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在《我是歌手》中,只有一閃而過的幾個鏡頭,如果不是字幕打出:貝斯手單立文。並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個隱身在歌手背後的樂手是香港最好的貝斯手之一,曾是著名搖磙樂隊藍戰士的成員。而他最著名的身份莫過於「西門慶專業戶」。在香港愛情動作片氾灠的上世紀九十年代,與那些動輒拍了幾十部愛情動作片的演員相比,單立文並不高產,但是憑藉著五次飾演西門慶這一角色,他成了西門慶的最佳代言人。與曹查理的猥瑣、徐錦江的兇惡形成對比的是,單立文的銀幕形象風流倜儻,狂狷邪魅。西門大官人是那個粉紅旖旎的愛情動作片時代不可忽視的重要標誌。

單立文,香港影視演員、歌手,有「香港最好的貝斯手之一」之稱,曾組建BlueJeans(藍戰士)樂隊,成為香港上世紀80年代樂隊潮時期為數不多的打入主流樂壇的樂隊之一。

昔日的青春與音樂熱血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家駒走的時候我就在他的旁邊」

單立文最早是以音樂人的身份出道,和黃良升、蘇德華組成了藍戰士樂隊。80年代,那時香港樂壇正處於Band狂潮,藍戰士同beyond、達明一派樂隊一起成為當年為數不多的站在潮頭並被多數人熟知的樂隊。那個時候單立文和黃家駒是死黨,甚至在黃家駒去世后,他還是抬棺人之一,他還曾和天後梅艷芳有過一段情……這些故事說起來仍歷歷在目,只是故人們已去,只留下回憶唏噓。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南都娛樂週刊:你跟梅艷芳之間的感情,也是巡演時候發生的事情嗎?

單立文:是,是巡演的時候發生的。(組成藍戰士之前?)嗯,之前。那時候太特殊,很搞笑的,兩個人根本沒時間,太忙了,透不過氣,她是喜歡帶一群人,在旁邊帶一群人,草蜢啊……一大群人都在旁邊,根本沒有兩個人的時間,難得有很短的時間只有我們兩個,結果沒有時間去培養感情。

南都娛樂週刊:你跟Beyond的關係還不錯,黃家駒過世的時候你還是抬棺人之一。

單立文:家駒過世的時候我在他身旁。(在日本?)對,在日本,因為家駒發生意外的那個晚上家犟就打給我,哭著說家駒有意外了,情況是怎麼樣,想我過去一下。那個時候我是他們中間年紀比較大的,是哥哥一樣的角色,可以幫他們處理一些事情。我就馬上買了機票飛過去,那幾天真的很不好受,看到了很多東西,這裡不能講,後來家駒走的時候我就在他旁邊。其實我們那個時候家駒他們最後幾次(從日本)回來的時候一直在說:我好累啊,有好大壓力啊,就想跟我傾訴一下,然後他們說:有機會跟你合作做一張純音樂的專輯啊。我說:好!那等你們回來再說吧。但很可惜後來沒有實現。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被蔡瀾「騙」去拍愛情動作片

「我的底缐就是要穿內褲」

隨著香港樂隊潮的快速消退加上樂隊的解散,單立文開始轉戰電影圈。起初是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角色,後來在蔡瀾的「忽悠」下拍了《聊齋艷譚》,本以為是科幻劇,結果一到片場,導演要求衣衫盡褪,才知道有香艷鏡頭。但簽了約,也只能是硬著頭皮拍下去,這部香港最早的愛情動作片,票房過千萬,不僅成就了一個波霸葉子楣,也讓單立文的名字開始跟愛情動作片掛上了鉤。

南都娛樂週刊:當時你在玩音樂的同時去拍戲,是出於什麼樣的機緣呢?

