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女子電競比賽的背後:公平真的存在么

女子電競比賽的背後:公平真的存在么

  但對於記者來說,多年的男多女少,導致如今的電子競技,男女在關注度、水平乃至輿論導向方面的不平等。女子更加重大的意義在於,我們終於有機會正視女子電子競技這一議題,我們希望通過了解女性選手和女子電競的參與者,來深度解析電子競技其中的一個維度——女子電子競技。

  女子電子競技的平等與不平等

  初次見iG女隊隊長小幺是在賽場外的星巴克,我到時,她已經與另外一個姑娘坐在店裡。白色裙擺,黑框眼鏡,坐在她旁邊的女孩帶著一頂俏皮棒球帽。相比於穿著iG隊服的她們,平時生活中的她們更喜歡以鄰家女孩的一面示人。這至少證明了,平日里她們其實不是那種刻意通過穿著暴露來吸引關注的女孩。她們想要的也許只是純粹的電競。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電子競技之所以讓小幺如此著迷,源於兩年前某網吧舉辦的女子賽。網吧以門店為單位,集結了一大批妹子玩家。小幺所在的戰隊出乎預料的闖進決賽,比賽結果充滿戲劇性,比賽最後一刻,雙方相互換家,小幺的隊伍輸在了拆家速度,差一點便能獲得冠軍。

  正是因為「差一點」,得以讓她們決定繼續把這支隊伍維繫下去。因沒有大型比賽,她們一直靠小比賽維繫著戰隊的穩定性。按照小幺的話講,他們一直都在等待了一個和LPL平行的女子職業比賽。再到第二年時,職業比賽仍然沒有著落,她們繼續靠網吧賽練兵,第二年她們依然是亞軍。

  「要是女子職業比賽不會出現呢?」記者問道。

女子電競比賽的背後:公平真的存在么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小幺和她的隊友

  「我們也認識一些圈內的人,這個比賽遲早會有的,我相信會有。」小幺顯得非常肯定。

  當第一屆女神邀請賽出現時,同小幺一樣,一大批需要舞台證明的女生躍躍欲試,小幺她們通過掛iG的名來獲取比賽資格。雖然在小幺眼裡,本屆比賽的賽制並不算職業。

  「淘汰兩支實力隊,兩復活兩支跳舞隊,這對於實力隊來說,本就是一種不公平。」儘管對於第一屆女賽的賽制,iG的中單小幺有著自己的不滿,但相比於他們之前只能參加網吧舉辦的女子賽的事實,她們又認為這樣的比賽對於整個行業來講,是一種進步,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小幺在隊內主要玩打野位置,原因有二:一來自己不太會補刀,二來也方便她指揮。我們採訪過許多女性玩家,她們大多不喜歡打野這個位置,因為打野是最容易背鍋的位置,且不容易玩得好,但小幺卻樂在其中,她稱自己為團隊型的打野,會犧牲自己的所有資源去保護隊伍內的C位,保C也是她們戰隊一直在採用的戰術。

  在談起[電子競技,男女是否平等]的話題時,小幺先表現出了巾幗不讓鬚眉的一面。她清楚的記得,兩年前的某網吧表演賽中,隊內的上單單殺了某LPL現役男選手,並壓得對方不敢出塔。這件事給小幺的印象極深。

  「目前國內一些出類拔萃的女選手,同樣可以在Rank對線時,單殺男選手,之前有個女生國服高分段瑞文直播,對觀眾說,3級對方必死,然後3級這個女生就單殺了對面那個男生。」

  所以小幺相信,男女在遊戲實力上的差距其實並沒有大家想象中的那麼懸殊,男孩子能做到的,女孩子一樣可以做到,只是時間問題和願不願意花時間的問題。

  但話鋒一轉,女性在常常會遭受到一些輿論方面的不公,在遊戲中遭受的不公,在她看來這是一種不公平。

  「好看段位又高的女孩子,給那些男性玩家留下的第一印象肯定是上分婊,不好看的,則會被黑顏值低,男性玩家會吐槽:長得丑還來打比賽。」

  我們衍生出另一個的話題,在生理上,女性選手是否會收到性別的影響。

  「會,但是只能熬過去,之前隊里有人是練長跑的,她們會通過媽富隆等藥物來控制(生理期),但我們打比賽不會,遇到了只能自認倒霉,也算是不平等的一方面吧。」

  來自於家人的擔心,是最為困擾小幺的問題。

  上海家庭對於自家的女兒要求不多:1.有穩定的工作;2.公司福利還不錯。但電子競技這個行業在過去十年,大部分選手連溫飽都是一個問題,談何穩定與福利,男子電競便是如此,更何況更加不發達的女子電子競技。所以,小幺在向家裡表明自己要以電子競技為生時,家裡嫉妒反對。

