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小三撲進老公懷裡還對我擠眼

口述:小三撲進老公懷裡還對我擠眼

  導語:我站在原地,靜靜的發愣,剛才都發生了什麼啊,我怎麼覺得心裡如此的難過,而這種難過的感覺又如此的真實,想哭的感覺堵在心口,難受的要命。

  我早就發現子嬌這個小賤人的不正常了,但是怪我沒捅破她的陰謀詭計。當我昨晚看到她在老公的手機通訊錄中由原來的陳子嬌變成嬌嬌公主后,我才發現一段我始料未及的家庭危機正在向我襲來,或許,從一開始這就是一場有預謀的戰役,而我一直猶猶豫豫沒有當機立斷的處決,才讓對方有機可乘。

  子嬌是婆婆最喜歡的鄰家女孩,多年不見,甚是想念。而她讀了名校后,也應聘到老公建成的公司里,婆婆知道后,更是美得一夜都沒合眼。心心念念的說,我好想子嬌,快帶她來看我……

  我說,媽,來家就不必了,改天建成約她,咱們一起出去吃。婆婆面露不悅,你懂什麼?子嬌她最喜歡吃我包的餛飩了,再說了,外邊的飯吃不好,也不好吃不是。

  我還想再說,婆婆打斷了我,走向正在玩遊戲的老公身邊。婆婆說,建成啊,你可得給我上心啊,當年你和子嬌差一點就成了,再說,你不是從小就喜歡人家嘛。

  建成一轉頭,看見我,我立刻瞪了他一眼,回自己的房間去了。婆婆也注意到我,於是關了門,壓低聲音,不過我還是能聽的真切。

  建成啊,瞧瞧你媳婦,我越看越不順眼了,怎麼,我還沒死,她就想越俎代庖當起女主人了,她休想。我愛請誰來家吃飯,是我樂意,她管得着嘛,我的決策哪裡輪得着她插話……婆婆越說越氣憤,我想給她理論,想想算了吧。

  時隔一周后,我下班,剛走進小區,就看見婆婆大包小包,買了很多菜。我接過來,媽,買這麼多,小燕(我女兒)這周住校,不回家吃飯,菜吃不完,會壞掉的。

  婆婆一邊粗喘,等喘勻了,又把剛接過來的菜籃子給奪回去,你大家閨秀,哪干過這等粗活,我這老婆子干就行了。

  周圍還有鄰里看着,我臉上隱隱有些掛不住,想想最近我也沒得罪她吧,但聽這陰陽怪氣的論調,我內心着實不爽。我是大家閨秀怎麼了,可不照樣屈尊紆貴下嫁給你們家,我倒是沒說什麼,反而你們不樂意了,時不時還酸我一把。看看現在這房子,這小區,你們能住進來,能買得起嘛,再看看家中的每一件物什,樣樣不都是我娘家陪襯的嘛;還有,我們蜜月期都沒過,你一住進來就不走了,現在喧賓奪主……我算什麼啊我。

  回到家裡,客廳里一抹明亮的鵝黃色立刻讓我覺得來者不善,女人明眸皓齒,長發披肩,說話聲音嬌滴滴的,看到婆婆,立刻湊上去,眼睛里神采飛揚,噗噗放着光芒,阿姨,子嬌想死你了,來,讓我看看,阿姨,您說說,您是怎麼保養得,還是那麼美。說著,還趴臉上,叭叭親了兩口。

  婆婆笑得一臉如花,哪有,老了,老了,倒是你,出落的更漂亮了,就跟電視上那演員似的。子嬌之後看到我,笑嘻嘻的問,這位就是嫂子吧?我點了點頭。

  子嬌盯着我的眼睛看,嫂子,你看看你,工作忙的,呀,你眼角有紋了,來試試我給你買的這款最新祛除眼角魚尾紋的護膚品,效果嘎嘎的。婆婆說,你說來就來了,還破費,真不應該。

  子嬌又逐漸從包里掏了出來,這是給大哥的,這是給小燕的,最後這個是給您的……看着她從包裹里拿出的禮物,那一個都是名牌,價值粗粗估算下來,少說也有兩萬有餘。出手,真是夠闊綽!

