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英特爾業務下滑:開源不利裁員節流

英特爾業務下滑:開源不利裁員節流

  核心摘要

  除了技術和品牌的瓶頸,真正制約英特爾移動芯片發展的主要原因或許是商業利益。相對於英特爾PC和服務器的芯片,智能手機芯片的利潤率要低很多。一方面,智能手機的發展是產業趨勢,作為技術的前沿代表英特爾不能不去做;但如果英特爾花了很大的力氣去攻下手機這個競爭激烈的市場,從商業角度講,投入產出比又不划算。

  本報記者 紀佳鵬 北京報道

  近期,英特爾CEO布萊恩·科再奇(Brian Krzanich)在發給員工的一則備忘錄中,確認該公司正在裁員。據了解,英特爾現正在做出多方努力,以縮減預算3億美元,而此次的裁員計劃是其中的一個策略。

  事實上,今年1月,英特爾便撤回了此前做出的年度營收增長預期,彼時該公司預計其營收增長將在1%到9%區間的中段;但第一季度PC芯片的銷售低迷導致英特爾修改了預期,目前英特爾預計今年收入持平,並在4月宣布削減3億美元的研發和行政費用。

  “在發達國家,人力成本高企,而目前英特爾整體業務進展緩慢,開源不成就只能節流了。”IT行業資深分析師孫永傑說。

  今年4月,英特爾公布第一季度財報顯示,包含PC和移動業務部門的客戶端計算事業部收入為74億美元,環比下降16%,同比下降8%。

  英特爾目前正走到了十字路口。一方面,PC和平板兩個市場的整體數據在下滑;另一廂,英特爾在智能手機芯片領域雖然努力了若干年,但依然沒有各種數據上的表現和實質性進展。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市面上搭載英特爾芯片的智能手機不超過10款。

  是拚命追趕產業趨勢重新成為市場前沿的代表,還是退避三舍經營好PC和服務器芯片?對英特爾來說,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業務下滑

  作為PC領域芯片技術的前沿代表,英特爾近期也在2015台北電腦展上展示出了其在PC上的多項創新技術,其中包括推出全新第五代酷睿和最新至強處理器、實感技術等。然而,英特爾諸多創新,卻無法抵擋PC市場面臨的頹勢。

  今年4月,市場調研機構IDC表示,全球PC市場規模今年將下跌至2010億美元,下跌幅度達到6.9%;另一個調研機構Gartner也表示,2015年第一季全球PC總出貨量達7170萬台,較2014年第一季減少5.2%。連科再奇也在今年一季度財報分析師會上表示,今年全球PC規模將下滑約5%。

  作為在PC時代就奠定了巨頭地位的英特爾,其整體營收與PC市場的相關性很強。由於從2015年開始,英特爾的PC業務部門與移動業務部門合併,因此參照2014年年度財報,PC客戶端事業部全年收入為347億美元,比2013年增長4%。增長的部分因素是由於去年4月份微軟正式結束Windows XP系統技術服務,老用戶需要升級至Win7、Win8.1等更高平台,帶動了PC市場的回暖。而PC業務的收入,佔據着英特爾整體收入的62.1%。

  Gartner首席分析師北川美佳子(Mikako Kitagawa)指出:2014年許多企業因Windows XP終止支持而掀起一股換機風潮,PC產業因而受惠,但這股風潮在2015年第一季已經減緩。

  不僅如此,平板電腦市場也正在陷入低迷。市場調研機構IDC近期發布的一份最新報告顯示, 2015年全球平板電腦及“二合一”設備總銷量將達2.218 億台,同比下降3.8%。

