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全體大馬華人必須看的文章:513事件 全體大馬人遺忘的真相

全體大馬華人必須看的文章:513事件 全體大馬人遺忘的真相

全體大馬華人必須看的文章:513事件 全體大馬人遺忘的真相

《一九六九五一三,被遺忘的真相》第一章:(修訂版)

國陣喚醒《五一三事件》千條冤魂,種族衝突還是政治陰謀?

文:張丹楓

五一三種族衝突流血事件雖然已經過去了46年,但是,一些華裔對五一三事件的記憶是悲慘的,雖然1969年五一三事件已經過去了46年,但是對於那場夢魘,卻深深烙印在每一個上了年紀的長者腦海中。

當然,我們也可以說,一個已經過去了40多年的歷史事件,對於年輕一輩不會有什麼影響;因為他們都不了解什麼是五一三,不會對歷史事件有恐懼感。看看凈選盟的709和428和平抗爭大集會,許多華人都勇於走上街頭表達對國陣政權的不滿。五一三的陰影,已經消失了,無效了。

可是,年輕的朋友回想一下,當你們決定將走上街頭支持凈選盟運動的意願告訴家中的長輩時,有沒有收到他們的勸告,或者,有沒有感受過他們憂慮的心情?如果有,這就是《五一三》的歷史記憶造成的。

當然,幾天的世界已經大不同,46年前,因為資訊不發達,我們沒有手提電話,沒有網際網路,沒有面子書;連電視和電話也不普及;當政者很容易操控媒體和輿論,很容易封鎖訊息。哪裡像現在,偶有風吹草動,訊息瞬間便能傳達至世界每一個角落。

以前,國陣政府可以動不動就搬出五一三事件來恐嚇人民,而且往往都能奏效;現在他們如果繼續這樣做,卻會被全國人民譏笑為還沒睡醒。

過去一年多以來,我張丹楓所寫過的歷史事件揭秘文章不下數十篇,每一次下筆,都有人關心的問:你不怕被抓進監獄嗎?你不怕老羞成怒的國陣鷹犬對付你嗎?我的回答很簡單:我寫的歷史真相都是有根據的,都有很多資料證明絕對不是憑空捏造。如果寫出事實也被對付,我無話可說。但是我也不會害怕強權。不會因為害怕受到對付而停筆。

踏入21世紀的馬來西亞選民,無論是華裔還是馬來人,印度人,大多數已經覺醒了。不會輕易被國陣所製造的恐慌謠言嚇倒而退縮。有政治智慧的人,已經懂得用自己的眼睛看真相,用自己的思考來分析現象,不會再輕易受到蠱惑。

雖然如此,也有很多年輕朋友表示,他們很想了解什麼是《五一三事件》。他們想知道事件的前因後果,希望我能還原歷史真相;讓他們一窺真貌。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對歷史事件有深入了解,可以提醒後人不要重蹈覆轍。

我也認同,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所以,我再次提筆,寫下了這個《一九六九五一三,被遺忘的真相》系列文章。希望大家可以從中明白五一三事件的真相,不要被政府學校歷史課本的假象所誤導!

1969年的五一三慘劇,算到今天,已經過了46個春秋。

馬來西亞建國已經55年,這55年來,走過無數風風雨雨,或者,說的聳動一點:經歷許多腥風血雨。好容易才來到308的政治分水嶺。

當此時刻,當政者不但沒有從308政治海嘯中覺醒,力求變革挽回民心,反而變本加厲的繼續運用《五鬼搬運》手法,肆無忌憚的淘空國庫的人民血汗錢。從308迄今,馬來西亞的民怨只有一天比一天加深,不曾消減過。

在這個時刻,我們又聽到當政者抬出五一三流血衝突慘劇來恫嚇人民,意思是說;如果不投票支持國陣,國陣垮台的話,類似五一三的慘劇隨時會再發生!

尤其巫統主席納吉,在2011年的巫統代表大會上的措詞,恐嚇味道相當濃厚。他認為只要繼續炒作五一三課題,人民還會因為懼怕動亂而繼續把選票投給國陣,讓他們繼續淘空國家的錢,繼續實行不公不以的政策剝削全國人民,獨肥朋黨嗎?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今時今日網路資訊發達,國陣如果還停留在舊思維,認為只要全面控制印刷媒體,電子媒體,封殺反對的聲音,就可以繼續用花言巧語矇騙選民,繼續得到壓倒性的選票支持,那,我們只能說,國陣是在痴人說夢,還在白日夢裡不願蘇醒!

言歸正傳。對於50歲以上的馬來西亞人來說,五一三流血衝突慘劇,絕對是大馬建國史上的一個夢魘。許多人在這個慘劇中,妻離子散,家庭破裂。

死亡的人固然已經躺在歷史的洪流中;倖存者經過46年歲月的洗禮,雖然已經漸漸走出惡夢,但是他們並沒有遺忘那段可怕的日子!這些可怕的記憶,只是被深埋在腦海深處,誰也不想去觸碰,去挖掘,去回想。

但是,我們那些可惡的政棍,卻很喜歡重提五一三;久不久就喜歡去觸動馬來族群和華族的敏感神經,刻意炒作五一三課題來恫嚇善良守法的各族百姓,通過這種卑劣的手段來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尤其是執政了50多年的巫統和馬華,總是喜歡在他們的濫權貪污,不公不義的行為被國民揭發和檢驗的時候,將所有課題強硬扯上種族宗教關係,然後例必搬出五一三事件來恫嚇人民。

尤其當他們覺得人民在質疑他們的誠信問題時,五一三就被用來當成擋箭牌。這些種種,敦拉薩時期經常使用,馬哈迪時代用得最凶,阿都拉時代,還有現在的納吉時代,還是很喜歡《打五一三牌》,屢試不爽!

可惜,今時不同往日;以前資訊落後,政府可以封鎖消息,嚴格控制保障雜誌,誰敢報道真相,誰就肯定會被吊銷出版准證;電台電視台的資訊傳播也都在他們的控制之中,人民百姓從來只聽到對當政者歌功頌德的新聞,反對黨的聲音都聽不見,更遑論真相?

當政者不敢讓人民知道真相,原因當然很簡單:因為真相是非常醜陋的!發生在1969年五月十三日的《五一三事件》,事隔46年,真相出來了嗎?可以說,事件的真相已經出來了,而且很明顯,和官方的說辭,完全南轅北撤!差別太大了!

也就是說,官方所公布的《真相》其實是在欺騙人民,而且一騙就是46年!官方的說法,是說這是一樁《種族衝突事件》,把所有引發這起慘劇的責任,統統推給反對黨,最近的說法更離譜,說成是當年的行動黨勝利遊行,觸怒馬來人而造成的,更通過電影《王者之風》指名道姓說,林吉祥是當年慘劇的罪魁禍首(林吉祥已經嚴正否認及駁斥了謠言)。

或許,對五一三事件的記憶完全空白的年輕人,會相信巫統和馬華那些政棍的說詞,真的以為五一三慘劇是反對黨一手造成的。但是,真相卻是完全相反的!真正的事實是:這是一件由執政黨內部鬥爭而故意引發的慘劇!