  「家裡人一直都很反對我玩遊戲,因為我是一個女孩子。一個女孩子整天玩遊戲,就是不好,而我其實並不想成為家裡人希望的那個樣子,最嚴重的一次,家裡人已經把工作給我找好了,但因為比賽,我推遲了一個月去上班,家裡人非常不理解,向我責呵到:一個女孩子就知道整天玩遊戲!」

  當然事情的轉機出現在,小幺因為比賽有一些收入后。看到自己的女兒有了一定經濟來源,現在一些資金也開始流入女子電競,她們開始有工資,部分也有了自己的訓練基地。家裡人才開始放寬對於小幺的要求。

  電子競技黃金年齡非常短,仍然是一個選手必須要面對的問題,對此小幺的觀點是,打比賽想完成自己的夢想,只要把這個夢想完成過了就好了。

  所以,在這在各圈子混了兩三年後,轉崗到俱樂部的其他職位,是小幺對於自己未來的規劃。

  「 又是一雙忍者足具!」

  6月15日,雨中的太倉總是顯得特別乾淨,場館2樓,燈光把舞台照得敞亮,舞台上,MasterGirl與龍珠小龍女隊正在酣戰。與此同時,場館的1樓,投影儀正把MasterGirl與龍珠小龍女隊的比賽投在牆上,前排的OMG女隊隊員蘇格時不時轉頭問:「教練,我下把可以用小魚人嗎?」

  「看對方用什麼吧。」哥不林回到了蘇格的問題,但眼睛卻沒有離開屏幕,此時畫面切換到兩隊的上單,一個人操控著人馬,另一個操控者女刀。人馬回家開始更新裝備……

  「又是一雙忍者足具!」

  女子賽第一輪分組賽結束,哥不林受虎妞邀請匆忙趕到位於上海松江某別墅內,執教OMG這支女子隊伍。他曾與小傘、PYL等現役選手在S1時一起打過職業,後來轉型成為教練,從LSPL到OMG男隊,已經算得上是圈內的老人。

  初見這群女孩子打比賽,哥不林用了及其尖銳的七個字來形容他的新弟子——「根本不會打比賽。」但這不僅僅是對他弟子的評價,也是對於目前女子電子競技的整體水平的評價,為了向記者證實他所說的話,哥不林用了一些簡單的例子來向記者說明女子電子競技目前所處的大致水平。

  換線是《英雄聯盟》職業比賽中一個俱樂部場場會採用的戰術,原理是讓對線相對弱勢的英雄組合,開局通過換到其他線上,避開與對方下路組合的正面交火,從而使得在對線期,獲得均勢或優勢。

  「現在的男隊,換線都是會打的。他們知道該怎麼控線,知道在推塔的時候,如何讓對方吃不到經驗。而目前我所見到的所有女隊,對於換線戰術的使用,只是做到的模樣,在兵線控制以及推塔留塔這些細節上,執行和處理的意識都有所欠缺。」

女子電競比賽的背後:公平真的存在么   OMG女隊在女子當中的水平已經稱得上一流,但較男子電競而言,仍有一定差距

除此之外,大部分女孩對遊戲的理解相對欠缺,或者說她們中的大多數還未到理解遊戲那一層。

  「一次訓練賽,我們上單使用納爾,對線對手的英雄是女刀鋒,但她的第一件裝備出了忍者足具,接著又出了一個小冰心,我就對她說,操作雖然沒問題,但是這個出裝是有問題的。對方是主E的艾瑞莉亞,W技能又是真事傷害,忍者足具的性價比太低了。冰錘的性價比遠高於忍者足具。按照我們的理解,撐血量,出小木錘,再說腰帶,打他是最好的。」

  所以,當MasterGirl對陣龍珠小龍女隊,人馬對線女刀,人馬回家再次選擇了先出忍者足具。這一行為再一次被我們看在眼裡——「又是一雙忍者足具」

  面對理性的哥不林,記者問道:「之前有女隊的領隊提出這樣一個觀點,從生理的角度,女性玩家更加細膩,她們往往從注意到男性玩家不會注意到的地方,那麼女性玩家會比男性玩家更加適合擔任輔助位置嗎?」

  「水平低一些的比賽,見到有女性玩家很正常,如果是最高水平的比賽,我至今沒有看到哪一名女性玩家可以和最高水平的男玩家抗衡的先例,雖然女性玩家的生理特性,導致她們會比男玩家更加細膩,但並不是說在輔助這個位置僅僅有細膩就夠了,一流的輔助玩家,Mata、捲毛、Madelife,他們不僅僅是在輔助這個位置技術好,你會發現他們玩任何一個位置,玩得都很好。」

