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家屬堅持不轉院 醫生:若手被截肢,去跟你媽討!

家屬堅持不轉院 醫生:若手被截肢,去跟你媽討!

家屬堅持不轉院 醫生:若手被截肢,去跟你媽討!
八仙樂園27日發生塵爆事件,許多醫護人員全力投入搶救,而新北市立聯合醫院板橋院區外科醫師洪浩雲,在臉書發文回憶當晚趕往八仙樂園急救的過程,說「我想,我以後可以跟我的子孫說,我見識過地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家屬堅持不轉院 醫生:若手被截肢,去跟你媽討!

原文如下:

 27日,一個早上看門診的普通日子,我下午還排了急診支援,本來以為晚上可以休息一下的!

   晚上八點回到家,順便把Saurus(2013)放進冰箱,準備跟心愛的一起品嚐牛排時享用。九點剛過,房門開了,我坐在電腦前悠閒地看著資料,準備等下要大快朵頤,然後,手機響了!

   打開電視我才知道有大事發生!既然就住在醫院附近,今天我還是急診照會醫師,當然責無旁貸啊!「我去醫院支援,很快就回來!」輕輕一吻,我披上襯衫出門去了。

   到了急診集合,搭上救護車,同車的有一位護理長和核醫科同仁,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著,其實當時還有點怪院方幹嘛派人到現場,我們到了現場能幫上忙嗎?就在醫院等病人不是更實際?然後車子到了八仙的入口,一堆救護車都被塞在這裡,我們車上因為有救護人員,所以被引導到比較裡面,接著我們就下車了!

   「請醫護人員往這邊進去!」有人指示我們往裡面走,護理長背著一大包急救用品跟著,讓我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愧疚感很快就被無垠的黑色情緒掩蓋住了!

    ….我想,我以後可以跟我的子孫說,我見識過地獄!

   我馬上就發現這裡的確需要我!路旁的泳圈上面躺著的是正在呻吟的傷患,我趕緊蹲下來查看傷勢:「呼吸、心跳、橈動脈….還有意識!這個不急!」忽然想起急診醫學的訓練,我們要在這裡進行的是「檢傷分類」!一路往裡面走,把每個路旁的傷患都評估過以排除緊急的生命危害,然後來到了地獄的大門口!「地獄門前僧侶多….」收起對某些人的嫌惡,我趕緊到裡面去,跟同事一起繼續進行初級評估。耳邊是讓人發抖的哀嚎聲,垂在傷患腳上的是脫落的皮膚……好在我晚餐沒吃!

   也忘記過了多久,終於看到傷患一個一個被抬了出去,「我們該出去了!」於是我們又提著裝備走了出來,終於到了傷患安置的場所,然後我看到那個「檢傷識別牌」!「一起幫忙吧!」幾個醫師就一個一個查看傷者,確認檢傷級數….好吧,我還是有作出貢獻啦,有個本來是黃牌的小妹妹被我發現她心律不規則,脈搏快摸不到了,趕緊把她更改級數送上車去。

   那是一段漫長的等待,來回一直在進行重新評估,直到傷患都送上救護車,醫護人員開始比現場傷患多。「我們該怎麼回去?」我才發現我連錢包都沒帶!好在護理長很聰明,找義消協助,把我們載回醫院!….故事沒有結束,才要開始!

   一進急診室就看到院長和副院長,然後有個超級難打的中央靜脈管,我很幸運地打上了,小妹妹被送上加護病房。承蒙長官看得起,今天的病人都先算我的吧!我只好打電話回家,請我家的正妹先去就寢吧,牛排就放著,我回家再吃!

   走進加護病房,看到兩位沒有值班的學長都在,真是太讓人感動了!他們知道我病房還有新病人,叫我先去把病房搞定,加護病房有他們在!嗯,我就上病房去了….然後我很後悔沒有先把「醫囑單」設定好格式用印的,所以我寫了十份醫令….副院長來關心我的時候嚇了一跳,因為一開始我們醫院的設定是只能收輕中度的病人,結果她發現我手上的病人居然一堆超過50%體表面積的!「只好拜託洪醫師多用點心力了!」「妳以為我是吃素的嗎?我洪浩雲耶!」….只是在心中這樣想啦XD

   潮水般的病人,潮水般的電話,潮水般的輸液….再次坐下來的時候是四點半,我睡不著,走回家去。桌上的牛排已經風乾熟成,表面敷著一層白玉般的凝脂,「當年楊玉環的形容詞是膚如凝脂,原來嘗起來是這般滋味啊!這玉環牛排還真獨特!」親愛的已經睡著了,我把頭洗一洗,回到醫院看病人,我擔心病人小便出不來啊!