五一三事件,是所有馬來西亞人民心頭的痛。許多人選擇不敢去觸碰它,講述它,老一輩的人,如果被孩子或年輕朋友問起五一三,大多數只能給你一個含煳的答案,不敢多做評論。因為他們都會這樣擔心:講太多,萬一被人用內安法令捉去坐監牢怎麼辦?由此可見,當年窮凶極惡的人,和窮凶極惡的法,已經深深烙印在他們的腦海,恐懼感就想病毒一樣,已經進入他們的骨髓。

每當聽到有人議論五一三,或者當政者重提五一三,那股莫名的恐懼陰影總會浮現,無止境地挑動著他們的敏感神經。這樣一來,造成許多年輕一輩的朋友,大多數無法一窺五一三事件的原貌。

今天,我就來為大家細說從頭。希望大家給點耐心,仔細看看歷史真相,讓大家通過這個《還原五一三真相》的故事,真正了解五一三的來龍去脈。

根據官方報告,五一三事件爆發於1969年5月13日的馬來西亞,官方解釋此事件主要是馬來人與華人之間的種族衝突。官方聲稱原因是各族間政治及經濟能力的差異。此次衝突使馬來西亞政府開始執行馬來西亞新經濟政策以消滅種族及經濟差異同時減低貧民率,主要內容為給馬來人特權。

這次血腥的種族衝突導致了多人死亡和負傷,在華人佔多數的地區,華人死傷人數遠高於馬來人。衝突之後,大馬施行了馬來西亞新經濟政策,以加強馬來人在馬來西亞的經濟地位。

1969年,馬來西亞舉行第三屆大選,反對勢力獲得50.9%的得票率,第一次超越聯盟政府(國民陣線之前身)。反對黨在5月11日進入吉隆坡慶祝勝利並且遊行。

這時,一些巫統(UMNO)的激進黨員為之所觸怒,舉行反示威。5月13日,兩派人馬在街頭短兵相接,最終演變成為流血大暴動。5月15日,最高元首(Yangdi-Pertuan Agong)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

1969年,馬來西亞擁有一千萬人口,其中巫族佔53% ,華族佔37% ,印族佔10% ;首都吉隆坡約有45萬人口,其中華族佔55%,巫族佔25% ,印族佔19% ,其他種族佔1%。

馬來西亞獨立后,第三屆普選(包括國會及州議會之改選)

於1969年5月10日舉行。參加競選的政黨包括:

• 聯盟(Alliance Party)由巫統,馬華和國大黨組成。

• 泛馬回教黨(Pan Malayan Islamic Party, PAS or PMIP)

• 民主行動黨(Democratic Action Party, DAP)

• 人民進步黨(People’s Progressive Party)

• 民政黨(Gerakan Rakyat Malaysia)

另 外,華人士農工商聯合會及 United DemrocraticParty並沒有推派候選人參選國會席次,民政黨特別集中爭取檳城州議會席位,但也在雪蘭莪競選。受華人支持之左傾社會主義陣線(社陣,Socialist Front, SF)則抵制此次普選,鼓勵罷選或投廢票。5月4日,勞工黨(Labour Party ofMalaysia,LPM)在首都地區發動示威遊行,唿求人民抵制選舉,隊伍中出現支持共產主義口號及標語,並與警方發生衝突,一名勞工黨黨員遭警方擊斃。5月9日,勞工黨為5月4日被擊斃的黨員舉行出殯葬禮,沿首都街道遊行,號召選民抵制普選。

5月10日為投票日。11日選舉結果揭曉,聯盟在103席國會 議席中取得66席(國會議席包含西馬與東馬地區共144席,聯盟在沙巴已不勞而獲得到另外10席。東馬地區訂5月25日為投票日。)馬華公會僅佔13席,聯盟得票率約49% ,席次則較上次大選減少23席,其中馬華減少14席。聯盟候選人在馬來西亞半島當選率僅64% 。

當年好多位內閣部長紛紛上演滑鐵盧,落選者包括林瑞安(馬華公會署理總會長、工商部長),吳錦波(社會福利部長),韓沙 Hamzah AbuSamah (新聞部長)及馬哈迪 Mahathir 。

在州議會改選方面,執政聯盟在檳城、霹靂、雪蘭莪及吉蘭丹四州失去優勢。反對黨在檳城的24席位中獲得20席,在霹靂州的40席中獲得21席,在雪蘭莪州的28席中獲得14席。

傍晚,民主行動黨和民政黨分別發動群眾,在吉隆坡展開「勝利遊行」,參與之民眾情緒激烈高亢。5月12日,首相東姑宣稱如果人民對他領導下的聯盟缺乏信心,他將辭去首相一職。

他並宣布內閣名單,謂基於馬華公會在國會中僅獲13席,使聯盟席位驟減,決定邀請陳修信一人入閣,內定為內政部長,並再保留一部長席予馬華公會。傍晚,反對黨再度遊行慶祝選舉結果,民眾情緒再次升高。隨後,雪蘭莪州州務大臣拿督哈侖 DatukHarun宣布巫統將於13日晚上7點半,展開慶祝巫統選舉勝利遊行。

5月13日,馬華公會發表聲明,表示大選結果已反映出華人拒絕馬華公會代表華人參與內閣,因此決定退出內閣。副首相敦拉薩隨後稱:「我很欽佩馬華公會領袖們的勇氣及原則。但是由於華人的未能支持,使內閣沒有華人參與。政府將繼續執政,馬華公會將繼續在國會及州議會中與政府合作。」

6:00pm,一群馬來青年由 Gombak 出發,前往拿督哈侖住處集合參加遊行,他們手持武器,一路高喊叫囂。在文良港Setapak地區與華、印族人發生衝突,有馬來人被毆打,也有華人受傷。

消息火速傳到已經聚結在拿督哈倫官邸前面,傳話的人誇張的告訴在場的馬來群眾,說馬來人受到攻擊了,已經死了很多人。這些錯誤的消息傳到為數約5千人的馬來人耳朵里。一些激進的馬來人立刻被激怒,人人手拿巴冷刀和各種攻擊武器,準備要屠殺華人。

剛 好有一輛LandRover吉普車經過哈倫官邸,車尾插著勞工黨的牛頭旗幟,車上有兩名印籍人士高喊《馬來人回去甘榜》的口號,立刻被群情洶湧的馬來人截停圍困。車上兩人被拉下車砍殺,頭顱也被砍斷,吉普車被縱火燃燒!大批馬來暴民蜂擁到秋傑路,安邦路,半山芭和中南區,見到華人就毆打砍殺。

他們還將中南區的聯邦戲院和京華戲院,還有半山芭的京華戲院,大華戲院圍困,等待戲院散場(當時絕大多數的觀眾是華人);戲院門一開,不知就裡的華人步齣戲院,迎接他們的就是各種殺人武器!

許多華人無法走避,當場被砍殺,一些連頭顱也被砍斷,馬來暴民將頭顱高高舉起示眾;戲院內外,血流成河。這時候,整條峇都律(現在成為東姑阿都拉曼路)和半山芭JalanPudu一片混亂,華人紛紛避難,街道充滿馬來暴徒,猶如陷入無政府狀態。

當時,峇都律和半山芭慘劇發生不久,華人糾集的茨廠街和蘇丹街很快收到消息,華裔商店紛紛關門,華裔私會黨各個幫派立刻結合組成保衛隊,一些也以同樣手法包圍蘇丹街的柏屏戲院,打開戲院門,將正在裡面看戲的一些馬來人推出來毆打。大批鎮暴隊和警方人員,還有軍隊被命令駐守峇都律,到處捕捉騷亂的暴民,遇到抵抗就開槍射殺。

7:20pm,敦拉薩以內政部長身份宣布首都及雪蘭莪地區進入24小時戒嚴狀態。在首都地區,Kampung Bharu 、IpohRoad 、Batu Road 、Cambell Road、Chow Kit Road 等均發生騷亂事件。

8:00pm,正副首相,在警察總部與陸軍及警察首長會商后,敦拉薩調派2000名軍人及3600名警察進驅首都維持秩序。隨後,霹靂、森美蘭及柔佛相繼戒嚴。

10:40pm,首相東姑向全國作電視廣播,指稱此次事件為反對黨的過失,並唿吁人民與政府緊密合作,政府將負起責任以維持安寧。如需要,他將咨請元首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接著,敦拉薩邀請馬華公會正副會長陳修信及許啟模,發動成立友好委員會,分赴各出事地區去安撫勸解。此時官方公布,已有25人,絕大多數為華裔,已經確認死亡。

然而,當時的民間估計,被砍殺的華人數目已經超過300人!整個吉隆坡陷入了無政府狀態,暴徒到處肆虐,見到華人,無論是老人還是小孩,一律砍殺。而進入市區的軍人,同樣沒有節制的對著非土著開槍。

當年負起保衛華人生命財產安全的,則是民間的華人私會黨,還有聯邦後備鎮暴隊,俗稱《紅頭兵》。據說,這是因為當年的FederalReserve Unit裡面有很多華人,他們為了保護華人免遭屠殺,不止一次與軍人正面衝突。而當年的警察部隊則相當中立。

