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男子常年在家中免費設宴:16年請超過10萬人吃飯(圖)

男子常年在家中免費設宴:16年請超過10萬人吃飯(圖)

男子常年在家中免費設宴:16年請超過10萬人吃飯(圖)

我覺得重慶人身上有兩個方面(性格),看起來對立實際上又結合得很好。山粗狂豪放,水細膩柔軟,重慶人身上這兩部分都有。

人物簡介:

男子常年在家中免費設宴:16年請超過10萬人吃飯(圖)

黃珂:60歲,重慶渝中區望龍門人。1983年後移居北京,現居北京朝陽區望京,先後從事攝影、傳媒、影視、餐飲等多種行業。十餘年來,在家中長期設宴招待各方人士,形成有名的「黃門宴」,被譽為「京城第壹文化沙龍」、「北漂之家」,招待人次達十餘萬,黃珂本人則被稱為「現代孟嘗君」,受到各界人士尊敬。

重慶晨報記者肖慶華報道

晚上7點,黃門宴正式開始,黃珂開了壹瓶江津老白幹,很快被眾人喝幹。食客中,有壹半重慶人,IT男、地產商、企業老總、空少……乘船而來,又登船離去。

門鈴響起,又壹群陌生人不約而至。「坐,小胖加菜!」黃珂起身招呼。每天,同樣的故事,在望京606上演。

都說北京望京有位奇人,從1999年開始,此人常年在家中設宴,款待鴻儒白丁,三教九流。無論是否相識,都可添副碗筷,坐下品壹口家常川菜。坊間說他是現代孟嘗君。16年來,川流不息的「黃門宴」,開席後就沒打算散去。

3月16日,初春,北京停止供暖。望京606,溫暖如春。書房的墻上,有壹幅巨大的油畫,壹輛從重慶開往北京的綠皮火車。今天的客人中,壹半都是重慶人。第壹次來的,稍顯緊張後很快放鬆下來。就像主人黃珂說的那樣,我這裡就是個重慶的水碼頭。各位,請隨意。

流水席

從1999年至今16年時間,來黃珂家吃過飯的人超過10萬。有人驚詫,望京606的主人,有怎樣的心胸,才能容納這川流不息的賓客。

重慶晨報:都說妳是現代版的「孟嘗君」,妳是怎麽看?

黃珂:這種說法似乎比較多,我是有點不以為然,因為孟嘗君是個小國公子,失國了,他為了收復國土,有計劃地招攬人才養食客,目的性很強。

而我的待人之道是:不管妳是怎樣的人,來到我家裡面壹定不會受冷落。

重慶晨報:這個流水席是怎麽開起來的?

黃珂:99年吧,搬到望京以後,慢慢形成的。

我太懶,不想出門。朋友們來找我談事,總得留人家吃飯吧。吃了飯的朋友到處去說,黃珂家的飯菜還不錯,來吃的人就越來越多。

我自己總結了壹下,造成現在這種情況,有3點原因。第壹我是單身漢,沒有女主人,大家很放鬆;第二我是個糊塗之人,不分辨,管得妳是名流、窮光蛋,在我這裡壹視同仁;第三個原因,我們家飯菜還可口,典型的川菜,重慶菜。

每次記者來采訪都會問我算過賬沒?今天不等妳們問,我先回答。可能壹算賬,自己要把自己嚇壹跳,不幹了,怎麽辦?幹脆不算,因為我有這個支付能力。

重慶晨報:壹般做什麽菜?

黃珂:還是我們從小到大吃的炒回鍋肉,炒豬肝,炒腰花……朋友們都說黃氏牛肉好吃。這道菜既有北方特點,又有南方特色。我們重慶人燉牛肉都要放點海椒,花椒,豆瓣這些。北方燉牛肉要放點大料,山奈,八角,桂皮這些。我就把兩者都放。

現在我很少弄菜了,請了廚師了,四川人,偶爾點撥壹下。

廚師小胖:我是去年才來的。最多的時候有五六十個人吃飯,都是我壹個人弄,另外壹個嚷嚷打下手。我才來還不怎麽會,都是他(黃珂)教的。

每天都要買500多塊錢的菜。怕突然來客,屋頭的冰箱冰櫃都是滿的,裝的都是從重慶運過來的香腸、臘肉之類的東西。還有好幾個泡菜壇子。

壹般情況下十來個人兩個桌子就夠了,來多了就坐書房,如果還有人,就坐沙發上等下壹輪。

二毛(美食家):在黃珂做的眾多私家菜中,我特別推薦他的「三菜壹鍋」,三菜即「黃氏牛肉」、「八爪魚燒肉」、「熗炒蘿蔔纓」。壹鍋即「海鮮鍋」。幾十個人同時舉筷下箸,舌頭激蕩黏糯之肉,麻辣攪動四壁回響……繼而沿著三兩、四兩、半斤、八兩、壹斤的酒量引吭高歌。

