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傷痛!找了失踨的孩子九年,這對可憐的父母等到的…竟然是這個結果…

傷痛!找了失踨的孩子九年,這對可憐的父母等到的…竟然是這個結果…

傷痛!找了失踨的孩子九年,這對可憐的父母等到的…竟然是這個結果…

(僅為示意,來源)

傷痛!找了失踨的孩子九年,這對可憐的父母等到的…竟然是這個結果…

 

夫婦倆現在既傷心又憤怒。記者李培樂攝

 

兒子被殺9年零4個月後,父母終於得知兇手被抓的消息。24日,本報報導了一起發生在長清萬德讓人唏噓的殺人案,9年前,嫌疑人劉某為了上網費,綁架並殺害了同學小蔣(化名),隨後他逃過了警方審訊,今年5月份最終被抓。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9日,記者來到萬德,見到了被害人的父母蔣德慶夫婦。說起這些年的遭遇,他們忍不住眼淚直流,渾身顫抖,「哪一天哪一夜不在想,年年過年給他買新衣服,等呀,盼呀,就盼著他能回來,每一天都是煎熬。」他們說都不知道這些年是如何過來的。現在,夫婦二人唯一的盼望就是給兒子一個公道。

被害前還回家拿了衣服

29日,天空陰沉,從細雨中望向位於六律村的蔣德慶家,山上流下的雨水正沿著他家門前的路嘩嘩淌著。見到記者,被害男孩小蔣的母親張乃英神情悲慼。她說,現在自己一肚子的話,一肚子的火,只有跟人說說,她心裡才好受一些。

雖然提起來就傷心,但是她依然清晰地記得2006年1月23日。對她來說,那是黑色的一天。那天,家裡電話突然響起,是泰安的號碼。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是小蔣家嗎?」電話那頭傳來這麼一句話,然後就掛斷了。隨後,電話鈴聲再次響起。「他說小蔣在他手裡,讓我們抓緊匯5萬塊錢過去。」當天已經是臘月二十四,正在家裡打掃衛生的張乃英立馬癱倒在地,蔣德慶趕緊去接過電話,讓對方留一個賬號,答應馬上匯款。

為了查出對方是不是騙子,全家人立即行動起來,有的去學校找小蔣,有的報警。「當時我們鎮上有一個孩子被綁架被害了,我們接到電話時這事剛過去17天,所以非常驚慌,心想不管怎樣不能被『撕票』。」

其實1月21日,小蔣就被殺害了。就在兩天前的19日,小蔣還從學校回家拿了衣服,在家裡吃了飯拿了點錢,才回學校去。

殺人者勸小蔣媽媽別哭

2006年1月24日,警方將嫌疑人劉某抓獲。「當時民警在我們家待了整整一天,我們一看人被逮住了,就放心了,覺得孩子應該沒事了。」但後來,他們接到通知,「說我們孩子是自己敲詐自己,讓我們自己去找找他。」根據當時警方掌握的線索,由於沒有證據,加上找不到被害人,嫌疑人劉某被取保候審。

「我聽說嫌疑人回家了,畢竟他知道這個事情,我就去找他,我說『孩子,你多大了,你怎麼認識我們家孩子?你家裡也很富裕找我們幹什麼,你需要多少錢,我給你,你告訴我孩子去哪裡了?』」說著說著,張乃英哭了起來,「他看見我哭,就說『姨,你別哭了!』」但後來就啥都不說了。

由於找不到有價值的線索,從兒子失蹤後,他們就開始到處尋找。「我們一天最多出去40多輛車,從泰安、萊蕪到萬德,一個村一個村地找,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問,很多車是親戚朋友的,我們也租了一批車。」當時蔣德慶自己幹工程,他工地上的員工也都拿著工資幫著找人,在附近的山上,一點一點地搜索,但是都沒有結果。一直找到除夕,眼看過年了人還沒找到,他們就先過了個年。

