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評:劉翔家的紅燒肉與“確信真實”標準

評:劉翔家的紅燒肉與“確信真實”標準

  導語:對於公眾人物、官員的批評,法律會給予必要的寬容,哪怕未必達到100%的真實,但只要屬於“確信真實”,就不構成名譽侵權。同時,媒體也要珍惜這一權利,故意罔顧事實,散布明顯不靠譜的報料,就可能踩到法律的高壓線上。

評:劉翔家的紅燒肉與“確信真實”標準資料圖:劉翔。  

  上周,劉翔與葛天發生婚變,成了一樁大新聞。就有媒體援引所謂“消息人士”的話稱:葛天在劉翔家裡吃飯時,保姆做了5塊紅燒肉,葛天吃了一塊覺得好吃,等再去夾的時候,劉母卻不高興了,最終婆媳矛盾導致婚姻出現裂痕……

  一時間,“劉翔家的紅燒肉”在網上病毒式傳播,甚至演變為對上海人小氣的“地圖炮”。之後,劉家的保姆小梁向媒體證實,事情子虛烏有。

  那麼,媒體傳播這種“明顯不靠譜”的信息,是否違背職業倫理?是不是媒體的報道,只要內容有錯誤,就一定構成名譽侵權?

  正好上周,北京海淀區人民法院對方舟子與崔永元的“微博罵戰”,做出一審判決:兩人均構成對對方名譽權的損害,互賠對方45000元。但這絕不 是一個“和稀泥”的判決;相反,判決釐清了正當言論與侵權行為的邊界,畫出了那條細細的紅線,包括提出以“確信真實”作為名譽侵權的判定標準。

  判決書首先明確了公眾人物的“權利克減”原則,公眾人物對負面批評有一定的容忍義務。這是因為批評公眾人物(特別是官員),直接關涉到社會公共利益,所以法律對其名譽的保護有所克減。而要充分保障對公眾人物的批評,就要適當容忍“說錯話”。所以,僅僅是言論不真實,並不足以構成對公眾人物的誹 謗;還要證明不真實的言論,是出於“實質性惡意”,即明知是假的,而“揣着明白裝糊塗”,散布明顯不靠譜的曝料。

  這就衍生出另一個概念——確信真實。只要證明在當事人發表言論、新聞之前,經過正常的新聞采編流程、轉述可靠的信源等等,“確信”內容的真實 性,也可以在法律上推定為不存在“惡意”;哪怕事後發現真實性是有問題的,也不足以構成名譽侵權。比如,在崔方案的判決中,法院認為:崔永元指稱方舟子 “一邊300萬美元在美國買豪宅,一邊在網上哭訴安保基金不夠用了”,均有一定事實依據;或結合上下文分析,屬於崔永元主觀上“確信真實”的誠實意見,不 構成侵權。

  法院明確了“確信真實”原則,為媒體的正當批評(哪怕是報道可能存在事實差錯)提供了必要的豁免。只要媒體按正規的采編規範審核信源,按常理做出誠實的判斷,沒有故意傳播真實性可疑的信息,就可被認為“確信真實”,從而不構成侵權。

  但是,也不是說只要涉及公眾人物的報道,媒體就可以用“確信真實”搪塞。比如,2013年,章子怡在美國起訴某網站誹謗其“陪睡高官”一案,該 網站也想以“確信真實”抗辯,但是沒有提供報道信源,也沒充分證據顯示網站按正常的新聞采編流程核實過這一新聞,最終章子怡勝訴。

  回到劉翔家的“紅燒肉”事件中,媒體對於所謂“消息人士”的報料,有沒有堅守“確信真實”呢?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判定:有沒有核實信源可靠程 度(比如,其與劉家的淵源關係)?有沒有通過不同信源,進行核實?再比如,紅燒肉不是紅燒大排,肉切得再大,按常理也不可能一次只燒五塊,這種信息是否經 得起常識的檢驗?如果媒體在發表當時,就覺得有問題,但還是“揣着明白裝糊塗”,那麼就可能構成侵權了。

  總之,對於公眾人物、官員的批評,法律會給予必要的寬容,哪怕未必達到100%的真實,但只要屬於“確信真實”,就不構成名譽侵權。同時,媒體也要珍惜這一權利,故意罔顧事實,散布明顯不靠譜的報料,就可能踩到法律的高壓線上。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