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老婆出軌上癮怪我不思進取

口述:老婆出軌上癮怪我不思進取

  導語:本來屬於浪漫的夜晚,卻被一條曖昧短信徹底攪亂。那是她第N個男老闆發來的訊息,酸溜溜的肉麻話語對我來說,絕對是一種刺激。

  LC傾訴:

  10月12日,我和鄭小爽結婚三周年紀念日。本來屬於浪漫的夜晚,卻被一條曖昧短信徹底攪亂。那是她第N個男老闆發來的訊息,酸溜溜的肉麻話語對我來說,絕對是一種刺激。

  記不清那是第多少次,我怒髮衝冠地和鄭小爽翻臉,然後她甩門而去。徒留下一桌豐盛的燭光晚餐和空蕩蕩的房間。除了抽煙,我似乎沒有別的發泄方式。

  窗外夜涼如水,我的心卻亂成一團麻。曾幾何時,鄭小爽再也不是輕輕滴依靠着我的肩膀,問我愛不愛她的傻姑娘了。歲月的變遷帶走了純真,也帶走了我和鄭小爽的彼此依戀。想想那些青蔥的美麗歲月,我都好想時光倒流。好想回到我認識鄭小爽的那個夏季。

  她的披肩長發,她的曼妙舞姿,她的微笑時腮邊的梨渦,和她生氣時撅起的小嘴,都是我最迷戀的模樣。那番模樣,那番性感,在物慾的洪流中全部發酵演變成了萬種風情,不堪回首。

  而如今,除了敷衍和謊言,鄭小爽對我好像徹底失去了興趣。她的改變,是從結婚以後開始的。哦不,是從畢業以後。我們都是學新聞專業的,她以優異的成績和絕佳的外表被某財經媒體優先錄用。

  主要工作就是採訪各界名流,分享創業經驗。鄭小爽很快就結識了不少老闆,有一些表面儒雅內心邪惡的老男人,見到鄭小爽第一眼就對她動了壞心思,以尋求機會圖謀不軌。鄭小爽那顆不甘平凡的心,在利益和權欲的支配下,自然也很容易變質。

  她第一次出賣自己的身體是在兩年前,給一個姓吳的老闆當情人,撈了不少好處,騙我說是獎金。我看她能力卓越,並未察覺異常。之後鄭小爽又和蔣老闆、陳老闆、孫老闆、以及杜老闆頻繁來往。這些個老闆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五六十歲,事業有成、外表光鮮,體態肥胖,一副油膩膩的嘴臉,好色成性。

  為了交往便利,排除我的懷疑,鄭小爽索性認他們為男網友,打着男網友的幌子去做貪婪的勾當。

  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鄭小爽認了N個老闆。採訪,陪吃,陪喝,陪玩,舊愛新歡,日復一日,忙得不亦樂乎。我真佩服她的精力。那些老頭之所以喜歡鄭小爽這樣的女人,無非有三個原因,第一是鄭小爽長得漂亮,如花似玉。第二和鄭小爽交往沒有後顧之憂,你情我願,遵守遊戲規則,玩夠了之後利索分手。

  第三,鄭小爽有一股天生的親和力,會撒嬌,會偽裝,會討男人歡心。可是我不明白,她這麼糟蹋自己的青春,到底是有何意圖?難道僅僅是為了金錢,名利,慾望,或者想展示她的個人魅力。我想這些原因都有。

  總之,當我抓住了鄭小爽出軌的證據之後,她卻趾高氣揚地說,如果不付出這些,你能住上敞亮的新房?你能開上奧迪A8?你能全身上下穿名牌?你能在親朋好友面前抬起頭?

  你以為做一個正人君子就能擺脫生活的困境啊?就你那副窩囊的樣,一輩子都過不上好日子。我付出我能付出的,得到我想得到的,就是我的人生姿態,我之所以不離開你,是因為我內心還存有我們單純的戀愛情結。我一個女人辛苦的掙扎的商場里為你謀取幸福生活的資本,我容易嗎?

  一連串的發問讓我徹底驚呆。我想不到她會這樣迷失。我憤怒地脫下她給我買的鞋子,衣服,將車鑰匙甩給她,走向清涼的大街。陣陣夜風襲來,秋意深濃,清涼的風卻怎麼也吹不散我心中的困惑。

  再次想起那一夜的短信“寶貝,我想死你了,再陪我瘋狂一次”腦海里一片空白。我忽然感覺,我和她一樣,在彼此漸行漸遠之中,都迷失了。我知道,她的心靈是空虛的。

  我決定愛情的熱度感化她,一起縫補破碎的感情。我絕不能容許我最愛的女人一錯再錯,繼續淪落。不管結果如何。

  文章來源(夏七年的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