  當提及[電子競技,男女是否平等],哥不林說:「我可以把男女平等理解為,男選手和女選手一起打比賽嗎?」

  「當然,這本就是一個沒有特指性的問題。」

  「可能是我觀察時間短,也可能是我比較膚淺,如果真要把女孩兒和男孩子放到一起打比賽,女孩沒有任何的優勢。相對來說,如果她們的訓練時的刻苦程度較男孩子還有一定差距,之前在男隊,想贏的選手,你可以看到他們會一直訓練,一直訓練不睡覺,你得勸他們去睡覺,但女隊幾乎很難看到這樣的情況。」

  相較發展得更加成熟的男子電子競技而言,女性電子競技存在的差距與不足,被哥不林看在眼裡。但如果單看操作,目前她們中的一些,已經可以與男選手相比,而且某些女孩的好勝心並不比男孩兒弱。為了提高OMG女隊的水平,她們在選擇訓練賽對象時,統統選擇的是男隊,她們極度渴望得到提高與成長。

  哥不林剛剛來到女隊時,與女隊的所有隊員進行過一次Solo,這種用對線來發現選手的不足的方式,被哥不林稱做「引導棋」。

  「身為一個教練,女孩肯定打不過我,但是我能感受到她們輸了的不服。」

  站在男子俱樂部教練的位置,哥不林認為,女子電子競技,只能算事剛起步,但從技術的角度,大家不能把她們的比賽水平與男子比。女子比賽應該向男子足球和女子足球一樣,兩者有一定差距,切並不具備可比性。當然不排除之後女子電子競技的整體水平超過男子,但按照目前他所看到的,這個事情幾乎段時間內很難發生。

  在韓國,女子電競依舊不發達

  「在韓國,有比較厲害,又比較有名的玩LOL的女生嗎?」

  聽到這個問題,Athena的上單選手Morie笑了,翻譯妹子也笑了:「Athena的重擔兼隊長Ryung就是在韓國非常有名的女性玩家,最高排名的韓服大師201名,韓國前200名是王者,Ryung只差一名就可以成為韓服的最強王者。」

  Athena戰隊成立於去年秋天,由隊長Ryung通過遊戲語音,篩選出來的一群有實力的女生,組建起來的女子隊。

  曾與SKTT1的教練Okkma對過線的Ryung,在韓國的高分段選手中,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她想對線的職業選手是Faker,遺憾的是,她分數幾乎不可能與Faker排到一起。談起她們喜愛的電競選手時,姑娘給了出有些出乎大家意料的答案,她們所喜歡的並不是LOL時代的選手。Ryung最喜歡的是曾經的韓國人皇Boxer李耀換,Morie喜歡的則是在Boxer拿冠軍時,常常獲得亞軍的Yellow。

  「韓國的女子電子競技一定比中國發達吧?」

  「韓國,很少有女孩子以電子競技為職業。大多數家庭仍然不支持自己的子女從事電競相關的工作,相比於電子競技,老師或者公務員這些相對穩定的工作,是家裡人對她們的期望。」Morie的家庭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他的父母並不是同意他以此為生,相比之下Ryung的家庭相對開明,並沒有因為她玩電子競技,而對她的人生進行過干預。

女子電競比賽的背後:公平真的存在么

  Athena中單Ryung

  政府的扶持,制度的完善,商業模式的成熟,讓韓國被譽為世界上最強電子競技之國。在韓國大街小巷都是網吧,而情況也與中國大致一樣,網吧里90%的玩家全是玩《英雄聯盟》的玩家。但從Ryung和Morie口中,我們得到的答案與我們想象中的有一些出入。

  韓國家庭不希望她們從事電子競技相關工作的主要原因則是:「電子競技職業選手的生涯太短,太不穩定。」

  從兩位韓國選手口中,我們了解到韓國專門為女子準備的比賽較少,除了民間組織的小比賽,Kespa計劃每年進行兩次女子比賽,但這樣的比賽更多是以娛樂賽的形式示人,觀眾並不關心她們的技術,而是更加關心她們長得是否好看。

  所以,相比於中國,韓國的女子電子競技其實沒有比中國先進,而Athena會在初屆女子賽便碾壓中國女子隊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韓國民間水平和電競氛圍比中國更好,像Ryung這種以實力漸長的女性玩家,她們會想方設法提高自己的實力。之前,AthenaRyung就曾帶領四個男孩子一起拿過韓國線下賽的冠軍,當談起為什麼要與男孩子同場競技時,Ryung的回答是:「這可以幫助我們提高自己的遊戲水平啊。」

  這次龍珠直播的電競女神邀請賽,對於Ryung來說,是一次非常重大的比賽。不僅僅比她在韓國的參加的任何一次比賽規模都大,7萬7千元人民幣的冠軍獎金,比韓國女子比賽的獎金高3~4倍。