食客

對黃珂而言,流水席就是個小江湖。每天來來往往的食客,在這裡演繹著江湖中的故事。

海波(詩人):黃門宴已經有十多年了。我也差不多吃了這麽多年。黃珂本身也是壹個高人,事事人情通達,這麽多年,大家在這裡吃吃喝喝。喝多了還有在這裡鬧的。他就有這個胸懷,壹個溫暖的所在。

黃珂:吵架總有吵架的理由,醉酒總有醉酒的理由。有壹次我為此拍了桌子,說這是我家,後來壹想,有這必要嗎,妳不能去強求每個人按照妳的習慣過生活。

重慶晨報:打擾到妳的生活了嗎?

黃珂:沒覺得,沒覺得。這些都是過眼煙雲,今天吃了,他們就走了,也許不再來了。

前幾年,也是朋友帶來的壹個東北小夥子,人高馬大的,人還長得帥。來了以後,東北小夥子也不和大家交談,悶頭就吃,吃了就走;第二天又來,連著幾個月……

壹個外企的小姑娘也常來,當時有個公務員正在追她,但最後這個東北小夥跟小姑娘談起朋友。

再後來,小姑娘哭哭啼啼跑來,說東北小夥殺人被抓了。是在海南殺的,潛逃回北京來。最後,東北小夥關了幾年出來了,據說他殺的是當地惡霸,有為名除害的意思,輕判了。

至於兩人最終是否在壹起就不知道了。

重慶晨報:有老外來吃過飯嗎?

黃珂:多。非典期間,整個北京的館子都吃不到飯了,但來我家吃飯的人卻越來越多,法國、日本、德國來的客人都覺得好奇怪。有壹回楊煉(著名詩人)帶了12個英國最好的詩人來吃飯喝酒,整了個通宵。

重慶晨報:有人來踢過館嗎?

黃珂:不知道這次算不算。中國餐飲協會壹個秘書長,組團人民大會堂、北京飯店、釣魚臺國賓館廚師長和北京奧運會餐飲總監等餐飲豪門九尊掌勺大佬,個個都是氣場逼人,來我家檢查夥食。這個陣仗太大了,就像《天龍八部》裡面的九大門派,聯袂踢館。

我給他們整的主菜是壹個老四川風味的牛肉湯,經典老版本,但肯定要有壹點變化,我就燉了壹點窩筍頭進去,蘸重慶家常風味的豆瓣碟碟,配菜是涼拌三絲、側耳根之類的。這九位爺什麽沒有吃過呀,結果吃完嘴巴壹抹,撂下壹句話:美食在民間,重慶人厲害!

重慶

1985年之前,黃珂都在重慶生活。家就在望龍門,壹大家子人,機關大院,鄰居有9個孩子,吃飯就在院壩裏。像極了流水席。

重慶晨報:童年的回憶是怎樣的?

黃珂:我(19)55年生在重慶,壹直到壯年時代都生活在重慶。壹方水土養育壹方人。小時候印象深的壹件事是:長江邊壹個碼頭,有很多船在卸貨。貨物都是大的木箱、大的麻袋,居然都是四五十(歲)的婦女在那裏扛。後來明白,男人們壹般去做更重更累的活去了。我覺得重慶人身上既有南方人的細膩、仔細、堅忍,又有北方人的粗獷、熱情、勇敢。

我在想,我可能在這裡有意無意地設計了壹個碼頭,壹個小碼頭。碼頭的任務就是車來貨往,人來船走,就是壹個平臺而已。

重慶晨報:為何偏愛美食?

黃珂:六幾年,條件要艱苦得多,經常是周末才能打打牙祭,買斤豬肉,買只雞。媽媽就可以把壹斤豬肉做成幾道菜。雞呢,雞胸脯肉拿來炒雞丁,雞骨頭燉湯,雞腿涼拌。從小耳儒目染,也學到做家常菜的本事。

那時我們也養成了對食物的尊重、珍惜。至今我都不會剩飯,盛到碗裏就不會剩下。還有看到糧食,就會覺得親切。

重慶晨報:妳的性格跟重慶有關系嗎?

黃珂:當然有關系,我們從小在江邊長大,我是望龍門崽兒。從小就在河邊跑,長江滾滾不息,跟我性格的形成有很大的關系。分析起來,妳看那江水壹年到頭不停息地往前沖,往前走,可能從小我就深受這種影響。這是壹種氣勢,勇往直前、日夜川流不息,這些東西潛移默化地對我的個性都是有影響的。

重慶晨報:最愛重慶的什麽?

黃珂:至今為止,還是酷愛那碗小面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056163-1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