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蔡依林不在意被人身攻擊 獲大獎拒談周杰倫

蔡依林不在意被人身攻擊 獲大獎拒談周杰倫

  導語:7月4日晚,天後蔡依林將要把她全新的“PLAY”世界巡迴演唱會帶到廣州國際體育演藝中心,這個配合全新專輯《呸》的演唱會各種高大上,造型 華麗舞台絢麗這些都是硬指標,不同於以往做到極致的各種雜技特技,現在蔡依林正在通過努力,把自己的專輯和演唱會內容提升到人生哲學層面。

蔡依林不在意被人身攻擊 獲大獎拒談周杰倫蔡依林

  去年新專輯《呸》推出時,各種“睥睨眾生”就有些驚世駭俗,“PLAY”演唱會也是她出道16年以來的一次人生總結——她要用更直觀、直接的感 受凸顯一段如何找尋自我、重塑自我的路程。接受信息時報記者專訪時,她直言:“其實就是想告訴大家,你可以自己修改人生的劇本,擔任自己的導演,而演唱會 六段劇場式的安排,也正是呼應專輯《呸》的每一首歌和每一個故事,希望大家發揮想像力,PLAY得精彩。”

  她修改了自己的人生劇本

  出道將滿16年的蔡依林,過去給大家最深刻的印象可能就是“地才”,從最初的病態減肥到後來很努力練特技成為“雜技運動員”、再到和周杰倫(周 董)的緋聞以及唱功差、整形、山寨,從她出道至今,各種是非爭議一直伴隨,可以說榮譽有多大,批評也就有多大。現在往回看,蔡依林可能並沒有太出眾的天 分,卻憑藉自身刻苦努力和公司的重金包裝,從“少男殺手”到“舞娘”,到“特務J”,到“花蝴蝶”,到“大藝術家”,到這次的“呸”,逐步達到影響力的巔 峰。

  這次從新專輯到新巡迴演唱會的“PLAY”概念,蔡依林和她的團隊的企圖心還是昭然若揭——那就是不僅要玩出形式,還要玩出內容。蔡依林在受訪 時多次提到“了解自己”、“摸索自己”,她說不論是最初的“流行教主”可愛風,還是後來拼勁全力的“舞娘”,到最新的《呸》,每一個階段其實都是當下自我 對音樂感受的一種呈現,所有的形象其實都是因應當時的音樂環境產生的,在每一個階段其實都蠻喜歡,也享受當下的自己,“當然也曾經有過迷惘或懷疑的階段, 但是很幸運地,我喜歡音樂的感覺一直都在,所以很快就找到自己作為一個歌手的意義跟責任。出道到現在其實都是一路成長的過程,我也一直都在邊做邊學的過程 中了解自己,到現在我還是在摸索自己的可能性”。

  雖然身居天後高位,被公司和粉絲呵護備至,但其實蔡依林也曾有過幾次人生低潮,包括2001年發完專輯《Lucky Number》后引發合約糾紛;2005年又爆發唱片公司間的糾紛,2007年發行《特務J》專輯后再迷失自己;當然還有感情上的糾葛,被討論、被挑剔、 被辱罵,她坦承也會被一些說法傷害,也有過心靈創傷。2012年發行《Muse》專輯后,蔡依林開始更深入地反省自己,腦中冒出“我為什麼要當歌手”這樣 的問題,然後她開始大量閱讀有關哲學與人生的書籍,也去上了許多心靈課,然後人生的劇本再一次改寫。

  她擔任起自己的人生導演

  在製作和發行《呸》專輯前的時間,是蔡依林演藝乃至人生道路的一次重大轉折,她厭倦了成為唱片公司包裝的洋娃娃,每張專輯的10首歌曲,幾乎都 由唱片公司主導,從音樂曲風到造型包裝,她無法給予太多意見,只能被動接受,出道已經15年,很多差不多同期的歌手比如孫燕姿、梁靜茹都已經結婚生子, “很想要休息,因為一直在做重複的事,覺得自己被掏空了”。大學同學嫁到加拿大蒙特利爾,蔡依林前往當地自助旅行,也順便學習法文,在那個沒有太多人認識 她的地方,她靜下心來想了很多,很清楚自己還是喜歡錶演工作,一段時間的沉澱讓她頓悟,“我不是一個很會說話的人,表演才是我的語言,我用表演來展現我自 己的多變面貌”。