  婆婆早已經笑得不成樣子了,說,子嬌,想吃什麼,阿姨給你做。子嬌笑得花枝亂顫,我最想吃您包的餛飩了……

  婆婆於是趕緊進了廚房,並交代我,去,冰箱里有西瓜,切開,給子嬌吃。然後,對子嬌說,就當在自個兒家裡,別客氣。

  切了西瓜,簡單的聊兩句,我就回了房,沒多久,建成就回來了。

  我覺得鬱悶,躺到床上沒多久就睡去,半睡半醒中聽到婆婆抱怨,都到吃飯點了,喊喊你媳婦……老公說,或許,她是累了,別管她,我們先吃吧。子嬌接著說,等等嫂子吧,嫂子身體要緊,大哥你去看看嫂子,看是不是病了。

  我於是起床,走進客廳,吃餛飩。

  一直埋頭喝湯,不料,子嬌大呼一聲,我抬起頭時,老公已經握住子嬌的手,一邊對着手背吹氣,一邊關切的眼神讓我覺得彆扭;婆婆早已忙做一團,取來冰袋,要給敷上。

  沒事兒吧,嬌嬌,小心點,老公說。老公竟然喊她嬌嬌,我當即氣爆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謝謝你,大哥,子嬌看着老公的臉,竟然紅了。沒事兒就好,沒事兒就好,來,我喂你,老公說。我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剛好被子嬌看到,她立刻哎呀一聲,老公立刻關切的問,又怎麼了?

  子嬌說,沒事兒,我只是頭有點痛,阿姨,要不,我先走了。婆婆站起來,手足無措的樣子,那這餛飩?子嬌說,我回去吃點葯,很快就會沒事兒的,讓大哥送我一程吧,這些餛飩,阿姨,您給我打包吧,我喜歡吃着哪。

  婆婆連連說好,從始至終,我都像個木頭人,透明人。早就斷斷續續從建成嘴裡知道,這個子嬌是他的青梅竹馬,兩個人關係不簡單,可沒想到竟然是個心機婊。

  下樓,我執意讓婆婆別下樓,我去送送子嬌,婆婆推遲不過,只能作罷。

  一路上,子嬌都不避嫌拉着老公的手,我也不能說什麼,畢竟是一起從小玩到大的,親如兄妹,如果是我太介意了,倒顯得我小肚雞腸。

  快到車庫時,老公剛要離開去開車,子嬌隨後就腳底一歪,身子一扭,往前傾去,正要摔到時,伴隨一生“啊”,老公猛轉身,她穩穩的撲進了老公的懷裡,還趴在老公的肩頭上。我一直在他們身後跟着,等我上前時,不知是不是幻覺,我竟然發覺,子嬌竟然在對我眨眼睛,是示威嗎,還是炫耀。

  老公想要鬆開子嬌,可是她卻不願鬆開,還把頭放在老公的肩膀頭上輕輕的摩挲着,那感覺,那滋味,那表情,她真是舒服極了,我看。

  我扶好子嬌,沒好氣的說,掌控不了恨天高,下一次出來就穿個平底鞋。子嬌回應我說,沒事兒的,慢慢的,習慣就好。

  老公把車開來了,子嬌坐了進去,老公打開車窗對我說,回家吧,子嬌住的不遠,我送送她,不用擔心。說著就合上車窗,車子呼嘯而去。

  我站在原地,靜靜的發愣,剛才都發生了什麼啊,我怎麼覺得心裡如此的難過,而這種難過的感覺又如此的真實,想哭的感覺堵在心口,難受的要命。

  文章來源(禪小岩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