(第一章完,待續)

全體大馬華人必須看的文章:513事件 全體大馬人遺忘的真相

《一九六九五一三,被遺忘的真相》第二章:(修訂版)

敦拉薩幕後策劃,馬哈迪慕沙聯手逼宮,東姑含恨宣布下台

文:張丹楓

上文說到,當年負起保衛華人生命財產安全的,則是民間的華人私會黨,還有聯邦後備鎮暴隊,俗稱《紅頭兵》。據說,這是因為當年的FederalReserve Unit裡面有很多華人,他們為了保護華人免遭屠殺,不止一次與軍人正面衝突。而當年的警察部隊則相當中立。

我們繼續看看官方的報告書如何書寫這段歷時長達一年的《五一三慘劇》。

5月14日,股市停市。航空、火車、水上交通一切停頓。只有在7:00pm至10:00pm,人民被允許步行或騎腳車上街購物囤糧,不準乘坐汽車。最高元首發布宣告,召集馬來西亞後備軍人服役。警察局長下令動員警察志願儲備人員。各地區居民組成自衛團,保衛家園及自身安全。政府也唿吁人民前往醫院捐血,供傷者使用。正在美國華盛頓訪問的新加坡總理李光耀表示,希望馬來西亞的暴亂能迅速解決,並懷疑這次暴亂會擴散至新加坡。

同時,沙巴州政府下令將行動黨組織秘書林吉祥驅逐出境,原因是指他助長緊張氣氛。林吉祥當時是在沙巴州為一位國會議員席次之獨立候選人演講助選,並表示將在沙巴州設立行動黨黨部。(當年沙巴州選舉比西馬遲10天,5月20日才投票)11:00pm,最高元首應首相之請,頒下緊急法令,賦予首相東姑特別權力處理此次事件。此時官方公布的數字是,39死亡,114人受傷,15人被捕。

5月15日,所有報紙被令停刊。吉打、玻璃市、馬六甲相繼被宣布為戒嚴區,各地解嚴時間均為上午三小時。全國只有檳城,吉蘭丹,丁加奴,彭亨,沙撈越和沙巴沒有頒布戒嚴令。反對黨順利從聯盟手中接過檳城的統治權,由林蒼佑出任首席部長,林蒼佑並和首相東姑達成協議,將不會與霹靂州的反對黨在任何議題上結盟。官方公布,接近100 人死亡,約150 人被捕。民間統計則為,200人死亡,270人受傷。

5月16日,馬華公會宣布,同意參加一個看守內閣。英國政府在倫敦宣布,駐馬的3600名英軍不會介入馬來西亞之暴亂。英國政府對此次暴亂不願發表評論,但已有以軍隊干預馬來西亞暴亂的緊急計劃,但僅有在大馬首相東姑提出請求,且經過英內閣通過後,英軍才會介入。

最高元首在首相咨請之下,成立國家行動委員會National Operation Council(NOC),副首相敦拉薩為其負責人。NOC之成立,意即馬來西亞暫時放棄了民主體制,而以NOC 為決策領導單位。敦拉薩稱NOC約需半個月時間才能使秩序恢復正常。

NOC 宣布閣置國會及州議會,暫停尚未完成的東馬地區之普選,實施宵禁及暫停行使所有法律權利,這意味著NOC可以進入任何住宅搜查,沒收私人財產,拘留驅逐任何人,實施秘密審判,對犯罪行為頒布包括死刑的刑罰,撤銷任何人的公民資格,修改法律及制定各項法律的臨時條款。

全國新聞檢查被宣布實施,發布至國外的新聞,必須將新聞副本送交政府檢查,但非強迫性。官方公布,89人死亡,272人受傷,305人被捕。

5月17日,敦拉薩公布NOC 組成名單:

主席:副首相敦拉薩

副主席:伊士邁 Tun Dr. Ismail(前內政部長)

委員: 陳修信

善班丹Tun U.T. Sambanthan (前工程及郵電部長)

韓沙 Datuk Hamzah (前新聞部長)

嘉沙里Tan Sri Ghazalie Shafie

阿都卡迪爾Tan Sri Abdul Kadir Shamsuddin

東姑奧斯曼General Tunku Osman Jiwa(陸軍總司令)

莫哈末沙列Tan Sri Mohamad Salleh(全國警察總長)

伊不拉欣Leftenan General Dato Ibrahim (陸軍副總司令)

另一方面,馬華公會宣布,馬華公會對參與政府一事重新考慮。NOC下令取消所有外國記者之宵禁通行證,要求記者們採用官方所提供的新聞稿及統計數字;僅有國營電視台及電台的記者被允許在各地通行。官方公布,98人死亡,300 人受傷,約500 人被捕。民間統計,250–300人死亡,超過1000人被捕,其中包括 9名國會或州議會議員。

5月18日,報章在經過政府的嚴密檢查過,被准予發行。官方公布,136人死亡,316人受傷。

5月19日,火車、公車、銀行恢復正常運作。NOC決定在西馬11州內設置「地方行動委員會」,由各州首席部長領導,成員包括軍事及警察官員,以維持各地秩序。官方公布,147人死亡,3022人被捕。

5月20日,首相東姑宣布新內閣名單:

東姑阿都拉曼Tun Abdul Rahman: 首相兼外交部長。

敦阿都拉薩Tun Abdul Razak;副首相兼文青體育部長,財政部長(代理),NOC 主席。

敦伊斯邁Tun Dr. Ismail : 內政部長。

敦善班丹Tun U.T. Sambanthan : 工程郵電部長。

丹斯里沙頓Tan Sri Sardon : 衛生部長。

佐哈里 Mohamad Khir Johari : 工商部長,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長(代理)。

馬尼卡華沙甘V. Manickavasagam : 勞工部長,交通部長(代理)。

莫哈末嘉沙里Tuan Haji Mohamad Ghazali : 農業及合作部長 。

拿督阿都拉曼Datuk Patinggi Abdul Rahman Haji Ya’akub: 教育部長。

嘉化峇峇Ghafar Baba : 國家及農村發展部長。

拿督甘尼基隆Dato Ganie Gilong 土地及礦業部長。

韓沙Hamzah Abu Samah司法部長 。

丹斯里花蒂瑪Tan Sri Fatimah Binte Haji Hashim 新聞及廣播部長。

丹斯里祖卡Tan Sri Temenggong Jugah社會福利部長 : 砂勞越事務部長。

另外,陳修信、許啟膜(前地方政府部長)、李孝友(前教育部長)被任命為緊急時期特別職務部長。

馬來西亞政府考慮重新裝備3個新的陸軍營隊,以擴充武力應付緊急狀況,請求澳洲、英國及印度協助擴充軍備,並獲印度政府同意,澳洲政府則尚未回應。官方公布,吉隆坡地區157人死亡,全國超過3000人被捕。

5月21日,公務員恢復上班。吉隆坡戒嚴放寬,每天7:30am至2:00pm可自由活動;首都以外地區每天戒嚴12小時。敦拉薩任命善班丹、許啟模、馬薩及沙菲(外交部常任秘書),成立一特別委員會委員,研討改組及加強政府新聞機構。官方公布,吉隆坡地區163 人死亡。

5月22日,敦拉薩在記者會上保證,類似此次暴亂將不會再發生。沙巴及砂勞越報紙被停刊。政府公布報紙及其他出版物的管理規則。官方公布,吉隆坡地區163人死亡,約400人失蹤。民間統計約1,000人死亡。

5月24日,沙巴報紙恢復出刊。包括「時代雜誌」(TIME),「新聞周刊」(NEWSWEEK)及多種來自國外的報章或雜誌被禁入口,但在代理商撕去並燒毀刊載有關馬來西亞暴亂的數頁報導后則開禁。官方宣布,167人死亡,330人受傷,3963人被捕。