單立文:最開始是整個樂隊三個人一起去拍的,拿了比賽冠軍后就開始有人找我們拍電影。但因為我們頭髮長,平常很正經的角色都不能演,只能演一些莫名其妙的角色。

南都娛樂週刊:《聊齋艷譚》是你拍的第一部愛情動作片,當時導演怎麼說服你拍的?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單立文:其實導演沒跟我怎麼交流,是監製蔡瀾先生,他口才非常好,他說時沒說愛情動作片,當時沒有愛情動作片嘛,他這樣說:「你是一個書生,後來就成了魔,之後跟三個狐狸精產生愛情,她們三姐妹弄得很不愉快,弄得她們打起來。然後會有一些動作啊,還有電腦特技啊……講一大堆,床戲啊,輕描淡寫。我想像的畫面是科幻的,什麼鬥法,就拍了。

南都娛樂週刊:那拍的時候不就發現跟他說的不一樣嗎?

單立文:對。但既然來了,不拍也不好,我堅持我的底缐就是,這些床戲的動作場面,我就是要穿衣服,我的內褲一定要穿,不能脫,我就把感覺演出來就好了。他們就說會穿幫啊怎樣。我說你們要的只是感覺,而不是(要肉體真正的親熱),白色擋掉就不會穿幫。沒話說了吧,就這樣子。

南都娛樂週刊:當時不會有一種被騙過來拍這個戲的感覺嗎?

單立文:也不能說被騙,只能說是自己不問清楚,不瞭解他們的想法,他們當然是希望你沒有底缐啊。但是你自己也有放不下的東西,自己的尊嚴啊,那就跟他們溝通,找一個大家可以接受的中間點。反正你是來了現場,反正就要演出的,你不演人家就要告你,你自己得賠錢,想個中間的辦法,大家就可以都接受。

南都娛樂週刊:你在知道這個片子有這些情節的時候,心裡有沒過掙扎,之前我是玩搖磙的人,怎麼就要我來拍這個戲?

單立文:當然有啦。都是沒辦法的,我掙扎了一陣子就想,其實人是沒有個人風格的,人生是演好角色,如果你有個人風格,那些偶像、明星、演員,演藝的路是不會很長,演員就主要先把自己打得很碎,再重組成為那個角色,才能成功。

南都娛樂週刊:拍完這部戲之後就有很多同類型愛情動作片的片子來找你?

單立文:當然,香港那個時候就是一窩蜂去拍這種片。我第一部拍完后,就收了一千多萬(票房),還是第一部愛情動作片,就有這個成績,他們就很興奮嘛。拍愛情動作片的興趣比較大。那時候還習慣對號入座,就會把單立文和愛情動作片掛鉤。

從上世紀80年代單立文以音樂形象出道,到後來以「西門慶專業戶」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單立文不僅成就了幾代人的青春殘夢,也堅持著自己始終如一的音樂夢。

西門慶專業戶

「李翰祥讓我覺得我就是西門慶」

在1989年羅卓瑤導演的《潘金蓮的前世今生》里,單立文演繹了他最重要的角色—西門慶,並憑藉此片提名了當年的金像獎最佳新人。因其形神俱佳的演繹和邪魅的銀幕形象,他數度在不同影視劇中扮演西門慶這一角色,成了名副其實的「西門慶專業戶」。

南都娛樂週刊:那從哪部電影開始你就想著要真正地做一個演員?

單立文:《潘金蓮的前世今生》,那部戲里每一個部門都很認真的,你不是隨便做個表情就可以蒙過去的,慢慢地你開始瞭解一些東西,看看鏡頭啊,畫面啊,跟導演多聊啊。劇本是李碧華,還有很好的前輩曾志偉,根本不能鬆懈,真的要認真去學。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南都娛樂週刊:在這部片子里你第一次扮演了西門慶,後來還演過多次,也跟不同導演合作過,導演會對你有什麼不同的要求?

單立文:第一次我演的是穿越時空的西門慶,更多的是現代的戲,就需要比較有時代感一點的。往後是跟李翰祥導演合作,他很有想法,他會教我很多小動作。還有西門慶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一個很自私小開……他會把很多細小的東西講給我聽,讓我去發揮。我經過李翰祥教之後,我自己有想法可以發揮出來,會立體地去塑造西門慶。後來其他導演一聽覺得好的話,就會照我的意思讓我去演西門慶。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南都娛樂週刊:演了這麼多次不會厭倦這個角色么?