找兒子時犯病一度病危

蔣德慶說,他當時干著工程,附近修公路時的礦粉都是他負責。「那時我有百萬家產,兩輛罐車,一輛30多萬,還有一輛40多萬的工程車,也有大房子。」

可是,自從出事後,他再也沒有心思干工程了。到了後來,他索性把員工也遣散了。他們夫妻二人開始踏上了漫漫尋兒路。

有一天,嫌疑人劉某把蔣德慶和女兒叫去,給他們看了一封郵件,「當時說不要讓我們找孩子了,他去了南方,不回來了。」

由於找遍了附近,也不見兒子的蹤影,又聽說兒子去了南方,2007年,蔣德慶開始踏上了一次跨省的長達一年的尋兒路。「我開始順著104國道一直找,到過江蘇、安徽、四川和廣東。」隨身帶的錢花光了,妻子就給他打錢。家裡沒有錢了,妻子就賣車。這一年,蔣德慶沒少受罪,在外風餐露宿,加上上火,他得了心肌炎。當時醫生都說不行了,「真是奇蹟,後來又搶救過來。」

雖然搶救過來,但是身體真不行了,後來又得了腦梗、心梗,買賣做不成了,就開始變賣家產找兒子。「為了急用錢,30多萬的罐車6萬就賣了。」最後,房子也抵押給了別人,他們一直邊打工邊找人。就這樣,9年多下來,百萬家產都花在了找兒子上。

以前還有盼頭 現在只剩憤怒

「如果早知道兒子死了,我們也不用找了,至少不用遭這近十年罪,如果當時能找到,我兒還有個全屍。」張乃英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由於當時得知自己的孩子是因為敲詐自己未成逃跑的,所以蔣德慶夫妻還不好意思對別人說,只能自己默默承受。而散盡家財的他們,剛剛知道自己近十年的辛苦找尋,原來都是毫無意義的徒勞之舉。

被人說成是精神病

回憶找兒的過程,張乃英說簡直不堪回首。「成天在外邊,沒錢了就睡在大街上,有的好心人就把剩飯給我吃。當時覺得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找到孩子,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張乃英說,她在外地,有一次想到一家酒店去看看孩子在不在裡面打工,但是人家不讓進去。沒有辦法,她只好花上一百多元在裡面吃飯,趁著吃飯的空,打聽酒店裡有沒有自己的孩子。此外,他們認識的朋友如果到外地去,他們就委託朋友帶著尋人啟事,到哪裡貼到哪裡。「有好人,但是有人也不理解,我們拿著相片一個人一個人地問,有人說我們是精神病。」說著說著,張乃英眼圈又紅了。

這兩年,看到兩人常年在外邊找,親戚朋友都勸他們別找了,停下來吧。於是,他們夫妻在親友支持下,重新在村裡建了幾間房子。

聽到噩耗欲哭無淚

張乃英說,她每年都會去找兒子的同學,可是這些同學也沒有一點消息,後來甚至不敢面對她了。蔣德慶說,去年以來,他們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即使兒子不和他們聯繫,肯定會與姐姐或同學聯繫,不可能就這樣一點消息都沒有。

果然,今年5月14日,他們接到了萬德派出所的電話。去派出所時,他們還不清楚是去幹啥。因為蔣德慶心臟不好,萬德派出所教導員邢有華沒有貿然告訴他們噩耗,而是一直在繞圈子,讓他們做好心理準備。「我們買來了藥品,看到也鋪墊得差不多了,才跟他們說了真相。」蔣德慶說,當時他整個人都蒙了,「十年了,傾家蕩產卻等來了這個結果,接受不了,之前年年還有個盼頭,現在更多的是憤怒。」

六天沒吃下一口飯

「得知兒子現在只剩下一堆白骨,我六天都沒有吃下一口飯,沒有喝一口水。」說著說著,蔣德慶忍不住罵了幾句,然後捂著臉放聲大哭。「想起來就覺得日子沒法過了,我們走了大半個中國,結果是房子沒了,家產沒了,關鍵是孩子也沒了,老頭子還得了一身病。」張乃英難以掩飾的憤怒刻在臉上。她說,現在她安慰老頭子,要好好養好身體,就等著相關部門給兒子一個公道。在電視上看到劉某說「出來」後要當他們的兒子,老兩口說恨不得把電視砸了,「你當我們兒子,你還出來?」

他們平靜下來後,拿出了小蔣的一張證件照。照片上的小蔣還有些青澀,畢竟那時只有十幾歲。「死得太虧了,15歲,多好的孩子,就這樣沒了。」

傷痛!找了失踨的孩子九年,這對可憐的父母等到的…竟然是這個結果…

 