5月27日,霹靂州務大臣將最近馬來西亞發生之暴亂事件歸咎於共產黨,並在友好委員會上勸告同胞們不要聽信謠言或別人的煽動,該委員會是在暴亂髮生后組成。馬來西亞向美國尋求武器援助,被拒絕。美政府僅根據一項軍事買賣計劃加速遞交若干通訊裝備。

5月29日,華人社會開始進行一項徵求支持的運動(主要是由曾經擔任聯盟總秘書的陳東海發起推動),籲請馬華公會主席陳修信為華人社會利益而參加聯合政府。政府已在泰馬邊界加強安全措施,以防潛隱在邊界的共產黨分子向南部移動,利用大馬之緊張局勢擴大活動。

5月31日,因六十餘華人團體提出要求馬華重新參加內閣,馬華公會秘書長甘文華說馬華公會中央工作委員會將討論此事。新加坡當局已封鎖所有自馬來西亞的入口通道,僅允許非馬來人入境。

6月1日,官方公布,177人死亡,340人受傷,約6000人被捕,119 輛汽車被破壞,產生難民3000人左右。

6月2日,新加坡有6名青年被警方以攜帶攻擊性武器及群毆向法庭起訴。新加坡地區,官方公布2人死亡,受傷38人。民間統計死亡人數40人。吉隆坡地區居民因相信新的衝突已再度發生,而引起慌恐,警方隨後證實並無重大事件發生。

6月3日,吉隆坡宵禁時間縮短,從5:00pm至5:30am。

政府發給每名在暴亂中喪失工作或家園的難民每月20元至50元的生活津貼至他們找到工作或重建家園為止;已有1700名難民登記,政府估計實際難民數目約為3000。

澳洲已同意給予馬來西亞政府額外軍事援助,包括步槍、通訊設備、海面巡邏小艇等。英國及印度所援助的軍事裝備運抵大馬。新加坡公布,4人死亡,40人受傷。馬來西亞官方公布,吉隆坡地區,178人死亡,全國共6155人被捕。

6月4日,馬來西亞取消元首誕辰的假日,及取消一切慶祝活動,緊張氣氛仍籠罩吉隆坡。

6月6日,馬華公會宣布馬華公會決定不參加聯邦政府或州的執行委員會。反對黨領袖陳志勤博士籲請政府迅速恢複議會制度,以免更多的人民選擇投靠共產黨。

6月9日,各中學恢復上課,小學依舊停課。吉隆坡地區解嚴時間也放寬。印度國大黨宣布將留在政府內閣中。大馬軍隊在霹靂州北部大規模搜查及逮捕共黨分子。

6月14日,官方宣布,182人死亡,346人受傷,7100人被捕。吉隆坡地區解嚴時間放寬為5:30am至11:00pm 。

6月15日,自從6月5日被令停刊一個月後,由李孝式創辦的「中國報」在政府特別允許下,於今天開始重新發行。官方公布,7500人被捕,其中6511人已被釋放。

6月21日,吉隆坡地區解嚴時間放寬為5:00pm至午夜12點。敦拉薩說緊急狀態命令是否取消,將受兩個因素影響,一為政府提出有關暴亂事件的報告所需的時間,二為政府提出保證種族衝突不再發生的安全方案所需的時間。澳洲兩華團(維多利亞華裔公協會,New South Wales華僑體育協會),致函敦拉薩要求儘快設法解決馬來西亞最近發生的騷動事件,敦拉薩正在澳洲首都堪培拉出席五國國防會議。

6月28日,吉隆坡地區衝突再起,警方設置路障,防止其他地區人民進入市區。官方公布,186人死亡。民間統計,已達1200人死亡。

7月11日,因為對於東姑的領導喪失信心,馬來亞大學500 名學生通過一項決議,要求東姑即刻辭職。

7月13日,由首相領導的聯盟召開最高執行委員會,吉隆坡地區採取了大規模警戒措施。

7月17日,馬哈迪致函東姑,要求東姑辭職,謂東姑犯下錯誤。馬來亞大學約1000名學生示威遊行,要求東姑下台,警方在馬大門口設置路障,檢查進出人士。

7月19日,敦拉薩唿吁人民支持首相東姑的領導。敦拉薩並接見中華總商會代表,感謝該會在戒嚴時期協助恢復正常各項商業活動。

7月20日,東姑指責馬哈迪領導暴力行為。因馬哈迪致函馬拉學院及莫斯里姻學院向學生指控東姑所犯的錯誤。馬哈迪因此被逐出巫統執行委員會。

7月30日,教育部長宣布,從1970年起,將以馬來西亞語為小學教學媒介語。

8月1日,首相東姑稱副首相助理慕沙希淡 Musa Hitam,因未能與內閣合作而被罷黜,並被令赴英國進修。慕沙也是巫統執行秘書,與學生關係良好。

8月30日,四名學生領袖被捕,包括馬來學生聯盟主席哈木斯阿里。

8月31日,為免不法份子藉機引起騷動,所有慶祝國慶之遊行、表演及宴會等活動皆被取消。馬來西亞以最簡樸而沉重的方式慶祝獨立周年。

9月2日,馬來西亞政府下令禁止一切旨在迫使首相東姑辭職的公開集會,因此類集會妨害公共秩序。

9月23日,首相東姑出版其袖珍版新著作「 5月13日前後」,初版20萬冊被搶購一空。

10 月8日,政府發表共97頁的白皮書(政策聲明書),標題「5月13日的悲劇」,說明五月份暴亂的原因是左傾激烈分子在徵募新支持者,試圖奪取政府政權,並謂NOC已完成恢復秩序及順利治理國家,關於恢復各種族間的和諧與互信,則是一個長期工作。它承認政府召來鎮壓暴亂的陸軍擊幣41人。官方公布,196人死亡(華族143 人,巫族24人,印族13人,另外15人無法辨認),受傷人數439 人(其中18人受槍傷)。

被捕人數共9143人(華族5126人,巫族2077人,印族1874人,其餘為外國人,包括巴基斯坦、歐洲、泰國、新加坡等等),其中5561人被控上法庭,罪名包括攜帶武器、破壞宵禁等等。共221 輛車及753 棟房屋被損毀。

10月25日,敦拉薩稱馬來西亞的政治制度必須改革,以防止「反國家份子」煽動引起爭端,及建立更適合人民的經濟和社會形式。

11月1日,NOC發函邀請馬來西亞政治領袖共同出席NOC第二次會議,討論此時國家面臨的重要事項,此邀請函被標註「極機密文件」,而該會議將為「秘密會議」。

1970年1月間,NOC成立國家顧問委員會 National ConsulativeCouncil(NCC),由66成員組成,包括各黨派人士(除了Parti Rakyat及DAP),成立目的為促進各族的和諧。

2月5日,馬華公會宣布,願意再參加政府運作,以確保政府安定。會長陳修信說,當初馬華公會不能意料退出政府後局勢的發展,但現在了解唯有成立一個多元種族政府,才能確保國家和平。

4月20日,在怡保,一名警員在執行任務時被炸成重傷。

5月13日,暴動屆滿一周年。怡保地區,再度發生械鬥事件,肇事原因相信是與日前被炸重傷警員5月11日死亡有關。

8月間,在NCC 建議之下,NOC通過法令禁止人民在公開場合談論敏感問題。包括蘇丹特權、巫族特權、公民權及語言制度等問題,這將被視為向憲法基本精神挑戰。

8月30日,獨立周年前夕。首相東姑宣布,他將於9月21日辭職下台,結束15年首相生涯。內定由敦拉薩繼任首相。

8月31日,在國慶慶祝儀式上,最高元首宣讀了國家原則

Rukun Negara 以團結全民。

Kepercayaan kepada Tuhan 信奉上蒼

Kesetiaan kepada Raja dan Negara 忠於君國

Keluruhan Perlembagaan 維護憲法

Kedaulatan Undang-undang 遵崇法治

Kesopanan dan Kesusilaan 培養德行

9月21日,東姑辭去首相職位。

9月下旬,首相敦拉薩促成執政黨與PAS結盟,PAS取得在吉蘭丹執政權,但在霹靂州及雪蘭莪州則與執政黨組成聯合政府。隨後,敦拉薩成立國家陣線(國陣)BarisanNational(BN),PAS 為國陣一員。

