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我流產 狠心男友說沒空陪我

口述:我流產 狠心男友說沒空陪我

  導語:我第三次流產,一個人去的,醫生說我的心臟不好,一定要人陪在身邊。我打電話給他,他說沒空,我只能找來以前的同學。手術室出來后,我沒有一點氣力,同學陪我坐了會。田力打來電話,好友把電話搶過去,一頓大罵……

  愛上他,我變得溫柔

  2004年,我在漢陽一所中專讀書。十六七歲的年紀,又沒有升學的壓力,戀愛就成了我最重要的功課。那時追我的人很多,可我刁蠻任性,與那些喜歡我的男孩子要分就分想合就合。有個叫周林的男孩,我執意分手時,他堅決不肯,甚至自殺,我毫不憐憫,淡淡地對他說:“你這麼做太傻了。”

  後來,我談了一個叫付峰的男孩,有次,跟他出去玩,他趁我睡著了侵犯我。當我痛醒時,他正伏在我的身上,我恨極了,打了他兩耳光。他跑出去,其實我骨子裡是個保守的人,只要他真心道歉,我會原諒他。結果他求了我兩天,見我還在擺譜,就罵我“賤人!”我氣死了,更加不理他。

  2006年,我迷上了網絡遊戲“傳奇”,在那個虛幻的世界里打打殺殺時認識了田力。他在遊戲里級別高、裝備好,跟他一起玩過癮又神氣。因為都是武漢人,我們就約着見面。見到他我忍不住笑起來——他不高,卻非常漂亮:大大的眼睛,嫩嫩的皮膚,唇紅齒白,就像個瓷娃娃。

  當時,他在亞貿一帶做保安,我去看他,他會從袖中抽出一枝玫瑰花;一起逛街,我對哪樣東西稍做留意,第二天,他就送到我手裡。我雖然談過多次戀愛,卻沒有跟他這樣開心。一向習慣對男孩頤指氣使的我變得溫柔了。

  2006年11月30日,我告訴他付峰侵犯我的事,問他會不會原諒我。他說:“我可以原諒,因為那個人是你。”我感動極了,哭得稀里嘩啦。那天夜裡,我們發生了關係。第二天,他對我說:“你還是處女。”我愣了,又高興又後悔。

  早知如此——我不會跟他親熱的。

  第一次流產,裂痕出現

  2007年1月,我突然食量大增,人也變得慵懶。我覺得不妥,去一家小醫院檢查,發現懷孕了,醫生說我有炎症,不能立即流產。治療一陣,再去檢查時,醫生又說我有性病。我又氣又恨,打電話給田力,他跪到我面前發誓:“我真沒跟別人睡過!”

  我們租了房子,兩人都要治病,又沒有錢,他仍一天到晚泡在網上。我氣得天天罵他,經常把他罵哭。有次,我們大鬧后,我突然對往後失去了信心,跑回學校宿舍,拿着刀往脈搏捅去,血一下子噴出來,星星點點落在我的臉上。我一點也不覺得痛,正好一個同學回來,將我拖到醫務室。

  絕望中,我向周林求救,他什麼都沒說,給我送來5000塊錢。這錢我給田力——希望先將他治好。

  4月,我去了一家大醫院檢查,發現我並沒有得性病。

  我去流產,田力說沒空,是周林陪我去的。看着他跑上跑下,我內心歉疚。他對我說:“田力不管你,我管你。我會好好對你的。”我對他苦笑,事到如今,我哪裡還可以回頭。

  孩子流產時已經成型,是個男孩。醫生拿來給我看。我什麼也沒說,晚上卻夢到孩子扯住我的衣角,哭喊着:“媽媽,你為什麼不要我……”我哭醒了,是凌晨四點,我打田力電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他安慰我,說第二天就來看我,結果,一周之後他才出現。

  我對他愛恨交織

  2007年6月,田力讓我又懷孕了。是媽媽陪我去醫院的。晚上八點,田力來看我,帶我出去吃麥當勞。可是,我還沒吃完,他就說:“我同學有點事,你吃完了自己回家。”我賭氣起身就走,他也沒跟過來。

  回到家,想起自己對他的痴情:他不喜歡我的朋友,我就不管男女都不再交往;畢業時,學校推薦我去上海的對口公司,他說不捨得,我就放棄了;第一次流產,醫生要我卧床一周,可是第二天我就給他送飯……

  可是他對我呢?我不想再為這種男人浪費自己的時間,決定去西安讀書。他知道后也跟過去,本來一起學習也好。可是我們到西安后又吵鬧不休,在課堂上也會大打出手,結果,兩人都被開除。

  回到武漢后,媽媽勸我不要太任性。事已至此,不如好好對他,寬容一點。我也這麼想,可是,他卻對我冷淡極了。那一陣,他住在我家。流過兩次產後,我身體很差,總腰疼,他說有時間就帶我看醫生,可是,一放假他就失蹤。

  有次,我無意間上了他的QQ,發現他居然與初戀情人聯繫上了,而且還跟另外幾個女網友有瓜葛。我氣極了,跟他吵。他卻說那些都只是好玩的,並沒跟她們上過床。

  2008年5月,我第三次流產。一個人去的,醫生說我的心臟不好,一定要人陪在身邊。我打電話給他,他說沒空,我只能找來以前的同學。手術室出來后,我沒有一點氣力,同學陪我坐了會。田力打來電話,我沒說上幾句,好友把電話搶過去,一頓大罵,田力才趕過來。

  當天晚上,身體與心理的痛楚讓我淚流不止,而他仍埋在網絡遊戲里找快樂,全然不顧我。並且繼續跟他初戀情人來往。

  我對他失望極了。只能以壞脾氣發泄內心的痛苦。不准他與女性接觸,他說我無理取鬧,卻仍背着我與初戀女友藕斷絲連。

  委屈讓我想報復他。2008年8月,我與網上剛認識的人開房,事後直接找到田力,告訴他我剛跟人睡過。他狠狠揍我,我一把推開他,冷笑着說:“痛苦的是我,你為什麼打我?”他哭了,說:“你痛嗎?你現在有多痛我的心就有多痛!”

  這事後,我們好了一陣,9月1日,他同學聚會,他帶的居然是那個初戀情人。大鬧一頓后,我們又一次分了手。

  他參軍了,我仍放不下

  2008年10月,他過生日時,我送去一個蛋糕,發現他居然穿着我送他的衣服。兩人又和好了。和好之後又因事鬧矛盾。我們就這樣好一陣、歹一陣。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不見他時很想他,看到他又恨得不行。

  2008年12月16日,他打來電話,說家人送他去當兵,他想過來看看我。我冷淡地說隨便。他來了,表現特別好,不論我怎麼諷刺他,都好言相向,像剛開始戀愛一樣哄着我。我心裡難過,晚上不肯讓他碰我,獨自睡了,半夜醒來,他不知何時睡到了我旁邊,緊緊抱住我。

  第二天清早他就走了。晚上,打電話要我過去吃飯,說他的同學母親都在。我想自己為這場愛付出太多,心裡就不平衡,不肯去。他說吃完了飯來看我,我也不肯。其實很快我就後悔了,可是他的最後一句話卻是:“我太累了,真的不想再跟你一起。”

  他參軍去了,我每天躲在房裡哭。好多事情我都不明白,我們怎麼會到這一步?他真的愛我嗎?如果愛我,他又怎麼會感到累?我痛過、委屈過,可是我一點都不覺得累啊。

  現在,周林已經對我死心了,重新找了個優秀女孩,兩人很幸福,我好替他高興。可是,我的幸福在哪裡呢?我還會有幸福嗎?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