   六點開始,我心中就焦躁起來,因為等在前面的是換藥地獄!當年我就因為台大的燒燙傷中心決定不走整形外科,看來還是躲不過!好在有專科護理師已經說會來幫忙,至少我不孤單!九點開始,這個沒有整形外科的小醫院裡面,有神經外科醫師、消化外科醫師、乳房外科醫師、專科護理師在幫病人進行「燒燙傷傷口處理」,然後我們發現,情況比預期的更嚴重!有個一直都沒叫痛的病人,原來兩腿都是三度燒傷,算一算面積還真是大到讓人害怕,我們趕緊又想辦法把加護病房擠出一張床來。然後轉了兩床嚴重到讓人不敢正視的病人,再把病房裡面比較嚴重的轉下來,接著就是讓人擔心的時刻了!

   「洪醫師,病人尿到現在只有出來三百!」果然,有的點滴補不夠,因為一開始估計的燙傷面積太少,病人的身體在抗議了!好家在,慈濟的整形外科醫師忽然出現在我門醫院,我好需要你啊!我都忘記重度燒燙傷病人要給潰瘍預防治療,要給見大黴素,要給白蛋白,要….感謝指導!

   晚上七點,不妙了,大家的小便都好棒,然後手都好麻!?「腔室症候群」….要進入第二個「二十四小時」了,這下就真的要找整形外科幫忙了!該來的還是要來,我們把命救下來了,接下來要找專家幫忙把手腳都救下來!這個夜晚,好痛苦….每個小時的尿量監測,表示我每個小時要去調整點滴,表示我每個小時都要有清醒的時間,表示….那個冷掉的便當是不用再去加熱了!

   撐到早上八點,長官們一起跟家屬開會,解釋目前的治療狀況:「命保住了,接下來要找人救手腳了!」轉院,是一個讓人很疲累的活!尤其是有人不懂事態的嚴重程度時….當你這個時候,只有「學有專精的整形外科醫師」可以幫你保住手腳,你居然還挑三揀四?醫院的醫師護理師是要救人的,不是在幫你打電話訂房間的!有床不去,還在考慮?我真的有想砍人的衝動!你以為現在全台的「燒燙傷病房」還可以讓你選啊?

    一個早上九點就有床的病人,居然到了下午四點還在我的名單上?如果你的手最後要截肢,去跟你媽媽討!是她不讓專家早點救你的!

   有個病人沒跟我們說實話,硬是要自行轉院,到了另外一家醫院時居然沒有心跳了!?然後對方打來罵我們「沒有善盡轉院的責任」….急診醫師,我知道你很氣,但是我連病人自行轉院都不知道,護理師跟我說是家屬要離院,還簽了自動出院同意書,說「找到床了」,那我們能怎麼辦?我們才是受害者啊!

   有個老病人在這兩天辭世,我第一次在病人家屬面前掉眼淚,第一次,我覺得自己好像沒有把事情做好。就算他太太沒有責怪我,大家都知道時間差不多了,但是我怎麼覺得我這兩天去看他的時間少了很多?

   第一天去現場的時候,我真的很汗顏!我們國家居然沒有能力處理這樣的事故!誰要負責統籌調度?現場指揮者是誰?工作如何分配?完全不知道。我連報到都沒有就投入現場,然後看到有人居然在傷者間穿梭慰問….時間地點都不對吧!

   然後在傷患剛進加護病房,一切都沒有穩定的狀況下,居然有家屬一直問轉院的事情!星期六的半夜,重大事故剛發生,你來問轉院?你到底懂不懂醫療….我幹嘛懷疑啊,他一定不懂啊….

   看到新聞,有人說「送錯醫院,送至恩主公醫院」….和信醫院是對的,我們真的不該收燙傷病人,應該全部送林口長庚才對!

   感謝那些給予幫忙的朋友,感謝那些一直希望幫忙的朋友,感謝那些即將提供幫忙的朋友,你們的存在讓我感到好無奈。如果不是因為有你們,我就可以理直氣壯不當外科醫師不救人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via : 洪浩雲醫生臉書

廣告

看看這個吧

這個警察本想呼叫同仁閃避,下一秒他竟然「被車撞」…最後往生!「這畫面」讓所有人暴哭!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出租房竟飄出「異味」,沒想到一開門整張床「滿滿的都是這個」…房東嚇到去收驚!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