1971年2月23日,在暴亂事件發生過了一年半后,馬來西亞再度恢復正常的議會政治。在國會上,敦拉薩繼任為馬來西亞第二任首相。在致詞演說中,首相敦拉薩宣布實施新經濟政策 New Economic Policy(NEP) ,實施期限為20年。國會也通過了憲法修改案。

1974年,馬來西亞舉行獨立后第四次普選,新成立的國陣獲得超過三分之二多數席次,成為執政黨。馬來西亞仍繼續其多元種族,巫統一黨獨大的政治路線。

五一三慘劇事件,擴大了各族間的猜忌,及損害了政府形像,至今無法完全修補。而由於五一三慘劇的發生,也完全影響了國家日後的發展形態。五一三慘劇,導致作風較溫和的東姑,失去其權勢,影響力漸消退。真正的統治權落至敦拉薩手中。

五一三也間接促成或加速國陣的成立,使執政聯盟更強大和地位鞏固。五一三更加速了新經濟政策的實施,逐漸改變了馬來西亞的經濟面貌。國家顧問委員會NCC的成立,及立法限制了言論自由。種族問題成了往後每次普選,各黨運用的「籌碼」。

我們這一代,是個遺忘歷史的一代。看了這一篇報導,閉上眼睛,靜默一分鐘,不為任何人,不為任何事,就為記著那一段日子。

(第二章完,待續)

全體大馬華人必須看的文章:513事件 全體大馬人遺忘的真相

《一九六九五一三:被遺忘的真相》第三章:(修訂版)

流血衝突的背後真相,踩著人民屍體上位的陰謀家

文:張丹楓

一些研究歷史的專家提出了不少問題,強烈質疑五一三事件實際上是由巫統某些陰謀家背後策動,目的是在於奪權。

為什麼會有陰謀論?因為國內外許多政治時事評論員,在深入分析了五一三暴動的所有檔案文件和實地調查了解之後,得出一個結論:無論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五一三事件發生的真正原因,都不像是純粹由種族衝突而引發造成的!

認真地說,暴動只在吉隆坡一帶發生而已,雖然後來蔓延到雪州許多鄉區城鎮和霹靂州,但始終沒有蔓延全國;若五一三是真正的「種族衝突」,又豈止於如此而已?

再說到當時的主角人物哈侖在1999年10月,回應時任公正黨副主席瑪麗娜尤素夫的指責時說,當年大選結果揭曉后,幾個青年組織,包括一些政黨青年團示威遊行到甘榜峇魯﹑拿督克拉末﹑甘榜班丹,引起村民憤怒,因此才引發五一三事件。

拿督哈倫的說辭,進一度證明,這是一項由政治權力更迭鬥爭,朝野陣營對立而引發的衝突事件,根本無關種族問題。

但是後來官方的說法卻是由於馬來人的經濟過於落後,與華人之貧富相距過大才引起五一三事件。並研判若不重組社會,平衡華巫經濟地位,「種族衝突」還會不斷發生。

官方的說法,在研究五一三事件始末的學者經過多年的考證之後,證實是虛假的託詞,完全經不起檢驗!

學者考證之後得出的結論是:五一三事件無關種族經濟不平衡,那純是爭奪中央和雪州政權的手段!

學者們提出許多有力的論點,其中包括:如果真的因為貧富差距過大引起種族衝突,為什麼經濟最落後的登嘉樓和吉蘭丹沒有發生事故?

據老一輩的吉蘭丹華人回憶說,五一三吉隆坡傳出華人被大屠殺的消息當晚,吉蘭丹回教黨人馬上守衛哥打峇魯市許多華人聚居的街道和民宅,他們揚言誰要殺害華人,須踏過他們的屍體!

此外,聯盟穩握政權的州屬也沒有種族衝突,而由林蒼祐和陳志勤領導的民政黨,因為與反對黨割切關係,所以檳城也沒有五一三;可見五一三事件確非華巫兩族經濟差距引起。

既非族群貧富懸殊而引發五一三,又不是族群衝突造成的根源,那麼,《陰謀論》的說法,自然構成了合理的懷疑!

更何況,第一個提出陰謀論的人,並不是國內的反對黨或自由民主運動人士。陰謀論根本是巫統自己人提出來的,而且,第一個質疑五一三事件背後有陰謀的,不是別人,正是因為這件慘劇而被迫下台的國父東姑阿都拉曼!

國父東姑在他的回憶錄中,提到五一三事件的時候,曾經這樣寫道:「五一三事件是黨內一些別有居心人士刻意製造出來的,目的是要逼我下台。」

東姑沒有點名他懷疑的是誰,但是明白整個事件過程的人,都會明白東姑所說的是誰。有四個巫統的領袖,嫌疑最大:敦拉薩、馬哈迪、慕沙希淡、哈倫。

先說敦拉薩。他是當時的副首相,東姑下台,他是最大的受益者。在五一三慘劇發生之後成立的《國家行動理事會》里擔任主席。

國家行動理事會(National Operation Council,簡稱NOC)的成立,象徵著在非常時期它的權力最大,所有NOC所做的決策就是最高指令,沒有任何體制,包括憲法可以阻止NOC的運作。

這樣一來,形同馬來西亞暫時放棄了民主體制,而以NOC 為決策領導單位。敦拉薩稱NOC約需半個月時間才能使國家秩序恢復正常。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在瞬息萬變的政治氛圍里,半個月已經可以做很多部署了。

敦 拉薩通過NOC 宣布擱置國會及州議會,暫停尚未完成的東馬地區之普選,實施宵禁及暫停行使所有法律權利,這意味著NOC可以進入任何住宅搜查,沒收私人財產,拘留驅逐任何人,實施秘密審判,對犯罪行為頒布包括死刑的刑罰,撤銷任何人的公民資格,修改法律及制定各項法律的臨時條款。

NOC的設立,形同敦拉薩才是這個國家的最高領導人,東姑的首相權力已經完全被架空!

然後,有敦拉薩親自下令調動駐守全國主要戒嚴區的軍警人員,幾乎清一色是馬來人。這一點,後來成為敦拉薩被詬病的原因之一。

當年雖然軍隊與警方成員絕大多數是馬來人,但是其中也有不少非馬來人;敦拉薩刻意挑選清一色馬來軍警而把華裔軍警人員排除在任務之外。事後成為陰謀論者大力撻伐的證據之一。

由於當年軍警人員確實在執行任務時開過很多槍,射殺過很多平民,連官方也承認被軍警人員開槍打死的人數多達46人;民間更相信死於軍警人員槍下的,不會少過300人。而且,被射殺的,幾乎清一色是華人。

這更讓質疑者相信,五一三事件,事實上就是一次被刻意渲染成為種族衝突的流血慘劇,目的是在掩蓋奪權陰謀!

第二個要討論的,是馬哈迪。

馬哈迪是當時的巫統最高理事會成員,1969年在吉打州國會選舉敗給回教黨強人(這個選區就是後來改名為古邦巴素的國會選區,馬哈迪1974年大選成功擊敗回教黨對手,中選之後就一直擔任這個選區國會議員,直到退休)。

他在巫統黨內表現得很激進,和當時曾任副首相敦拉薩的政治秘書、後來擔任副部長的慕沙希淡感情非常好。

在五一三事件發生過後第四天,馬哈迪寫了一封公開信給東姑,直接指責東姑治理國家政策失當,是造成五一三慘劇的禍首,促他辭職下台謝罪。

由於馬哈迪膽敢公開批評東姑,以下犯上;東姑大為震怒之下,宣布革除馬哈迪的黨籍。

整個事件的發生,敦拉薩和敦伊斯邁都看在眼裡,但是,耐人尋味的是,這兩人都保持緘默。

東姑與1970年國慶日過後不久正式下台,1972年,當敦拉薩大權在握的時候,他卻主動恢復馬哈迪黨籍,同時委任他為上議員,出任副部長;1974年全國大選之後,馬哈迪被重用,出任教育部長。