  自己做起主導最外在的表現,就是開始脫離唱片公司體制,自立門戶自己做起老闆,和原本經紀公司老闆葛福鴻合資成立“凌時差”音樂公司,各佔一半 股份,可以更有主導性地專門處理她的音樂及演唱會的製作、版權,“最大差別就是,我現在有音樂的主導性”。其實從《Muse》到《呸》,蔡依林雖然仍然背 着沉重的“偶像包袱”,但是歌迷可以明顯感覺出,她的音樂變了,不再只是簡單熱鬧但顯得空洞的快歌舞曲,而是先後和蔡健雅、吳青峰、陳綺貞、許哲佩等文藝 咖合作,從《大藝術家》到《我呸》,她的音樂越來越有深度,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有意義和責任”。

  到新專輯《呸》時,蔡依林幾乎已經拿到了音樂製作的全權主導,她的經紀人王永良都說“蔡依林變得更有自信”。過去她好勝心過強,也太過於在意外 界的評價,就像被批評嬰兒肥,她因此克制食慾多年。但是通過心靈沉澱和相關學習,她逐漸打開自己的心胸和視野,做起自己的導演。直接表現就是做《呸》專輯 時主導專輯走向,以往都是先去向詞曲作者收歌,再決定主題;做起“導演”后她反其道而行,先定主題,再去找心儀的創作者邀歌。從《Muse》開始,蔡依林 就會主動很細微地去觀察周邊的事物,有一次接觸到靈性彩油,直覺挑選了淡紫淡粉紅色,主題是“女演員”,然後就產生了《呸》的概念,“每個人在台上都是一 個演員,怎樣寫自己的劇本?你就是一個導演”,而貫穿這套女演員劇本的核心概念就是,做自己。

  她想要做自己散發出的美

  很多樂評人都承認,從《大藝術家》開始,蔡依林的歌詞不再是淺顯直白的baby、my love,而是越來越有深度,越來越帶有人文色彩。尤其是由著名詩人李格弟填詞的《我呸》,把“大眾”、“小眾”、“前衛”、“後衛”、“小清新”、“重 口味”統統“呸”了一次;另外一首主打歌《美杜莎》也是另闢蹊徑,在坊間很多電影、電視或小說創作里,美杜莎都給人負面形象,但在蔡依林的歌詞里,卻讓人 看到了美杜莎的另一面,詞作者嚴雲農曾解釋“一旦將這角色放進愛情里,美杜莎其實是個無辜的受害者”。通過各種努力,蔡依林就是想昭告眾生——如果說過去 蔡依林招牌的綵帶舞、鋼管舞等舞蹈特技只是打開了身體;那麼從《Muse》到《呸》,蔡依林就是打開了心靈。

  而從《呸》到“PLAY”世界巡迴演唱會,就是蔡依林心靈提升的最直觀體現,也是讓歌迷來檢驗她16年以來的成長,尤其是自己升級為自己的“人 生導演”之後的成果,通過演唱會舞台外在化。說起本次演唱會的設計,蔡依林就說服裝特意找來黃偉文和Tomas一起為自己量身打造,配合每一段表演的主題 讓自己變身不一樣的角色,“開場的蛇魔女頭飾是好萊塢的特效團隊精心打造,第一次看到連我自己都嚇到了,太像真的蛇在蠕動了”。

  從“地才”到“拔地而起”的《呸》,蔡依林說很喜歡自己對世界的好奇心,所以,不停在每一個階段的學習都很有衝勁,成立自己的公司之後,可以更 有空間跟大家分享自己喜歡的表演和音樂。如果說還有哪些人生規劃想要去嘗試,蔡依林就說表演領域上還有很多東西正在學當中,希望可以把這些結合到自己的 “PLAY”演唱會中。

  專輯《呸》在台灣金曲獎入圍了9項提名領跑,卻沒有入圍“歌后”提名,對此,蔡依林說入圍了9項是超棒的成績,尊重評審的意見,自己還是很熱愛 舞曲,也會繼續做下去。在之前的台北演唱會上,她也當著台下的歌迷說:“雖然沒有入圍女歌手,但是我入圍了9項。其實就是看你怎麼想事情,舞曲是我喜歡 的,我就是要做我喜歡做的事情,我已經自己頒獎給自己啦。”而在前晚的金曲獎頒獎禮上,蔡依林拿下了最重量級的“最佳國語專輯”、“最佳演唱錄音專輯”以 及“最佳單曲製作人”3項大獎,相當厲害。

