你倆分手,要麼出去租 房結婚。”無奈之下,我爸退讓一步,讓陸家只拿四萬元的彩禮錢。爸爸說,“我要的不是錢,是他家的一份誠意,你如果這樣嫁過去,一輩子都甭想抬起頭。”

  沒幾天,陸方傳過話來,“我家只出酒席錢,彩禮錢就免了。”我問陸方什麼意思?他說,“我聽爸媽的安排。”我倆為此爭辯起來,陸方滿不在乎地告訴我, “反正我家就這條件,你不同意我們可以分手。”這不明擺着用不花錢的方式羞辱我家嗎?好像他娶我是天大的恩賜。和陸方分手不久,聽朋友說他結婚了,給女方 買的房子和鑽戒。我凄冷地一笑,誰讓我有個“名聲在外”的母親呢!

  對於母親我談不上恨,但我瞧不起她,外界那麼多說道,她從不避諱,家中一遇大事,老寧必定出現。我姥爺去世時,老寧竟然跑前跑后地忙,好像他是頂門立 戶的主,我爸反倒像個外人,冷眼旁觀。前來弔唁的人,轉動着滴溜溜的眼珠,看看我爸,再瞅瞅老寧,彷彿要端詳出天大的“奇聞”。我媽一副百毒不侵地我行我 素,絲毫不介意別人的指指點點。

  父母間的糾葛我不便多問,但他們的做法實在讓人猜不透。我媽明目張胆地和老寧交往,根本不顧及我和弟弟的臉面。男人最恨“綠帽子”,我爸對此卻置若罔聞,莫非他有難以啟齒的隱疾,或有什麼“短處”被我媽拿捏着?家中這攤子事就像一團亂麻似的。現在,我又談了一個男友,我特別發愁和人家提及我媽,如果男友聽到些什麼,我是不是又得面臨分手的尷尬?

  文章來源(齊婉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