對抗東姑的人,卻得到敦拉薩重用,這說明了什麼?大家應該可以得到很明顯的啟示了。

第三個要說的,是慕沙希淡。

慕沙希淡是敦拉薩的政治秘書,是敦拉薩的親信,在倒東姑的運動中,他發揮了相當關鍵的作用。

慕沙希淡是巫青團的領導人,由他帶頭反東姑。當馬哈迪發表公開信要求東姑下台的時候,慕沙希淡也在一旁《敲邊鼓》推波助瀾;串聯巫青團和黨內盟友發動輿論攻勢,聲援馬哈迪,批評國父東姑。

當馬哈迪被東姑開除黨籍的時候,慕沙的內閣副部長官位也被犧牲,東姑將他革職。

但在敦拉薩上台之後,慕沙立刻重返內閣,出任正部長;當馬哈迪上台成為首相的時候,馬哈迪寧願違背當初與東姑拉沙里達成的君子協定,轉而挑選當年的《難兄難弟》慕沙出任副首相兼內政部長。這是題外話。

從這些證據顯示,慕沙希淡在推翻東姑領導的陰謀中,也扮演了關鍵的角色。

第四個要說的,是拿督哈倫。

哈倫在1969年大選之前,已經是雪蘭莪州務大臣。69年5月10日大選成績出爐,雪蘭莪州28個州議會議席當中,聯盟贏得14個,反對黨陣營也是贏得14個。剛好50%對50%,誰也無法阻止新的州政府。

當年贏得雪州議席的反對黨,包括來自民主行動黨和民政黨,主要都是華裔。哈倫陷入焦慮。尤其當反對黨舉行勝利街頭遊行的時候,哈倫的敏感神經更被挑動了。

為了保衛聯盟雪蘭莪州政權,哈倫決定兵行險著;他號召馬來人在5月13日下午6點齊聚他位於甘榜峇魯的官邸,然後也舉行一場《慶祝聯盟勝利》的大遊行活動,反擊反對黨的遊行挑釁。

當然,這項集會遊行後來演變成了屠殺華人的暴動。當從文良港傳來《馬來人被華人屠殺,死了很多人》的謠言傳到哈倫官邸時,之前已經在哈倫發表極度煽動演講之下,情緒異常激動憤慨的馬來人,立刻動員起來,他們紛紛拿出事先已經準備好的武器,衝出哈倫官邸,走上街頭要找華人報仇。

除了前天說到的那兩位牛頭黨的印籍人士,因為剛巧在哈倫官邸外叫囂《馬來人回去甘榜》而被殘忍屠殺之外;當時哈倫官邸對面街頭,也有兩個華人乘坐客貨車停在外面看熱鬧。

當時他們沒有意識到局勢已經非常危險;直到大群馬來人向他們衝過來的時候,已經逃避不及,當場也被拖出車外砍殺,橫屍街頭!

兩個印籍和兩個華裔被殘忍屠殺,也掀開了五一三慘劇的序幕。

哈倫基本上並不是敦拉薩派系,但是他在巫青團的影響力很大。沒有證據顯示哈倫有涉及推翻東姑領導權的陰謀,雖然他號召5月13日馬來人大遊行的舉動,事先得到敦拉薩的允許,也得到警方發出准證。

哈倫後來應為涉及貪污被提控,同時也失去了雪蘭莪州務大臣的官位。1976年他被逮捕,1978年罪名成立,被判入獄6年;1981年馬哈迪上台之後建議最高元首特赦;結果哈倫前後只坐了3年牢就獲釋。

所以,引發五一三事件的罪魁禍首是誰?答案已經昭然若揭。

造成五一三慘劇的真正原因,後來從當年參與其事,如今已經退出政壇,良心發現的巫統高層人士,曾經擔任敦拉薩政治秘書的丹斯里阿都拉阿末親自口述,真相才得以進一步還原。

引發五一三事件(請大家要看的清楚,我不願意用種族事件來稱唿五一三,因為這其實根本不是種族衝突引發的,而是被有心人煽動仇恨才引起的)的原因,基本有三個:

其一:這是由於巫統黨內鬥爭,有人想通過輿論打擊東姑阿都拉曼的威望,逼使東姑下台,謀朝篡位而刻意製造出來的動亂;憑藉製造馬來人與華人互相仇殺的流血衝突,指責東姑已經失去人民的信任,要逼他自動辭職下台。

其二:這是由於當時全國大選投票結果顯示,聯盟政府已經人民的信任,得票率比反對黨所得還要低;為了轉移人民視線而精心策劃的一場流血衝突,乘機奪取國家的控制大權,任意修改法令鞏固聯盟政權的陰謀。

其三:這也是一場聯盟政府為了保衛雪蘭莪州政權而刻意鼓動馬來人仇殺華人的政治陰謀!他們很巧妙的利用了反對黨贏得大選進行街頭遊行慶祝的契機,到處宣揚《華人將對馬來人趕盡殺絕》的謠言,成功煽動馬來人的危機意識和怒火,引發《排華情緒》而釀成的慘劇!

總的來說,五一三慘劇之所以會發生,始作俑者,就是當時的巫統!而當時的馬華,也很巧妙的利用了五一三的悲劇來達到自我增值的目的。

1969年大選成績出爐,馬華戰績慘不忍睹,4名內閣部長當中就有兩個落選;在聯盟里,馬華的國會席次大減;華裔選票絕大多數倒向民政黨(當年還是反對黨),民主行動黨和人民進步黨。

當年的華社,由於華文教育問題,跟馬華幾乎翻臉成仇;教總主席林連玉在陳修信、梁宇皋、陳東海等人與巫統裡應外合之下,遞奪了公民權,使林連玉無法繼續擔任教總主席,連他的教師執照、應有的養老金和退休金也完全取消。

馬華固然除掉了林連玉這個心腹大患,但是同時也付出慘痛的代價,華裔選民從此不再信任馬華。因為華教問題,馬華陳修信、陳東海和梁宇皋從此也被華社冠以《三大寇》、《華社走狗漢奸》的罵名。

華社對馬華的厭惡,全都反映在選票上。尤其1969年前夕,為了創辦獨立大學問題,陳修行更直接與董教總對著干;發表《要獨大創辦,猶如鐵樹開花》;《獨大就是一個大笑話》之類的狂妄言論;更加深了華社對馬華的仇視。

1969年5月10日全國大選,次日投票結果出爐,馬華可謂兵敗如山倒!在競選的27席當中,只獲得13席,輸了14席。所贏的國會選區都是混合區,在幾乎所有的華裔佔大多數的選區統統落敗。

在檳州,華社寧願將選票統統投給;林蒼佑領導的民政黨;讓由首席部長王保尼領導的馬華大軍全軍覆沒,痛失執政權。

在霹靂,霹靂華裔選民也寧願將選票投給民主行動黨和人民進步黨。馬華的衛生部長吳錦波,在安順國會選區居然敗給一個民主行動黨的新人,原本只是在巴士公司當檢票員的陳富京。小兵鋸倒大樹,轟動全國。

怡保區的華裔選民,同樣甘願將選票投給由兩位印籍律師DR和SP辛尼華沙甘兄弟領導的人民進步黨(People』s ProgressiveParty,簡稱PPP),也不願投選馬華。

人民進步黨在霹靂州取得5個國會議席和11個州會議席。和民主行動黨平分秋色。

霹靂州議會功有40個席位,聯盟只贏得20個,反對黨卻取得21個,可以簡單多數議席組成州政府。奈何人民進步黨在五一三之後選擇接受聯盟的獻議,加入新成立的國民陣線,致使霹靂州無法實現變天的理想。

但是,華裔選民對馬華的厭惡和唾棄,讓馬華的《馬華是唯一代表華人的政黨》的口號,就像陳修信揶揄獨大的話一樣,成為一個大笑話。

當年馬華公會慘敗以後,宣布要退出國陣(當時是聯盟),理由是,既然人民不要他們,留在政府內閣並無意義。

看到這裡,大家會不會覺得熟口熟臉?不久前,馬華的蔡細歷不也是這樣宣布過嗎?他說如果來屆大選馬華的成績比308還差,馬華就退出內閣。。。。。蔡細歷顯然又想故技重施。

蔡細歷的意思是想藉此恐嚇華裔選民如果支持反對黨,就會造成馬華公會在國家政治中失去立足之地,並且很可能再次引發另外一場五一三事件。問題是:這樣的論點到了今時今日,是否還能夠成立?