  她面對被黑已經變得自在

  在專輯《呸》中既有和陳綺貞等文藝咖的合作,也有和安室奈美惠這樣國際咖的合作,還有和劉嘉玲等影視屆前輩的合作,而從專輯到演唱會都離不開黃 偉文的影子,對於這些個性分明的合作者,蔡依林就說:“綺貞在工作室第一次讓我聽到《第二性》的時候,我自己就非常的喜歡。第一次合作就覺得蠻有默契;安 室真的很感謝她在百忙當中來拍攝《I’m Not Yours》MV和擔任我演唱會的嘉賓,她願意獻唱中文讓我非常感動,覺得她的笑容太可愛了;嘉玲姐在拍攝《第三人稱》MV時實在是太厲害了,一句話一個 眼神就讓現場很多人哭了,我覺得她的氣場真的太強大了。”對於身兼詞人和時尚達人的黃偉文,蔡依林就說:“Wyman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個充滿創意點子的大 玩童,他有他專業又幽默的眼光和意見,他也給了我們很多玩味十足的idea,我們大家玩得開心又盡興。”

  出道16年經歷過風風雨雨,當起老闆有了自由,也意味着責任。蔡依林說覺得過程很重要,但當然都要享受和滿意現在的自己,“這些過程中其實要感 謝的人蠻多,唱片公司經紀公司都給了我很大空間去做我想做的事,朋友和家人當然也是我一直的後盾,最感動的是歌迷一路的支持,也一路接受我在音樂上的嘗 試”。一路以來有被讚譽也有被比較、被苛求、被批評,對於這些已經心靈開放的蔡依林就說:“一路走來好聽不好聽的聲音都有,但其實自己在意的是自己有沒有 做到最好的部分給觀眾和歌迷,每一次都希望在自己的音樂作品和演出上去呈現最好的東西。或許哪天我會全部推翻我自己,但我不會因為恐懼、害怕而來嚇阻自 己。未來,會有新的東西出來。”

  與《布拉格廣場》、《日不落》、《看我72變》等金曲一樣流行的,是在網絡暗涌的“淋語”,諸如“惹”、“天了嚕”、“這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等,以及“黑粉”做出的各種千奇百怪的GIF吐槽表情。沒有人去統計過,蔡依林是不是擁有“黑粉”最多的歌手,但至少“淋語”的互聯網存在是顯而易見的, 對此,蔡依林也已經看開:“以前我都覺得,我又沒有傷害他們,他們為什麼要講一些好像跟我很熟的話。我覺得人身攻擊當然不好,只是有一些比較搞笑的,我都 覺得,哎,還蠻有想法的。”

  蔡依林說她也喜歡看一些動畫類的電影,看一些很賤的人物和吐槽對話,但這些是不會在現實生活中出現的,但自娛娛人是自己可以做到的。蔡依林還把 被黑被吐槽上升到人生哲學的層面:“我發現其實對別人有很多要求跟批評的人,都是因為他們的內在空虛迷失方向,其實我們不需要被影響而迷失,當你找到自我 的時候,就會變得很自在。每一個人都應該相信自己,當自己的內在充足,就不會隨意又惡意地去批判傷害別人,我希望自己是可以藉由自身力量把愛和快樂傳播出 去,所以自己並不在意。”

  還是不回答有關周董的問題

  之前在台北小巨蛋的演唱會,“舊愛”周杰倫特別送了花籃,留言稱“祝演唱會成功,看你這次PLAY蝦米GAME,HAHA”,用語詼諧賣萌。采 訪被問及會給已經結婚的“准爸爸”周董送上什麼祝福時,已經“打開心靈”的蔡依林還是迴避了這個問題。可以理解為不去“消費”舊愛,也可以理解為“自在” 還是在另外一個層面。周董已經結婚,同期出道的天後好友孫燕姿、梁靜茹已經當上媽媽,蔡依林卻很少公開談及戀情。據悉,只在台北小巨蛋“PLAY”演唱會 慶功宴時,她才提到男友錦榮有低調前來,並坦言錦榮在開唱前有到後台給她“愛的鼓勵”。

  周董結婚被很多歌迷感慨青春的流逝,也讓很多“雙J粉”感到絕望,畢竟“雙J”承載歌迷太多的記憶。那些當年聽着“雙J”情歌的歌迷,基本都已 經三十而立,這兩年的蔡依林也不滿足自己過去形象的淺顯和平面化,試圖能夠唱出深刻和心靈。應該說方向沒有錯,效果也見仁見智,關鍵是蔡依林一直在努力, 大家都看在眼裡,但願她能夠徹底實現自己所嚮往的“自在”。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