  而平板電腦恰恰是英特爾重金押注的領域。2014年年初,英特爾提出了平板電腦4倍增長的計劃,並最終實現了該目標。Strategy Analytics數據統計,去年三季度,搭載英特爾平板芯片的平板電腦佔市場份額的19%,僅次於蘋果;去年英特爾平板電腦芯片出貨量最終達4600萬,超越了4000萬的目標。當然,從幾乎為零到兩成的市場份額,英特爾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由於巨額補貼,去年英特爾移動業務虧損40億美元。這種情況下,英特爾在今年也做出了停止補貼的決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平板電腦領域,英特爾最近又多了一對強勁的競爭對手。今年6月2日,高通與全志科技達成戰略合作,共同推出基於驍龍410和驍龍210平台的4G LTE平板電腦方案。高通這一舉措,無疑是發起對英特爾與瑞芯微聯盟的攻勢。

  “去年英特爾發力平板電腦,實際上是趕上了這個領域開始下滑的時間點。”孫永傑說。

  躊躇與等待

  在智能手機芯片領域,英特爾一直在努力,從來沒放棄過。比如今年3月份,英特爾在MWC2015(全球移動通信大會)上公布了凌動X3、X5和X7芯片、第三代英特爾XMM7360 LTE調製解調器,以及針對移動設備的無線連接產品。

  但是就目前來看,鮮有智能手機行業排名前列的手機企業大規模採用英特爾移動芯片方案。

  “從技術角度,X86架構天生注重性能而對功耗有所忽視,而ARM架構則反而是在功耗上有優勢,這會造成OEM廠商有固有的偏見。”孫永傑表示。另一方面,在智能手機芯片領域,英特爾的品牌遠不如高通和聯發科,這種情況下,英特爾在移動芯片領域沒有突破性技術的話,OEM合作夥伴也很難與之合作。

  ARM移動戰略主管詹姆斯·布魯斯(James Bruce)在今年5月公開表示,如果回顧一下歷史,會發現英特爾很長時間以來一直在談論移動市場。“他們談論的很多,但他們何時推出移動產品,我同樣也在期待中。”

  目前在手機芯片領域,ARM陣營無疑是一家獨大。而這個陣營中,高通、聯發科、三星等公司競爭也相當激烈。根據安兔兔數據庫,2014年,在安卓設備領域,高通、聯發科和三星分別以32.3%、31.67%和22.1%的市場份額位列前茅,英特爾僅有2.81%的市場份額,次於上述廠商以及英偉達和海思。而三星Galaxy S6便率先使用了自家14納米Exynos處理器。

  除了技術和品牌的瓶頸,真正制約英特爾移動芯片的發展的主要原因或許是商業利益。“相對於英特爾PC和服務器的芯片,智能手機芯片的利潤率要低很多。”孫永傑說,智能手機的發展是產業趨勢,作為技術的前沿代表英特爾不能不去做;但如果英特爾花了很大的力氣去攻下手機這個競爭激烈的市場,從商業角度講,投入產出比又不划算。

  “比如去年英特爾在平板電腦業務上拿下了一定的市場份額,但是從業績上反而是虧損。”孫永傑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如何權衡產業趨勢和商業利益,英特爾或許還處於猶豫中。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PC之外,英特爾還有一樁大生意在支撐其前行,那便是數據中心業務。今年一季度,英特爾數據中心事業部收入為37億美元,同比上升19%。“移動終端的增長,實際上間接刺激了英特爾數據中心業務的成長。”

  然而,即使英特爾此前在這個領域未逢敵手,但面對高通以及整個ARM陣營的高調進入,英特爾即將面臨殘酷的競爭。近期,英特爾以167億美元收購了年收入不足20億美元的Altera,便是為了加強數據中心業務的競爭力。

  實際上,科再奇上任之後給英特爾帶來的最大變化,或許是智能硬件的各種布局,包括推出Intel Cruie、收購智能硬件廠商以及進行孵化器的投資和建設。今年一季度,英特爾物聯網事業部收入為5.33億美元,同比上升11%。

  雖然數據中心、物聯網等業務增長抵消了客戶端計算事業部的頹勢,讓英特爾的整體收入能夠相對穩定,但是智能手機芯片仍然是英特爾應該想清楚的問題。即使英特爾能夠在製程技術上有所突破,但是這個市場競爭非常激烈,利潤相對較低,對於英特爾這個後來者而言,或許還是一件吃力而不討好的事情。(編輯 黃鍇)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