夫婦倆現在既傷心又憤怒。

 

兒子被殺9年零4個月後,父母終於得知兇手被抓的消息。24日,本報報導了一起發生在長清萬德讓人唏噓的殺人案,9年前,嫌疑人劉某為了上網費,綁架並殺害了同學小蔣(化名),隨後他逃過了警方審訊,今年5月份最終被抓。

29日,記者來到萬德,見到了被害人的父母蔣德慶夫婦。說起這些年的遭遇,他們忍不住眼淚直流,渾身顫抖,「哪一天哪一夜不在想,年年過年給他買新衣服,等呀,盼呀,就盼著他能回來,每一天都是煎熬。」他們說都不知道這些年是如何過來的。現在,夫婦二人唯一的盼望就是給兒子一個公道。

被害前還回家拿了衣服

29日,天空陰沉,從細雨中望向位於六律村的蔣德慶家,山上流下的雨水正沿著他家門前的路嘩嘩淌著。見到記者,被害男孩小蔣的母親張乃英神情悲慼。她說,現在自己一肚子的話,一肚子的火,只有跟人說說,她心裡才好受一些。

雖然提起來就傷心,但是她依然清晰地記得2006年1月23日。對她來說,那是黑色的一天。那天,家裡電話突然響起,是泰安的號碼。

「這是小蔣家嗎?」電話那頭傳來這麼一句話,然後就掛斷了。隨後,電話鈴聲再次響起。「他說小蔣在他手裡,讓我們抓緊匯5萬塊錢過去。」當天已經是臘月二十四,正在家裡打掃衛生的張乃英立馬癱倒在地,蔣德慶趕緊去接過電話,讓對方留一個賬號,答應馬上匯款。

為了查出對方是不是騙子,全家人立即行動起來,有的去學校找小蔣,有的報警。「當時我們鎮上有一個孩子被綁架被害了,我們接到電話時這事剛過去17天,所以非常驚慌,心想不管怎樣不能被『撕票』。」

其實1月21日,小蔣就被殺害了。就在兩天前的19日,小蔣還從學校回家拿了衣服,在家裡吃了飯拿了點錢,才回學校去。

殺人者勸小蔣媽媽別哭

2006年1月24日,警方將嫌疑人劉某抓獲。「當時民警在我們家待了整整一天,我們一看人被逮住了,就放心了,覺得孩子應該沒事了。」但後來,他們接到通知,「說我們孩子是自己敲詐自己,讓我們自己去找找他。」根據當時警方掌握的線索,由於沒有證據,加上找不到被害人,嫌疑人劉某被取保候審。

「我聽說嫌疑人回家了,畢竟他知道這個事情,我就去找他,我說『孩子,你多大了,你怎麼認識我們家孩子?你家裡也很富裕找我們幹什麼,你需要多少錢,我給你,你告訴我孩子去哪裡了?』」說著說著,張乃英哭了起來,「他看見我哭,就說『姨,你別哭了!』」但後來就啥都不說了。

由於找不到有價值的線索,從兒子失蹤後,他們就開始到處尋找。「我們一天最多出去40多輛車,從泰安、萊蕪到萬德,一個村一個村地找,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問,很多車是親戚朋友的,我們也租了一批車。」當時蔣德慶自己幹工程,他工地上的員工也都拿著工資幫著找人,在附近的山上,一點一點地搜索,但是都沒有結果。一直找到除夕,眼看過年了人還沒找到,他們就先過了個年。

找兒子時犯病一度病危

蔣德慶說,他當時干著工程,附近修公路時的礦粉都是他負責。「那時我有百萬家產,兩輛罐車,一輛30多萬,還有一輛40多萬的工程車,也有大房子。」

可是,自從出事後,他再也沒有心思干工程了。到了後來,他索性把員工也遣散了。他們夫妻二人開始踏上了漫漫尋兒路。

有一天,嫌疑人劉某把蔣德慶和女兒叫去,給他們看了一封郵件,「當時說不要讓我們找孩子了,他去了南方,不回來了。」

由於找遍了附近,也不見兒子的蹤影,又聽說兒子去了南方,2007年,蔣德慶開始踏上了一次跨省的長達一年的尋兒路。「我開始順著104國道一直找,到過江蘇、安徽、四川和廣東。」隨身帶的錢花光了,妻子就給他打錢。家裡沒有錢了,妻子就賣車。這一年,蔣德慶沒少受罪,在外風餐露宿,加上上火,他得了心肌炎。當時醫生都說不行了,「真是奇蹟,後來又搶救過來。」