首先,我們要了解,當年為什麼聯盟會在大選中失敗?是因為反對黨太強嗎?不是,同樣的,當時的反對黨也一直處在挨打的局面。很多反對黨成員在惡法下被捕,甚至被殺害,這是引發國民對執政聯盟不信任及不滿的原因之一。

除此以外,多項苛政包括大逮捕行動,在當時也引發了國民對執政聯盟的不滿,執政聯盟,特別是馬華公會表現差強人意,使到國民怨聲載道。

聯盟在大選中失利以後,馬華公會馬上以「人民不需要他們,留在政府內閣中無意義」的理由宣布退出聯盟。隨後,由敦拉薩策劃及引發的種族暴動,使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並且宣布全天候戒嚴。

隨後,為了應付動蕩的時局而成立國家行動理事會,馬華公會又被受邀進入理事會。

借著,又由時任馬來西亞中華工商總會總秘書的陳東海(都說當年的馬華是《頭家政黨》,當權的很多都說商人)出面遊說;發動華社團體簽名請命,懇請馬華《忍辱負重》,重新加入聯盟代表華人講話。

這些種種,後來都被證實,不過就是在演苦肉計罷了。

不過,在《盛情難卻》的情形之下,馬華《勉為其難》、《犧牲小我》,《忍氣吞聲》、《忍辱負重》,只好繼續在新成立的國民陣線里代表華社《上刀山下油鍋》。

從此以後,馬華公會便配合執政聯盟的腳步,一步一步的平步青雲,踏上主流政治平台。

以當時的政治環境和現實,巫統利用了五一三事件,通過馬哈迪和慕沙希淡唱雙簧,成功推翻了東姑阿都拉曼,轉而由敦拉薩接任首相。也就是說,當時的巫統,利用了無數國民的寶貴生命,特別是華裔國民的性命,以及往後數十年來華裔背負的罪名,換取了政治利益。

而當時的馬華公會,並沒有對執政聯盟做出非議,更沒有在必要的時候展露政治道德,使到華裔在馬來西亞實質上變成了二等公民。

簡單的說,就是巫統(敦拉薩)製造了五一三,馬華利用了五一三,來鞏固執政聯盟在馬來西亞政壇上的地位。

如此說來,國民,特別是華裔國民根本就是被玩弄的,其玩弄的手法也非常的殘忍和不恥,而兩個罪魁禍首,巫統以及馬華能辭其咎嗎?

建國54年以後的今天,巫統以及馬華仍舊在利用五一三事件對國民進行恐嚇以及威嚇,特別是擁有一百二十萬黨員的馬華公會,在這事件上更是樂此不疲。

308大選之前,當時的馬華總會長黃家定,有一次訪問北京,在北京對著留中的大馬學生說出:「有的人吃軟不吃硬,我們要低聲下氣的爭取才能成功」這樣沒有尊嚴的話。

究竟馬華公會這幾十年在國陣政府以及內閣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以馬華公會今天的規模以及陣容,難道還不算是國內的大政黨嗎?難道馬華公會迄今仍然沒有向國陣政府施壓的能耐嗎?

換成在過去,別說馬華公會這樣的規模,就算只是沙勞越當時的小政黨,都能夠成功在州政府內進行施壓的工作,使到政府在制定國策的時候還要看看他們的臉色。為什麼迄今擁有那麼多資產、資源以及黨員的馬華公會,卻無法向國陣政府施壓?反之,還要要求華社繼續給予馬華公會支持,以便在國會中有足夠的聲音?

算了吧!送更多的馬華公會議員進入國會,最多不就是製造更多不敢說話只顧賺錢的商人議員?再多的學術界人才進入國陣,最終還不是落得眾叛親離或同流合污的兩種下場。

一個有骨氣有正義感的人,不會因為他有錢或沒錢而放棄真理的追求,但是一個沒有骨氣和正義感的人,就算給再多的錢和資源,只會更加麻痹本身的良知和勇氣,怎麼能渴望他們站出來為人民說話?

308之前,2004年全國大選,馬華公會所贏得的國州議席加起來多達108個!馬華公會在國會內有多少名議員?有多少名正副部長、政務次長以及上議員?又有多少位敢站在國會內大聲的對不公平的政策說「不」?就說馬六甲豬農事件,請問馬華公會在甲州政府以及中央政府里做了些什麼?

事實不會永遠的被掩蓋,它總有浮出水面的一天,這也就是為什麼馬華公會在許多課題上顯露出的無力感以及挫敗感。最糟糕的是,到今天為止馬華公會不但不敢振作起來表現出該有的政治風範,反而越來越墮落的變成了乞憐討食的可憐蟲。

(第三章完,待續)

全體大馬華人必須看的文章:513事件 全體大馬人遺忘的真相

《一九六九五一三:被遺忘的真相》第四章:(修訂版)

血的見證,淚的控訴,真相不能被永久湮滅

文:張丹楓

馬來西亞獨立之初,三大民族之間的關係原本非常和諧團結,大家不分種族不分你我不分膚色,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

如果不是有心人刻意操弄,五一三悲劇有可能發生嗎?

當種種證據一一浮現的時候,了解真相的人,都會忍不住對刻意操弄種族課題、蓄意製造流血衝突的亂局,來牟取個人政治利益的行徑感到憤怒。

這些人踩著自己族群的屍體上位,過後還擺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當你看清他們真面目的時候,能不為之怒髮衝冠,咬破牙齦嗎?

坦白的說,我個人認為,五一三事件中喪失生命的不幸者,無論是華人、印度人還是馬來人,都是無辜的。

那個年代的馬來人,思維簡單而善良;容易被煽動情緒;他們是在有心人刻意挑撥、煽動、蠱惑之下失去冷靜。

最主要是在於有心人刻意營造《華人對馬來人趕盡殺絕》、《華人欺負馬來人》的氛圍之下產生危機意識,對華人反感而釀成暴動;讓權謀家的奸計得逞。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在五一三暴亂時期喪失生命的馬來人,也是無辜的。

華人的犧牲,當然更加必須向幕後權謀者算總賬。

所以,我的論點非常簡單:釀成五一三慘劇的最大原因,與種族衝突無關!

第二:我只是本著《還原五一三歷史真相》的宗旨。來跟大家談論這段不堪的往事。

五一三事件已經過去43年,但是,這麼多年來,絕大多數老一輩經歷過這段歷史的人,都對五一三事件絕口不提。

原因?因為害怕受到對付!

誰會對付他們?當然就是那些手握實權的當政者!

為什麼當政者會對付他們?這個問題就《很有味道》了!

如果當政者沒有錯,為什麼不敢公布真相?為什麼害怕民間輿論?為什麼這麼多年還繼續用白色恐怖來恫嚇人民?

尤其幾乎每一年,我們都聽到巫統、馬華、甚至連民政也來湊熱鬧,經常把五一三掛在嘴邊;人民稍有怨言,就搬出五一三來恐嚇人民。造成人民不敢聽、不敢講、不敢看五一三的真相。

老一輩的人害怕提起五一三,年輕人於是無法了解五一三真相,只能從網路上、書本上看到官方版本的五一三事件;殊不知官方版本的五一三已經歪曲事實,原本醜惡的被美化,原本無辜的被妖魔化,原本邪惡的被善良化,原本殘暴的被合理化!

如果我們這些經歷過五一三、親眼見證過事件真相內幕的人,再繼續保持緘默,繼續不敢站出來還原真相,那麼,真相將會永遠被湮滅!

