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度蜜月遭遇尷尬事我留下陰影

口述:度蜜月遭遇尷尬事我留下陰影

  導語:如果不是被一場噩夢驚醒,我絕不會發現俊洋半夜竟然走錯了房。

  口述:小蓮

  窗外夜色朦朧,間或有汽車鳴笛。這條街不算很繁華,卻十分有味道。尤其是這賓館的裝修,充滿傳統優雅的古典氣息。用俊洋的話說,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沒錯,俊洋是一本正經的文藝小青年。彈彈吉他,寫點煽情的小詩歌,或者玩玩攝影,是他的最愛。朋友們都說他裝逼,我卻不以為然,我覺得這樣的男人才有生活情調,懂浪漫。

  很早以前,大概是在熱戀中的時候,俊洋就答應我,將來結婚了,度蜜月的時候,一定要玩個盡興玩個痛快。因為那時他總是比較忙,抽不出時間陪我玩。

  新婚之夜,我們就踏上了度蜜月的旅程。第一站就選擇在這個不算太出名但很有感覺的江南小鎮。白天一起遊山玩水,在美麗的景色中奔跑、拍照、完全陶醉在幸福的氣息中。晚上回到賓館,洗完澡,俊洋猴急地將我攬入懷中,疾風驟雨地恩愛了一番,就呼呼大睡了。

  這些天的忙碌,着實讓我倆疲憊不堪,雖然俊洋平時精力十分旺盛,此時也變成了懶洋洋的小花豬,臉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進入甜美的夢鄉。

  如果不是被一場噩夢驚醒,我絕不會發現俊洋半夜竟然走錯了房。我夢見我走在漆黑的夜路上,然後被歹徒搶劫,然後就被推進了一條洶湧的河流里。我被嚇出一身冷汗,突然驚醒。我下意識地往俊洋身邊靠攏,卻沒有找到他的存在。

  我匆忙打開燈,身邊空無一人。我以為他去上廁所,等了好久也不見回來。我撥打他的手機,發現他沒帶手機。我拉開窗帘,外面迷霧蒙蒙。我穿上衣服,在賓館走廊里尋找,也未發現他的蹤跡。

  我頓時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在這人生地不熟的,能去哪兒。正當我焦慮不安的時候,房間的門突然被撞開,俊洋驚慌失措地跑了進來。他顯然是受過什麼刺激的,一臉的倉皇。

  “你去哪兒了?大半夜的?嚇死我了!”我急切地詢問。“沒,沒有……我上廁所了!”他吞吞吐吐地說:“你什麼時候醒來的?”我一眼就能看出他撒謊,直視着他的眼睛問:“說實話,你到底去哪兒了?”

  “真的是上廁所了!”俊洋惶惶不安地解釋着。我氣急敗壞,最討厭撒謊,挎起包包,生氣地說:“你不說我回家了,你自個兒度蜜月吧!我都醒來一個小時了,你上廁所要上一個小時嗎?”

  他覺得掩飾不住,吐露了實情:“我,走錯房間了!”“啊!”我大吃一驚:“到底怎麼回事?”俊洋一五一十地向我講述,半夜他感覺腹瀉,頻繁上廁所。賓館的廁所設計在走廊的一頭。賓館的房間並未設計號碼,而是以諸如“幽謐園”、“靜香閣”、“花田居”而命名的。最後一次他上廁所回來,直接錯進了隔壁的房間,上床即睡。

  剛好那房間的住客是一名妙齡女人,和我年紀,身高,體態都差不多。俊洋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走錯了房間,上錯了床。而那女人剛剛失戀,是來這療傷的。她一開始就意識到俊洋走錯了房。但不知出於什麼心理,並沒有吱聲說破。甚至還與俊洋相擁而睡。

  但最終俊洋還是在關鍵時刻發現了異常。只見那女人淚流滿面,深情恍惚,一直在哭泣。估計還沒從失戀的傷痛中走出來。他慌張地給她道歉,然後一溜煙跑了回來。

  雖然我有些懷疑,但也不得不相信這純屬一場誤會。為了避免麻煩,我倆天未亮就退了房,灰溜溜地跑了出來。這真是一次掃興的蜜月,剛開始就如此戲劇化。希望他以後能長點心,若是那晚他真和那女人發生點什麼,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文章來源(安蕾的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