單立文:演員也不能也不應該有這個想法,因為其實(同一個角色)每一次都可以加多一點東西進去。還有我很幸運,李瀚祥他是一個很棒的導演,他教我很多知識,他像剝洋蔥一樣一層一層翻開給我看西門慶的層面,教我們怎麼去演,幫我立體西門慶這個人物。尤其每天拍完的時候我們看毛片,他就叫我去剪接房,看這個鏡頭「你看這樣做,這身體怎麼樣。」哇!被他痛駡,然後自己慢慢去看。經過他的修改之後,好了很多。到後來,我就覺得我是西門慶,可以把握到他很多心態。

南都娛樂週刊:他在片場中拍風月場景的時候會有特別的要求嗎?

單立文:很多的小動作,很多的小道具,他都很嚴謹。什麼衣服啊、搭配啊,我們很厲害,在韓國拍的時候,他租了一個面積很小的寫字樓,就用來搭古裝的西門慶的卧室。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南都娛樂週刊:為什麼去韓國拍戲?

單立文:那個時候是因為在香港啊、內地都找不到肯演脫戲的(女演員)。而且李翰祥準備一拍連拍幾部,然後幾個基地里就韓國比較划算一點。

南都娛樂週刊:那你在片場有碰到過尷尬的情況?比如女演員不配合啊之類的。

單立文:會,但韓國是一個比較服從的民族,反正是會很聽話。而且我們盡量在演出之前跟她們溝通。讓她們覺得舒服一點,女孩子在這個環境下,脫衣服啊,赤裸身體啊,就不會那麼尷尬了。

南都娛樂週刊:你有走在路上會被人認出來是西門慶的經歷嗎?

單立文:當然有啦!90年代,拍最多的時候。剛開始時候不好受啊,這個包袱還沒有懂得去適當地卸下來。

南都娛樂週刊:大概什麼時候完全卸下這個心理的包袱呢?

單立文:我老婆比較開朗,她跟我拍拖之後,我的很多包袱都被她卸下來了。

南都娛樂週刊:你開始拍愛情動作片時,家裡人或者是你當時的女朋友,有反對嗎?

單立文:我當時,大概是沒有(女朋友)吧。家裡人也是給我很大的支持。我跟家人比較低調去處理我拍愛情動作片的事情。

南都娛樂週刊:那中間有段時間是去台灣有拍過戲是吧?像那個時候像那個《金瓶梅》那部戲就是去台灣拍的,那個時候為什麼會想去台灣拍片呢?

單立文:其實那個時候台灣要拍一個比較長篇的《金瓶梅》。我經紀人就說你要不要去台灣拍啊,那時候沒有什麼考慮,去就去吧。那時候我其實抱著看看人家工作狀況有什麼不一樣的心態就去了,我就去瞭解一下,眼界要開一點才好嘛,看看別的地方的工作程序啊,他們演技啊啊,他們的想法啊。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南都娛樂週刊:那你去了之後有發現那邊的工作環境跟香港的有什麼不一樣嗎?

單立文:那個時候還是台灣電影不太景氣的時候,拍的水平不是太高的,還好我跟導演是香港的。無論演出還是劇本,他是抓得很緊的。現在這一個版本的《金瓶梅》在內地地區是最流行的,就是楊思敏版本的,那個西門大官人的這個角色很受人歡迎,大家都很喜歡。

南都娛樂週刊:你演過太多次西門慶了,介不介意別人說你是西門慶專業戶?

