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貪戀有房男我付出慘痛代價

口述:貪戀有房男我付出慘痛代價

  導語:領證以後,男人就讓她搬回來住。她想,反正都是他的人了,搬回來就搬回來吧。這一住就是兩年多,孩子都一歲多了,可男人說的拆遷卻遲遲沒有來。她追問了N次房子的事,男人總是找各種理由開脫。後來,和鄰居一打聽,根本就沒有拆遷這回事。男人從一開始,就在欺騙。

  “您不想看看我老公的傑作嗎?”

  少婦小劉,今年將滿30歲。我還未開口,她首先開門見山。看其發過來的截圖,算是一個比較漂亮的女人。只是她左臉部的一塊淤青,立刻抓住了我的眼球。

  小劉告訴我說,這是昨晚上老公打的,還被那個臭男人攆了出來,現在寄居在好閨蜜家裡。否則,根本不敢上網。要是讓他知道,和一個陌生男人聊天訴苦,肯定又躲不了一場家庭暴力。

  小劉說,她是參加一次相親大會時,認識現在的老公,男人大她五歲,當時根本不知道他已經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

  那時候,她已經27歲,又是孤身一人在蘇州打拚,沒有幾個好閨蜜,平時連個知冷知熱的人都沒有,就非常想儘快找一個有房的男人嫁了,很想有一個溫暖的家。而公司經營的是化妝品,女孩子很多,男人很少。即便有那麼幾個,也多是外地人,收入也不算高,生活問題剛剛勉強解決,根本談不上買房。再加上自己長得又比較清秀,希望能嫁得好,就想找一個在蘇州有房的男人,共同度過一生。有同事建議她去參加相親大會,說不定就能撈個金元寶回來。第二次參加相親大會時,就和現在的老公不期而遇。

  男人是蘇州郊區的,長得其貌不揚,但嘴很甜。男人學歷不高,說話方言很重,還夾雜着口頭語。男人和她說話的時候,眼睛老往她的胸前看。她就表現的不怎麼熱情,認為和這麼粗俗的男人要是結婚成家,肯定沒有共同語言。但最終打動她的,是男人臨走時說的一句話。男人告訴她說,他家的那個地方馬上就要拆遷,至少可以還原出兩套130平米的房子。而且男人還說,如果她願意,等房子一到手,可以在房產證上寫上她的名字。她突然有了一些心動的感覺。

  相親回來,和好閨蜜說了這事。閨蜜開玩笑說,男人長得丑有什麼關係,晚上上床把臉蓋上就可以了,關鍵是他有房子。閨蜜還說,在蘇州這個地方,想找一個有大房子的男人實屬不易,而且男人長得丑,沒有蜜蜂圍着轉,比較安全,不用擔心被別的女人勾了去。她想想似乎也是這個理,再加上強烈想擁有一個家,想儘快結束這種漂泊不定的生活,糾結了一個晚上后,第二天早上,她撥通了男人的電話。

  交往了一個星期之後,她感覺男人還比較細心,仔細再看他的臉,也不感覺有什麼特別難看的,就慢慢接受了他。第二個周末,在男人一再的死纏爛打下,兩個人就發生了性關係。事後,她追問房子的事。男人說,快了快了,下個月就辦拆遷手續了。有了房子,就可以馬上結婚,有一個屬於自己真正的家,而且房產證上是自己的名字,她非常興奮。這之後的幾個星期,她和男人一旦在一起,就瘋狂地做愛,直到她有了嘔吐的感覺。她未婚先孕了。

  男人聽到她懷孕的消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讓她把孩子打掉,說沒結婚就懷孕,會被老家人笑掉大牙。她無奈,只好去醫院做人流手術。但男人不願意陪她去,說家裡生意很忙,得有人照顧。從醫院出來,她備受打擊,在她最需要關懷的時候,男人卻不辭而別,即便他有十套130平的房子,嫁過去又能如何,就準備放棄。

  做完人流后第五天的那個下午,男人突然跑到單位去找她,說趕緊去領結婚證。一旦領了結婚證,按人頭補償,就能多還原一些房。一聽說可以分到更多的房,她立馬放下了恨,非常激動地和男人一起回到了他的家。