雖然搶救過來,但是身體真不行了,後來又得了腦梗、心梗,買賣做不成了,就開始變賣家產找兒子。「為了急用錢,30多萬的罐車6萬就賣了。」最後,房子也抵押給了別人,他們一直邊打工邊找人。就這樣,9年多下來,百萬家產都花在了找兒子上。

以前還有盼頭 現在只剩憤怒

「如果早知道兒子死了,我們也不用找了,至少不用遭這近十年罪,如果當時能找到,我兒還有個全屍。」張乃英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由於當時得知自己的孩子是因為敲詐自己未成逃跑的,所以蔣德慶夫妻還不好意思對別人說,只能自己默默承受。而散盡家財的他們,剛剛知道自己近十年的辛苦找尋,原來都是毫無意義的徒勞之舉。

被人說成是精神病

回憶找兒的過程,張乃英說簡直不堪回首。「成天在外邊,沒錢了就睡在大街上,有的好心人就把剩飯給我吃。當時覺得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找到孩子,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張乃英說,她在外地,有一次想到一家酒店去看看孩子在不在裡面打工,但是人家不讓進去。沒有辦法,她只好花上一百多元在裡面吃飯,趁著吃飯的空,打聽酒店裡有沒有自己的孩子。此外,他們認識的朋友如果到外地去,他們就委託朋友帶著尋人啟事,到哪裡貼到哪裡。「有好人,但是有人也不理解,我們拿著相片一個人一個人地問,有人說我們是精神病。」說著說著,張乃英眼圈又紅了。

這兩年,看到兩人常年在外邊找,親戚朋友都勸他們別找了,停下來吧。於是,他們夫妻在親友支持下,重新在村裡建了幾間房子。

聽到噩耗欲哭無淚

張乃英說,她每年都會去找兒子的同學,可是這些同學也沒有一點消息,後來甚至不敢面對她了。蔣德慶說,去年以來,他們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即使兒子不和他們聯繫,肯定會與姐姐或同學聯繫,不可能就這樣一點消息都沒有。

果然,今年5月14日,他們接到了萬德派出所的電話。去派出所時,他們還不清楚是去幹啥。因為蔣德慶心臟不好,萬德派出所教導員邢有華沒有貿然告訴他們噩耗,而是一直在繞圈子,讓他們做好心理準備。「我們買來了藥品,看到也鋪墊得差不多了,才跟他們說了真相。」蔣德慶說,當時他整個人都蒙了,「十年了,傾家蕩產卻等來了這個結果,接受不了,之前年年還有個盼頭,現在更多的是憤怒。」

六天沒吃下一口飯

「得知兒子現在只剩下一堆白骨,我六天都沒有吃下一口飯,沒有喝一口水。」說著說著,蔣德慶忍不住罵了幾句,然後捂著臉放聲大哭。「想起來就覺得日子沒法過了,我們走了大半個中國,結果是房子沒了,家產沒了,關鍵是孩子也沒了,老頭子還得了一身病。」張乃英難以掩飾的憤怒刻在臉上。她說,現在她安慰老頭子,要好好養好身體,就等著相關部門給兒子一個公道。在電視上看到劉某說「出來」後要當他們的兒子,老兩口說恨不得把電視砸了,「你當我們兒子,你還出來?」

他們平靜下來後,拿出了小蔣的一張證件照。照片上的小蔣還有些青澀,畢竟那時只有十幾歲。「死得太虧了,15歲,多好的孩子,就這樣沒了。」

廣告

看看這個吧

這個警察本想呼叫同仁閃避,下一秒他竟然「被車撞」…最後往生!「這畫面」讓所有人暴哭!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出租房竟飄出「異味」,沒想到一開門整張床「滿滿的都是這個」…房東嚇到去收驚!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