  韓國沒有硬性規定女孩子不能參賽OGN,但一般女孩子沒辦法走到這麼遠。

  「是因為你們是女生嗎?」

  「是因為實力,女生的實力會普遍不如男生,男子玩遊戲會更有天賦。」

  這次Athena在第一屆女子賽獲得了冠軍,在談到獎金她們會如何使用時,Ryung說家裡還有貸款,會用獎金補貼貸款,而Morie指了指牙齒,翻譯妹子笑著說:「她會花在矯正牙齒。」

  女孩子比男孩子有更好的未來

  對於模特出身的MT的領隊Kami來講,本屆女子賽可能會成為她人生中一次難得的歷練。MT這支組件還未滿1月的戰隊,在比賽結束時,估計就已就地解散。Kami親手挑選的隊員,在首輪便被淘汰,沒能達到賽前Kami讓她們晉級四強的要求。而且還向Kami索取出場費。

  「打出這樣的成績,居然還好意思找我要2000元的出場費,我令我沒有想到的。」 面對記者的,Kami顯得有些心灰意冷。

  「之前上海有網吧舉辦女子賽,參加隊伍就有40支,這次比賽,我們在比賽開始前1個月才知道。」某女子戰隊隊長說。

  「本次比賽前期其實並沒有投入太多的宣傳,但隊伍的熱情超過了他們的預估。」PLU的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這次參賽的隊伍遠不止14支,還有許多隊伍因為名額有限未能參加。

  本屆女子賽雖然關注度遠低於LPL,但仍然有大多數女子通過擠破頭想參加,Kami的MT戰隊就是其中之一。

  Kami同小幺一樣,典型的上海女孩,很早便開始從事模特相關的工作,父親在國外,想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什麼是她想做的事情呢?——電子競技。

  用領隊的職位來Kami有些不恰當,她更像是經理+領隊。在這支MT戰隊組建之前,招募隊員和與贊助商洽談都是由她一手包辦。在電子競技這個10個人9個有夢想的行業,Kami向我們表達的不僅僅是夢想,她思考得更多的是,如何讓女子職業選手,能夠可以因此而活下來。

  「賽前,我和贊助商其實已經談好了,如果比賽打得好,贊助商則會考慮贊助給我們一支女子電子競技俱樂部所需要的全部,包括場地,電腦和一些其他開支。」

  Kami對於她的招募的隊員,選擇給予100%的信任,賽前為了資方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已經將兩台配置8000元的電腦給予隊內的下路。同時為了激勵選手,Kami承諾比賽打好了會有獎金。

  但給予隊員100%的信任Kami,對於隊員的把控嚴重不足。

  「賽前BP我問她們有問題沒,她們回答都非常有信心。」

  但第一場MT遭遇了實力強勁的Athena,未能堅持太久,很快敗下陣來,進入敗者組;第二場,MT不敵Babyteam,兩振出局。

女子電競比賽的背後:公平真的存在么

參賽前,Kami為MT特意購置的新的隊服

  Kami沒能在賽前承諾那樣,達到資方的要求,同時他也沒想到他賽前信任的隊員會輸得如此難看。賽后,他向MT下路提出歸還電腦的要求,但隊員拒絕了她的要求,並且向她索要2000元的出場費,這讓Kami大為惱火。

  Kami很快冷靜下來,這次失敗的經歷並不會影響她未來繼續做女子電競的決心。《英雄聯盟》或未來其他項目,女性在遊戲中的特殊性,決定了她們在遊戲技術上的投入成本更低——相比於要比99%的男性玩家更強才能出名的男子電競,女子電子競技只需要比70%的男性玩家強,就能夠吸引到足夠的眼球,而且女生通過化妝可以彌補自身形象上的不足;女生的商業更加多元化,作為一個90%用戶都是男性的市場,女性高手的商業價值顯然比男性更高。

  所以,Kami認為女子電子競技產業仍是大有可為的一件事。

  「除了現有的商業模式,姑娘們比男性選手更容易吸引眼球,參與門店推廣,及一些小品牌的代言,都比男生更加適合。」90%的男性用戶決定的女生在整個產業中的價值遠高於男生。

  Kami甚至已經與一些門店接觸過,對方非常看好女子選手的商業價值,提出未來有機會一定合作的需求。但這些都是建立在Kami的隊伍能夠取得好成績的前提下。

  「這次女子比賽之後,大量資本的進入,肯定會女子電子競技肯定會經歷一次大洗牌,我認為這是趨勢。」

  心有不甘的Kami,對於Kami這一次的失敗,記者給她的建議是,她需要一個比她更懂遊戲的教練。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