單立文:我不介意,反而我覺得這很欣慰。因為從微博上看到很多粉絲,出來感謝我,在他們高考的時候,幫他們舒緩壓力。還有他們很多都是在大學的宿舍,裡面都是靠我的這幾部片陪他們度過大學的生活。我是他們成長的一部分。你說性,性是人性,幫他們解決了性的問題,所以他們都叫我:單老師,單老師,那個時候你是怎麼怎麼幫我的,我們宿舍十幾人把你的片子都傳爛了,還有說你的潘金蓮你的禁片都還在我的D盤裡面……我不敢洗啊,我永遠都不會洗掉那片子,還有個女的說我們兩個高中都是看你的片子,大學看你的片子,然後結婚了。很多這些故事,我覺得蠻高興的。

重回音樂圈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我是歌手》曝光率不高費用不多,我也會去,因為我喜歡音樂」

跟徐錦江、吳啟華等大多數愛情動作片明星北上內地拍劇轉型不同的是,在香港愛情動作片熱潮偃旗息鼓后,單立文又低調地回去做音樂,並偶爾客串電影電視劇。在湖南衛視的《我是歌手》節目中,當單立文的名字出現在幕後樂手名單中時,大家才勐然想起這個曾經邪魅無雙的西門慶。而最近憑藉《衝上雲霄2》等大熱劇集,單立文再一次回歸觀眾眼前。

南都娛樂週刊:我們知道90年代的時候愛情動作片比較火,但你出產的量好像並不高,是什麼原因呢?

單立文:其實也沒有刻意去減少接片,後期我去了韓國嘛,離開一個工作環境,工作網路就比較收縮了,別人就說等你回來的時候再說。可能就是這樣,後期比較沒有什麼工作。1992、1993年的時候吧,我加入TVB,在電視上有比較多的演出。

南都娛樂週刊:為什麼你會轉戰到電視圈呢?

單立文:其實就是一個莫名其妙的機會,當時我在嘉禾拍電影的時候認識了李國立導演,他在內地蠻有名的,拍了《步步驚心》。他就跟我說:你有沒有興趣到TVB拍戲啊?有一部很奇怪的劇,叫《千歲情人》,跟王菲、方中信、宣萱演的,他跟我說你就是我想要找的演員。然後我就答應他了。

南都娛樂週刊:那在1997年之後,你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拍電影,是不是也是跟當時香港的一個愛情動作片熱潮退掉之後有關係?

單立文:也不是,1997年之後我想在音樂圈重新出發,差不多有六七年一直是拍劇拍電影,好像沒有什麼突破,想換個環境看看東西也好。

南都娛樂週刊:香港樂隊比較熱潮的時候其實藍戰士成績也是挺不錯的,愛情動作片熱潮時,你靠西門慶家喻戶曉,你有沒有想過當年藍戰士還堅持的話,或者你還堅持拍電影的話,現在的境遇會不大一樣?

單立文:我的人生是我自己挑的,我也不回看這麼多,後悔也不多想,如果這樣子我會不會這樣子,我覺得這樣子很不實在。與其浪費時間在想如果這樣子,多做一點現在需要做的事情,啊,回望是不是我這個年紀做的事情,我覺得,我到十七八歲還會犟迫自己,現在我還是每天向前看,一邊做自己的事,一邊找到時代感。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演了五次「西門慶」的他,真實面貌絕對讓你驚呆!原來他是這樣的人…

南都娛樂週刊:你現在已經總共演了5次西門慶,如果再有這種機會推辭嗎?

單立文:看狀況啦,人生的位置很難,真的是很難解釋這個,因為狀況不同,比如我要我正在做音樂這個方面的,然後就比較有些牽犟的電影和劇啊,我會推掉,無論你是什麼角色,我都可以就是把他放下,就是專心單一在我的音樂的創作方面。就好像《我是歌手》曝光率不多,演出費也不多,但是我還是會去,因為我喜歡那種感覺。

記者手記

冷暖自知的大叔人生

下午五點,TVB的食堂人聲鼎沸,單立文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跟我聊著往事,態度優雅,氣定神閑,絲毫不受吵鬧的環境影響。就算聊到早年拍攝愛情動作片的經歷,語氣也是不疾不徐,並沒有聊到禁忌話題的窘迫和侷促。長相帥氣,又會搞band,如果抓住機會,無論在音樂還是電影領域,他應該有比現在更好的人生。只是這種事情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現在的單立文一邊忙著在TVB拍劇,演著小人物的家長里短愛恨情仇,另一方面,低調地出現在各個大咖的演唱會伴奏名單中,其實這樣也挺好。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