這不是我們所樂意見到的。

第三:真相本來就是醜陋的,該被譴責的真兇,我不會留情;該還清白的,我也不會吝嗇給與讚賞和褒揚。

我知道一些人,尤其是當今國陣的支持者,很難接受五一三真相,因為他們長期受到國陣的催眠;他們永遠看不到事件真相。

他們也只相信國陣所給出的《真相》,對於其他非官方的說法,都會以排斥的態度來看待。這是正常的,我們尊重他們的思維。

就像1989年北京天安門事件,已經過去22年了,真相一直被掩蓋,現在還有多少人了解其中的真相?

知道事件真相的人,如果不通過文字記載傳閱,久而久之,人們就會遺忘、就會忽略這樁慘劇。

同樣的,五一三事件對大馬國家體制、政策、人民的生活傳統和思想,都帶來了天翻地覆的改變。五一三之前的馬來西亞,和五一三過後的馬來西亞,樣貌已經完全改變了。

五一三過後,在政府大力推行新經濟政策、大打種族主義牌的情況之下,族群之間的和諧不復存在;校園裡各族原本的親善互動已經被破壞,華族與馬來族之間的關係已經出現鴻溝。

在巫統強打族群利益牌,經常發表充滿種族仇恨、敵視的言論,通過類似《國家干訓局》之類的機關,不斷灌輸族群歧視的煽動思想之下,兩族之間的裂痕越來越大,彼此的猜忌心越來越重。

這些種種,就是因為當政者從五一三事件中嘗到了甜頭,知道只要經常打族群仇恨牌,不斷挑起族群的危機意識,互相挑釁,就能達到他們心中所要的議程。

通過五一三事件,巫統牢牢控制國家,在馬華領導人只看自身利益不理自己族群死活的情況下,大力推行剝削非土著經濟利益的《新經濟政策》,大肆挪動國家財富;大量栽培朋黨;帶領國家朝向極端種族政治的路線邁進。

族群牌,尤其是華人牌,是巫統最愛打的牌。只要在面對困境或危機的時候,打一打族群仇恨矛盾的牌,往往就能轉移視線,化險為夷。不信?看看茅草行動,看看華團訴求事件,你就會同意我的見解了。

我也知道,自從我接連兩天在這裡講述《還原五一三事件真相》以來,一些親國陣的網頁和群組,就不斷嘗試來干擾、扭曲、甚至是模仿我的方式,進行玩弄五一三課題。

我尊重他們的發言權,尊重他們的政治選擇;但是不代表我會因此妥協,不再繼續還原五一三真相!

我認為,理論可以百花齊放,但是真理只有一個,真相也是只有一個。而真理和真相,絕對是越辯越明,絕對是站得住腳的。所以我不會退縮,絕對不會!

我本身就是五一三慘劇的見證者之一。事件發生的那年,我才10歲。對於五一三,我有很深刻的記憶,加上過後我對當年時局的關注和了解,進入報界之後不斷收集五一三事件的記錄和一些長輩口述歷史,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官方對五一三所評估的報告書,哪一些部分是真,哪一些部分是假。

人在現場的見證,是非常血淋淋而且殘酷的。

當年的暴亂,我就在吉隆坡;我親眼見到民宅被燒毀,華裔居民被燒成焦炭的屍體,公共巴士被馬來暴民推翻縱火;連小學生也被殺害;軍人開槍殺人。。。。。。

當年我躲在半山芭朋友的家裡,在短短3個小時的解嚴時段出外購買必需品,經過許多荷槍實彈的軍警人員身邊,內心的喘喘不安。。。。。。

43年後,這些記憶仍然深殖在腦里,成為永遠的夢魘。

這裡,我寫出幾個五一三的真實故事,與大家分享。

故事之一:家破人亡的軍官

當五一三暴亂髮生的時候,許多軍警出動維持吉隆坡街道的安寧;一位來自文良港軍營的華裔軍官,率領一個縱隊,駐守在秋傑律巡邏。

他的屬下大部分是馬來人。

雖然五一三事件從表面看來,是種族衝突,是馬來人看殺華人,華人又以相同的暴力向馬來人報復;但是在軍隊里,他們遵守紀律,沒有區分族群。所以華裔軍官帶領馬來軍兵,並沒有不妥。

事實上,這個華裔軍官還逮捕了好幾個手持武器滋事的華裔私會黨徒。

當這名軍官收隊回營,接到一通電話,是親戚打來的。電話里,那親戚悲痛地通知他,兩個多小時之前,他位於PantaiDalam的木屋住宅遭到馬來暴民攻擊縱火,他的父親、妻子和兒子都被砍死,屍體已經燒成焦炭!

晴天霹靂的他,緩緩放下電話,獃獃的站著,萬念俱灰的他,獨自一人流淚。。。。。。

或許他當時在想,他為國盡忠,忠於職守,在維護國家安全的工作上盡心儘力,為什麼得到的回報,竟然是家破人亡?而且,對他的家人下毒手的,竟然是他竭力保護的族群?

這些,當然只是猜測,沒有人知道他當時想什麼,也永遠不會有人知道了。

因為,他很快就做出決定。一個同歸於盡的決定。

他拿起機關槍,裝滿子彈,大步走出辦公室,對著軍營里聚結的馬來軍人開火,一輪機關槍掃射之後,吞彈自盡!

當場被他開槍打死的屬下,據說有4人,還有10多人分別受輕重傷。。。。。。

故事之二:躲進回教堂逃生的華人

當年五一三慘劇發生的地點,KampongBaru馬來新村裡,也有幾戶華裔。他們在那裡已經住了20多年,左鄰右舍都是馬來朋友。

當五一三事件爆發的時候,如果是種族衝突,那麼,他們的處境就是最危險的了。

在幾乎清一色是馬來人的包圍之下,他們如何逃出生天?

事實上,當時確有不少情緒高漲要殺華人的馬來人,準備上門行兇。

幸好左右鄰居的馬來人都很善良,知道他們是無辜的;事先已經悄悄協助他們躲進馬來鄰居的屋子裡;還有一戶華裔,更被宗教司安排進入附近的回教堂避難。

過了幾天,局勢受到控制之後,他們才敢回家收拾簡單的物品匆匆逃離甘榜峇魯;從此再也沒有回到那裡。而他們的房屋也被縱火,付之一炬。

故事之三:無辜慘死的姐妹花

一對來自巴生的姐妹花,五一三當天下午,到半山芭拜訪朋友,過後當暴亂髮生的時候,這對姐妹花卻失蹤了,連帶他的朋友也下落不明。

巴生的家人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電話不通,又因為當局已經宣布戒嚴令,無法出門尋親,只能在家裡空著急。

好容易過了幾天,首都局勢受到控制之後,他們才在半山芭一處停放屍體的地方,從幾十具已經開始腐爛發出臭味的屍體中,找到他們的兩個女兒。

原來她們在五一三當天買票進入大華戲院看電影,戲院散場,不齣戲院大門就遭到馬來暴徒攻擊,在混亂哀嚎的人群中,兩姐妹完全無法逃生,被活活砍死!。。。。。

故事之四:小園主的滅門之禍

下霹靂安順小鎮對面港,有一戶姓張的小園主,有約10英畝橡膠園,依靠橡膠園維生;一家10餘口,住在膠園內的木屋裡,過著與世無爭的安樂日子。

附近有一個馬來甘榜,張先生平時很少跟馬來人打交道;因此也沒有特別與馬來村民發展睦鄰關係。

五一三發生的時候,安順其實相當平靜。由於馬華的衛生部長吳錦波在這裡輸給行動黨笑柄陳富京;造成不小的轟動;行動黨也在成績揭曉當天舉行了慶祝勝利的街頭遊行。

五一三戒嚴令頒布,安順實施宵禁。隔了幾天,安順的積善堂忽然接到由軍警運來的10幾具焦屍;全鎮為之轟動,人人爭睹,個個交頭接耳,窺探究竟。

只見那些焦屍,有些被燒的連手腳都斷了,出了老人,還有小孩;其中一具女性焦屍情況更駭人:她的肚子顯然被剖開,還有臍帶連著一具已經成形的嬰兒屍體,也已成焦炭。。。。。。

後來才知道,這10多具焦屍,就是張姓小園主一家。他們在五一三的第三天夜晚,當全家已經就寢時遇到馬來暴民襲擊;全家幾乎慘遭滅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