  這是她第一次來男人的家,看了着實很失望。幾間破舊的小瓦房,屋裡的東西擺得亂七八糟,怎麼看都像豬窩。男人口口聲聲說的生意,原來就是馬路旁邊的一個水果攤。

  男人很鎮定地對她說,馬上就換大房子了,所以家也懶得整,等兩套房子都到手了,就賣掉一套,啥都不做也足夠吃上小半輩子的。她想想也是,收拾得再好,一拆遷還會亂成一團,有房子在手,還愁沒錢花嗎?沒有看到他的父母,她很好奇。男人解釋說,父母都過早去世,家裡就剩下他一個人。她當時很是竊喜,婚後再不用擔心婆媳關係處不好了。

  領證以後,男人就讓她搬回來住。她想,反正都是他的人了,搬回來就搬回來吧。這一住就是兩年多,孩子都一歲多了,可男人說的拆遷卻遲遲沒有來。她追問了N次房子的事,男人總是找各種理由開脫。後來,和鄰居一打聽,根本就沒有拆遷這回事。男人從一開始,就在欺騙。而且在和鄰居的聊天中,還知道男人的父母仍然活在世上,被他攆到鄉下去了。男人之前還用同樣的手段,把一個女大學生騙回了家,婚姻僅僅維持了九個多月。知道這些后,猶如晴天霹靂,她一下子墜入絕望的深淵。

  不僅如此,男人整天遊手好閒,從不想着去找份工作,就守着那個爛水果攤子,賺的幾個錢,還不夠他抽煙喝酒的。而且經常把她的工資搜刮一空,一到晚上就約上些不三不四的人,跑出去湖吃海喝,非賭即嫖,根本不管她們娘倆死活。她還不能說,一說男人就往死里打她。鄰居的一個大媽,看她生活如此艱難,非常同情她,隔三差五地會過來,幫她看看孩子,好讓她能騰出手來做一口熱飯吃。

  “我爸媽多次說,要從陝西來看我。我就說工作太忙,到處都在搞拆遷,來了也沒地方住,等房子到手再接他們過來享福。我真怕他們哪一天突然來了,看到我如此窘迫,會很揪心啊!我自己作的孽,我自己承受,不想讓他們跟着遭罪。我想離婚,可又捨不得孩子。不離吧,這日子實在不是人過的,您說我該怎麼辦?”

  小劉如泣如訴的一段話,深深戳痛了我。是啊,一步錯,步步皆錯。想找一個有房子的男人結婚,這本身沒有錯。錯就錯在,她被物慾蒙蔽了雙眼,被男人嘴裡的拆遷房搞得利令智昏。她本可以變得更聰明一些,更智慧一些,看看報紙,翻翻網頁,就能查到市政規劃的一些大致動態。她本可以看到那幾間破瓦房,那個小水果攤,就有所警惕。她也可以從打胎那件事,以及和男人交往的一些細節,鑒別男人的人品。可她沒有,她心裡裝得滿滿的全是拆遷房,以至於讓她喪失了最基本的戒備之心,付出了極其慘痛的代價。這隻能說是自作自受,自己釀的苦酒自己喝,誰也無法給她承擔責任。

  雖然說“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但今天我想做一回惡人。還是斷、舍、離吧。這種名存實亡的婚姻,還有什麼可留戀的。如果為了孩子,更應該決絕。有如此渣男的父親,在如此惡劣的家庭背景下,孩子還能健康快樂地成長嗎?把孩子也一併帶走,一毛錢都不要給男人留下!

  事後我就在想,只有這一個小劉嗎?肯定不是。還不清楚有多少個我們還不知道的小劉,仍在婚姻的泥潭裡苦苦掙扎。聯想起前段時間媒體曝光的,一起接一起女人因圖“嫁得好”,而被騙色騙財的案列,敲鍵盤的手都不禁瑟瑟發抖。未婚的女人們,如果你還沒有喪失最起碼的智慧,選擇老公時,一定要把眼睛睜得大大的,金錢縱然千好萬好,但永遠也好不過一個男人的人品。

  文章來源(杖打天下的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